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八、后山寺无名大火
    连续一个礼拜了,在颜家村的各个出口,都派人秘密监视,始终不见贾学兵、牛文浩和那个大个子。难道能长上翅膀飞走吗?

    马大头和丁强开着私家车沿着颜家村转圈,试图发现点儿什么可疑的地方。到村口往南,就没有人家了,只有一条路,这条路有点熟悉,是疯疯癫癫的赵富有偷土地爷的时候,他们一起走过的。到现在马大头,依稀记得一个中年就丧子的老人,那无助痛苦的眼神。

    赵前会不会与隔壁省发现的药丸有关,始终没有确凿的证据,一想到这一连串的案件,都依然在云里雾里,马大头的脑袋就隐隐做痛。

    现在是中午两点,太阳裸的释放着它的火热,似乎在炫耀着这个世界,它才是最不容小觑的力量。入伏后,这个点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村南是山坡地,地里的土被晒得龟裂开来,这里都是旱地,不用浇水,种上玉米一般就不管了,老天爷若是雨水多,旱地收成就好,若是不下雨,秋收的玉米就只有一掌来长,现在年轻人都去城里打工了,也不在乎这些,只要土地荒废就行,所以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一个人在地里干活。

    现在的农民幸福多了,除了五月收麦子,秋天收收玉米和棉花,其他农闲的时候就打打麻将,唱唱曲子聊聊天,安闲自在。有时候,马大头真的想,退休后,一定来颜家村安度晚年。

    “师父,你看,后山上冒烟了,是不是着火了?”丁强急切的大声说。马大头打开车窗向后山忘过去,果然浓烟冲天。“赶紧打119!”马大头边说边拨了119电话。

    “往后山走!”马大头说。丁强迅速发动了车,往后山走去,可是走到离后山还有大约五里地远的地方,山路变得崎岖,而且坑坑洼洼的土路,时不时地还有台阶,不能开车了。两人把车停到路边,准备步行上去。

    七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晴空万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云,就挡住了头上的这片天空,紧接着一个闪电,轰隆隆的雷声感觉就在头顶上响起。

    两人匆忙折返到车里,刚打开车门,拳头大的雨点就落下来,顷刻间,天空中的雨柱使眼前雾蒙蒙一片。丁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了倒档,倒退了三十多米,在山路的稍宽处掉转头,疯了似的往村内狂奔。

    因为这条道是山水唯一的出口,如果雨连续下半小时,就可能有山水下来。两人谁也不说话,只顾拼命地看着前方的路。途中经过了赵富有把土地爷安放的墙洞,恍惚间,好像看到了那个墙洞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但是仅仅是一恍惚,丁强开车的技术是真好,不到三十分钟就到了颜家村的村口,雨依然没有停的意思。

    马大头给119打了电话,说天将大雨,后山山火估计已扑灭。马大头带领二队其他队员,暂时到颜家村大队避雨。

    一个小时后雨停了,可是山水哗哗地顺着颜家村的三个出口,流到地里去。虽然雨停了,但是也不能到后山去,马大头只好悻悻地收队。

    第二天一早,马大头就带队来到了颜家村,一行五人上了后山。被雨水浇洗过的后山,愈发显得干净挺拔。

    经过确认,昨天着火的地方,是疙瘩寺,寺庙在靠近山顶的地方。疙瘩寺有好几十年了,寺庙不大,一共有九间屋子,中间三间是附近的乡民来祈祷拜佛的地方,两边各三间是和尚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寺里住着两个和尚,据这两个和尚说,是天旱求雨,烧了太多的香铂,引起了火灾,但是并不大,下雨前他们已经扑灭了,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马大头带队查看了一下寺院的周围情况,没有什么异常,原来还琢磨贾学兵他们三人会藏在这里,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痕迹。正准备收队的时候,马大头看到寺院的厨房里,有三十多个碗,五六十双筷子,一口大锅足够几十个人吃饭。这是怎么回事呢?两个人用这么多家伙式,太夸张了吧?

    就问其中一个和尚:“你们的餐具怎么这么多?”和尚说:“每个周周末都会有信男善女过来体验生活。”“哦,这样啊,嗯嗯”马大头随声应和着,“收队!”

    下山的路上,碰到颜家村放羊的颜大爷,正赶着一棍子羊上山。马大头说:“老哥,慢点啊。”颜大爷问:“你们这是去疙瘩寺了?”“嗯嗯,昨天看见着火,今天过来看看,以前还真不知道这有个寺庙,还住着两个和尚。”马大头说。

    颜大爷说:“这个寺四十多年了,那时候建庙我们都捐款了呢,当时赵富有、贾严他俩出钱最多,这个庙里住着三个和尚,也好几十年了,也都老喽。”颜大爷边说边跟着羊群上山了。

    马大头心里犯了嘀咕:“明明看到两个和尚,颜大爷却说是三个和尚,那一个和尚呢?莫非这里面有秘密?”

    “回寺庙,认真再查一遍!”马大头又带着大家回到寺院,两个和尚在拿着扫把打散庭院。马大头说:“为了保证大家安全,再查查咱们寺庙有没有安全隐患。”和尚双手合十道谢。

    马大头又问:“寺里长住就你们两位吗?”和尚说:“是。”“听村民说,你们不是有三位吗?”“原来是有三位,他云游募捐去了,我们想着重新修整一下寺庙。”“什么时候走的?”马大头追问。“上个礼拜。”和尚回答。

    马大头回村的路上,又看到赵富有地头的墙洞,昨天下午是不是眼离了,好似看到有东西掉出来,今天一定要弄个明白。“停车停车。”丁强把车停到了路边上。

    马大头下车走进地里,因为昨天刚下过大雨,所以地里非常泥泞,鞋子上沾满了厚厚的泥土。到了墙洞前,看见堵墙洞的砖码得整整齐齐,墙洞前的泥土被水冲的很平,没有任何东西掉落。

    马大头知道赵富有把土地爷神像存放在这里。好奇心迫使他把墙洞口的砖取了出来,可是映入他眼帘的只有土地爷的头,身子呢?哪里去了?记得当初赵富有还放进去的伞和拨浪鼓,也都不见了,这也太诡异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