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州镇魔录 > 第0034章 调谑师婶
    听到余冰如诘问,邢稚莺心里咯噔一下,勉强不动声色的道:“哪有什么少年郎啊,就不许我是从书上看来的么?说起来余姐姐你跟祁大哥同行,这才叫带了少年郎招摇过市呢,想倒打一耙可不成。”

    余冰如哧的一笑道:“倒打一耙?我还正打一掌呢。好啦快别躲了,我认认真真跟你说,那些酸腐文人写的混帐书只会教人学坏,你以后可要少看一些,多跟邢老讨教治剑馆的家传绝艺才是正经啊。”

    邢稚莺神色一僵,怏怏的回到座位,一边继续梳理一边嘟着小嘴道:“连余姐姐你都来取笑我,其实我平时真的很努力了,今天只是一时不慎才吃了点小亏而已,你就别再帮着爷爷敲打我了好不好?”

    余冰如心中一动,似笑非笑的道:“很努力了是么?那你倒不妨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先前刘凌飞的银丝蛇骨鞭已经浸泡过避火药物,最后却仍然被三昧真火烧成了一堆灰烬?”

    邢稚莺秀眉微蹙,低头沉吟着道:“当时起火的正好是爷爷用殛星神锤击打过的位置,莫非爷爷那一锤已经打碎了外面的避火层,只是从外表上暂时还看不出来?”

    余冰如摇摇头道:“不对,倘若那一锤打碎了避火层,那鞭子刚进天炉便该烧起来了,不会等到刘凌飞抓住才开始冒烟。”邢稚莺闻言也觉有理,但思忖片刻又没有更合理的解释,只能含含糊糊的道:

    “总之肯定是那一锤的缘故,余姐姐你等我好好想一想,明天起来再答复你。”

    余冰如莞尔道:“好吧,晚上你偷偷问过邢老,明天再答复我好了。”

    邢稚莺俏脸飞红,莫名羞窘间又听余冰如轻笑道:“要照我的看法,邢老那一锤是以柔劲震松里面的蛇骨,让蛇骨和外层之间产生了微小的罅隙。三昧真火虽然不能烧透避火层,其中的热量却可以侵入罅隙之中,最后由内而外将那银丝蛇骨鞭毁去。”

    邢稚莺听得将信将疑,忍不住讷讷的道:“余姐姐你的意思是……爷爷故意要让那位刘公子出丑?这……你猜得对不对且不说,可爷爷干嘛要对付人家刘公子呢?”

    余冰如一时碍口,顿了顿方正声道:“总之那姓刘的并非什么正人君子,而这次他又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乖露丑,难保不会对治剑馆怀恨在心,所以莺妹你今后对这人也要远远避开,切莫再招惹上他。”

    邢稚莺听她说得郑重,纳罕之余也只能点点头道:“嗯……我都记下了,不过庞大哥当时为什么要让刘公子去宫里谋差事,好像还得把兵刃丢干净了才行,难道宫里的大内高手都是不许用兵刃的吗?”

    余冰如闻言直是啼笑皆非,强忍羞意斩截的道:“那是混账话!莺妹你好好的女儿家,可别学那些个无聊男子胡说八道,否则给别人听见成什么话?”

    邢稚莺平白吃了一顿排头,愣了愣才委屈的道:“人家也不知道那是混账话嘛,何况余姐姐你不也是女儿家,为什么你就能听懂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余冰如登时一滞,无奈苦笑着道:“莺妹你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何苦非要跟我来别这个苗头?以后等你出……出门多历练些,大约便能听懂了。”

    邢稚莺唔了一声,破涕为笑的道:“那余姐姐咱们说好了,下次你出门历练的时候一定要来叫上我,咱们两位女侠结伴行走江湖,想想就有趣得很。”

    余冰如摇头一笑道:“跟我结伴行走江湖有什么意思,还是下次等我探听到龙师叔出门历练,便第一时间传书给你,你们两位多亲近亲近才是正经。”

    邢稚莺晕生双颊,又羞又气的道:“余姐姐你别再拿这事取笑我了好不好?我是真的不想嫁给你们那个龙师叔呀,况且话又说回来,难道你就想叫我‘师婶’么?”

    余冰如一边帮她梳好发髻,一边忍着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不想又有什么法子?莺妹你还是认命吧,我们龙师叔天纵奇才,说起来也不算辱没了你。”

    邢稚莺心乱如麻,一时之间作声不得。余冰如只道她是害羞,又为她簪好一根青玉步摇,远近看了看方满意的道:“成了,应该看不出头发刚刚被烧过,莺妹咱们这便回去吧。”

    邢稚莺微微一顿,却是涩声道:“余姐姐你先去吧,我再简单整理整理。”

    余冰如并不知道她真正的心事,只好点点头道:“也罢,那我先去了,莺妹你也快些。”

    她前脚刚走,便见一条人影自床底下钻了出来,一边活动筋骨一边抱怨道:“好我的大小姐哟,光顾着跟余师姐打情骂俏,全忘了我祁某人还躲在下面,连口大气都不敢出吗?”

    邢稚莺瞥了他一眼,垂下螓首幽幽的道:“刚刚我跟余姐姐说的那些话,你肯定也都听到了吧?”

    那躲在床下之人自然便是祁学古,闻言打个哈哈道:“当然是听的一字不落,咳……总之恭喜邢大小姐跟龙状元喜结良缘了,不过我祁某人还没正式拜入昆仑派门下,所以你别想让我喊你‘师婶’哟。”

    邢稚莺看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心中更觉愁苦,祁学古也觉出气氛有异,脸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起来。闺房之中一片静谧,却不知有多少宛转心思在暗中流动。

    余冰如径自回到前院,打眼只见席间只剩慕云跟小雷两人,终南三仙和他们那四名弟子却已不知所踪,讶异之下便向慕云道:“师弟怎么回事,无色真人他们呢?”

    慕云干笑一声道:“师姐你还是问小雷吧,他最清楚不过。”

    余冰如又将目光转向小雷,只见他嘻嘻一笑道:“吃货真人的佩剑刚刚也毁在邢老手里了,大概他是觉得面上无光,所以提前尿遁去也。”

    余冰如察言观色,心中自有定见,当下轻轻一叹道:“你们这两个小滑头就会惹事生非,即便终南三仙行事真有不当之处,可他们毕竟是朝廷敕封的玄门真人,凭你们这点资历怎么敢随便得罪人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