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有田超给力 > 第八百六十八章 狂癫
    第八百六十八章 狂癫

    “奶奶不吭声,这是同意了吗?”

    “呵呵,我就知道小姑是奶奶的命呢。”

    “奶奶你放心,我不会要小姑的命,只是让奶奶跟小姑稍微帮帮忙,做点儿事情罢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李婆子闷声问道。

    “奶奶果真是个聪明人,这就对了嘛!”

    “少哔哔,有屁就放。”李婆子不耐的开口。

    “据知,我大伯他研究出了超产水稻,你让他把那超产水稻的种植办法细细写下来,顺便去户部一趟,拿点儿东西过来。”

    “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到时候我自然会提前告诉你。”

    “听说大伯娘她身份高贵,如今可是大齐国的郡主,想必自然是不缺钱的,便让大伯娘孝敬孝敬你,拿个一两百万两黄金的出来借给我。”

    “还有我爹,他竟然也能混到兵部去当官,可真是不可思议。不过这样正好,便让我爹去兵部将黑火药全部点燃吧。”

    “你做梦!”听白茉莉一件件的数落着这些,李婆子脸色极其难看。

    说完后不解气,李婆子又忍不住自己的暴脾气继续骂道:“白茉莉,你是吃屎长大,脑子被屎糊住了吗?”

    “白家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转头就这么出卖大家?就如此恨不得白家人去死吗?”

    “真特娘的作孽,早知道就应该把你这恶毒女人的头按到粪桶里去淹死。”

    “我白家就算是养一条狗,好歹这么多年了,肯定也比你这瘪犊子懂事。”

    听听白茉莉说的那都是什么话?

    整个白家人几乎都被她算计到了。

    不管是她提到的哪一条,一旦按照那样去做了,白家可不就是得完犊子了?

    这简直比杀人诛心还狠。

    尤其是针对白天奇那个,也太歹毒了。

    白天奇可是她亲爹啊。

    她竟企图用自己亲奶奶的性命去威胁自己的亲爹去兵部作死。

    李婆子虽然只是一介妇人,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什么家国天下的。

    但是,白茉莉的话李婆子还是听得懂的。

    就因为听懂了,所以她格外的愤怒。

    这大概是她活了大半辈子以来,第一次如此生气吧。

    “奶奶,我劝你最好冷静一点儿,不该说的话不要说,想想我小姑。”白茉莉铁青着一张脸说道。

    若非罗布耐还在一旁坐着她要顾忌形象,她都恨不得立刻让人用针把李婆子的嘴缝上,然后对她进行全方面的捶打。

    “哼。”一想到她目前的处境,李婆子不得不将准备好的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噎了下去。

    “奶奶,你的时间可不多呢。”

    说完这些后,白茉莉起身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角,随后深吸一口气走到罗布耐面前扬起一脸笑容道。

    “王,您放心,她最后肯定会屈服的。”

    “这就是你的能耐?我亲爱的王妃。”罗布耐望向她的眼神中失望很是明显。

    “王,您的意思是?”白茉莉惴惴不安的低头。

    下一刻,就看到罗布耐一把掐住她的下巴,那动作丝毫不显温柔,粗暴直接,疼的白茉莉双眼中瞬间蓄起了眼泪,下意识的想挣扎。

    “王妃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嫌弃本王?”

    “没有。”白茉莉忙不迭摇头。

    罗布耐眼神冰冷,右手用力一扯便将白茉莉扯到了他怀中。

    碰上了罗布耐硬如磐石的胸膛后,白茉莉只觉得自己的脑门都被磕疼了。

    但这点儿疼痛对她而言压根不算什么。

    当罗布耐用胳膊勾着她的脖子,然后将他的脑袋靠近她的颈部时,白茉莉心底的寒意再次生了出来。

    罗布耐却如同在逗弄玩物一般。

    他的手慢悠悠的摸过白茉莉的脸,然后滑到了她的脖颈处,再把玩似的轻轻捏住她的脖子,嘴唇抵在她的耳旁声音细沉的开了口。

    一旁的李婆子压根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只看到了白茉莉那张瞬间就吓到惨白的脸。

    紧接着没过多久,白茉莉的眼底又被浓浓的痴迷和向往所充斥。

    “爱妃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明白了,王。”

    “很好,既然明白了,那便即刻去办吧。”罗布耐毫不留恋的松开她。

    “是。”

    很快,白茉莉带着两个人从这屋子里离开了。

    坐在那里的罗布耐起身走到李婆子面前后蹲下,用狭长的暗绿色眸子紧紧的盯着李婆子,没有什么表情的开口。

    “想知道我方才跟她说了什么吗?”

    “~~”李婆子转过头不去看他。

    “白老夫人,你说,像你闺女那般火辣明艳的大肚子美人,若是被我压在身丅的话,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

    “是哭还是笑?亦或者是……绝望?啧,不管哪种,似乎都很有意思呢。”

    说到这里时,罗布耐的声调上挑,眼底也带着浓浓的y念。

    “你敢,老娘踹烂你的狗头。”李婆子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恶狠狠地瞪着罗布耐。

    罗布耐对于李婆子的暴怒充耳不闻,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我从玳瑁离开前曾下了一道命令。”

    “杀了石头村所有人,一个不留。”

    “你…你这个疯子,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

    李婆子一想到她们曾经赖以生存的村子变成了一片尸海便忍不住的心生悲凉愤怨,眼底更是升腾起了满满的怒火滔滔。

    “知道为什么吗?”

    “这都是因为你生了一个好闺女啊,是她给我的人生轨迹上留下了一丝让我感觉到不太舒服的瑕疵,坏了我的好事。”

    “作为有仇必报的我,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布耐的语气中带了些说不出的兴奋之色。

    他不由伸着猩红色的舌头从唇上掠过后,暗绿色的眸底闪动着别样的疯狂光芒。

    那样子犹如一条蛰伏在暗处许久又突然跃出来,吐着信子的变钛毒蛇,幽冷阴沉,让人莫名的头皮发麻。

    然而,他却一点儿都不自知,还十分沉浸的继续讲着。

    “为了报仇,我让玳瑁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成了我的掌中之物,并且开始暗中布局。”

    “而如今,不仅玳瑁彻底掌握在我的手中,便是你口中泱泱大国的大齐,周边的朱雀,青丘都在我的计划之下。”

    “你且等着看,这个天下不过是我的棋盘罢了,而我便是那执棋之人。”

    “区区一个大齐算什么?不过随手便可以毁灭掉的囊中之物罢了。”

    “我会让这个天下因为我而颤抖,而你最是疼爱的闺女便是我亲自选定的祸端源头。”

    “怎么样,我这般做足够对得起她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李婆子听的不是太懂,甚至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肯定是脑子有病,否则不可能表现出这么狂癫的一面。

    可是她感觉的出这个人身上的暴虐,嗜血,疯狂跟浓浓的毁灭之气。

    她家闺女可万万不能落到这种人手中,否则后果真的是难以想象。

    “知道我为什么会跟你讲这些吗?”

    “因为无所谓了,你们都是我的局中之人,迟早会死,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罗布耐那张丑不拉几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容,李婆子心底的不安突然就升了起来。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这时,外面有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中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看着不高,脚步跟呼吸声极轻,右侧腰上挂着一柄看起来半旧不新的弯刀。

    走到罗布耐身旁的他语气中没什么感情起伏的开口:“鱼儿都上钩了。”

    “很好,继续盯着。”

    “是。”

    那人来的奇怪,走的莫名,如同一阵黑风般快速消失不见。

    “白老夫人,接下来便需要你的配合了。”

    “来人。”

    罗布耐一声命下,很快便有人提着什么东西进来了。

    那些人动手将李婆子提起到凳子上坐下,然后将她跟凳子彻底的绑在一起。

    又给她嘴里塞了一团布条好让她无法出声。

    紧接着,便有人将方才提着的那个包裹在黑布中的东西拿出来绑在了李婆子的椅背后面。

    随后又接连在她周围各处放置了好几个。

    仔细看去,那东西不是旁的,正是出自大齐国兵部的黑火药。

    “好戏就要上场了呢。”罗布耐轻笑一声后转身离去。

    伴随着罗布耐的离开,整个屋子被他留下的人一点点的用黑色的纸钉起了窗户和任何可以漏风之处。

    钉完后,被绑着坐在那里无法动弹的李婆子瞬间觉得眼前的屋子变得一片漆黑。

    然而很快,耳旁又传来了铁锤跟木头接触的声音。

    该死的瘪犊子,从里面将可以漏风的地方钉上了也就罢了。

    如今更是丧心病狂的从外面也给它钉上了。

    这是要捂死她吗?

    ————

    京城的街道上,白老爷子肩上站着大花,手中牵着大样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还不时拉住路旁的行人向他们打听情况。

    走啊走,走着走着白老爷子便走的有些累了。

    随意的瞥了一眼,零食铺子的招牌猝然不及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老爷子自然知道这零食铺子是他家闺女名下的铺子,所以站在门口迟疑了三秒后便走了进去。

    他是打算走进去小小的歇息一下,顺便向里面的人打探一番,看看他们这边可有什么消息没。

    进了零食铺子后,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同时却又梳理的十分齐整。

    那些吃食摆放的也很有讲究,看着让人便生出了饥饿之感。

    店里来回走着采买东西的人倒也不少,身穿零食铺子工作服的小厮也十分敬业的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

    站在那里的白老爷子有片刻时间的恍惚。

    是呢,自从来到京城之后,他竟然从来没有陪着老婆子来这种地方转一转,走一走。

    都是他不好。

    身为白家的一家之主,他什么都没有做到。

    白老爷子一瞬间被沮丧席卷了心头,一直找不到李婆子的无力跟彷徨让他看起来十分颓然。

    “小二,给我来七块雪花酥,各种果脯都来半斤,再来九根牛肉条,多辣,劲道些。”

    一个声音在白老爷子的不远处响起,紧接着便是小厮热情的招呼声。

    “好嘞客官,您稍等。”

    “雪花酥您是要花生的还是核桃的?”

    “……”

    对话声还在继续,但是白老爷子的脑子却突然嗡了一下。

    七块雪花酥,九根牛肉条,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