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有人在你身后 > 二、土地爷不翼而飞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划破了清晨的寂静,马大头睡眼朦胧地摸向床头柜上的电话,刚接通,就听到丁强在电话那头抱怨:“师父,颜家村是怎么啦?刚刚点就有村民报案,说土地爷被偷了,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和刚子先下去看看,您先休息会儿吧。”“我马上过去!”马大头一听颜家村,顿时睡意全无。翻身跃下床,抓起衣服就出了门。桂兰被吵醒,“去哪呀这么早?”回答她的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颜家村很近,驱车半小时就到达现场后,看到在村东头的土地爷庙前,围了好多人。有准备去地里割麦子的,手里还拿着镰刀,卖早餐炸油条的,手上还沾满了油,手里端着碗吃饭的,也顾不上吃,乡亲们都在叽叽喳喳议论不停。马大头挤过人群,看到了丁强他们已经到了,大约两平方米的土地庙里空空如也,土地爷确实没有了踪影。这是谁在搞恶作剧呢?“这是桂兰的女婿吗“顺着声音,马大头看到了一个60多岁的老妇人,”嗯嗯,我是。“马大头应声着。”我是桂兰舅舅家的邻居,我见过你,你叫大头对吧,你快帮我们找找土地爷吧,咱们村土地爷可灵了,40年前,二奶奶一直想要个孩子,就来求土地公公,果不其然,那天晚上下雨,就给二奶奶送来一个男孩儿,现在在省城做大官呢。“马大头摸摸脑袋,感觉头更大了,办过那么多案件,今天的案件最为离奇。”就是就是,二奶奶的儿子经常回来看二奶奶呢,二奶奶的家就在土地庙的旁边。“旁边一个年轻媳妇儿应和着补充。

    离土地庙最近的有两家,一个是刚才他们说的二奶奶,70多岁了,一个人独居。还有一家是李大爷家,也70多了,和老伴一起住在老宅里,孩子们都搬进了县城,为了便于孙子上学。李大爷也在,他主动过来说,“我感觉土地爷是被偷走的,晚上大约两点我起来上厕所,听到外面有响动,有车轱辘滚动的声音,我还在想,谁这么晚了,还在拉麦子?也没多想,就去睡觉了,谁知道,早晨起来扫街,发现土地爷不见了,肯定是昨晚被偷走了。造孽啊造孽啊,神像是随便偷的吗?”李大爷摇着头叹息。正在这时,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嘴里喊着让让,让让,挤进了空空的土地庙。胳膊上挎着个篮子,里面放满了鸡蛋。一进庙里,就跪下磕头,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土地爷恕罪,土地爷恕罪。”这个人就是二奶奶。

    丁强跑过来,低声说:“师父,确实有车痕,沿着车痕一直到了东南边的地里。这两个大家都收麦子,地里车痕太多,不好分辨。”“检测了脚印吗?”“检测完毕,拉车人大约一米七,体重140,有点跛脚。”“特征这么明显,应该好找。”马大头说。正在这时,从东南方向过来一个拉车的人,佝偻着身子,一个裤管卷在小腿中间,身后的车上铺着一个白色的被单,被单的下面放着一把铁锹,被单上放着一个红色的拨浪鼓和一把黑色的雨伞,正一跛一跛的走了过来。“就是他!”马大头对丁强说。丁强和刚子,一个健步冲过去,控制住了这个人。

    “这不是赵富有吗?赵前的父亲,颜秀玉的公公。”围观的乡亲们中,不知道谁在喊。声音真真切切的传到马大头耳朵里,如此的刺耳,赵前这个名字就像是扎在肉中的刺一样,一碰就疼。破获了那么多案件,唯有赵前这个案件使他最没有底气。

    马大头走近赵富有,和颜悦色地问道:”老兄,你这是干嘛去了?“赵富有抬起疲惫的眼帘,神秘的说:“小声点小声点,我今天去办了一件大事。我去看我儿子了,我儿子现在是土地爷了,方圆100里都归他管,前儿昨晚托梦告诉我的,他说他怕水怕下雨,让我给他入土为安,我还给他带了伞。他说,还要给他带个能响动的东西,他回来的时候,我能听得见。你看,我给他带了这个拨浪鼓。哎呀,糟了,我怎么没有给他留下呢?”说着就挣脱了丁强,往回走,马大头给丁强使了个眼色,丁强放开了赵富有,然后默默地跟在他后面走。一直走了很远,穿过了无数块地,快到山脚下的时候,赵富有停了下来,在旁边的堰头的墙洞里,扒开一摞新砖,里面露出了村东头丢失的土地爷像,赵富有把伞和拨浪鼓稳稳的放了进去。看到此景,马大头突然感觉一阵酸楚和深深的自责,20年前,怎么就让赵前的尸体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翼而飞了呢?这个错误犯得太低级了。

    回到村里,马大头自己掏腰包给二奶奶留下500块,只说是神像已经残缺,再找人重新塑一个吧。对于赵富有的怪异举动只字未提。然后匆匆离开了颜家村。赵富有的疯话把他的思绪又带回到了20年前,赵前被疯狗咬死的地点,正是在庙上村水库旁边,难道他的尸体被推进水库?想到这里,马大头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推了他一下,猛的一抬头,发现车子正行驶在庙上水库旁边,刷的一下,出了一身的冷汗,无力地靠在副驾驶上。突然电话响了起来,桂兰的电话,马大头接通了电话,只听见桂兰恐惧而急促的声音:“大头大头,你在哪里,快点回来,不知道是谁在咱家门口扔来一只死狗,吓死了,我不敢出门,你快点回来!”马大头第一次感觉,跟狗有关的这些案件不是那么简单!昨天的恶狗伤人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今天让王杰去录口供顺利吗?那两个被狗咬的小混混脱离危险了吗?那到底是谁家的狗?一连串的疑问又使眉头拧成了疙瘩,脸也变的严肃起来。丁强用余光秒到了师父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师父,怎么啦?“马大头斩钉截铁的说:”先回我家!“

    车子急速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