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盛唐纵横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几番辛苦为谁忙
    马蹄声声,尘土飞扬。身后的白旗谷愈来愈远,终不可见。

    来时数十人,归去只有三骑。

    香草没有哭着哀求路了了留下,只是刚刚有些舒展的身形,又变得畏畏缩缩。看人的目光,闪躲中带着戒备。路了了征得离三岁的同意后,将二十名暗卫留了下来,护卫香草的安全,就狠心转身离去。

    香草望着路了了离去,模样是那样的可怜,那样的无助,让人心疼。

    凤瑶脸上带着微笑,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不要忘了,这白棋谷也是你的家,常回来看看。”

    路了了本就痛得厉害的心,就像是被撕裂开一般,一个踉跄差点没能站稳。

    女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心爱的男人,能陪在自己的身边。凤瑶姐姐当初如是说,但路了了做不到,所以一路上,他根本不敢回头,哪怕是望上一眼。

    “以我们这样的速度,这样的马力,数日后就能赶回长安。”离三岁一边骑马奔驰,一边仰头喝酒。

    路了了抬头望着长安的方向,那里是自己使命的终点,有自己的家,有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儿女。偏偏却不到挥动马鞭,催行坐骑。

    男人还是得像诸葛奉先与王七那样,没心没肺的好,就不用这么纠结这么难受。但路了了自问,永远也学不会那样。

    当那一道巍峨挺拔的城墙出现在眼前,路了了神情一振,归心似箭。南诏发生的一切,恍然如梦。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随着路了了的调任,胡老大也水涨船高,成为禁军北衙左右英武军中一位队正。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很是有一番军人的威风。

    前院,门房里那位跟随少夫人王琉璃过来的仆役无精打采,不时的打着呵欠。胡老大顿时看不下去了,想当初自己坐在那位置上 的时候,精神是多么的专注。那些陪同主人前来看病的丫鬟侍女,自己从来就没看漏一个。

    正准备走上前去大声呵斥几句,耳边突然传来“踢踏踢踏”的马蹄声。转过头一看,正好看见路了了与周六子两人翻身下马。

    “少爷!你回来了啊,可想死我胡老大了。”胡老大飞一般的冲上前去,殷勤的接过缰绳,笑得是灿烂无比。

    想死路了了的,可不仅仅只有胡老大。路家后院的中厅里,挤满了男女老少。

    青儿将襁褓中的婴儿抱到路了了面前,路了了掀开布片,轻轻在一个月大的幼儿小丁丁上一弹,这位小家伙一下“哇哇”大哭起来,声音是那样的洪亮。

    “这是我路家的长子嫡孙,我早就给他想好了名字,就叫路天行。”坐在主位上的路慢慢老爷子,笑得开心极了。

    路了了笨拙的抱起自己的儿子左看右看,小家伙却不停的大哭,小手拼命的扑向王琉璃的方向。

    “少爷,这里还有一个呢。”萍儿抱着路了了的女儿月雅,将她塞进了路了了怀中。

    大一些的女儿倒是没有哭闹,一双灵动的眼睛,不停的在路了了脸上打量着。路了了双手抱着这一对儿女,无比的满足。

    “唉!就是这个小家伙,害得我将近一年不能走动,真是麻烦。下次要生,你来生。”

    夜里,王琉璃嫌弃的看了身边的婴儿一眼,不满的向路了了抱怨着。

    路了了顿时无语,这男人要是能生儿子,还要你们女人干嘛。王琉璃就是王琉璃,一点儿没变啊。

    “这次南诏之事,办得怎么样?大唐,还会向南诏进兵么?”王琉璃一手护着儿子,转头看着身边的路了了。

    “我路了了出马,自然马到成功。师叔想要的东西,都已经由离伯带了回去,相信不久,这朝中就会有消息。西南的商路重新开通,四海商会在南诏自然会畅通无阻。”

    路了了自然知道王琉璃关系什么,得意的笑了起来。

    次日夜里,唐小七将女儿放得远远的,一脸热切的匍匐在路了了身上,吐气如兰。

    “郎君啊,人家重新去那香积寺上过香了。这次,一定会给你生个儿子。”

    “想什么呢!你身子都没有恢复。想生儿子,机会有的是,快躺下好好休息。”路了了没好气的在唐小七鼻子上刮了一下。

    一片片的枯叶,又悠悠荡荡的随风飘零。书房里,路了了一边品茶一边望着窗外的风景。突然感觉衣襟被拉扯了几下,转头就看见青儿脸色红红,神情忸怩。

    “郎君,人家也想要生儿育女。”

    “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努力。”路了了贪婪的在青儿胸脯上浏览一番,将她带进了书房休息的里间。

    人生啊!就他娘的生儿育女么?那自己与那大黑有什么区别。几日下来,路了了看着大了肚子的紫骢宝马花花太妃,一时间变得有些茫然。

    人生当然不只是生儿育女,他还得当值。他这位禁军左右英武的辎重营官,为什么迟迟未能去上任,不需要他亲自解释,上面自然有人会安排好一切。

    带着亲兵前往玄武门驻地,看见前来迎接自己的参军,兵曹与骑曹。路了了无言以对,连连摇头。

    “哈哈!哥儿们四个可真是有缘,了哥升任哪里,我们兄弟三人就跟着前来。大家既然这么熟了,我看这长官的接风宴,不需要那么俗气,就免了吧。”路了了的营官大帐里,参军程昌穆笑眯眯的说道。

    “嘿!”路了了冷着脸:“咱们熟归熟,规矩可不能坏。天仙楼,胡姬酒肆的花酒,我都喜欢。”

    “了哥啊!你就放过哥儿们几个吧。最近在大裕镇马场赌马,压谁谁输损失惨重,真他娘的邪门了。最近手里实在是很紧,要不我请客,了哥你出钱?”

    程昌穆苦着一张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路了了。

    “好你个程胖子,你还要不要脸了!”路了了气急败坏的指着程昌穆的鼻子。

    “早就告诉你那马场赌马,玩玩就行了,你偏不听。这下你倒是给太子爷送了不少的银钱。这接风宴我与殷峰出钱好啦。”秦若尘白了程昌穆一眼,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始作俑者路了了,想到自己的一番心血,却给那位不引人注目的太子爷做了嫁衣,心里很不是味道。

    “程胖子,你赛马输了很多钱么?”;

    程昌穆一脸肉痛的连连叹气:“你是不知道最近那位太子爷为了赚钱有多心黑,我怀疑其中有猫腻,已经让很多人输得

    倾家荡产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让那位太子爷李亨如此拼命的捞钱呢?路了了捂着下巴思索起来。

    “了哥啊!你不知道了吧。河北三镇节度使安禄山八月份率兵法六万攻击契丹,结果大败而归。不久前又传回消息,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听闻那石国王子逃诣诸胡,具告高仙芝欺诱贪暴之状。诸胡皆怒,潜引大食欲共攻四镇。

    高仙芝将军闻之,将蕃、汉三万众击大食,深入七百馀里,至恒罗斯城,与大食遇。相持五日,葛罗禄部众叛,与大食夹攻唐军,唐军大败,士卒死亡略尽,所馀才数千人。

    我大唐连连遭受失败,国库吃紧,没钱了啊。我想那太子爷拼命捞钱,是为了向圣人陛下献金,展示自己的才干,以稳固太子之位吧。”

    程昌附耳在路了了身前,小声的嘀咕起来。

    路了了闻言大惊,不敢相信的望着程昌穆:“这是真的么?”

    “哥儿们几个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这消息却是嫁不了的。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大唐无敌于天下的军队,竟然会连连遭遇失败。无敌于天下的高仙芝将军,也会吃了败仗。”

    程昌穆连连摇头,很是有些想不通。

    不说他想不通,在场的几位年轻人都是一脸沉闷,也想不通。

    “那西南方面呢,可有什么消息?”路了了声音有些嘶哑,定定的看着程昌穆。

    “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不是打了胜仗么,已经攻击到了曲靖二州,还能有什么消息。要不是西南打了胜仗,我大唐的脸面啊,可就丢完了。”

    程昌穆奇怪的看了路了了一眼,感叹连连。

    西南,西域,北方,大唐军队一年之内,居然遭遇三次大败。国虽大,好战必亡。这个道理无数人都懂,但谁都不会相信会适用于大唐。大唐可不仅仅是大,她的强盛,她的富庶让整个天下侧目。大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虚弱不堪了。路了了一片茫然,身边的几位年轻人,也有些茫然。

    浑浑噩噩的在军营渡过了几日,前去拜见中郎将上司,对方却避而不见。等到休睦之日,在胡姬酒肆参加辎重营下属举办的接风宴,路了了又听到一个让他茫然不解的消息。

    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率剑南之兵,迎击前来进犯的吐蕃军队,一战击退吐蕃,斩首八千于,俘虏吐蕃军士一千于名。不日,鲜于仲通将要进京接受封赏。御史中丞杨国忠,遥领剑南节度使一职。

    是夜,路了了与一众同僚举杯同祝大唐的胜利,喝得伶仃大醉。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前往南诏,几番辛苦几番忙,到头来什么作用都没起到,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师叔啊师叔,自己明明给你拿到了鲜于仲通战败的证据,南诏王阁罗凤亲自写好的国书。可那鲜于仲通却什么事也没有,还能京城接受封赏。

    可怜那些南诏无辜战死的几万将士,流落山林的苦苦求存的溃兵,他们的牺牲,他们的挣扎,是如此的卑微,如此的可笑。

    师叔啊!你到底在做什么!路了了头痛欲裂,心里却无声的呐喊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