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万物秩序 > 第19章 看他怎么死的
    “你,把东西送过去。”

    距离陈薪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杨远就不再上前了,向身后的伙计吩咐道。

    “好的,杨少老板。”按照杨远的吩咐,伙计把黑曜石和水泥送了过去。他心中十分的奇怪,平常在小镇里不可一世的杨远,怎么好像很怕陈薪的样子。

    “放这里吧。”

    陈薪让伙计把东西放在身边,便直接打发了去。

    见伙计回来,杨远转身就走,整个过程之中没有和陈薪说半句话。

    杨远竟然这样的怕陈薪,怕一个十五岁的小少年?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镇民们都十分的吃惊。李老头更是情不自禁地看了看天边,今天的太阳好像也没有从西边升起来啊?

    杨远离开之后,陈薪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抱起黑曜石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之后,便放在一边。随后有打开水泥的袋子,抓起一把水泥仔细地看了看,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一众镇民心中都十分的好奇,陈薪到底在干什么。

    这黑曜石能有什么用?

    水泥不就是拿石灰和其它石头烧出来的吗?又有什么可研究的呢?

    内城里的贵人手上有工厂,据说一晚上就可以烧出成千上万吨的水泥。虽然镇上经常有青年被叫到内城贵人开的工厂里去干活,但镇上却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些贵人开的工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知道水泥除了需要石灰以外,需要的其它石头是什么。

    虽然工厂里开的工资还不错,但所有去了的工人,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回来了。等到哪一天内城里的贵人没有再下发工资,就说明人已经没了。

    一般除非真的迫不得已,没有几个人愿意去那些工厂工作。不过,据传说那些工厂里有大量的兽人奴隶当苦工,通常不需要人类,如果不是遇到大型兽潮等特殊的灾难,内城里的贵人也很少到小镇来招工。

    杨远离开不久,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

    看到这个中年男人,镇民们都情不自禁地咬了咬牙关,甚至有的人狠狠瞪着他,眼底有些发红。

    “侯医生来了!”有人轻声嘀咕到。

    “啊呸,他算是什么狗一声,如果不是能从内城贵人手上拿到药,他什么都不是。”有人朝地上吐了吐口水。

    “嗳,能够用各种麝香和杂七杂八的植物提取出来的东西,配出一些催情药来不也是一种本事嘛。”有人带着嘲笑的意味。

    一众镇民哈哈笑了起来,有人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

    “听说,昨晚陈小七,差一点一斧头把侯彪给砸死。”

    “砸得好啊!那侯彪根本不是一个好东西,这侯九鑫也是一个吸血鬼,上次我牙疼,让他给我开一点点止疼片,他要了我100纸票。”

    “嘘,小声点,侯九鑫背后可是靠着内城里的一位贵人,千万不要让他听见我们说他坏话了,不然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

    因为后台的原因,镇民们虽然恨侯九鑫,但看对他都有些忌惮。随着他走近,原本大声谈论甚至大笑的众人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完全消失了。

    他们都静静地看着侯九鑫和陈薪,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虽然有些人是单纯来看热闹的,但也有的人和李老头一样,同情陈家所发生的一切。

    侯九鑫是空手来的,脸上泛着一阵阴霾,比天上的乌云还要暗上几分。

    然而陈薪并没有正眼看侯九鑫一下,只是淡淡的抬了抬眼皮:“侯医生,我要的抗生素和阿莫西林,你没有带过来?”陈薪稚气的脸上全充满了老练。

    一见陈薪的语气和态度,侯九鑫目光微微一眯。

    他儿子侯彪说的果然没错,这陈小七从雾晨森林里活着出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这狂得有些神经不正常。

    “小子,虽然我不会向你动手,但有的人可以收拾你。”侯九鑫压低了声音。

    “如果你不是来送东西的,就赶紧给我走吧。”陈薪冷冷摆了摆手。

    “你!”

    侯九鑫目光一凝。

    他抬了抬手,但最终有忍了下来。

    “好,你给我等着,看你小子能不能活过今天!”

    重重甩了甩手,他转身而去。

    路过众人时,众人似乎都能从他的身后感受到一股凉风。

    “侯医生,慢走不送。”

    “哼!”

    侯九鑫重重哼了一声,很快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小七啊,那侯医生肯定是找人去了,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李老头向陈薪提醒。

    “是啊,这种黄鼠狼一样的东西,根本得罪不得。”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侯九鑫这种人,为了钱财,死在他手上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多少。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对众人的担心,陈薪回以感谢的笑容。

    虽然这个小镇的里的人为了生存,也是各有心思,但比起陈薪当年小时候的成长环境来说,绝大部分的人都是相当善良的。

    “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啊!”李老头连连摇头。

    “初生牛犊不怕虎呐。”

    这些镇民原本就不看好陈薪,见他依旧如此的态度,有人的顿时有些生气。很多人都觉得他活不过今天,等到侯九鑫再次回来,恐怕就吃不了兜着走了。a

    一些平常和陈家关系不错的镇民,都在劝陈薪。

    陈薪依旧只是感谢了几句,便坐在房门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今天的太阳是真的不错,空气里的白雾散掉了不少,天上的云朵轮廓清晰,地上的视野也比起平常开阔很多。

    见陈薪依旧油盐不进的样子,有的人心中便有些冷笑了起来。

    倒要看看,这个小子,一会儿是怎么死的。

    果然和大家预料地没错,没过多久侯九鑫再次回来了。

    而且,他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他身后带着一群人,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断垣镇最大的地痞流氓刘癞头。

    看到刘癞头,一群镇民的脸色瞬间白了一层,纷纷让开了一条道来。

    “姓陈的小子,你竟然让杨远传话来威胁我?”刘癞头大手一挥,身手治安队的成员一涌而上,把陈薪团团围了起来。

    “不是威胁,只是警告。”陈薪平静地回应。

    “警告?”拧了拧脖子,刘癞头嘴角的肌肉狠狠一抽,“你竟然认为我惹不不起你?你算是什么东西?!”

    说完,他大步走向陈薪,直接掏出枪来,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陈薪的眉心。

    见刘癞头掏出枪来,周围的镇民哗啦一声,瞬间退出了好几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