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 第1882章 番外之女帝贺姮(九十一)
    “哥哥你不知道贺姮多气人,什么都和我比。但是我也没输过!”燕念得意洋洋地道,“我赢了她不少次。”

    “是吧,念念很厉害。”燕川笑意有些勉强。

    小萝卜察觉到他神色之间的异常,却不动声色,对念念道,“你所谓的赢了,是指用你哥哥压人吗?”

    燕川愣住——虽然他自己觉得确实是妹妹的依仗,但是要说妹妹靠自己压人,那还是过了吧。毕竟贺姮那是中原皇太女,背后的依仗是中原皇帝。

    客观地说,他现在还是难以和贺明治相提并论的。

    燕念被揭穿,脸色有点红,随即却又不服气地道:“是又如何?反正我有亲哥哥她没有!她就会拿那个小鱼儿来充数,那才不算呢!”

    燕川无语,原来指的是这件事情。

    这个燕念确实赢得毫无悬念,毕竟谁也改变不了过去;可是也确实……胜之不武。

    但是显然,燕念对于如何胜利,是否坦荡都不在乎,她只在乎,一定要拔得头筹,绝对不能吃亏。

    姮姮的性格其实也是如此,所以两人才针尖对麦芒,只要在一起就让人不得清净。

    燕川忍不住想,这两个小姑娘的矛盾,随着他们离开中原就会终结;但是如果流云肚子里的也是这样性格的女儿,怎么办?

    儿子自然不用考虑了,如果敢跟小姑姑唧唧歪歪,燕川直接就踹翻了。

    “对不对,哥哥?”燕念摇晃着燕川的胳膊寻求同盟。

    燕川勉强点点头:“对是对,但是如果能做朋友,也不错,是吧。”

    燕念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哥哥?”

    为什么她感觉,哥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忍一时风平浪静……”燕川违心地道,“你和皇太女也算表姐妹……”

    “哥哥?!忍一时风平浪静?那退一步越想越气怎么办?”燕念从他怀中爬下来,气得直跺脚,“哥哥你怎么出去一趟回来就变了,胳膊肘往外拐!我讨厌你帮贺姮!”

    燕川倍感头疼:“我当然是帮你的。”

    可是他心里忍不住想,现在因为是贺姮,所以他才可以毫无压力地这般说,如果将来是妹妹和女儿,他该怎么办啊!

    虽然颇有些束手无策之感,但是燕川更坚定了一个信念——日后他身边绝不再进新人。

    有女人在的地方,是非太多了。

    倘若他没有感情,那自然可以赏罚分明,恩威并重地驾驭;可是现在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想要他站队,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一时之间,燕川想,黑胖争口气,先生个儿子,让他缓缓,有时间考虑这个严肃的问题。

    燕念气呼呼地跑出去找穆敏了,燕川叹了口气。

    小萝卜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太子可是有棘手之事?”

    燕川对小萝卜这个别人家的优秀孩子,多少有阴影;但是现在因为两人都诚心实意对念念的缘故,便无形中拉近了距离。

    “太子妃怀孕了。”

    小萝卜看着他紧拧的眉头,略一思索就明白过来,“太子是担心念念吃醋?”

    “”还用担心吗?”燕川苦笑一声,“看现在的情形,难道不是一定会吃醋吗?”

    小萝卜淡淡道:“或多或少会有,但是也未必就没有办法。”

    燕川忙虚心求教。

    “皇太女既没有哥哥,也不会有弟妹。”小萝卜道。

    这倒是。

    但是燕川并没有完全放松下来,道:“这恐怕也是一时的得意而已。”

    “我们中原人说,血浓于水。”小萝卜缓缓道,“既然是她的亲侄女,年纪相差不大,一起长大,纵使有争吵,也总归越打感情越深厚。”

    燕川若有所思,但是明显还有些忌惮。

    “我并不担心念念,倒是担心太子。”小萝卜道,“您这般遮遮掩掩的态度,恐怕会让她误会。太子妃有孕,家中添丁是喜事,不要让她觉得,她可以置身事外甚至有权生气。至于以后,她如何想,就要看太子如何做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燕川豁然开朗,起身行礼道:“多谢指点。”

    小萝卜起身还礼,谦谦君子,身姿如竹,温润如玉。

    两人又分别落座后,燕川端起茶杯,忽然浅笑道:“我们大蒙人离不开茶,但是若说起对茶叶的讲究,还是不及中原人。”

    小萝卜道:“太子过谦了。太子不是认出了这茶叶吗?”

    燕川微怔,随即抚掌叹道:“从前别人与我说,秦昭智勇双全,最可怕的是洞悉人心的本事。我并不服气,今日一见,方知你比传言中更厉害。”

    有这样的对手,让人觉得血液中都涌动着跃跃欲试;另一方面,也很庆幸,现在他们不是敌对关系。

    三言两语点拨了他不说,还从他的言行举止中猜测出来了他想说什么。

    茶杯中的茶叶,乃是贡品敬亭绿雪,而且是当年的极品新茶,能得到这样的封赏,显然秦昭并不似传言中那般被皇上厌弃。

    而他还没开口,小萝卜已经知道了他心中所想,不得不让人佩服。

    最重要的是,小萝卜并没有否认什么。

    “我以为,”燕川缓缓道,“你要说这是皇太女所赐。”

    “那又何必?”小萝卜拿起茶壶替他满上,从容坦荡地道,“太子应该知道,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什么。皇太女依然受我教导,难道不说明一切了?”

    燕川大笑着道:“是我愚钝了。今日刚回来,所以不能再叨扰了。改日定要请你上门喝顿水酒,中原有诗,酒逢知己千杯少,对吧。”

    小萝卜脸上亦露出畅意笑容:“恭候太子请帖。”

    回去的路上,在宽大舒服的马车中,燕川郑重对燕念道:“念念,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关于我和你嫂子的。”

    话到嘴边,还是需要些勇气的。

    燕念惊讶地看着严肃的哥哥:“你和嫂子?难道你把嫂子休了?”

    燕川:“……”

    在她眼中,自己和流云的关系就这么差吗?

    “那不行,嫂子好,我就喜欢嫂子!”燕念道。

    燕川听了这话心中高兴,道:“当然不是,是我们家里,要多一个人了。“

    ”哥哥要纳侧妃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