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医夫当追:俏皮甜妻花式撩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车祸
    “我真是悲哀,满心好意的跑到你这里来受侮辱……”

    徐京墨眸中的光一瞬间暗淡下来,面色冷的可怕。

    她承认自己过于冲动,以至于毁了一个和大公司合作的机会,但是白困醒不应该算盘否定她的心意。

    “京墨,我知道你为我好……”

    白困醒似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微张了张嘴,试探性的开口道。

    “够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不想为一个不相信我的老板工作,辞职邮件我会发你邮箱的,你记得查收就行。”

    徐京墨忍住心里的不适感,甩门而去。

    白困醒盯着徐京墨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人影消失在眼前。

    他微微皱了眉头,一时不知自己到底该相信谁。

    正想着时,电脑发出提示音来,是叶浅浅的邮件,她依旧如往日一般,将公司的相应事件,以及一些待签订的文件分门别类的放在相应的文档中。

    可以说,公司的相应事项,大大小小的决策都是他本人签订的,又与叶浅浅有什么关系呢?

    想到这里,白困醒不禁摇了摇头,只觉京墨如此针对叶浅浅,乃是对她存了太多的偏见。

    清晨。

    刺眼的太阳落在徐京墨的身上,徐京墨微捂了捂眼睛,方挣扎着起来。

    今天,她乃是睡到自然醒的,公司那边她已经递交了辞职书,不管批不批,她都不准备再去了。

    起床,徐京墨习惯性的从口袋中拿出药瓶来,手指在瓶盖的开口处停留了一会,终究还是放下。

    “能不吃就不吃。”

    徐京墨轻声呢喃着。

    治疗室前,人来人往,上午十点,正是繁华的时候。

    刘雅上次和李琛交谈时,无意中提了一嘴,道是现在治疗室的客人并不多,治疗室现在是入不敷出。

    她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只是聊天聊的忘乎所以,便将什么话题都捧出来聊罢了。

    让她没想到的是,李琛竟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为治疗室做了许多宣传,现在,治疗室中的病人多了许多。

    将近十一点时,徐京墨推门走了进来,她径直朝着商陆的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并未注意到站在前台的刘雅。

    刘雅看着徐京墨的背影,心下一个咯噔,面色瞬间沉重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徐京墨最近常来吧,商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许多。

    一想到这里,刘雅便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抽痛起来。

    商陆微微扫了一眼徐京墨,见她冷着一张脸,询问道:“怎么?有人惹你生气了?”

    “你怎么知道?”

    徐京墨惊讶。

    白困醒的事情,她明明谁也没告诉,便是宛童,她都没说。

    现在,宛童正在微信上一个劲的问她怎么不去上班,她只能拿自己有病要治作为缘由去挡她的嘴。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呗!”

    商陆理所当然的回应道,嘴角也跟着不自然的上扬,浮出一抹笑来。

    徐京墨见状,索性将心里的烦闷一股脑的吐露出来。

    “还不是那个不识好人心的白困醒!榆木脑袋一个,真是快要气死人了!”

    “……”

    “这种事情只能等他自己想明白才行,别人很难左右。”

    商陆听完徐京墨的一番诉苦,给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像他当时一直对徐京墨存了怀疑的心思,不也是谁劝都没用,所以这种事需得当事人自己看透。

    徐京墨面露忧愁,一只手拖着自己的脸,一只手在桌子上愤愤的敲了几下。

    “照他这样下去,他还没想明白呢,估计宛童已经不愿意再留在他身边了!”

    爱情并不能让人原谅一切,也不能让人宽容一切。

    商陆闻言,楞了一楞,眉头微微皱起,随即沉重的将头点了一点。

    他不也是这样失去徐京墨的……

    商陆这般想着,看向徐京墨的目光中也多了一抹凄凉,不过只一瞬间,他便恢复了正常。

    “对了,今天那个小帅哥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商陆一边在纸上写画着,一边缓缓开口道,神色有些不自然,面颊也透着不自然的红。

    小帅哥?

    徐京墨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商陆口中的小帅哥是李琛,当即便挥挥手笑道:“他还有自己的事情做,哪里能一直陪着我。”

    “你们经常在一起吗?”

    商陆下意识的询问出口。

    徐京墨楞了一楞。

    商陆急忙解释道:“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你现在身边的人,也好更好的为你规划治疗方案。”

    徐京墨盯着商陆的看,眸子亮堂道,“是啊,我们是在通过相亲认识的。”

    商陆一紧张时,话便会多上一些,小动作也会多上一些。

    他是在在意自己和李琛的关系吗?

    徐京墨如是想到,嘴角浮现了一抹淡淡的微笑来。

    然而,不过下一秒,她便猛然摇了摇自己的头,责怪起自己多想来。

    商陆闻言,手下的笔猛然停下,身子僵硬了一下。

    “这是注意事项,你带在身上,不记得的时候就看看。”

    商陆停顿了一会,方撕下了手中的纸条,送到了徐京墨的手上。

    既完成了今天的治疗,徐京墨便也没有什么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了,拿了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商陆盯着徐京墨离开的方向,呆了好一会,方无奈的摇了摇头。

    原来,没有人会待在原地等另一个人。

    白荷在出租屋中整整待了一个星期,每日靠着外卖过活,活动范围便是一百几十平米的出租屋。

    她既不回应,也不出面,退圈的事情有没有新的进展,渐渐地,网友们对于她退圈一事的热度才缓缓降了下来。

    她拿出手机来,慵懒的躺着沙发上,点开热搜看进去,当即便惊住了。

    热搜的第一条竟是王健醉酒出车祸。

    照片上,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撞在公路旁的一个大树上,车头已经歪掉了,还有一张图片则是王健受伤被救护车抬走的照片,照片虽然模糊,却依旧能看出王健满身鲜血

    来,看来他伤的很重。

    前几天,白荷还在庆幸网友终于不再关注自己退圈的事情,将自己从热搜上降了下来。

    然而,王健一出事,她的名字便瞬间升至热搜榜第二位,人们对她的最多讨论便是,王健出事,白荷作为未婚妻会不会赶来照顾。

    自从白荷宣布退圈后,两人便再也没有合体出现在公众面前,近来,王健也不出席任何活动,记者们也是无从问起。

    白荷放下手机,一颗心沉重下来,她的脑海中闪现过王健对她说出最后一句话时的表情。

    他竟真的傻到要去伤害自己……

    白荷这般想着,眸中划过泪水来。

    她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突然拿出了手机,死死的盯着屏幕看,手指不停地滑动,似乎是在找着什么。

    王健就医的医院虽然处于保密状态,然而总有一些狗仔会通过各种方式来探寻。

    白荷找到了一个私生贴吧,方在里面找到了王健如今就医的医院。好巧不巧的,这正是陆闫与所在的医院。

    陆闫与收到白荷的信息时,微楞了楞,犹豫了几下,终究还是来了她指定的地点。

    医院附近的一个咖啡馆中,白荷戴着黑色的遮阳帽,将自己的半张脸遮住。

    白荷双手正抱着一杯咖啡,身子微微僵硬着。

    陆闫与一眼便认出白荷来,来到她身旁,缓缓开口道“你找我,是为了王健的事情吧!”

    王健被送来的时候,他刚好在值班,就在刚才,他刚从手术室出来。

    正是疲惫的时候,陆闫与便点了一杯美式,想用咖啡的苦涩味唤醒一些神识。

    白荷点了点头,面露愁色,转向陆闫与,急切的询问道:“王健他,现在怎么样了?”

    陆闫与不得不承认,在听见白荷关心的语气时,他竟嫉妒的生了狂,手指并拢在咖啡杯上。

    虽然王健住院的消息乃是被严禁传播的,还是被一些小护士知道了,那些小护士皆在八卦白荷会不会出现。

    毕竟,两人可是在全国人民面前表示要结婚的。

    “好歹是捡回一条命来,以后还是不要开那么猛的车。”

    陆闫与沉默了一会,方淡声道。

    “那他现在醒没醒过来,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有没有伤到脸呀?”

    脸可是明星的第一门面。

    白荷一连串的询问引起了陆闫与的不耐。

    “你有问我的功夫,不如自己去看看,毕竟你是他的未婚妻。”

    他只觉心中顿时蔓延过一阵苦涩来,当即将余下的咖啡灌进了胃中,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我做了一夜的手术,有些累了,先走了!”

    陆闫与说罢,便迈开了步子,朝着外面走去。

    白荷突然伸出手,将他的袖子拉了一拉。

    陆闫与诧异之余,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正对上白荷猩红着的眸子,她呢喃出声,“不要走,我害怕,我害怕……”

    记忆在一瞬间倒退,陆闫与只觉回到了几年前,那时候白荷还没有进入娱乐圈,只是一个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跟屁虫。

    那时候的白荷,对他也是如此依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