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盛唐纵横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在朝的前裴
    喧闹归于平静后,人的心里总会变得有些茫然空虚,一时间迷失方向。

    看望过孕期情绪有些焦躁后的唐小七,又答应夜里会过去陪她后,路了了把自己独自关在了书房。心绪烦乱在屋内走来走去,心里依旧如同一团乱麻,理不清楚。

    从书格中取出师娘玉真公主送的那个锦盒,打开后再次看见了躺在里面呃房契,却没了第一次见到后的欣喜激动。一栋终南山下的别苑,当初师父在长安居住的地方,被玉真公主当新婚礼物赠给了自己。如同一位捡到金元宝的乞丐,路了了偷偷兴奋了几天,这会儿,完全没了感觉。

    “嘿嘿!”想了一会儿,路了了心里偷偷笑了起来,如果将这栋别苑当礼物送给顾惜花,自己是不是也算豪气了一次,倾家荡产会夜来啊。

    “相爷想要见你。”

    背后突兀的响起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把路了了吓得一跳。转过头一看,才发现一位胡须灰白,目光幽深的老头,幽灵一般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现在?”路了了看了一眼月暗星稀的天空,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那老者眼眸微垂,一动不动,没有理睬路了了。

    看了一眼这位婚礼时跟在李林甫身后的老者,路了了不再多话,放好锦盒,跟随老者而去。

    再自己家里还要做贼一样避开众人,这让路了了心里感觉怪怪的。不过这位老者轻盈灵动的身法,快如脱兔的速度,倒是让他心里大为佩服。

    子夜的平康坊,正是华灯盛放的时候。望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天仙楼,听到里面传出悦耳的丝竹之声和欢笑,路了了心里突然感觉一阵酸酸的。不知又是哪一位一掷千金的豪门公子,又在让夜来带笑相陪呢?

    闷着头,跟随老者从侧门走进这位大唐权相的府邸。不知绕了多少弯子,终于来到这位宰相的书房。

    书案前,李林甫拿着一本卷宗,在烛光前一脸严肃的看着。对于老仆离三岁带进来的路了了,看都没看一眼。

    “弟子路了了,拜见师叔。”李林甫身上仿佛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严,让路了了很是惶恐,一头就跪在了地上。

    李林甫随意的将卷宗放在书案上,目光在路了了身上扫视了一番,丝毫没有叫他起来的意思。

    “我李林甫出身皇室宗族,及冠之龄,不学无术,终日与一帮狐朋狗友在洛阳槐坛骑驴打球,无所事事。

    一天累了,躺在那里休息。没想到一位奇臭无比的老道士却来嘲讽我,被我直接给怂了回去。没想第二日,我又遇见了他。

    这次这老道士嘲讽我,我没有反驳,而是诚心求教。没想到,这老道士居然是隐匿世间的鬼谷传人,我李林甫有幸,被收其门下。

    学艺三年后,我才知道自己有一位是师兄。不过他只想埋头著书立说,无心历世,师父这才找上了我。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才见到一位本门中人。想不到我鬼谷纵横一门,傲视百家,纵横天下,如今却凋零如斯。”

    李林甫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完后连连摇头,神色悲凉,望著夜空久久不语。

    路了了匍匐在地上,不敢插言。

    “你下山入长安,你师父太宾先生不可能没提醒过你,我鬼谷门人一朝一隐的吧。我不相信以鬼谷门人的本事,入长安一年有余,还找不出在朝的同门长辈来。不来找我,是放不下你内心的骄傲么?非要独自闯出一番天地来,然后再出现在老夫的面前。”;

    路了了的心思,哪里能瞒过叱咤大唐十七年的李林甫。

    “弟子另一位师父太白先生,也曾在东昌岩

    学艺三年。后来入长安寻求机会进仕,却失意而归。弟子仔细研究过师父失败的过程,其中有师父自身的原因。但一直没能想通,师叔你明明可以伸手拉他一把,却漠然视之。这让弟子心里有些惶恐,迟迟没能前来拜见师叔。”;

    路了了硬着头皮,为自己辩解了一番。

    “呵呵!诗仙太白先生么,他可算不得我鬼谷门人。他才气高绝,诗词文章信手拈来,飘逸潇洒,冠绝天下。他跟你师父太宾先生学艺三年,但你师父却一直不愿承认他为弟子。这是为何,难道你不清楚么。”

    李林甫淡然一笑,丝毫不掩饰对李白的轻视之意。

    “这个?弟子不知。”路了了自然不敢说自己师父的坏话。

    “你棋艺高绝,自然与你师父太白先生对弈过多局,你看他的棋怎么样?”李林甫换了一个方式,等着路了了的回答。

    “轻灵飘逸,天马星空,不过不太注重实地。”路了了老老实实的答道。

    “谪仙人啊,仙气飘飘,自然不在意凡尘俗世。不过那绝世的风姿,对女子的吸引力倒是致命的。他不过来拜会老夫几次,老夫女腾空,就被他给勾走了魂儿。后来连贵妃娘娘都对他很是仰慕,你说,他还能再留在长安么?”

    李林甫面露不渝之色,显然对于女儿出嫁做了女道士一事,耿耿于怀。

    挥挥手,示意路了了起身,李林甫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你入长安,用了多长时间,找出我这位在朝的师门长辈的?”;

    “师叔为相,已历十七年。处理政务每事过慎,条理众务,增修纲纪,中外迁处,皆有恒度。每每上朝,都带甲士百人。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前辈先贤诸葛武侯的风范。不过在弟子看来。师叔为相十七栽,将大唐打理得繁荣鼎盛,倒是远胜当初的诸葛武侯。”

    路了了先是一番话说完,偷偷的看了一眼李林甫的反应。只是李林甫面无表情,悠闲的把玩着茶碗盖,让路了了明白了,自己的一番恭维完全没有用。

    “师叔重农事兴工商,修法典,改军制,务实守信。对于实干有本领的之人,不吝提拔。对于那些夸夸其谈的士子,却厌恶之极。所以那些士子才会私下笑话你,编了野无遗贤,杖杜弄獐两个故事,讥讽你才疏学浅。编排你嫉贤妒能,口蜜腹剑。儒家独大,百家凋零的今天,也只有我鬼谷门人,才会如此厌恶酸腐无用的儒门士子。弟子再愚笨,也能早早判断出师叔的出身。”

    路了了说到此处,额头微微冒汗,头都不敢抬起来。

    “哼!”李林甫毫不在意的哼了一声:“当初圣人准备加封牛仙客为尚书,这帮文人以他学识不高为由,拼命阻拦。后来又推选出李适之为相,来分我权。

    一日这李适之与我闲谈,我装出无意的样子,说那华山之底埋有金矿。这李适之一听,就兴冲冲的禀告圣上,被圣人一顿呵斥。于是到处宣扬此事,说我李林甫口蜜腹剑。你想想看,这等无用之极的读书人,也配做我大唐一国之相么!”

    路了了脸上抽了抽,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

    “这些儒林士子,自持读了几本圣贤文章,会吟诗作赋,就可以出将入相,外能领兵抗敌,内能治国经世。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我李林甫在世一日,一定会断了他们的痴想妄想。”

    一向心思深沉的李林甫,不知道是不是终于碰见一位门人弟子的关系,说话显得无所顾忌。

    “师叔你如此行事,就不怕那些儒林士子悠悠之口么?这抹黑人的本事,谁又能比得上他们。”

    路了了对此可是感受很深,自己的奇思妙

    想,就因为牵扯到了不洁之物。那些儒林士子们看不见其中利国利民的好处,反而给自己冠上了诗仙弟子米共田的称号。不是如此,自己怎么会愤而辱骂他们的亚圣。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这是那些无用腐儒自我标榜追求的东西,我鬼谷一门中人,何时在意过这些虚名了。”

    李林甫挥挥衣袖,全然没把这些放在眼里。

    能将堂堂宰相府邸,安置在青楼妓寨之旁,每天进进出出,安之若素。看来自己这位位高权重的师叔,真的是没将这些虚名放在心上。这才是鬼谷纵横之士的风范,路了了不由得将胸膛挺了挺。

    “我可以这般行事,但是你,却不行!”李林甫扫了一眼路了了,一句话就让路了了鼓起的气势,衰竭下去。

    “这帮儒门中人,将那位除了会讲些礼仪之说的孔子奉为圣人,空谈仁义的孟子奉为亚圣。你认为,儒门一脉,真正的圣人应该是谁?”

    李林甫又端起茶饮了一口,深邃的目光却没有离开路了了的身上。

    路了了深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位师叔对自己的考校来了。

    “弟子认为,儒门能有今天独霸天下的地位,全靠了那位向前汉武帝,献出《天人三策》的董仲舒。儒门真要封圣的话,应该首选此人才对。”

    李林甫微微颔首,眼神扫了一下一直侍立在身旁,默不作声的离三岁。

    离三岁将路了了引到一方小几旁坐下,这才端上了茶水。

    “老夫这一生,古今一来,只敬服两人。一人自然是我鬼谷一门王禅老祖,另一人就是这位让前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董仲舒了。不过对于老祖我是敬服,对于这儒家的董仲舒却是又服又恨啊。

    老祖威服百家,门下弟子个个傲视当世,这不用说了。可这位儒家的董仲舒,将儒家向婊子一样卖给了皇室,天人合一,君命天授,将帝王的地位捧上了至高无上的位置。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我鬼谷纵横一门,被污蔑成乱世之徒。墨家被打近工匠贱籍,法家精粹被盗取一空,阴阳家搞一个五德终始说迎合帝王,在司天监观星台苦苦求存。哎!…”

    李林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时无言。

    “神话君权,迎合帝王的大一统思想,自然得到帝王的支持和推崇。将治下人民化为士农工商等不同的等级禁锢起来,又稳固了君王的统治。如此一来,儒家的地位自然是水涨船高。董仲舒这一卖,倒是千值万值。

    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天下读书人如想进仕,不得不学习儒家之道。只是这样一来,再也难以见到百家争鸣,群星崔擦的盛景。

    弟子观史,从前汉武帝以来,史上再也难以见到一位立说开派的思想圣人。这和禁锢,大大的限制了我九州大地的发展。师叔你对那董仲舒的恨,就是因此而来的么?”

    路了了想了想,还是大胆的将内心的思考说了出来。

    “哈哈!”李林甫大笑一声:“你以为那董仲舒厉害的仅仅是这一卖么?表面上他儒家只是把持礼仪祭祀,并没有直接过多的参与朝政。可他那一篇天人感应,却是套在君王项上的无形枷锁啊。

    但凡有什么天灾,他们就会跳出来指责天子失得,而不会去探究真正的缘由。帝王的行止规范,稍微不合他们的心意,就指责帝王不合礼仪。

    等那前汉武帝发现这其中的陷阱时,将董仲舒罢黜驱逐,却已经无力回天。这天下,终究还是成了帝王与儒家相互依存扶持,共治的天下。董仲舒之害,祸及后世,再也难以清除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