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气长存 > 第六十五章
    “几字之差,你可知这其中的差距有多大?”未及顾阳回答,那剑灵道:“洗剑诀的练法,是把灵气当做囚徒,囚禁在自己的身体里,并强制它不能闯进心脉,灵气不能充分的在体内循环往复,所以修炼洗剑诀的人即便能修出灵气,也要日日精进的修炼才行,若有几日不练,不走心脉的灵气,又有凡人的浊气阻隔,便会慢慢消失,而即便运用起来,也不能随心所欲,十分实力,只能发挥三分,另外七分要时时刻刻都要防备灵气反噬自身,如此事倍功半,可谓愚蠢至极。而双极剑心的纳气法,是将灵气与自身融为一体,灵气在体内运行,畅通无阻,更无浊气阻隔,灵气每经过心脉一次,便能得到一次加强,如此周而复始,即便你不练,灵气也能慢慢的增强,不会消散,而运使起来,也能倾尽全力,不必担心灵气对自身的反噬。我让你先练洗髓养脉诀,就是为了先锤炼你的奇经八脉,如今你的经脉已经不同于常人,根本不用怕灵气袭扰心脉。”

    听得剑灵一番话,顾阳心道它说的洗剑诀的地方是一点都没错的,若非如此,也不会自己荒废了五年后,就从灵气境三重降到了灵气境一重。

    当下他放下心来,重新修炼,这一回他全神贯注,追逐修炼出来那比针还纤细的灵气,没了心脉的分心,那灵气追逐起来也容易了许多。

    “看你还往哪里跑!”练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顾阳终于将第一丝灵气抓住。此时他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

    那剑灵不屑道:“不过是一丝游气而已,真正的高手,数万缕气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抓住。而且你抓住灵气,再使用它,这只是最低劣的手法。”

    “不都是如此么?”顾阳问道,他过去使用洗剑诀配合武技的时候,都是如此的。他不再多质疑什么,因为他知道剑灵必有高论。果然剑灵说道:“抓住灵气,再使用灵气,这样并不能让灵气发挥到极致,双极剑心的灵气就更是如此,你抓住灵气只能发挥灵气威力的三成不到。”

    “那我该怎么做?”顾阳不解道。

    剑灵道:“这一回,你试着不要阻止灵气,用自己的意识驱赶,引导它去你希望它去的地方。记住,你是赶牛狂奔的人,而不是挡在疯牛前面的笨蛋。”

    “好!”闻所未闻的练法,顾阳先是如之前一般追赶那灵气,追赶上之后,却并不束缚住那灵气,而是用意识驱使那灵气去他想让它去的地方。而剑灵也在一旁指导他该引那灵气去的方向。

    “手三阳!手三阴!交叉罔替!”

    “走任脉!出丹池!”

    ……

    顾阳在剑灵的指导下,已经渐渐有了心得,那灵气也逐渐能操纵自如,自己想让它去哪里,它便能去哪里。他心中高兴,可是一时的高兴,却分了神,那灵气竟然脱指而出,射向了远方。

    “失败了。”顾阳喘着粗气,有些懊恼自己刚才的分心。

    “你的悟性不错,已经练的很好了,再多熟练熟练!

    满天繁星之下,顾阳将那驱使灵气之法,反复练了几十次,直到完全熟练。而后才将那灵气放开,让它在自己的体内自由驰骋。而他则又提炼了四丝灵气,正打算提炼第五丝时,剑灵组织了他。

    “适可而止吧,你现在的身体虽然强,但双极剑心的灵气非同小可,要循序渐进,不可练习过度,先到这里,你让新提炼出来的灵气适应了你的身体后,你再继续修炼好了。”

    “好吧!“顾阳还有些意犹未尽。但看东方已浮鱼肚白,天快亮了。他也起身返回居所。

    回到家中,小若还没起身,顾阳寻了些冷水洗漱了一番,正打算给小若弄点吃的时候,就听外面脚步繁杂。很快那破旧的木门就被人一脚踹倒。

    “死瞎子呢,滚出来受死!”喊话的人正是江彪,此时他手里拎着一根二尺多长的木棒,身后跟着十几个彪形大汉,也差不多都拎着木棒,各个凶神恶煞一般。

    江彪昨天被顾阳给打了一顿,醉醺醺的回去,酒醒了以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看着满身的伤痕才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打了。而他也意识到,那个所谓的瞎子,似乎已经恢复了视力。所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怕顾阳和小若跑了,故而连夜就找了附近自己的十多个朋友兄弟,过来堵顾阳的门,没想到撞个正着。

    眼见顾阳就站在院中,江彪用手中木棒一指顾阳,道:“小子,今天我要是不把你骨头打折,我就不姓江!给我上!”

    一声招呼,江彪身后的人都拎着木棒过来将顾阳围在当中。

    顾阳清楚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就算自己求饶,估计也会被打个半死。况且顾阳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求饶二字。

    这些壮汉的修为多数都在灵气境三重左右,看他们的年龄都比自己大一截,顾阳清楚这些人都是沉不下心来练习功

    法的地痞混混,都是天灵城各个家族的败类,否则他们的修为远不止此。而且看这些人的架势,是完全准备用街头斗殴的方式揍自己一顿,绝非是武者之间的较量。

    “若我全力以赴,或可以有胜算。”顾阳心中盘算。就在这时,他背后的那两个壮汉,挥棒而上,顾阳几乎本能的侧身一闪,将那棍棒避开。这一下,那几个壮汉惊讶不已。

    “这家伙背后有眼睛么!”

    顾阳自己也吃了一惊,他是看不到自己身后的,可是方才那两个壮汉挥棒打过来的时候,他又分明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才能及时的闪避。

    “难道是我这双眼睛么?”顾阳忽然想起之前剑灵和自己说过,自己可能拥有某种神奇的瞳术,如今看来,他说的没有错。

    那些壮汉一拥而上,挥棒攻击顾阳,而在顾阳看来,这些人的动作是是越来越慢的,在他们出手的瞬间,他就已经做好了闪避的姿态,几乎三百六十度的视力,更是让他如虎添翼。来来回回,那些壮汉的攻击一下也没打中顾阳,反而是自己人误伤了好几个。

    “妈的,这家伙和泥鳅一样滑,他不是瞎子么?”

    “鬼知道怎么回事!”

    ……

    乒乒乓乓的乱打,一时难分难解。眼见一大群人都没办法将顾阳打倒,在后面压阵的江彪怒道:“一群废物,都给我滚看,看我的!”

    众多壮汉让到一边,而这时江彪正好挥拳而入。他这一拳又快又突然,本是势在必得的一拳,可早在他喊话之前,将于就已经注意到了他。面对这一拳,顾阳不闪不避,反而很是随意的向前走了两步,迎着那拳头而上,在那拳头眼看就要打中他的时候,就见他身子一侧,伸出两根指头,对准江彪的手腕用力向下一戳,这一下的力道极大,便听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而后江彪的身体彻底失去了平衡,向前摔去,顾阳回身一个扫堂腿,让本来就失去平衡的江彪的身体直接就成了一个球,在地上弹了几下后,伴随着江彪的惨叫,直接撞在旁边的一个土堆上。他的头直接扎进了那个土堆当中,死死的卡在里面,他向外用力挣脱,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两招!仅仅两招!就将江彪这个灵气境三重的人打败,那群壮汉尽皆骇然。这些人若说是欺负一下普通人,他们是很在行的,可是真的碰到了潜心修法的人,他们的本事就不够看了。就在这些人进退为难的时候,有人咳嗽了一声。这些壮汉回头观看,心都安稳了下来。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出现在了门口。

    “小弟,你终于来了,这家伙很凶的。”已经被人从土堆里拉出来的江彪,对着那少年说道。此时江彪的脸上土和血几乎都混合在了一起,甚为狼狈。

    这个被江彪称呼为小弟的人,是他的亲弟弟,名叫江虎。这兄弟二人虽然都是江家的人,但他们都是江家仆役的后人,连庶公子都不是。江彪整日游手好闲,不好好修炼,而他身边的这个江虎却完全不一样,他资质虽不高,但长期给庶公子江城做跟班,也学了不少的本事。如今已经是即将踏入灵气境五重的高手。

    本来江虎今天是要去修炼的,但是大哥被人给打了,他不能不过来看看。他刚才其实一直就在后面,但一直未出手,一直看着顾阳的动作。他看的出来,顾阳仅仅是一个灵气境一重,甚至还不到一重的人。可是顾阳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强,都出乎他的意料。

    “这是人该有的速度和力量么!”方才旁观的江虎心中在暗暗惊呼,一个人如果运用灵气,达到顾阳那样的速度和力量的话,差不多灵气境三重左右就可以达到,但是如果一个人完全不用灵气,仅凭肉身的力量,就达到这种水平的话,那几乎可以称呼为妖怪了。

    顾阳看了看那少年,知道他的修为差不多应该在四重到五重的样子。看样子他是年龄最小的,可实际上他却是这群人中最难缠的一个。他方要仔细打量那少年。就见那少年脚下灵气一闪,转瞬间,那少年竟已经到了眼前,一拳横扫,直砸自己的天灵。顾阳看的清楚,向后一纵,避开了第一拳,而后那少年紧跟而上,快拳如风,一招紧跟一招,和顾阳打作一团。

    和之前的街头斗殴式的打架不同,这一回更像是武者之间的较量。面对这个少年,顾阳完全无还手之力,不管是速度和力量他都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他只是仗着自己眼睛好使,能够很快的预判出对方的进攻方向,他才能及时躲避那少年的攻击,若说还手,那简直是笑谈了。

    “打打打,打死他!”江彪等人在旁站脚助威,不断地喊着。他们这般吵闹,很快就惊动了附近的邻居,这周围住的人都是江家的人。这些人也都各找高处,看着院子中的热闹。对于江彪他们欺负人,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因为这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这群家伙就会赌博,抢钱,打人。他们真正惊奇的是,江家的庶子顾阳竟然看得见了,而且此时正在院子里和江虎打成了一团。

    “这是那个顾阳么,前些天不还病怏怏的要死么?”

    “我听说他的侍女找江湖郎中给他弄了药治眼睛,没想到这么有效。”

    “刚脱一劫又一劫,碰上江彪这伙人,估计不死也会被他们扒掉一层皮。悬了!”

    ……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很快附近的墙上房上都站满了看热闹的人。而小若,也其实早就起来了,她一直在屋中顺着门缝看着外面的情况。小若很聪明,他知道自家少爷未必会输,但自己如果跑出去,江彪那伙人多半会攻击自己让少爷分心,那样的话,自家的少爷才是必输无疑了。他看着顾阳来回躲闪,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心都快悬到嗓子眼了。

    “看我的爆炎掌!”那江虎吼了一声,就见他左掌一挥,顾阳立即感觉一股炙热无比的灵气扑面而来!

    爆炎掌!黄字中品的武技,就算是江家的庶子们,也没有几个人会的强力武技。今天江虎将他使用出来,一者是因为若仅仅是近身格斗,他伤不到顾阳。一个灵气境四重的人,打一个灵气境一重都不到的人打这么久还不赢,本来就已经是很丢脸的事。第二就是江虎想炫耀一番,因为这爆炎掌他也学会没多久,还未大成。

    江虎的这一掌来的突然,顾阳并未有防备,这一招准确无误,正好打在胸膛之上,霎时间炙热的灵气就烧掉了顾阳上衣的一大块。而顾阳自己也被那掌气震的后退了三步。

    眼见顾阳中掌,小若再也忍不住,从房子里冲出来,扑向顾阳。而这个时候,江虎也已经收手,在他看来,顾阳中了爆炎掌,那么就代表着顾阳已经丧失了战斗的能力,这一仗他已经赢了,收尾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他来做。

    “少爷!少爷……”小若看着顾阳身前零碎的以上,都哭出来了。就在这时,顾阳一把将她拉过,低声道:“我没事,站到我身后去。”一把将小若拉到自己身后,而他自己则挺起胸膛,清晨的威风徐徐吹过,顾阳身前还未被烧掉的衣角随风摆动着,而外面露出的皮肤,却是丝毫都没有损伤!

    “中了爆炎掌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他只有灵气境一重,难以置信!”

    ……

    围观的众人都不敢相信,刚才那样一记爆炎掌,竟然没有伤到顾阳。有的人认为是打偏了,可是顾阳破碎的衣衫告诉他们,那一掌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了他的胸口。可是顾阳的胸口上一点烧伤都没有,甚至连个巴掌印都没有。

    刚才还在得意的江虎,看到顾阳丝毫没有受伤,吃惊不已。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不敢相信。他可以确定,自己的爆炎掌,虽然还未大成,但是一掌打出,光是炙热的灵气,就足可以把人烧成重伤,可是方才掌上的灵气明明打中了顾阳。

    “再试一次看看!”江虎绝不相信有人中了自己的爆炎掌还会一点伤都不受的。更不要说中掌的人只是一个灵气境一重的人。

    其实顾阳所以完全无碍的原因也简单,龙血石中的灵气焚尽了他体内的杂质与浊气,他现在的身体就如同死灰一般,不管是多大的烈火,都是引不燃,烧不坏的。江虎的爆炎掌练的不到家,只有灼热的灵气,却无强大的力道,这样的火烧顾阳的身上,根本是不疼不痒。如果刚才江虎用的不是爆炎掌,而是随便其他的武技,恐怕现在已经将顾阳重伤了。

    顾阳负手而立,紧盯着面前的江虎,就见江虎再度运使爆炎掌。在其他人的眼中,江虎的动作一气呵成,十分的快,而在顾阳的眼中,他的动作很慢,一招一式,似在传授别人如何使用这爆炎掌一般。顾阳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一股灵气,从江虎的丹田之中提出,而后快速的运走各个经脉,最后向着臂膀汇集。

    “!”顾阳心说如果那灵气汇集到了他的手掌,第二发爆炎掌就要来了,他自己倒是没什么,他害怕爆炎掌波及到自己身后的小若,算是急中生智。他像是随手抄起来一把剑一样,催动体内的灵气。他运功的速度快过那江虎十倍有余,灵气瞬间脱指而出,直射江虎的手腕,他的灵气本来就纤细如毛针,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即便是江虎,也只是觉得手腕被针刺痛了一下。

    嘭!

    一声巨响,这下江虎的热闹大了。就见他整个臂膀都燃烧了起来,躺在地上哇哇惨叫,江彪那些人忙上前去,一边灭火,一边给江虎疗伤,就见江虎的臂膀大部分都已经烧焦,未烧焦的部分在汩汩的流着血,惨不忍睹。

    眼见如此惨状,顾阳挡在小若前面,不让她看到那一幕。周遭的人见此,都是议论纷纷,这些人都道是江虎的功夫练的不到家,反噬了自身,没有人注意到真正的原因乃是顾阳的小动作。顾阳用他的灵气,准确的阻滞了江虎灵气的聚集,导致江虎灵气堵塞于手腕之间,手腕之上的瞬间的压力倍增,终究导致灵气爆裂,而让爆炎掌的威力,全数打在了江虎自己的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