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六、申四的讨要书本
    今天星期四,局长召开紧急会议。

    局长神情非常严肃地说:“刚接到市里电话,在我们省以及邻省都出现了一种新型药品,这种药品无色无味呈金黄色,可以使动物发狂,对酒精非常敏感,给社会治安带来了无法想象的危害。”

    大家在下面议论纷纷。“那咱们这里的狗呀鱼啊猪啊所犯的事,会不会跟这个药品有关?”

    局长接着说:“昨天咱们的邻省章林县又出事了,五只疯狗冲进火车站,咬伤十二人,现在有八人还在重症监护室,大前天章林县一老农的羊,集体跳河了,引起了村民极大的恐慌。所以我们要成立专案组,用最短的时间,最精准的手段,把凶手捉拿归案,还我们人民安宁。”

    局长接着说:“我们县发生的案情最早,其他县相聚发生,可见是流窜作案,而且这种药可以使动物变得凶残,所以大家做好心里准备,随时出发,不怕牺牲。专案组组长定为马大头,除了二队,一队成员也随时待命!”

    会议刚开完,胖子来电话:“科长,申四的要出门。”“继续跟踪。”马大头说:“位置发给我,给你增援。”

    申四的车向安务县县城开去,马大头一行,远远的跟着。只见申四的七拐八拐地来到颜秀玉所工作的书店门口,然后进了书店,半小时后拿了两本书出来了。颜秀玉把他送到门口,说了些什么,听不清。

    兵分两路,胖子他们继续跟踪申四的。马大头来到了书店,找到了颜秀玉,问:“申四的今天过来就买了两本书吗?”颜秀玉说:“嗯,是,不过他问我要前几天的那些书,我说在家里,抽空给他送去。”“哦,行,没事了。”

    马大头说着走了出来。那几本书马大头是见过的,好像是三本养猪的,他就是开的养猪场,两本化学的,估计化粪池会用到吧,没什么特别。胖子报告,申四的已经回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马大头感觉肩上的担子愈发沉重起来。感觉这个案件很清晰,却苦苦找不到突破口。

    秀玉回到家,就去书架上取书,结果少了两本,明明放在这里了,难道还长翅膀了?怎么找都没找见。秀玉想:“书店还有,我去再给他拿两本,幸亏书名我还记得。”

    马大头回到局里,越想越不对劲儿,申四的这些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为什么今天非要取回这些书?难道这些书有问题?

    于是马上折回书店,正好碰到回来取好书的秀玉,马大头说:“秀玉,这是申四的要的书吗?”秀玉说:“是,就这五本。”马大头说:“先让我看看,你明天再给他。”秀玉满脸疑惑地把书递给了他。

    马大头拿回书后,足足端详了一个小时,里里外外,前前后后,没有发现任何不同。丁强说:“让老李看看怎样?”于是带着书来到检测室,老李认真检查了书后,说没有问题。

    丁强说:“师父,你太紧张了,简直草木皆兵啊。”马大头也感觉自己是神经过敏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马大头把书还给了秀玉,秀玉说:“下午下班后去给他。”正说着,秀玉电话响起来,申四的来的电话:“秀玉,我去找你拿书吧?”“嗯嗯,好,那我就不用去送了。”挂了电话后,颜秀玉说:“他一会儿过来取书。”

    马大头又疑惑了,不就一本书吗?怎么那么急?刚子来电:“申四的要出门。”“跟上!”不到二十分钟,申四的来到书店,取走了他那五本书。

    这次申四的没有回家,而是来到火车站附近,只见他把书交给了一个大胡子的男人,那个大胡子拿到书后,什么也没说,直接钻进出租车离去。

    “一路跟踪大胡子!一路跟踪申四的。”马大头说。大胡子的车一直开到高铁站,马大头越想越不对劲儿,通知了高铁站的保卫科,以车票有问题为由扣下了大胡子。

    马大头问:“马大头为什么给你书?”大胡子说:“我想办养猪场,这些书有指导。”马大头又重新翻看了这几本书后,问:“你俩怎么认识的?”大胡子说:“我们是网友,网上认识的。”马大头从大胡子身上没有发现什么破绽,于是放行了。但是马大头清楚的记着,车票的终点站是南江市。

    申四的回到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来回奔波了一天,没有任何收获。

    马大头捋捋自己的思路,好像漏掉了什么,漏掉了什么呢?对,就是他!野鹤山人,他的画让马大头找到了钥匙。

    野鹤山人是安务县知名画家,本名:姜彬。现在与颜秀玉在一个书店上班,并担任副主任。他的画如果出现在申四的地下室,也不奇怪,申四的在安务县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许文艳家里,他和许文艳有什么关系?

    第二天,马大头又来到了书店,野鹤山人没在,颜秀玉说:“他去县委宣传部帮忙做画展了。”于是,马大头又来到了画展现场,只见姜彬正在聚精会神地装裱书画,其中有一组荷花,共九幅,个个都栩栩如生,更重要的是和申四的地下室那一幅是同一个色系,如果把那一幅拿过来,排列在一起,会没有任何违和感。

    马大头歪着脑袋仔细揣摩着,这几幅画上,没有一幅荷花图上有蜻蜓。马大头靠近姜彬:“大画家,果然出手不凡啊!”姜彬扭过头来:“谢谢夸奖!”“这每天找你求画的人,肯定不少吧?”“嗯嗯,都是朋友,不好推辞的就帮忙画画,难得大家对我这么厚爱!”姜彬边说边忙活着,头也不抬。马大头接着问:“你认识许文艳吗?”

    “许文艳?那个维纳斯?不熟。”姜彬继续忙活着。“我在许文艳家里见过你的画。”马大头说。姜彬停下了手中的活儿,“肯定是申四的送她的,她是申四的情人。”

    马大头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画面,申四的与许文艳在谈话,正好许珊珊闯见,许文艳遗书里的恶魔,就是申四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