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七、网吧里守株待兔
    申四的死了,这无疑切断了案件的重要线索。但是据贾学兵的交代,和他俩一起去颜秀玉家书的大个子,一定是知情者。马大头想:如果找到他,非常有可能打开案件的突破口。

    丁强带着贾学兵,一起来到贾学兵常玩儿的网吧,这个网吧在公园后的一条隐蔽的小街上。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

    一进门,就被里面的烟臭味儿呛了一下,丁强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里面和外面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又暗又冷,“估计地狱应该是这个样子吧。”丁强默默地想。可是这却是一些无聊人的天堂。

    只见他们的手在键盘上肆意飞舞,眼睛喷射出的光,足足可以灼烧显示器。眼前的桌面上摆放着饮料、烟和打火机。可能是暑假的原因吧,三百多台电脑,几乎座无虚席。

    丁强让贾学兵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上,漫不经心地打游戏,眼睛四处扫瞄着点儿,只要看到大个子就立马报告给丁强,丁强坐在贾学兵对面。

    贾学兵真是心大的可以,一上手游戏,就忘记了来这里的任务,丁强踢了一下贾学兵。贾学兵四处张望了一下,摇摇头。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丁强给贾学兵买了一盒方便面,“吃完后继续”丁强说。贾学兵求之不得呢,这任务做得太幸福了。

    下午两点,马大头打电话给丁强:“回来吧,估计大个子不会在那里出现,现在形势紧张,他又不是傻子。回来跟我去一下申四的家。”

    “好!”丁强带着贾学兵回到了局里。

    “带着贾学兵,一起去。”马大头命令道。

    申四的侄儿申东已经找红白理事会布置好了灵堂,院里的门框上全用白色的棉布缠绕着,门上糊上了白纸,门口有序地堆积了好多花圈,远远望去感觉有点得慌。

    听说申四的儿子在国外念书,还没有赶回来,守灵的人只有申东和他的本家亲戚们。

    过来吊唁的人挺多,除了本村的人,还有好多外村的开养猪场的人,其中几个妇女哭得还很痛。

    当这几个妇女离开的时候,马大头在门外十几米处拦住这几个妇女,问:“你们和申四的是亲戚吗?”其中一个妇女说:“不是,我是孔村的,她是刘村的,她们几个是李村的,我们都自己养了几十头猪,也算小养猪厂,每次猪生病防疫接生的时候,都是人家申四的申大哥帮忙,他还帮我们买饲料,找销路,现在他走了,我们的主心骨就没了。”

    马大头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判断错误了?一直以为案件的主犯就是他,现在听这些妇女一讲,反而发现他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大哥形象,这个反差太大了。也许人性中的善恶是并存的吧,马大头如是想。

    “就是他!”突然贾学兵叫道,顺着贾学兵所指的方向,对面的马路上一个大个子迅速跑进了对面的胡同,丁强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

    追着大个子一直穿过胡同,往回跑了好几条街,一直到庙上水库跟前的时候,丁强才抓到了他。

    经过审讯才知道:大个子叫吕海,二十九岁岁,有犯罪前科,十六岁那一年因偷盗摩托车被判了两年。出狱后四处碰壁找不到工作,是申四的收留了他,替他还了家里的债务,后来还帮他娶了媳妇儿。

    用吕海的话说,申四的就是他的再生父亲。

    现在吕海担任猪场的生产线总经理,就算申四的半年不在,吕海也能把猪场打理得井井有条。

    看来吕海,也是申四的信任人中的其中之一。马大头相信从他口中,一定可以找出案件的突破口。于是对吕海进行了第二次审讯。

    马:你为什么会去颜秀玉家入室盗窃?谁指使你干的?

    吕:我自己干的,因为不找出那两本书,我老板的孩子就会有危险!

    马:你怎么知道有危险。

    吕:养猪场停产了,最心痛的就是我,养猪场是我一手经营到现在,就像我的孩子一样珍贵。停产后,工人放假,但是我没给自己放假,每天晚上都过来检查一次。半月前的一天晚上,我走到地下室的进口处,从缝隙里看到地下室有灯光,有人在打电话,好像是说,如果不交出那两本书,令公子的安危就令人担忧了。

    马:你下去地下室了吗?

    吕:没有,老板不允许任何人下去。

    马:你早就知道有地下室吗?

    吕:猪场里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除了地下室里的暗室,我老板被害后,我才知道。

    马:你看到地下室那个人的样子了吗?

    吕:没有,只是听到他的声音,这是第一次。

    我老板第二天找那个女人要书时,我就躲在马路对面,后来我老板去了车站。

    就是那天晚上,我又听到了第二次,说书本是假的,限我老板三天内交出真的。

    我想跟老板分担这些闹心事,于是就擅自行动,找了那两个小兄弟帮我,去那个女人家里搜了搜,可是什么也没找到。

    马:那你怎么知道要找什么书?

    吕:我看到那个女人给我老板的两本书,书皮是醒目的蓝色。

    马:你后来躲到了哪里?

    吕:我后来去了外县,唉,都是我该死,如果不干这个蠢事,我一定能保证老板的安全。

    马:你平时都知道你老板在地下室都干什么吗?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去?

    吕:老板一般来猪场,就在地下室办公,外人一律不准下去,所以没有人下去过。

    马大头明白了,与申四的接头的人都是从猪场外的明丘下去的。

    当然也包括许文艳,许珊珊无意间跟踪了许文艳,听到了不该听的秘密,然后遭遇毒手。

    许文艳对这个案件应该也是知情的,她为了给许珊珊讨回公道,也遭遇了毒手。

    申四的对许文艳的死,应该是知情的,但是为了他孩子的安全,他只能迫不得已地装聋卖傻。

    马大头拧起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的思路渐渐明晰起来。

    凶手可以连续两天晚上,潜入猪场打电话,说明了他就在本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