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二、神秘洞暗藏玄机
    丁强整整一夜没睡着,辗转反侧到天明,其实天明也就才五点钟。他迫不及待的赶到养猪场,除了四周的玉米苗在随风歌舞,其他地方都安静地像睡熟了一样。

    丁强熟练地取下砖,伸手进去摸,什么也没摸到。用手机上的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看清楚了,真的什么都没有,那张纸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里果然有猫腻!”丁强心里想。迅速填好洞,看四下无人,躲到马路旁的杨树后面,秘密监视着这个大门。两个小时过去了,马路上上班的人们多了起来,而丁强站在树旁边,看起来极不和谐,来来回回的人总是回头多看他两眼。一无所获的丁强,只好回单位报道。

    马大头整合二队成员,俩俩一组,轮流监视养猪场,一天24小时,不得懈怠,不得被对方发现。

    大家都感觉形势紧张起来。马大头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养猪场就是解开一切谜团的根本所在。24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情况发生,48小时又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情况发生。

    “搜索开始,行动!”马大头下令。丁强带领五人搜索养猪场内,刚子带领五人搜索养猪场外围。

    日头升高了,直射在大家的身上,皮肤又紫又亮,感觉要滋出油来。几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一无所获,这是刚子的小组里小张着急上厕所,就找了一个旮旯,准备小解,突然被旁边的胖田给拽过来了。胖子说:“你疯了,去那边,没看见你前面是个明丘吗?也不怕晚上做噩梦。”

    明丘是什么呢?就是女人死了以后,她丈夫还健在,那么女人不能埋进坟里,因为有句谚语:阴等阳,不久长。所以就用砖垒成一个小房子,然后把棺材寄存在这里,这是农村的习俗。

    小张去那边了,胖子就端详起这个明丘,总感觉哪里不一样。胖子围着这个明丘转了好几圈,突然跳了起来:“这里有诈!”

    刚子等人赶紧围过来,胖子说:“你们看,这个丘子比一般的丘子大,至少高出五砖,宽出两砖,四周没有留洞,一般的都留洞,通风透气预防棺材腐烂的太快,再看前面的迎风墙,这个没有垒死,都是活砖。这里肯定有阴谋!”

    在胖子的带动下,大家把迎风墙拆了,果不其然,这是个假丘子。丘子底部是一块木板,揭去木板,看到了有台阶一直通下去。

    报告马警官,得到允许后,他们沿着台阶,小心翼翼地往下面探去。刚子走在最前面,十二个台阶后有个拐角,沿着拐角台阶走下去,是一个二百多平的地下室。手机上的手电筒来回搜寻着,在楼梯的最后一个台阶的左手处有个电源开关,刚子按了一下,地下室亮了,如同白昼一般,所有一切尽收眼底。

    地下室分为三个区域,挨着台阶下的是休息区,里面有两张床和书桌,中间摆放了一大圈沙发,应该是会客区,另一边好像是个厨房,旁边安装了水龙头,还有炉灶,还有一个三米长两米宽的大餐桌,桌面下有一层挡板,这个桌子看起来又像一个工作台,餐桌上放着四个电子天平。整个地下室装修比较简陋,但是家具都是豪华的欧式风格。

    在会客厅后面的夹道里,有一组爬梯,小张迅速的跳上去,敲击上面的楼板,好像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使劲儿,一起,加油。”楼板被打开了,马警官探下头来,“原来这里别有洞天,”然后扭头对丁强说:“拘捕申四的!”

    公安局里,申四的非常坦然地坐在那里,看不出有一丝紧张。申四的反复只交代一句话:“地下室是我休息的地方。”马大头问:“化粪池边有许珊珊的校徽,怎么解释?”申四的一口咬定:“我不知道。”马大头故意试探说:“许文艳的遗书里提到你,你怎么解释?”申四的眯了一下眼睛说:“我不认识。”然后便不再说话,怎么问也不吭声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只能把申四的放回家。

    马大头又折返回养猪场的地下室,开始第二次探查,几乎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但是地下室干净的连个脚印都看不到。马大头坐在地下室中间客厅的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紧皱的眉头望向四周。

    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卧室门口的一副画上。那是一幅荷花工笔画,露珠在荷叶上闪烁着亮光,似乎要滴落下来。马大头走上前,努力辨识着落款,野鹤山人。好熟悉的名字,想起来了,在许文艳家,那四幅梅兰竹菊,落款也是野鹤山人。可这些什么也说明不了。

    在卷轴内发现了遗书,这幅画里有什么秘密吗?这幅画是用玻璃框镶起来的。打开玻璃框,从画的背后掉处一张白纸,干干静静的一张白色a4纸。这是不是那天许强在门洞里看到的呢?马大头把这张白纸折起来放在塑料袋里,装进了口袋。

    检验科老李正在值班,马大头把纸交给了他“帮我看看这张纸有什么不同”老李戴起眼镜认真的看了一遍,又放在鼻子闻了闻,狡黠地笑着说:“有不同,你坐着等一下,我表演个磨术给你看。”

    只见老李拿着试管在配制溶液,摇晃了半天后把溶液倒入喷雾瓶中,然后走了过来说:“大头,来,你伸开胳膊,举着这张白纸。”大头感觉非常莫名其妙,但还是照着做了,笑道:“李哥,你到底卖的什么关子?快点表演吧。”

    老李拿起喷雾瓶轻轻地向白纸上喷,奇迹出现了,纸上出现了红色的字体。上面写着:东宝已收到,停止卖猪。

    “哇,老李你太厉害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马大头有点激动的叫着。“这很简单,就是酚酞溶于酒精后写字,字干后就隐形了,江湖骗术经常这么干,至于让它显出原形,就更简单了,氢氧化钠溶液一喷,就原形毕露。”老李得意地笑了。

    东宝已收到,东宝是谁?收到了什么?许文艳的借条提起过东宝,曾两次借过他的钱,难道收到了欠款?两次欠款万把块钱,值得这么故弄玄虚吗?停止卖猪,什么意思?难道猪的集体自杀是有人指挥?这也太说不通了。

    一时间,破获这起怪异连环案的思路全被打断,如同走进了森林的迷雾中,看不清前方的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