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八、庙上村怪象环生
    庙上村坐落在安务县城的东南,在2000年提倡新农村建设的时候,村子整体进行了规划,所以在村南,建过一个露天游泳池,但是后来疏于管理,就荒废了。现在的那个池子里还有两尺多深的水,又绿又臭,上面还浮有一层不知名的小生物。

    在离这个游泳池大概两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个大型养猪场,大约占地两亩,养猪两百多头,场长申四的是安务县有名的农民企业家。

    当马大头赶到庙上村的时候,被眼前的境况给闹蒙了。只见这个废弃的游泳池里,漂浮着一百多头猪。打捞人员正在不停的工作着,申四的颓唐地蹲在一旁。马大头过去也蹲在他身旁,递过一只烟去,申四的接过烟,叹了一声气。马大头递过去火:“到底怎么个情况?”申四的说:“我也闹不清,中午吃过饭后,我去看看猪的进食情况,刚进猪场,就看到这些猪疯狂地冲出猪圈,咬伤了我八个工作人员,然后冲着这个方向狂奔,到这个游泳池后,奋不顾身地集体自杀了。”

    马大头使劲地嘬了一口烟,习惯性地眯起了眼睛,锁紧了眉头。第一次听说,猪集体自杀,于是接着问:“这些猪自杀前有什么征兆吗?”申四的想了想说:“听工作人员说,昨天猪进食的时候,情绪急躁,撞坏了八个食槽,两个猪圈门,大家猜测是天气太热的原因,昨天下午,还做了降温处理,可是今天这些猪都疯了。”

    他们正在聊着,看到丁强跑过来,“师父,您可回来了,今天庙上村可是乱了套了。”“怎么啦?”马大头问。“这些猪的事情您看到了,还有呢,今天下午街上十四条狗狂吠乱咬,咬伤大人小孩共计十七人,狗已击毙,受伤者已送到医院。现在大家都关门闭户,不敢出门。”

    又是狗,马大头现在一提狗就头疼。人为的案件,破了一宗又一宗,可是狗为的案件却一宗也没破,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夜幕渐渐的降临,整个村子似乎安静了许多,村子里的灯光星星点点地亮了起来,马大头的心也平静了许多。

    今天从早晨奔波到现在,马大头也感觉有点累,毕竟也五十多岁了,现在好想赶紧收队,回家躺在床上,好好睡个觉。

    突然,马大头好像听到鸡叫声,大晚上的怎么会有鸡叫?晃晃脑袋,可能自己累了,马大头想着。丁强说:“听,什么声音?”鸡叫声多起来了,大家都听到了,村里传来的。“走!”马大头一声令下,快步冲在了前面。

    村子里的鸡叫声,恐怖地像是见了狐狸一样的反应,声音越来越大,鸡叫声,斗鸡声,人们的嘶喊声,给这个村子笼罩了极度恐怖的色彩。有的人家的鸡从围墙上飞下来,从树杈上飞下来,居然有飞檐走壁之势。这鸡能飞这么高?成精的节奏啊!马大头吩咐丁强王杰他们,装镇静弹,挨家挨户抓鸡,请求支援,保证村民安全。

    一直忙到凌晨四点,村子里才真正的安静下来。马大头凌晨五点才回到家,一头扎在床上,抓紧睡两个小时,他知道,两个小时之后,他还有更多的事情去做。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为了保证高考顺利进行,公安局下令,对于庙上村进行全面消毒,包括水库、街道、包括每家每户,进行全方位消毒处理。

    马大头深深地知道,如果全面消毒处理后,那么昨天的一系列案件的线索,可能就更难找了,但是时间紧迫,高考事大,事关孩子们的命运,国家的未来,所有一切行动都得给高考让路!全力以赴为高考保驾护航!

    马大头带领两组小分队,每组15人,在庙上村挨家挨户进行消毒处理。到了许珊珊的姑姑家时,发现街门紧锁,人却不知去向。马大头疑惑了:“这许珊珊意外身亡后,她姑姑非要取回尸体,她不希望法医验尸,她说珊珊还是个清白的女儿身,她要自己处理,可是刚刚才两天,她去了哪里?许珊珊的尸体呢?”

    强行打开了街门,院子里干干静静的,可以肯定没有外人来过。又强行打开了房门,屋子里空无一人。马大头站在房子中间,环顾四周,查看了房间,并没有什么异样。突然马大头的目光落在中堂画上,那是梅、兰、竹、菊四君子图。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但是马大头的法眼那是相当厉害,他发现了中间兰花那幅图的下面卷轴有一端是空的。他挑起一个卷轴,闭上一只眼睛看进去,发现里面有个纸条。他伸出小拇指,眯起眼睛,慢慢地往外勾,终于勾出来了。

    慢慢地打开,一看,那是一张借条。上面圆珠笔写着:今借到东宝五千元,许文艳 2010年8月12日,空白处是黑色水笔写着已还清。圆珠笔的痕迹显然很久远了,可是水笔的字很清晰,就像是最近写上的。这张字条跟许珊珊的姑姑失踪有什么关系吗?

    马大头又重新翻了这个中堂画,发现竹画的下卷轴可以打开,马大头眯着眼睛看进去,发现里面也有小纸条,上面圆珠笔写着:今借到东宝六千元,许文艳 2012年8月22日,空白处水笔写着已还清。两张水笔的字一样清晰,都像是最近写上的。

    马大头想:“东宝是谁?一定不会只有这两张借条。”马大头极力的搜寻着,可惜外没找到什么。

    给许文艳家消完毒后,锁好门后离开的时候,发现门头上有些奇怪,就是门头上有层厚厚的土,但是最左边却很干净,难道最左边是经常摸?马大头把手放上去试试,结果摸到了一把钥匙,他拿下来试了试街门的门锁,结果打不开,难道是里面的门锁?马大头强行打开街门,又去试试正堂屋的门锁,也打不开,根本不是匹配的钥匙。

    这把钥匙是开的那一把锁呢?许文艳去了哪里?跟庙上村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吗?

    马大头吸了一口烟,慢慢地吐出一连串的烟圈儿,就像这些疑问一样,弥散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