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气长存 > 第七十四章
    “什么!”顾阳闻听这话,也倒吸了口凉气。这样的苦寒之地,若说吃人肉什么的,或许可以理解,毕竟是为了生存。可是周烈说的可是常吃,而似那人那样健壮,可以想象他平日里吃了多少了。

    两个人说话之时,那秃头的犯人回头看看,目光锁定在顾阳和周烈的身上。周烈见那人看自己,吓得赶紧向后躲藏。而顾阳则完全没有躲避他的目光。他从那人的目光中看出了一股杀意。那冰冷的眼神似乎在说,你们都是我的食物。顾阳看得出来的修为,是灵水境一重的强者。

    “巡守下来了!”犯人中有人喊道,下面是一片的喧哗。巡守便是下来选被抽到的人的。

    一共下来三个巡守,竟然有两个都是奔着顾阳所在的这边的西面看台来的。而第一个巡守停下来的时候,众多犯人又是一阵喧哗,因为那巡守竟然停在那秃头犯人的面前,还没等那巡守站稳,那秃头犯人就已经站起来,面上满是得意之色,哪里有丝毫的畏惧之意。似乎他早已胜了一般。

    第二个巡守还在寻找他的目标,那些犯人看他每走一步,都会心惊肉跳,很怕他就停在自己的面前,因为没有人觉得自己可以赢那个秃头。

    “过来了!过来了!”周烈惊恐的说着,那巡守没有再向上走,而是沿着平台行走,也就是他要找的人,就在这一层平台上。眼见他走过来,有的犯人顶不住精神压力,干脆就晕倒了。

    “还好不是我!”周烈看那巡守从自己身边走过,长出了一口气,可是他倏然发现,那巡守竟然就停在自己的旁边。

    “顾阳!”那巡守竟然停在了顾阳的面前。

    “他是新来的,才两重修为,你们……”周烈想要站起来替顾阳说话,让巡守放过他。却见巡守眼一横,道:“选谁我们也说了不算!要不你替他去!”

    听到这话,周烈嘴巴动了动,终究是没勇气喊出那句“我替他去”来,毕竟这是生死的抉择。

    “跟我走吧!”巡守对顾阳说道。对于选中自己,顾阳也有些讶异。不过生死有命,既然这么快就选中自己,自己也没得逃避,与其畏惧而死,倒不如求个轰烈而死来的痛快。

    顾阳拍拍周烈的肩膀,而后跟随巡守走下看台。他刚一走,好几个犯人一哄而上,都来抢顾阳的位置,因为这里有个迷信的说法,那就是被选过的人的位置,以后就不会再被选了,最起码在今晚来说,再被选中的概率就极低了。

    贵宾看台上,林忧将三个已经抽好的名单,写在三个牌子上,依次递到了三个王子的面前。牌子上除了名字外,后面还有这人的修为状况。

    “运气不坏,灵水境一重。”白玉楼率先拿起自己的牌子,给他的两个的哥哥看。同时他招呼白玉谋道:“三哥,你的运气一向不坏,给我看看你的牌子!”白玉谋没说话,只是把自己的牌子递给了白玉楼,白玉楼拿过来看看,无奈摇头道:“三哥的也不差,也是灵水境一重的。”白玉谋闻言笑而不语,似对这游戏的胜负无所谓。

    “你们都是灵水境的而已,就如此的开心。看我的!”白玉龙说罢去翻他自己的牌子。而听白玉龙这么说,白玉楼摇摇头,道:“大哥,这里的人都是囚犯,不是王宫的侍卫,修为自然就都差了点,灵水境在这里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他话刚说完,就发现白玉龙面色难看,盯着自己手里的那个牌子。白玉楼小心走过去,见白玉龙手中的牌子上写着:“灵气境二重,顾阳。十六岁。”

    “林忧!”白玉龙将牌子往地上一摔,对林忧道:“这就是你们给我选出来的人,十六岁只有灵气境二重,这和废人有什么区别?再去给我重新选一个!”

    “是!”林忧小心的跪爬了几步,在地上捡起那个牌子,便要出去换人。就在这时,就听有人道:“慢着!”说话的正是白玉谋。他叫住了林忧,示意林忧把牌子给他看,林忧小心的把牌子交给他。他看了看,对白玉龙道:“大哥,他们要是再去选人,还要浪费些时间,不如这样吧,把我的牌子换给你,这样如何?”

    “那我不是占了你的便宜?”白玉龙心中愿意,可面上却有点不好意思。白玉谋闻言哈哈一笑,道:“游戏而已。”说罢便将两个人的牌子换了,同时摆了摆手,示意林忧可以出去了。

    林忧方才出去,白玉楼站起来,对他的两个哥哥,还有在场的少数几个身份显贵的王族成员道:“这游戏要有点彩头才好玩。”

    “赌钱啊,要多少我都跟你。”白玉龙换了牌子后,心情大好,他是白月国太子,钱自然是要多少有多少。

    白玉楼摆了摆手,道:“大哥,咱们这里就算不是王子,也都是王亲国戚,只赌钱有什么,一点都不刺激。”

    “不赌钱那你想赌什么呢?”白玉龙看着酒杯,似是想到了什么,道:“我听说前几天天灵城有人进献了一块极为珍稀的龙血石,父王因你带兵平叛有功,把它赏给你了,你何不把它拿出来赌呢?”

    “龙血石!”在场的王亲国戚听到这三个字,纵是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也是惊愕不已。龙血石对于白月国王室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数十年前白月国国王登基之时,便有海外的异人送了国王一本《洗髓养脉诀》作为登基的贺礼。后来这一本地字中品的功法,就成了白月国王室的功法。上到国王,下到王族子弟,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洗髓养脉诀里的功夫,但他们多数都只会前两篇里的东西。因为这前两篇就已经是极难练成,到了第三篇涅再造篇的时候,就更难以想象。普通人修炼个三五十年,都未必能把第三篇练成,而即便天赋异禀,有用不光的灵石辅助修炼,也起码需要十年刻苦的修炼才行。

    洗髓养脉诀终章之中有记载,只道若是有龙血石辅助修炼,就可以先练第三篇,而后再从第一篇开始练,神功可以速成。如此,便可以想象这些多少都会洗髓养脉诀的人,听到了这龙血石后,该是怎样的表情了。

    “五哥,真的么?君上数十年来寻遍天下,也没有寻得一颗。如今竟然有人进献。”

    “君上自己不也是练的这个,怎么会……”

    “君上早就练成了第三篇,自然不需要了。”

    ……

    白玉楼不管其他人如何说,尴尬的笑笑,对白玉龙道:“大哥的消息真灵通,那龙血石我刚拿到手上,还没握热呢,真舍不得拿出来赌啊。”

    “赌不赌,一句话,别的东西我都没兴趣。”白玉龙干脆直接的问道。

    白玉楼看看周遭的人,无奈一叹,道:“我可以赌,不过那石头现在可没在我身上。”

    “没事,不怕你赖账。”白玉龙冷哼一声道。

    白玉楼沉吟片刻,道:“我拿了龙血石来赌,那大哥也要拿出对等的东西来才行。”

    “这个容易,五百颗灵水丹。”白玉龙大手一挥说道。所谓的灵水丹,乃是玄字上品的丹药,每一颗灵水丹之中蕴含的灵气,等同于一个灵水境巅峰的武者所拥有的灵气。也就是说一个灵水境巅峰的武者,如果因为战斗丧失了全部灵气,吃上这样一颗丹药,便可恢复几乎全部的灵气。这东西若是在别的地方,恐怕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可在这白月国王子手里,可就不那么稀罕了。

    “大哥,我虽然常统兵,读的书不多,可是你不能蒙我。五百颗灵水丹怎么比的上一颗龙血石。再说这么多的灵水丹,拿来当饭吃么?”白玉楼有点不满的说道。

    “那五百颗玄字上品的灵石总可以了吧?”和灵石不同,灵水丹不能拿来辅助修炼,也就是说当状态饱满时,吃一颗和吃一百颗都是一样的。故而灵石的价值自然高过灵水丹。

    听到这个条件,白玉楼依旧是摇头。而后白玉龙又说了几个,都是当世的奇珍异宝,可是白玉楼都看不上眼。最终白玉龙有点恼了,干脆站起来道:“你若赢了我,我当了国王后,封给你二十座城如何?”

    一句话,整个贵宾看台全都寂静了。纵然白玉龙是太子,是未来白月国的继承者。可说这样的话,也是僭越的。

    “大哥只是说笑的,大家不必当真。”三王子白玉谋微微笑,打破现场的尴尬说道。

    “我什么时候说笑过?就这么定了!”白玉龙拍板道,同时侧目对白玉谋道:“我们都下了注了,你呢?”

    “我?”白玉谋尴尬一笑,道:“大哥你是知道的,我在众兄弟中,是最穷的一个。身上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想不赌可不行。”白玉龙上下打量打量白玉谋,看到他衣摆下的一块玉佩,直接过去扯下来,丢在桌子上,道:“就这个了!”

    被抢去了玉佩,白玉谋也不恼,而是微笑问道:“我若赢了,那龙血石和二十座城就都是我的了?”

    “嗯,没错!你是若赢了,一会儿他们压的东西,也都是你的。”白玉龙似是认真的回答道,同时的周遭的人均是大笑。灵水境虽然只比灵气境高一层,可是这一步之遥却是天差地别。灵水境一重的人打灵气境九重,甚至是灵气境巅峰的人,几乎都是虐杀,更不要说只有灵气境二重的人了。

    “那我就坐等各位输给我了。”白玉谋“一本正经”的说道。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在他们的眼中,这场胜负,只是太子和五王子之间的胜负,而三王子只是一个赔上了一块玉佩的必输的看客。

    三个王子下注完毕,贵宾看台上的其他人也都纷纷下注,皆是奇珍异宝,摆了满桌。唯一一个下了一千玉币的翼郡王被其他人鄙夷了半天。

    贵宾看台里赌的热闹,外面的人也没闲着,那些身份不怎么显贵,跟随太子而来的人,也开了赌局。这里就普通一些了,赌的都是钱,但数量也很巨大,最少也都是用玉币的。而这里的庄家正是林忧。

    往日里林忧是在贵宾看台当庄家的,今天来的

    人身份太高,他这种身份的人是没资格和他们赌的。众人下注差不多快结束了,林忧左右数了数,桌上的玉币差不多有三千多。压太子和五王子赢的人是差不多一样多的。不管哪个赢了,自己都赔不了太多,当然也赚不到多少。

    “如果顾阳那小子能赢,那可就赚大发了!”林忧发觉没有一个人压顾阳赢。这里的人虽然钱多,但是还不至于多到往水里扔。就是林忧自己,也只是随便想想而已,对顾阳本就没任何信心可言。虽然说一开始林忧打算培养一下顾阳,让他以后替自己多多的赢钱,可是谁想到今天他刚来,就被抽中了。若是别人来,他或许会私自给换一下。今天来的是太子王子,他可不敢作弊。万一手下人举报他,以太子的脾气,可能直接就把他给砍了。

    “怪只怪你小子运气太糟了。”林忧叹了口气,像是丢了许多钱一样。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赌法,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玩法。就是犯人之间,也在赌博。只不过他们赌的都是吃的,准确的说,是明天和后天的才会发给他们的食物。

    在王亲国戚,侍卫亲随,还有这些寂寂无名的犯人们在下注的时候,顾阳和另外两人,已经被带到了场地的正中央。在场地周遭,点了数十堆的篝火,照的四周,亮如白昼。在场地的边缘,都是兵器架子,什么兵器都有。

    三个人呈三角形站立,各占一个,互相对视。在发现顾阳只是个灵气境二重的人,那两个人就没在看他了。而顾阳此时也才发现,除了那个秃头是个灵水境一重的以外,另外一个人竟然也是灵水境一重的。就见那个人身穿一袭紫衣,头戴方冠,看年岁也是三十岁左右,气色也很不错。只是身上脸上,没有那个秃头那股戾气和杀气。

    那二人对看半晌,那紫衣人忽然转头看向顾阳,道:“小子,一会儿开打的时候,你躲远点,你还能多活那么一会儿,要是你不识相,那多活儿一会的机会也没了。”

    那秃头也看了看顾阳,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用手刮了刮自己的嘴唇。

    “你们可以挑选兵器了!”高处的林忧给下面发了信号后,斗技场中的狱卒对三人说道。

    “我什么都不用!只凭这双手。”秃头对着那紫衣人捏了捏自己的双手,做了一个挑衅的表情。

    那个紫衣人去拿了一把剑。而顾阳本来也打算什么都不拿的,因为他的会的武技,也都是不需要兵器的。而这个时候,剑灵浮现了出来。

    “你也去取一把剑来。”那剑灵说道。

    “我又不懂剑技。”顾阳疑问道。

    “没事,拿了再说!”那剑灵这般吩咐,顾阳自然到剑架上取了一把剑下来。顾阳不懂剑技,但如何用剑他还是懂一点的,起码可以算个剑道上的初学者。

    三角对立,很快场中的狱卒已经都退了出去,而最后一个,也在一边宣布开始的倒计时,一边退出场外。至于比斗的规则则根本不需要宣布,因为规则就是没有规则!至死方休!

    最后一个狱卒也退出了场外,而这一场厮杀,也终于揭开了序幕。

    比斗开始!

    如同所有人的预料一般,比斗一开始,那个紫衣人和那个秃头就打在了一起,这两个人都没把顾阳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觉得他们随便一招,都可以轻易把顾阳杀死,而在那之前,解决掉另外一个灵水境一重的人才是重中之重。

    很尴尬的一幕出现了,那边的两个人打的热闹,有来有回,而顾阳反而成了看客,或者说待宰的羔羊。

    身在贵宾看台的白玉楼,看到这一幕,回头对白玉谋,道:“不愧是三哥选中的人,和三哥淡定的气质好相符。”

    “哈……”白玉谋闻言也不怒,只是笑而不语,静静的看着比。贵宾席上的人都是有身份的,自然不会太张扬,而贵宾席下的那些下了重注的人,以及那些犯人,都山呼海啸一般为自己压注的人叫好鼓劲。

    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顾阳,此时心中很冷静,心说自己现在上不是明智的行为,等着他们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再上才好。他心中也曾想过,这两个人互相拼灵气,自己一剑给他们两个来个串糖葫芦才好。可是这也就是想想,修为的差距太大了,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这里是一个好机会!”剑灵忽然跳出来说道。

    “什么好机会?”顾阳仔细看着比斗的那二人,心说哪里有什么好机会,那两个人的招数快的,自己的眼睛都快跟不上了。同是灵水境的人,这两个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远比在天灵城看到的那几个族卫厉害多了。自己此时上去,无异于送死。

    “你想不想赢这一场!”剑灵问道。

    “我能赢这一场?”顾阳自己都不信自己有这个本事。除非自己能再次使用出心绝,可是心绝一式他研究了很久,也没找到窍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