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医夫当追:俏皮甜妻花式撩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寻觅
    徐京墨再度醒来时,四周乃是一片苍白,眼前有些模糊,头沉重的厉害,像是被压上了千斤顶一般。

    一个女声响在耳边,“你的身体还虚弱,现在不应多动。”

    她朝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看到一个小护士,周围的环境渐渐清晰起来,她方发觉,自己是来了医院。

    “不行,我不能待在这。”

    她轻声呢喃道,转而便直接拔掉了手上的针管,便要下床。

    商陆现在依旧不知所踪,她怎么能安生的躺在床上,白白的浪费时间,万一奈师哥对他做些什么,那便不好了!

    护士见了,连忙拦住了徐京墨。

    徐京墨径直推开阻拦的护士,踉跄着步子,缓缓来到医院门口时,迎面正撞上向导。

    向导一见徐京墨这幅虚弱模样,不禁皱了眉头,劝解道,“徐小姐,你这身体还没好,还是不要出院的好。”

    他上次发现徐京墨时,已是半夜,她独自一人躺在冰凉的地上,昏迷了过去。

    他便连忙将她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是劳累过度加上心力交瘁引发的昏迷,需要多加修养。

    徐京墨却径直忽略了这些劝解的话,急切的开口道,“有商陆的消息了吗?”

    向导无奈的摇了摇头,微微皱了眉。

    他已经连续找了三四天,能托的朋友都托了一遍,皆未曾寻到商陆的踪影。

    不过

    他眸子突然闪了一下,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般,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徐京墨,道“这封信,是我在门前发现的,说不定有用呢,你看看吧!”

    说是信,其实就是简单的一张纸,叠了起来,上面写了个,“徐京墨收。”这信上的字写的歪歪扭扭的,竟像是个小学生的字体。

    徐京墨带着疑惑,将这信打开,里面的字体依旧是小学生一般,上面写着一串话。

    徐京墨看不懂,便递给了向导,向导看了一看,便欣喜道,“这地方我知道啊!也是一个酒店,”

    这个地方距离他们这里并不算远,不过一两公里罢了。

    “真的?那你能带我去吗?”

    徐京墨恳切道。

    毕竟她在这里,可谓是人生地不熟的。

    而这个地址极有可能是商陆想方设法,托人送出去来的,她可不能放过这种机会。

    向导有些犹豫,毕竟这可能不是简单的走丢了的事件,而涉及的更为复杂的事。

    “拜托了!”

    徐京墨目光殷切。

    他沉默了一会,便径直甩了甩手,无奈道,“罢了,罢了,就带你去吧。”

    “不过我提前说好啊,我只能负责带你过去,剩下的事,便要你自己去办了!”

    徐京墨连连点头,保证了几番后,向导才发动了车子,载着她出发,两人来到那地方,不过花了几分钟。

    这里矗立着一栋大楼,徐京墨告别了向导,便来到前台,询问了一番后,方上了楼,

    信封上并未说明具体的楼层,徐京墨是软磨硬泡的

    从前台那里要了一份人员登记表,而后从一楼开始,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看了起来。

    期间,徐京墨不知遭受了多少白眼和抱怨。然而,直到来到十一楼,她依旧是一无所获。

    这里已是顶楼,若再没有,只能说明这消息是错误的。

    敲开最中间的一个房间,里面立即传出一个凌厉的声音来,“是谁?”

    “送外卖的!”

    徐京墨哑着声音道,将脸上的口罩又提了一提。

    在来之前,她便从一个外卖人员那里高价买来了一套衣服,若不是凭借着这衣服,她估计早就被告骚扰了。

    而且现在正是中午时分,住在酒店的,在这个时刻,正是点外卖的高峰季。

    “等一下!”

    又一个声音传来,而后似是有人拧开了门把手,门吱呀一声,应声而开。

    徐京墨手中拿着两份已经凉透了的盒饭,一个小伙子从屋里出来,盯着那盒饭看,疑惑道,“你是不是送错了!这好像不是我们订的吧!”

    他记得他们订的是炒面,怎么这人手里拿的竟是盒饭。

    他话音刚落,徐京墨便迅速的从口袋中掏出一把匕首,刀尖抵在那人的腹部。

    那人感受到来自腹部的一丝丝冰凉,以及犹如被蚂蚁咬了一般的痛感,心下一怔,下意识的往下看去,便看到了那把闪烁着冷光的匕首。

    徐京墨缓缓开了口,低声道,“放心,只要你配合我,我不会伤害你!”

    “现在,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徐京墨说罢,便又将刀尖往那男子的腹部移了移,顿时,刀尖冲破皮肉的束缚,一丝丝血腥气弥漫开来。

    男子吃痛,极其迅速的将头点了又点。

    “你们可抓了一个姓商的人。”

    那男子摇了摇头,低声道,“是抓了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反正高高的,帅帅的。”

    男子心生恐慌,只能尽可能详细的描述着。

    “房间里有几个人?”

    “除了我之外,还有两个。”

    男子话音刚落,屋内便传来一个不耐的声音来,“阿平,你小子干什么呢?拿个外卖都磨磨唧唧的,我都快要饿死了!”

    男子便看了看徐京墨,徐京墨低声轻语了几句,男子便道,“我拿不了,你出来一下!”

    那男人闻言,骂骂咧咧道,“你这个废物,连外卖都拿不动了?”而后,便踢踏着脚上的拖鞋,打开了门。

    然而,他刚出门,一个拳头便迎面而来,径直撞上了他的脑袋,他顿时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徐京墨甩了甩手腕,冷冷的盯着门看,她在等待着下一个猎物。

    约摸过了几分钟,屋里的另一个男人心生疑惑,不禁朝门外喊了两句,“阿平,阿清,你们在干什么呢?”

    然而,约摸过了半分钟,却无人回应他。

    他登时便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来,然而此时门正大敞着,他便不得不轻轻的移动了步子,缓缓向前。

    他缓缓来到门前,手中拿着

    一把匕首,正欲关门时,门却被一把推开,他整个人,也被门板一拍,压在了墙上。

    徐京墨夺过他手中的匕首,扔在了地上,而后对着他的脑袋便是一拳,将他解决了去。

    而后,她便迫不及待的叫喊了起来,“商陆,商陆……”

    砰……

    卧室里猛然传出一声来,徐京墨连忙跑了过去,一打开门,便看见正躺在地上的商陆。

    此时,他被人用布条和椅子绑在一起,刚才发出彭的一声,想必也是椅子撞击地面所致。

    徐京墨连忙上前,为商陆解开了束缚,便上下打量了起来,担心道,“你没事吧?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商陆一把将徐京墨搂到怀中,大手抚摸过她的长发,柔声道,“墨墨,我没事,我就是担心你担心的厉害。”

    “对了,那封信,是你让人送的吗?”

    徐京墨疑惑道。

    商陆点了点头。

    事发当晚,他刚和徐京墨争执了几句,心情不是很好,便独自漫步在沙滩上。

    说是漫步,其实,他脑海中浮现的依旧是徐京墨,依旧是那些扯不断理还乱的往事,便无心欣赏风景,也无心关注周围的事物,便也未曾注意到身边出现的人。

    那时,他正走到一处人少之地,准确来说几乎是无人之地,只有一个小孩子在那里挖鱼。

    他好奇那小男孩怎么独自一人,便上前和他交谈了几句。

    而后,那小男孩便对着他身后笑了起来,道“叔叔,你身后又多了几个叔叔……”

    商陆下意识的转了身子,便看见三个男子,正向着他这个方向跑来,且面色不善。

    他当时便意识到事情的不正常来,便回头与小男孩道,“叔叔一会还有事,能不能先拜托你一件事……”

    而后,他便将自己的居住地址告诉了小男孩,他原本只想着让小男孩通知徐京墨一声,就说是他出事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小男孩竟然趁几人不注意,偷偷溜上了车,与他们一同来到了新酒店。

    而后,三人发现了小男孩,倒也未曾为难他,想着他年纪尚小,或许只是贪玩,其中一人甚至还出于好心,将小男孩送回了原先的那片海域。

    徐京墨听罢,不禁长呼啊口气,感慨道,“还好那个小男孩是个聪明的!不然你可该如何是好!”

    商陆略略的扫了一眼周围,便拍了拍已经发麻的腿,从地上站起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开吧!”

    两人下了楼,徐京墨便看到了正焦急的等在门外的向导,她心下一喜,便拉着商陆过去,打趣道,“向导不怕惹上是非吗?”

    那向导长叹了一口气,道,“没办法,看不到你们出来,我也不放心。”

    路上,商陆才仔细回忆起这场绑架来。

    说起来,那几个绑匪虽囚禁了他的自由,却未曾伤害过他,也不曾以言语辱骂,也不曾索要过钱财,到真是奇怪的劫匪。

    徐京墨闻言,则将视线移向了窗外。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奈空清,是恩人?还是仇人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