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盛唐纵横 > 第六十四章 展翅飞翔的鸟儿
    摇摇晃晃的马车内,艾米尔神色木然的望着窗外。从牢笼般的小院到这囚笼一样的马车箱,让孤身一人的她已经麻木了,整个人仿佛已经迷失在这无穷无尽的时间长河之中。唯有望向那纯净高远的天空,睁得大大的眼睛,砰砰跳动的心脏,才让她感觉到自己仍然活着。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马车门被一下打开,艾米尔就看见了路了了那一双亮若星辰的眼睛。自己的彷徨迷失,孤独寂寞仿佛清晰的呈现在里面。

    面对伸出在面前的,那一双坚定的手,艾米尔惊恐的睁大眼睛,鸟儿一般缩了缩身体。如果握住这一双手,他会将自己带向何方。

    将陆九的斗篷拿出来,裹住艾米尔,蛮横的将她放在那匹高傲无比的骏马上,在王十一愕然的注视下,路了了翻身上马,怀抱着艾米尔,挥鞭扬尘而去,逐渐消失在迷蒙的黄雾之中。

    骏马风驰电挚的奔驰着,将弥漫的烟尘远远的甩在身后。艾米尔从惊恐万分中逐渐平静下来,不一会儿心脏又不争气的砰砰跳了起来,忍不住想张开双臂,享受这飞一般的感觉。

    云里雾里,好像做梦一般。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儿缓缓的慢了下来,路了了翻身下马,又将艾米尔抱了下来,递给了她一个水囊一块面饼。

    艾米尔失神的望着这一望无际的荒原,愣愣的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蓝蓝的天空,美丽的白云,无尽的羊群,你梦中的地方。”路了了擦了一下满是灰尘的脸庞,笑得很是开心。

    艾米尔一下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这是劫持我了吗?”

    “是啊!我劫持了一位美丽的公主艾米尔。”路了了笑眯眯的说道。

    不知道为何,艾米尔眼泪如同珠串一般,不停的滴落下来。

    路了了伸出双手,将这些一颗一颗滴下的眼泪,小心的接住。

    “你的眼泪,就像珍珠一样美丽,一样珍贵,可不要这样浪费了。”

    艾米尔哪里忍得住,眼泪仍旧大颗大颗的滴下来。

    路了了用衣袖轻轻的擦拭着艾米尔眼角晶莹剔透的泪珠儿,一边用梦幻一般的声音说道。

    “你梦中的地方,我不知道有多遥远。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去西域的方向。我想,总能够到达你的故乡。”;

    艾米尔再也忍不住了,扑进路了了的怀抱,两人紧紧的拥抱起来。

    新月升起又落下,漆黑的黄昏变成冰冷的黎明。就凭着心中一团熊熊火焰,两人相依相偎,一路扶持着来到凉州。

    看着那巍峨高大的城墙,雄壮威武的士兵。艾米尔心中一紧,用斗篷上的头冒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一头钻进路了了的怀中。路了了轻轻拍了拍艾米尔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放心吧,趁陆九熟睡之时。我从她的行李中翻出了空白路引,又盖上她的印章。现在我们是四海商会的人。一对新婚回乡探亲的小夫妻,这些士兵不会为难我们的。”;

    “嘻嘻,这么说,现在我是你新

    婚的小娘子?”艾米尔睁大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路了了。

    尴尬的路了了摸摸头,无声的笑了笑。

    一见四海商会的印章,士兵连入城费都没收,挥挥手就放行了。

    找了一家普普通通的客栈住下,路了了吩咐艾米尔小心的呆在房里。就独自出门,卖掉骏马,换了一辆马车。这才回到客栈,让小二准备热食送进房来。

    房里听到动静的艾米尔小猫一样打开房门,一头钻进路了了的怀里。看来路了了离开这么一阵,已经让她担惊受怕了许久。

    小二送来热气腾腾的饭菜,几乎被两人狼吞虎咽的一扫而空。看着干干净净的碗盘,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辛苦么?”路了了爱怜的摸摸艾米尔的头。

    艾米尔抬头望着路了了,眼神亮亮的,轻轻摇了摇头。

    “我将马卖掉了,换了一辆马车,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路了了说道。

    “是只能载人的马车么?”艾米尔抬头问道。

    路了了点了点头。

    “在西域,很少有人买这种只能载人的马车。都是买那种可以装很多货物的大车,遇到雨雪天气,撑起棚子,就可以遮风挡雨。你知道么?从大唐买的瓷器丝绸,在西域更西的地方,能卖很多很多的钱。西域很多夫妻就是这样做小行商,一路一路的走来,最后积攒不少财富。”;

    艾米尔脸红红的说道。

    “想不到我的艾米尔公主,小脑袋里还知道怎么赚钱。”路了了开心的笑了起来。

    “哼!你不知道,西域昭武九国。我们康国和石国的人老早就开始跟中原通商了。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种地放羊都难以养活国民,就靠着行商,让两国人民变得富裕起来。所以啊,我们那里的人,人人血液里都流着行商的因子。”

    艾米尔一脸骄傲的说道。

    “好好,听你的,明天我们将马车换车大车,再买上很多很多的丝绸绢帛,运倒你的家乡,赚好多好多钱。”路了了身上本身就没多少财富,顺势答允了艾米尔的提议。

    艾米尔兴奋的扑进床铺,开心不已的翻滚着。 直到困倦了,两人才相拥着,进入梦乡。

    换上新买的西域胡人服饰,两人并肩坐在车辕,带着一车凉州买来丝绸,一路向西而去。

    听着旅人熟悉的歌谣,艾米尔突然觉得,只要与路了了一起,梦中的故乡,一定能让自己拥抱。

    过甘州,来到祁连山脉,气温变得越来越寒冷,行人也变得越来越少。树荫下,雪溪边都留了下两人紧紧依偎,相互取暖的身影。寒风中,大雨里,两人奋力的支撑起棚子,抵御着风雨无情的清洗。几乎与那些西域普通的行商夫妻,一般无二。

    在一处无意间发现的小温泉旁,路了了与艾米尔早早的停了下来。辛苦这么多日,能在温泉里清洗一番,对于艰辛的行商旅人来说,无异于天堂一般的享受。

    躺在温暖的水中,路了了舒服得几

    乎呻吟出来。望着不远处满满一大车货物,望着天空中静静的弯月,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充实,莫名的满足。

    “哗哗哗”的一阵水声响起,本应该梳洗完毕在车里休息的艾米尔,全身着出现在路了了的面前,月光照射在她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散发莹莹的光泽。一双美丽的眼睛,饱含着丝丝情谊,定定的望着路了了,美丽得不似人间凡俗的女子。

    慢慢靠近的两人,嘴唇轻轻的触碰在一起。在月光下,在温泉淡淡的迷雾中,两具身体紧紧的拥抱着,直到温泉里的水声越来越响,响得越来越密集。

    多日来一直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两人,在此刻发生得又是那样自然而然顺理成章,那样的美好。

    身体卷缩在路了了的怀里,艾米尔的声音幽幽的响起。

    “出生在西域的小国,是非常不幸的。土地贫瘠,气候寒冷,人们的生活本来就非常艰辛。可偏偏还要面对西面的大食国,东面的大唐这两个庞然大物。

    这些小国不是向大食国屈服,每年上缴沉重的税赋,无数的女子,就得向东面的大唐纳贡。相比贪婪粗暴的大食国,我们那里的人们更喜欢礼仪之邦的大唐。

    可后来这些大唐的边帅, 一个个变得骄奢淫逸,在我们头上肆意作威作福。一个不满,就带兵灭国,人民流离失所。后来安禄山大人做了大唐的节度使,为大唐守护北方的疆域。

    安大人后来派人来到西域,暗中接走了许多的部落,分给他们肥美的草原,让他们帮着一起低于北方的蛮族。而我,从小就在北方的草原长大,西域只是梦中故乡。”;

    路了了心情变得有些沉重:“这么说来,你不是康国的公主?”

    “我不知道我还算不算康国的公主,我的父亲死康国以前被赶下台的国王,后来带着我们逃亡到了北方的草原。一边与契丹人争抢着草地,一边定居下来。

    一天天,我长大了,族人们都说我是草原最美丽的明珠。而我这颗最美丽的明珠,自然要敬献给伟大的领主安大人。

    领主安大人我没有见到,却被带到了陇右道一处偏远的地方,同行的族人告诉我,这里是我的故国康国,而我是康国的小公主。而我这灭国的公主,被辗转送到了长安,最后进入了杨府。

    在杨府,我不但要侍奉那位权倾天下的杨大人,还要给他重要的客人侍寝。我这族人眼中的明珠,其实已经变得污秽不堪。”

    一滴眼泪从艾米尔长长的睫毛边滑落,顺着洁白的脸颊坠入水中,无声无息。

    用手轻轻的抹去艾米尔脸上的泪水,路了了感觉心里堵得难受,差点就要大声嘶喊出来。

    “西域的国家都归顺了大唐,西域的国民不也是大唐皇帝的子民么?为什么那些人要诬告安大人谋反,为什么说那位提拔胡族将领,对外族一视同仁的李林甫李大人活不过三年。大唐这么广阔的疆域,就不能给我们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吗。”

    艾米尔的脸色,看上去那样凄然无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