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神州镇魔录 > 第0028章 天炉现世
    邢振梁一语说罢,众人皆是又惊又喜,没想到他竟是要亲自为到场宾客锻制兵刃。只不过眼下场中宾客足有数百人之众,却又是谁有幸能获得治剑馆主的青睐?

    邢振梁先向耿氏兄弟敬过酒,又跟身边的邢稚莺耳语了两句,待她听命往后进而去,这才又笑着道:“各位好朋友稍安勿躁,少时老朽会立下规矩,但凡有谁能符合条件,老朽便亲手为他锻冶兵刃。”

    众人闻言都暗暗点头,虽然符合条件之人必定极少,但岂知自己便无此运道?

    邢振梁仍是面带微笑,端起酒杯示意道:“余姑娘还请见谅,如今老朽也没法再额外优待,便看你是否符合相应条件了。”

    余冰如本欲起身相应,无奈慕云仍旧赖在她肩上,窘迫之下也只能微颔首道:“邢老的盛情晚辈愧不敢领,失礼之处还请千万海涵,晚辈先干为敬。”她说罢径自斟满杯盏,就口一饮而尽。

    邢振梁则只是浅浅的酌了一口,之后又向无色真人等终南派一众敬过水酒,这才命冯伯将卧龙车推往庭院中心。

    这庭院中心是一座径长丈许的圆形花坛,此刻虽已寒冬腊月,花坛之中却是群芳争艳,甚至还有几丛魏紫姚黄正值绽放,看起来倒像是仲春光景一般。

    场中宾客原以为邢振梁要当众一展锻冶绝艺,这时见状自不免心生纳罕,只见人群中一名身着锦袍、气宇轩昂的精壮汉子站起身来,抱拳爽朗一笑道:“邢老请了,在下听说这治剑馆的铸炉是在地底下,便请邢老带我等到下面去开开眼界如何?”

    邢振梁莞尔道:“龚帮主不必性急,要看铸炉并非难事,但眼下还请大家先往这座花坛中间聚拢过来。”

    那精壮汉子名唤龚海通,乃是黄河五蟒帮现任帮主,闻言干笑一声道:“邢老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在下粗人一个,实在没有欣赏这些花花草草的兴头,邢老总不会说那铸炉会从花儿里长出来吧?”

    他这话登时引起一片哄笑,邢振梁却不以为忤,反而哈哈一笑道:“龚帮主所言虽不中、亦不远矣,敝处这铸炉马上将于此地呈现,各位请上眼瞧。”

    话音方落,众人便觉脚下地面起了一阵轻微的震动,轧轧的机枢运转之声在地下响起,紧接着赫见那座花坛由中央分裂开来,然后缓缓的向两侧移去。

    原来这治剑馆的地面皆是由巨大的青石方砖铺就,而那座花坛正是建在相邻的两块方砖之上,中间再以两面隐藏的矮墙分开,这样随着底下的方砖被机关牵引左右移动,整座花坛自然便跟着一分为二。

    众人正不由得啧啧称奇,忽然一股炽热气流自花坛下的地洞里蹿了出来,靠近地洞的几名宾客登时怪叫连连,纷纷抽身退后,倒又引得场中一阵哄笑。

    邢振梁和冯伯却是恍若未觉,反而还向地洞前趋近了几分,那座花坛分开又有数尺便不再移动,但轧轧声仍未停止,显然是地下的机关还在运作之中。

    慕云这一阵也听得心痒难搔,悄悄睁开眼睛循声望去,此时却听耳边响起余冰如清冷的声音道:“师弟不是‘醉’了么,那还不继续好好‘休息’?”

    慕云心底发虚,只能讪讪的道:“师姐勿怪,方才我是觉得心口疼痛,再加上喝多了酒,脑子里的确是有些昏乱,不过休息一会儿之后已经好多了。”

    余冰如也不知他所说是真是假,无奈叹口气道:“既然如此便快些起来,还嫌咱们不够现眼吗?”

    慕云却是虚弱的道:“师姐见谅,我这时虽然清醒了些,可身上仍旧没半点力气,唉……真是惭愧。”

    余冰如听得气沮不已,所幸众人的目光都已被那地洞吸引了过去,并没有谁来刻意关注他们,于是她也勉强镇定心神,只当自己肩上是负了个活褡裢。

    须臾只见那地洞之中炽热之意更甚,接着便是有一物缓缓自洞口升了上来,观之果然是一座铸炉的模样。

    但见这铸炉径长亦足有丈许,四面皆开有炉口,内中熊熊火光映得满目赤烈,直令人不敢逼视。

    随着铸炉整体升上地面,机关运转也渐渐止歇,丈二高的炉体下面是一整块铁板,刚好将方才的地洞盖得严丝合缝,其上则备有铁砧火钳等诸般物事。

    铸炉之中烈火炽燃,周遭气温登时抬升不少,众人不得已再次纷纷退后,只有冯伯推着邢振梁来至炉前。

    邢振梁一双隼目环顾全场,接着展颜一笑道:“各位好朋友请看,此炉乃是敝处‘三才’铸炉中的天炉,内中所燃为三十三重天太上老君的三昧真火。而老朽所定的规矩之一,便是各位的兵刃必须经得起这烈火一烘,倘若能分毫不损便算过关。”

    众人闻言不由得各自宽心,只道这炉中烈火虽然较寻常更为炽热,但自己的兵刃亦是百炼精钢,怎可能连区区一烘都生受不得?

    登时只见那位来自关外的耿大成抢步上前,拔出背后的九环刀放在铁砧之上,豪兴满满的道:“方才既然是在下先开的口,便请邢老首先试炼在下这把刀吧。”

    众人看他抢了先机,各自也都有些眼红,此时只见邢振梁打眼一扫,皱眉沉吟着道:“耿二侠殷切之意老朽能可理解,不过也请恕老朽直言,阁下这口九环刀铁质不纯,恐怕经不起三昧真火的煅烧。”

    耿大成哪里肯信,便即一挥手道:“邢老用不着顾虑,这把刀在下也已经用了十年之久,相信绝不会连过一下火都承受不了。”

    邢振梁看他心意已决,只好叹口气道:“耿二侠既然有此自信,老朽若再推拒反而显得心虚,也罢,那便请耿二侠看仔细了。”

    说罢只见邢振梁拿起火钳,夹住耿大成那口九环刀送入炉口之中,登时只见天炉内的火光猛然一炽,紧接着火钳便已原路返回。

    众人这下觑得分明,只见那口九环刀的刀身瞬间竟已穿孔冒烟,还有不少大小铁屑带着火星落在地上,整个刀身更是摇摇欲坠,显然已经不堪使用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