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九、养猪场疑点重重
    高考顺利结束,庙上村也恢复了平静。

    丁强向马大头汇报,这几天来,聊天室的如影随形始终没有出现,颜秀玉昨晚9点上线,和聊天室网友们一起唱了会儿歌,11点下线。马大头点点头说:“继续关注,走,跟我去个地方。”

    他俩来到庙上村许文艳的家门口,发现消失了两天的许文艳回来了。街门虚掩着,马大头敲敲门,下意识地摸了一把门头上的钥匙,发现钥匙不见了。许文艳从堂屋走了出来,“谁呀?”马大头和丁强走进来:“我们来看看你家里事情处理怎样了,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马警官啊,快进来,坐、坐”,许文艳接着说:“没事了,都处理好了,把珊珊送到她父母身边了,我没照顾好孩子,这样我哥一家也算是团圆了。”许文艳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不觉心疼。

    马大头的目光又落在堂屋的画上,画上的灰土已经被弹掉了,趁着许文艳去倒水的空档,马大头翻看了卷轴,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借条没有了。马大头思索着,这里该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环顾屋子,许珊珊的书桌上,已经空空如也。马大头问:“什么时候埋的许珊珊?”许文艳刚好端水进门,“当天晚上。因为孩子还没有结婚成人,按照咱这的风俗,越早入土越好,所以当晚,找了几个邻居一起帮忙安葬的。”“嗯嗯,有困难就说话。”马大头客套了一句,就和丁强离开了许文艳的家。

    出了门,正好碰到许文艳西面的邻居,正扛着锄头往地里走。马大头跟上去:“老哥,去地呀?”邻居回头看看马大头:“是啊,平平地。”马大头接着说:“许文艳也真是可怜,都是邻居,以后多照应照应。”邻居说:“那是应该,前天晚上还帮她一起安葬了她侄女儿,乡里乡亲的,不容易。”“那你知道安葬在什么地方了吗?”马大头问。“当然知道,就在她哥哥以前的地里,离我家地不远,我正好过去,你们要去跟我走吧。”

    马大头在邻居的带领下来到坟前,邻居说:“按道理讲,闺女不能葬在她父母的脚下,但是许文艳说,闺女没有成人,就是没结过婚,她哥哥也没有儿子,所以就当成儿子下葬了,这样家人也不寂寞,反正后面也没有子嗣,也不会妨碍什么。”突然邻居俯下身去,这些砖怎么都上来了?马大头问:“什么砖?”邻居说:“下葬后,我怕墓地进水,就在墓门处加固了砖,可是这些砖怎么在上面?”“有没有可能这些是当时剩下的?”丁强说。“不可能,这个活儿是我做的,我做活儿,从不埋汰!”邻居老农强调。

    马大头心里想:“难道谁又重新动过?”邻居拿起锄头,把坟前有些狼藉的地面平了平,然后扛着锄头走了。马大头仔细观察着这块地。麦子收完后,还没有犁,留在地上的秸秆有一道凌乱的印儿,顺着这道印儿的方向看去,马大头看到了申四的养猪场。

    于是他和丁强一起来到养猪场,猪场里有四个人在打扑克。马大头问:“你们没放假啊?”他们说:“没有,老板让我们看场子。”马大头说:“我想看一下猪场,找找猪自杀的原因。”他们说:“找吧,找吧,我们也想知道呢。”他们继续玩扑克。

    马大头和丁强一起穿过了办公区,来到了生产区,这里又分开三个隔断,每个隔断里又有十几排猪舍,猪舍很敞亮,也很干净。被猪冲撞坏的圈门已经修缮好,坏的食槽已经换成了新的。不愧是县的龙头企业。生产区没有问题。

    穿过生产区来到排污区,排污区地势较低,丁强说:“大前天前是我在这监督猪场做了彻底消毒,左边是化尸池,右边是化粪池。”马大头问:“什么是化尸池?”丁强解释:“估计猪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怕传染什么的,就在这里处理掉。那边化粪池,估计是怕粪水污染环境,然后进行分解处理吧?我也不太清楚。”丁强不太自信地摸了摸后脑勺。

    马大头蹲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化粪池的管道,他在思索着这些废水到底排到了哪里?他的大脑在飞速地旋转,会不会排到那个露天游泳池?再或者会不会排到下水道?再或者排到庙上村水库里?这几天的怪异现象会不会跟这些污水有关?

    “师父,师父,你看那是什么?”丁强叫道。顺着丁强手指的方向,在绿色的排污设施的夹缝里,显现出一点极不和谐的红色。丁强用铁丝把它勾出来,两个人都惊呆了。那是一枚胸卡,上面赫然写着:高三一班许珊珊。

    许珊珊的胸卡怎么会在养猪场的排粪池里?难道许珊珊的死与养猪场有关?难道许珊珊真的是死于被杀?马大头把胸卡放在塑料袋里,放进了口袋。马大头对丁强说:“先不要声张,等我们调查调查再说,先回去化验一下这个胸卡上有没有什么痕迹。”丁强点点头。

    他俩一起走到养猪场的门口,那四个工人还在打扑克。而对面却有人骑着电动车进了大门,马大头驻足观看,那人一见马大头就停下了车,摘掉了头盔,甩了甩乌黑的头发,扭过脸来,马大头一看,这不是颜秀玉吗?“马警官,你怎么在这儿?”“秀玉吧?我执行公务,调查猪案。”马大头笑着解释,“你怎么来了?”颜秀玉说:“我来给申四的送书。”说着从电动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几本书。马大头一看,有三本是跟养猪有关的,还有两本跟化学有关。

    “秀玉,你经常给他送书吗?”马大头问。“嗯嗯,申四的是我高中同学,他经常到我那买书,不是养猪类的就是化学类的,他很忙,所以我抽空就给他送一下。他要没在,我给他放门岗。”颜秀玉骑上电动车走了。

    马大头突然想到了钱钟书说过的话,两个人初识的时候,应该借书,重点在还书上,一来二去,就有了见面的机会,也就有了了解对方的契机。这申四的还真有头脑,直接买书,买多了,人家会送书,这一来二去,他俩的关系就绝不止于同学了吧?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