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气长存 > 第七十一章
    他猜了千万次,也猜不到杀人者竟然是顾阳,那个他也知道的江家瞎子。一个区区灵气境二重的人。竟然杀了他好几个属下。而他这个这个,也是刚才来的这十几个人告诉他的。因连越兄弟未回去复命,江夫人派人去了西山坳,却在那里发现了连家兄弟的尸体,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两个人竟然都死于惊雷一斩,而顾阳又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虽然江夫人觉得一个顾阳不能造成多大的威胁,但还是通知了连家人,连家人这才派出人来,准备追上车队,告知他们危险的所在。

    “顾阳?”对于这个答案,连休仍然是不信,他不信顾阳有这样的本事和心机。但既然他能杀死连家兄弟,这也不是没可能。

    此时已经到了空旷之处,连休也不怕什么偷袭了,他手拿铁扇,横在小若的颈间,对着葬雪林喊道:“顾阳,我真想不到,原来是你这个瞎子,快点滚出来吧,你再不出来,我就杀了她!”

    “你别伤到了她!”一个人从马车上下来,很是担心的对连休说着,正是连二老爷。连二老爷对功法什么的用心程度远不如他儿子,为人又好色,所以修为也仅有灵气境四重而已。就他的年龄来说,他是地地道道的废人。

    “闭嘴!”连余回头喝骂道,才不管那个人就是他的亲爹。下属被杀了好几个,连休的眼睛都红了。

    被自己亲儿子骂,连二老爷嘴巴动了动,却没敢在说什么。在他的家里,他要听他那个母老虎的老婆的话,而他老婆只听他这个长子连休的话,而连休又听他的,如今为了自己死去的下属,连休也不听他的了。

    “真的是你!”连休看到一个人从葬雪林中走出来。正是顾阳。顾阳知道自己出来,十有是会没命的,但他还是出来了。只因车队已出了葬雪林,自己不追出去,小若就再也救不回来了,追出去的话,一样会暴露。而如今小若就再自己的眼前,他心中一横,心说死便死了。

    顾阳的出现,让连家人都惊讶不已,他们甚至都看向顾阳的身后,是不是还有别人跟出来。他们无法相信,就是这么一个灵气境二重的人,就是那个让他们畏惧无比,死神一般存在的人。

    “我杀了他!”一个连家人方要上前,却见连休一摆手,示意他退回去。连休将小若交给他的一个手下,他自己拎着铁扇子,慢步走向顾阳,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顾阳。

    “是你杀了我的几个属下?”直到此刻,连休还是不太相信。

    “是。”顾阳毫不含糊的答应。

    “那就好!”连休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顾阳身边,顾阳都来不及反应,已被一扇子抽出数十丈外,饶是他身体健壮,否则这一下已经要了他的性命。

    这就是连休的实力!灵气境八重的强者!在他的面前,此时的顾阳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连休没管自己是否一下打死了顾阳,紧跟过去,又是数下连击。以他的修为,两三招内杀了顾阳不是难事,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他心中憋着一口气,不仅仅是因为属下之死,还因为说不出口的嫉妒。他虽是灵气境八重,但实力其实并不输给灵水境一重的人,因为他的实战的而经验很高,而且会武技也特别的多。但惟独不会“顾阳”的这个,甚至都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

    眼见自己的少爷为自己出来,又被人如此往死里打殴打,无法动弹,甚至都无法发出声音的小若,两行热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狠狠的打了数十招,估计着顾阳已经没气了,连休才收住手,招呼自己的人道:“把他尸体带回去,祭死掉的兄弟。”

    此时的顾阳,几乎已经没了呼吸,残存的意识,游荡在黑暗之间。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目盲的那些年。黑暗之中,一幕一幕,是过去的相依为命,是过去的相濡以沫。越是黑暗,迷失的过去便越是清晰。

    “曾经,我缠绵病榻,曾经,我孤单无依。熟悉的黑暗,曾经的过去,迷惘,恐惧,种种背叛。然而顾阳所庆幸的是,始终有人对我始终如一。可如今你就在我眼前,我却……”

    ……

    “顾阳绝不许再有人把你夺走!”

    倒地气绝的顾阳,倏然睁开了双眼!

    死而复生!倒地再起!

    复生的顾阳刚一起身,双掌横扫,两记开山掌将来收拾,且已经吓傻的连家护卫拍翻在地。两声惨叫,震惊四野。见者无不骇然。

    已经准备上马车离开的连休,见到这一幕神迹,震惊不已。明明他已确定死掉的人,竟然瞬间又活过来,而且瞬间就杀了两个人,那两个人纵然是没有防备,那也是两个灵气境五重修为的人。

    他眉头一皱,心头的妒意更浓,他再一次挥扇疾攻而上,他以极快的步法冲过去,一击而下!

    走空!原本还在那里的顾阳,竟然瞬间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连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的印象里,能有如此

    身法的人,起码也是灵水境三重以上的,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他之前已确定,根本就是灵气境二重的人。

    片刻的迟疑,连休已经觉得自己的后脖颈已经被死死的抓住了。而抓住他的人,正是顾阳,顾阳手中用力,连休整个人都浮了起来,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死而复生的顾阳,觉得眼前是一片红色,两道血从他的眼窝中向外流着。在死亡的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无比强劲的力量在体内蹿生,那股力量,让他体内的双极剑心灵气,骤增了数十倍,强横的力道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保护少主!”连家的人一声喊,冲上来便要夺连休回去。此时的顾阳满面是血,见那些人攻上来,一手抓着连休,另外一只手以极快的速度不停的攻击,此时他的速度和力量几乎是碾压式的,这些在场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即便人多,也不过是多死几个人而已。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冲上来的人死了个干干净净,在顾阳的眼前,只剩下连二老爷,还有小若,以及押着小若的人。

    “退……退后!放开我们家少主!不然我杀了她!”押着小若的连家护卫,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可是如此凶残的杀人,如此快狠的攻击,让此时的他吓得手脚都在发抖。

    “好!”顾阳答应一声好后,就见他用力向下一甩,啪的一声,连休整个被摔在了地上,这一下用力十分之大,这一下几乎把连休全身的骨头都摔断了。连休更是惨叫一声后,就躺在了血泊之中。眼见着连休被杀,那护卫吃了一惊,就在他惊讶之时,一阵风吹过,顾阳已经到了他背后,一记手刀就将他的整条臂膀打折。而就这个时候,连二老爷见势不好,转身已经跑了,顾阳索性拎起那护卫,直接就丢了过去,正中目标。连二老爷直接就被砸断了气,而那护卫也直接摔死了。

    从顾阳起身,到杀尽连家人,不过是瞬息间的事。眼见着顾阳如此杀人,小若心头也浮现了恐惧,那个他熟悉的少爷似是不见了。而当顾阳替她松绑的时候,她才发觉,这个少爷还是当初的那个少爷。只是少爷的双眼,红得吓人。

    顾阳替小若松绑解穴,刚要说什么,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遭受雷殛一般,眼前更是一黑,瞬间什么都看不到了,而整个身体,也完全失去了力道。

    “快走!快走……”在失去意识之前,顾阳还在喊着让小若快跑。因为他已经看到,在远处已经有上百的人向这边涌来。

    天风城炸了锅!

    连家人在天风城外面,被人杀了二十多个的消息,一天不到的时间就传遍了天风城。其中还包括一名庶子和一名庶长,且那庶长还是连家族长的亲弟弟。这还了得,这几乎是天风城几十年以来,最大的血案了。且死的人是如此的重要。

    最先赶到现场的,是江家和连家的人。现场只找到了三个活人,除了昏迷的顾阳,和死活不肯离开的小若外,还有一个活人,那就是顾阳在葬雪林中重伤的那人,他一直躲在马车里,所以因祸得福,逃过了一劫。而他也成了连家人最有力的证人。

    “是顾阳杀了这些人!”

    初听这口供的时候,就是连家人都觉得荒诞不经,甚至说可笑。一个灵气境二重的人,杀了二十多个灵气境比他高许多的人,其中还包括一个灵气境八重的。没有什么笑话比这个更弱智了。可现场找不到其他人,而顾阳又完全拥有作案的动机。故而连家直接上告到天风城长老会那里。

    天风城的家族都尚武,都会功法和武技的人难免会有摩擦,而家族之间的私仇很容易就演变成两个甚至几个家族的大规模斗殴。每次大规模斗殴,死的人数都有数百人之多,有的时候甚至上千,如此的打法,所有的家族都讨不到好处。故而在数十年前,天风城的七大家族每个家族派一个代表,外加天风城城主,组建了第一代的天风城长老会。

    长老会的并无干涉各族内务的权利,但有权利裁决一切不同家族之间的争端,且各个家族必须服从长老会的裁断。裁断之后,仇恨就到此终结,不可再因此而生事端,违者各家族需自行处理。

    事情发生后,长老会就已经知道了。故而没等通知,长老会的代表就已经提前到天风城紫云阁等待。

    各家族的长老会的代表,通常都是各个家族的族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平复自己家族内部的反弹,做出的决定也最有效力。

    “江家的小鬼很厉害么,听说一个人就杀了连家二十多人。”

    “后生可畏啊!”

    “听说还是个灵气境二重的,杀了一大把五重以上的,真是强悍。”

    “二重?我听说他好几年前就三重了啊,怎么退步了?江族长,给大家说说怎么回事好不好?”

    江中烈是最后一个到的,而他刚一到,一大堆闲言闲语就都飞过来了。

    “人都到齐,那就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吧!”主持长老会的天风城城主白烨将军对连家的族长连破云,也就是连

    二老爷的亲哥哥说道。

    连破云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其实他也是道听途说,就他自己而言,他也不太相信,一个小鬼,竟然能杀那么多人。但事情已经出了,如果不找一个出气的方向,会影响他在自己家族的威望,所以他必须出这个头。

    听他说完经过,江中烈啪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道:“满口胡说八道。”

    “不要激动,慢慢说!”白烨将军示意他坐下,在长老会中,名义上他是主持者,但实际上他是最没权力的一个。他虽被白月国国王封在这里当城主,可他在这里实际上是无依无靠,说到底,这天风城说了算的,还是七大家族这些地头蛇。

    江中烈完全没理白烨将军的茬,开口道:“那个顾阳,你们相信也听过,不久前眼睛还看不见东西,而且修为那么低,就这么一阵子的功夫,他怎么可能就杀得死连家那么多人,你们信么?”对江中烈而言,顾阳这个惹祸精早点死才好,可是面子上,他必须维护顾阳。因为江中烈是江家的族长,如果真的替顾阳把罪责抗下,那就等同于承认江家杀了连家二十多人,要接受长老会的惩罚,也就是向江家服软。那江家在天风城的霸主威信就扫地了,且轻易服软,族内的人也不会同意的。

    “不管怎么说,活着的证人,一口咬定就是他干的!”连破云也不是什么善茬,也绝不会轻易让步。

    “他是连家人,当然替你们说话,我们这边也有证人!”江中烈所说的证人自然是指小若,他心知小若是顾阳的人,自然会替顾阳,替江家说话。

    “光是实力来衡量是否会做不一定准确,顾阳有足够的动机杀人,否则他怎么会出现在现场?”连破云也站起来拍桌子吼道,现场俨然有了火药味。

    江中烈冷哼一声,道:“足够的动机,那我就想问问了,是什么动机。还不是你连家的人绑架我江家的一名仆从,若非如此……”

    江中烈话未说完,连破云以两根手指指向江中烈道:“你这么说,就承认了是顾阳做的,是也不是?”

    江中烈哪里会被人欺负,厉声道:“怎么?就算是他干的,也是连家人错在先,该杀!”

    “你!”连破云的肺都要气炸了,两边的人若是没人拦着,估计已经打起来了。

    长老会吵吵嚷嚷了一上午,也没个结果,最终决定,现将顾阳关在长老会的地牢里,明日再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

    顾阳醒来之时,已是夜里了。他躺在地牢之中,身上虽无枷锁,但已经完全不能动了。那雷殛之感,时不时的还会出现,整个身体除了脑袋以外,其他的地方几乎都无法控制了。

    “怎么会这样……”顾阳觉得头也很疼,似是又死了一次一样。

    顾阳仔细回想之前的事,似在做梦一般,那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此时已经一点都没了,而他也发觉,自己身上的双极剑心灵气也所剩无几了。

    顾阳试着呼唤剑灵,叫了好久,那剑灵才有反应,似也是在沉睡中苏醒一般。

    “你的命可真大。”那剑灵开口的第一句便是如此的话。

    “跟着我幸运吧。”顾阳苦笑道,他知道自己与剑灵是同生同死,自己昏迷,剑灵也会跟着一起昏迷。

    “幸运个鬼,差点就死了!只是想不到你竟然是破玄之的拥有者。”那剑灵用一种很诡异的口吻说道。

    “你是说我拥有的眼睛,是破玄之?”顾阳听剑灵的口气,似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眼睛的来历。

    “你知道破玄之?”剑灵很是讶异的问道,那口吻似乎是在说想不到除了我以外还有别人知道。

    “不知道。”顾阳如实回答道。

    “那帝泓你知道么?”剑灵又问道。

    “不知道。”顾阳的回答依旧干脆。“那我就没必要解释了。”剑灵说了一个吊足顾阳胃口的答案。

    沉默了一阵子后,剑灵又道:“我只能告诉你,你的眼睛是破玄之,是一种很厉害的瞳术,具体有何种厉害的地方,我也说不太清楚,但是破玄之可以使用一种强力的瞳术。名唤枯残七绝。”

    “枯残七绝?”顾阳愈发的听不懂了。

    剑灵娓娓道来:“枯残七绝一共有七式,可分别使用,分别是心绝、形销、去神、意断、弃魄、忘魂、俱灭。这七式一旦用出,可以激发自身的潜能,你之前应该是使用了枯残七绝中的第一式心绝。枯残七绝的七式一式比一式更强。但一式也比一式凶险,使用过后,会强烈的反噬自身。若非你用洗髓养脉诀洗练过自身,恐怕你早就被反馈爆体而死了。”

    听剑灵所说,顾阳如同听天书一般,这是他从未听说过的东西。他想了许久,喃喃道:“那股力量好强,若是能一直拥有那样强大的量就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