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洋文十级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洋文十级

    至于杨大器从何处搞来的小鬼。

    老李在被秦宁暴打一顿后,也没敢在当面深究,只求回去后能在力证清白。

    但即便如此,他也为回家之后的悲惨处境感觉到一丝丝的悲凉。

    呵。

    芙蓉园天团就没一个心眼大的人。

    何况大当家。

    回到庄园后,孙蝶眼瞅着老李鼻青脸肿的回来,顿时心疼不已,只气煞道:“那个杀千刀的竟然如此欺我夫君!奴家要与势不两立!”

    老李只吓的不轻。

    心想秦宁就差没理由把自己在k一顿,紧忙便是道:“莫要胡说,是我不小心。”

    边说着,还小心翼翼的瞥了眼秦宁,见其没理会,方才是松了口气。

    而孙蝶此时忽地鼻子抽了抽,眼神略有危险,道:“夫君,为何你身上有胭脂味?”

    老李脸色顿时一僵。

    “嗯?”秦宁此时皱了皱眉:“香水味吗?不对啊,今晚上只喝酒了,没干别的。”

    “对啊。”楚九江也道:“我们一直在喝酒,嫂子莫要多想。”

    顿了顿,他又在自己身上闻了闻,道:“没香水味,全是酒味。”

    司徒飞也忙是点头:“只喝酒了,嫂子是不是闻错了?”

    听闻三人杀人诛心之言,老李一双眼睛瞪大了。

    而孙蝶眉头皱了皱眉。

    小鼻子在老李身边嗅了嗅,又飘到秦宁几人身边闻了闻,随后面如沉水,煞气翻滚。

    “闻错了吧。”秦宁乐呵呵道。

    孙蝶眼神中危险不减,只淡淡的说道:“是奴家闻错了。”

    老李干巴巴的说道:“只喝酒了,真的。”

    “夫君身上有伤,且随奴家回房处理一下伤口吧。”孙蝶却是平静的说了一句。

    而后化为一阵黑烟,飘回了房间。

    秦宁三人弹冠相庆。

    相继回屋休息,只留老李在那独自悲戚。

    待第二天中午。

    秦宁才是伸着懒腰从房间走出,只是到了大厅,却瞧见刑志带着刑河正等候多时。

    而鬼母则是抱着零食筒,看电视正看的津津有味。

    也不知道没字幕的情况下,她一个小学都没上过的鬼是怎么看得懂的。

    刑河身上依旧带伤。

    瞧见秦宁出来后,就觉得还没好利索的屁股一阵生疼,脸上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只是冷哼了一声。

    而刑志则是上前,道:“秦掌门,昨天的事情我听说过了。”

    “怎么?”秦宁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一旁,淡淡的说道:“你们海外玄门想要负荆请罪?”

    刑志沉声道:“这件事我们已经派人调查,相信不久之后会给秦掌门一个满意的答复。”

    “切。”秦宁撇撇嘴,道:“还有别的事吗?”

    刑志张了张嘴。

    似乎是有些犹豫,只说不出半个字来。

    秦宁皱了皱眉,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刑志有些尴尬,道:“因为朱长老的两次失误,此次针对吸血鬼和鬼相门的行动,经过长老层的商议,决定换个人。”

    秦宁挑了挑眉:“有点意思。”

    按照他和老李的推测。

    朱升领应该会不遗余力保住自己的地位,毕竟杀人灭口的事都干了。

    秦宁也还想着下次让朱升领赢上一局,以免太打击他的信心。

    没成想这第二天就被撸了。

    这让秦宁有些不高兴。

    我好心好意的准备让你喝两口汤,但你丫的竟然撤了,这就过分了。

    秦宁眼珠子转了转,在看着刑志脸色不对劲,当下便是玩味道:“别告诉我,这次派来的人是我的老熟人。”

    刑志没有说话。

    显然是默认了。

    秦宁冷笑道:“你们海外玄门真有意思,想合作,还竟派老鼠屎出来,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他?”

    刑志冷汗直流。

    一旁刑河不悦道:“我叔叔本就是被你冤枉,你以为我们想和你合作?”

    秦宁瞥了他一眼,而后笑道:“刑志,你是来找挨揍的吧?”

    刑志忙是道:“秦掌门,我的确是不想在对外行动中引发不必要的误会,所以这次将刑河带来也是为了表明我们的诚意,想要双方尽快和解。”

    “和解?”秦宁冷声道:“我看你是来找死!”

    刑志不由自主的退了数步。

    他心里也将长老层给骂了一顿。

    派谁来顶替朱升领不好,非得把邢林给派来。

    真当秦宁是受气包不成?

    刑志忙是道:“秦掌门,请您冷静,就目前为止,我们也从未调查到他通敌的证据,长老层数次调查,也可以认定邢林的确不是鬼相门的卧底。”

    秦宁道:“那这么说,我是冤枉他喽?”

    刑志没敢说话。

    而刑河则是冷笑道:“本来就是如此。”

    秦宁在瞥了眼这厮,面无表情,道:“既然海外玄门如此没有诚意,那我也懒得管这档子闲事。”

    刑志急忙道:“秦掌门,大局为重啊。”

    但是下一秒。

    刑志却是倒飞了出去。

    整个人在地上滚了数圈后方才是止住身形,但就如此也是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在抬头。

    秦宁正冷若冰霜的盯着自己,只急忙道:“秦掌门,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机会对付鬼相门,可否在听我一言。”

    秦宁晃了晃脑袋。

    而后坐了回去,道:“说。”

    刑志呼出口浊气,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后,道:“相信秦掌门也知道,鬼相门一直致力于寻找长生不老。”

    秦宁抬了抬眼皮子。

    而刑志又是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博德公国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长生不老药。”

    “就这博德公国?上下加起来没他妈二百年历史,长生不老?”秦宁冷笑道:“你在逗我吗?”

    刑志摇头,道:“秦掌门,不管你信不信也好,这次鬼相门在博德公国派遣了不少高手,但参与吸血鬼与我们的战斗的却寥寥无几,那其他人都在哪?他们不可能来这里度假。”

    秦宁挑了挑眉。

    这倒是真的。

    黑白幽冥也出现在了博德公国,但是在将摊子交给鬼影后便是消失了。

    同时跟着一起离开的还有不少鬼相门高手,只留下十二星煞这些个名号听起来挺牛,但是连孙蝶一个鬼都打不过的渣渣。

    “完美吸血鬼的出现,鬼相门理应不会这般轻视,所以只能说明,在博德公国有更重要的东西在吸引他们。”刑志此时又是道:“在结合博德公国历史上的传闻,不难猜出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长生不老药。”

    “所以这他妈跟邢林有什么关系?”秦宁反问道。

    刑志忙是道:“邢林与您有怨,这是最好的烟雾弹。”

    “呵。”

    秦宁冷笑。

    但也没在多说。

    而刑志则是紧张不已。

    生怕秦宁真尥蹶子不干了。

    毕竟鬼相门和吸血鬼真的大规模反扑,海外玄门独木难支,结局只能是损失惨重,甚至是全军覆灭。

    必须有秦宁这个高手坐镇,亦或是解决吸血鬼和鬼相门在海外的有生力量,尤其是秦宁背后还有九州玄门这个庞然大物。

    “考虑考虑吧。”秦宁摆了摆手。

    刑志只得拱拱手,而后冷冷的看了眼刑河,道:“闭上你的嘴,跟我走。”

    刑河不甘。

    但也只是怨恨的在看了眼秦宁,随后跟着刑志一同离去。

    只是这小子走之前,却是目光在鬼母身上留了片刻。

    眼珠子一阵乱转。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长生不老药。”秦宁搓了搓下巴,道:“就这破地,也能有这传闻?”

    “真有的。”

    这时,鬼母忽然道。

    秦宁道:“你怎么知道?”

    鬼母下巴扬了扬:“呐,这不演着呢嘛。”

    秦宁目光转向了电视。

    电视剧情应该是中世纪的故事,只盯着看了一阵,秦宁稍有沉默,道:“嫂子,你能看懂吗?”

    “能啊。”鬼母理所当然的说道。

    秦宁震惊道:“你竟然还会洋文了?”

    “我本来就会的好不好!”鬼母有些不乐意道:“要不是身份原因,我六级都能过了。”

    “万天楼教的?”秦宁问道。

    鬼母骄傲道:“当然。”

    秦宁疑惑:“他不是文学和历史系的吗?还会洋文?他不是糊弄你的吧?”

    鬼母白了他一眼:“我老公全才,怎么着?你不会啊?”

    “开玩笑。”

    秦宁右手比划了一个八。

    “什么意思?”鬼母好奇的问道。

    秦宁冷笑:“专业洋文最高就八级,也就没十级,当真可惜了,让我光辉履历少了一项并不怎么显眼的本领。”

    鬼母张了张嘴,少顷后才是道:“厉害啊,我六级都没有。”

    “所以你要努力的地方多了。”秦宁拍了拍鬼母的肩膀,随后起身。

    “嘛去?”鬼母问道:“一个人看电视很无聊的。”

    秦宁面色坦然,淡淡的说道:“回屋休息,昨晚上没睡好。”

    等秦宁走后,鬼母倒是无心看电视了,反倒是掏出手机来给万天楼发了个短信:“小叔洋文都专业八级了,我也要考,你帮我好不好?”

    远在国内的万天楼看到这条信息后,沉默了有一阵,随后噼里啪啦的打了一条信息回复了过去:“他放屁,要是能把六级证拿出来我名字都倒过来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