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东丘 > 第五百六十四章,又见村雨
    会嵇派弟子只是看起来,表面和气,实际上,到了紧要关头,就学起狗一样的撕咬起来,令陆谦玉忍不住笑话。

    不仅是陆谦玉,很多会嵇派的弟子,面对任长虹和坤宝的唇枪舌剑,均显得很是尴尬,有点看不下去了,唯独这两个人,你来我往,你一口吐沫,我一口吐沫得争执不休,陆谦玉还要向坤宝询问关于会嵇派掌门人的事情,哪有时间在这等他们是兄弟两个分出个胜负来,陆谦玉咳嗽了一声,怒道“坤宝,你跟你师兄的事情,那是你们的家里事,等回去之后再说,现在你的回答我的问题。”

    坤宝闭了嘴,狠狠的瞪了一眼任长虹,骂骂咧咧的道“他妈的,小兔崽子任长虹,老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好,你还不领情,当着陆大侠的面,全给咱们制住了,你要是有本事,你打得过陆大侠啊,那你上去打啊,还不是像是一条狗一样的给人家拴在了这里,陆大侠不过是想要知道一点东西而已,那有什么关系,我们既然知道,那就告诉陆大侠,我们不知道的,也不能欺骗陆大侠,陆大侠一高兴,那可把你们都放了,你们留着一条性命,干嘛不好,你不是看上了薛师妹吗,怎么的,你又不喜欢人家了,你要是死了,我敢保证,薛师妹不出几个月,那就嫁给高师兄了,高师兄人家是什么人啊,你也不想想清楚,即便薛师妹,心里向着你,可到时候,你死了,高师兄可不就得取而代之吗?”

    坤宝一席话, 可能是触及到了任长虹软肋,任长虹大骂道“坤宝,你个龟孙,我平时看错了你了,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区区一个陆谦玉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你个小人,我喜欢薛师妹不假,薛师妹嫁不嫁给我,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快点给我闭嘴,我要是不被束缚住了手脚,我恨不得一剑就杀了你。”

    人一旦卑微起来,比起尘埃还不如,这就是坤宝的真实写照,在遇到陆谦玉之前,在今日之前,坤宝在会嵇派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小师弟们,那个见到他,不得点头哈腰的问一声好,可如今,坤宝为了活命,在陆谦玉面前,当着会嵇派弟子的面,可起了一个表率,不光是会嵇派的弟子震怒,就脸陆谦玉也有点看不下去了,陆谦玉素来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没有骨气的软骨头,还不如一个好老娘们,但没有办法,整个会嵇派弟子里面,就只有坤宝是一个突破口,否则要陆谦玉去从任长虹的身上做文章吗,任长虹是个硬骨头,想要啃动他,还需要大费周章一番不可,陆谦玉哪来的闲工夫。

    陆谦玉说道“坤宝,任长虹,你们两个人都是会嵇派的掌门弟子,吵来吵去,有意思吗,坤宝,你最好还是快点说出郭孙雄的下落,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不然,我就把任长虹放开,我倒要看看,任长虹是不是在吓唬你,他的剑,会不会在你的身上,刺出十七八个窟窿来。”

    任长虹喝道“好,陆谦玉,你若是敢放开我,我不仅要在这个叛徒,胆小鬼的身上刺出十七八个窟窿,我还要把他的一层皮给拔下来,挖出他的心出来看看,他的心,到底是个什么颜色,你敢吗?”

    陆谦玉微眄着坤宝,说道“坤宝,人家要刨开你的肚子,看看你的心脏是个什么颜色呢,你说我到底是松绑不松绑?”

    坤宝深知,今日若是说了,任长虹和其他会嵇派的弟子不会放过自己,若是不说,陆谦玉不会放过他,他心想“我他妈的,怎么如此倒霉,好事一件轮不到我的头上,坏事一股脑的全丢给我了!”两种报应之间,只得选一个最轻的,坤宝寻思着,只要他说了,陆谦玉满意了,就会放过他,接着他就可以离开这里,会嵇派是不能回去了,江湖这么大,他下半辈子躲起来,起码也能活着,不见得会嵇派的弟子就会把他揪出来。

    坤宝一瞬间思考下来,急忙说道“陆大侠,我说,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务必要满足我,你若是不答应,那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

    任长虹道“陆谦玉,我就跟你说说这个人,他在我们会嵇派上,名声一直不好,是一个骗子,他说的话,你可能信。”

    坤宝呸了一口,说道“任长虹,你就是嫉妒我,这种好事,怎么落不到你的头上去,看看你的小人样子,我都感觉到恶心,陆大侠问我的事情,我怎么敢骗他,陆大侠,你答应,不答应?”

    陆谦玉问“至少我也要知道,你要我答应你什么事情,废话少说。”说着,陆谦玉把剑像任长虹的绳子移动过去。

    坤宝吓了一跳,险些从地上蹦跶起来,说道“不可,万万不可,陆大侠,你若松开他,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陆谦玉笑道“他杀你,是他杀你,不是我杀的你,你还费什么话,快点说。”

    陆谦玉是真给这两个人弄的心烦议论。眼瞧着天色不早了,他答应过白云山庄的人,两个时辰就会回去,现在明显已经过了这个时间,若是他不能及时赶回,不仅给人一种不守时的不良印象,而且还会引起他们的惶恐,陆谦玉无论做什么,都比较喜欢,遵守自己的承诺,不喜欢给朋友们招惹麻烦。

    许来风也在吹促着陆谦玉,说道“谦玉,我看这个人就是小滑头,不如一剑杀了,一了百了,跟着他浪费咱们宝贵的时间,多不值当啊,你可得快着点。”

    坤宝道“两位大侠,只要你们答应我,我说了之后,你们立即放我走,我就告诉你们,说实话,只要我说了,会嵇派我是回不去了,郭孙雄一定不会放过我,从此以后,我可就只能在江湖上流浪了,所以我必须保证,我能够活下来,不会给任长虹杀了。”

    陆谦玉明白了坤宝的意思,说道“我答应你了,只要你说出会嵇派的接下来要做什么,郭孙雄在什么位置,我就先放了你,然后把他们都杀了。”一听到这话,会嵇派的弟子很多都坐不住了,他们愿意为,只要坤宝一个人招了,其他人就会相安无事,却没想到,陆谦玉为了坤宝一个人,要杀人灭口。实际上,这是陆谦玉给坤宝设下的一个套子,他这么说完了,会嵇派的弟子,在原有的基础还会憎恶这个人,陆谦玉既然看不起他,答应了他饶他不死,但也不能让这人在江湖上还好过了,他不会杀这些会嵇派已经给制服的弟子,那跟杀鸡宰鸭没有任何分别,若是说以后在战场上碰到了,陆谦玉与会嵇派的弟子相互厮杀,陆谦玉就不会如此的内疚了,这么做,简单一点说,不是大丈夫所为,陆谦玉也知道,今日放走了任长虹等人,那就是放虎归山,任长虹马上就会回到郭孙雄身边,将情况告诉郭孙雄,接下来还会来加倍的对付自己,这就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吧。

    陆谦玉道“坤宝,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坤宝哭丧着一个脸,胆怯的说道“陆大侠,那我就说了,很多事情,不是我能知道的,不仅是我,就算是任长虹,以及在这里的大部分的会嵇派的弟子,可全都不知道,比如说你问的,我们掌门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他怎么会告诉我们呢,这事情,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你也认识的,郭达,郭猛他们知道的,他们是郭孙雄的亲儿子,他们不知道,还有谁能知道呢,所以这个问题,我压根就不知道应该回答你。”

    陆谦玉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也知道你不见得知道郭孙雄的计划,因为你们不过就是郭孙雄棋盘上的一枚枚棋子一样,等你们没用的时候,他就会丢掉你们,现在你回答我第二个问题,郭孙雄在什么地方。”

    坤宝想也不想,直接回答道“我们这一批人,只专门挑选出来对付陆大侠你的,所以我们不跟着掌门人一起行动,在我们来到马家镇之前,我只是接到了掌门的人吩咐,知道他们的位置,是在南边的大禅寺,现在走没走,我就不知道了,你要找我的师傅,只管可以往南边去,据我所知,会嵇派的其他师兄弟们,都在往南去,等我们来到这里,找不到你,也会往南去的。”

    任长虹一边听着坤宝说话,吐沫星子纷飞,一边气的用头撞后面的墙,一下下的,很快就碰出了一个小坑,他怒道“坤宝,你个狗东西,你个狗东西,会嵇派对你不薄,你怎么能···”说着,居然晕死了过去,陆谦玉不信他是晕过去了,许来风过去看了一下,发现任长虹的后脑在涓涓流血,原来任长虹气性太大,这么一撞,居然把自己的后脑撞破了,已经死了。

    许来风检查回来,说道“任长虹死了。”

    会嵇派的弟子沉入了默哀之中。

    坤宝则松了一口气,这么多会嵇派的弟子,都是小辈,还有早就死去的陶国志,与他同时掌门座下的弟子,现在他们两个都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没有主见的年轻弟子,坤宝才不怕呢。

    坤宝笑呵呵的说道“陆大侠,还有这位大侠,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如果有半点虚言,我就···,我就···”坤宝说了半点的我就,就是不知道他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死法,陆谦玉知道这种人胆小怕死,只要吓一吓他,他自然而然就什么都说了,而且不会说谎。

    陆谦玉瞪了他一眼,说道“那你就滚吧,趁我还没有改主意之前,滚得越远越好。”

    坤宝连说了好几个是,等待陆谦玉给他松绑,他起身就走,走得急了,还差点撞到了陆谦玉身上,陆谦玉错开身位,怒道“看着点路。”

    坤宝连走带跑,很快就消失在了后院门口。

    许来风见他走远了,说道“这小子这么不经吓,可给郭孙雄丢了大人了,这些人,怎么处理?”许来风说的处理,不是说要杀了他们。

    陆谦玉道“那都放了吧,让他们带着尸体回去,我们既然知道了郭孙雄的下落,那就应该去拜访他们了。”

    许来风走到陆谦玉跟前,小声道“放了他们,他们肯定会去报信,我们再去找郭孙雄,岂不是自投罗网?”

    陆谦玉笑道“谁说我放了他们,就不准他们回去报信了,谁说我去找郭孙雄就一定要找郭孙雄。”’

    许来风笑呵呵的,尽管不是很懂陆谦玉像是绕口令的话,可意思有一点,还是明白了,陆谦玉这一招,实在是高明,他是让会嵇派的弟子,把今日的事情告诉郭孙雄,让郭孙雄觉得,陆谦玉总有一天会去找他,可能就在他的身边,像是郭孙雄这种老谋深算的家伙,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如今可是给陆谦玉算计了,陆谦玉这是让他,不得安生,夜夜都睡不了一个好觉啊。

    许来风松开了捆住得所有会嵇派弟子,他们知道打不过陆谦玉和许来风,灰溜溜的带着尸体离开了马家镇,当然了,他们分兵两路,一路去送消息给郭孙雄,另外一路则是抓拿坤宝。

    马家镇的事情眼看着就要结束了,陆谦玉最后见了马三元一面,陆谦玉再一次提醒了马三元,不要去找白云山庄报仇,如今,马三元经历这样一番事,心头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了,表示原来的仇怨,从今往后一笔勾销,白云山庄依然是白云山庄,马家镇还是那个马家镇,皆大欢喜。

    这次马家镇之行,陆谦玉收获颇丰,不但解决了马家镇和白云山庄过往的恩怨,还算计了郭孙雄一次,心下大喜,回到白云山庄之后,众人都等急了,龚不凡和顾有志,差点带着马三强骑马去马家镇打探消息,幸亏陆谦玉早回来了一会儿,陆谦玉没有说起发生在马家镇的事情,其他人也知道不该他们知道的事情,他们不问,几个人收拾妥当,没一个人骑着一匹马,另外还有一辆马车,带着干粮,换洗衣服什么,这就离开了马家镇的地界,往东边,随后往南边走。

    陆谦玉是要去南坪之地的,既然邱凌云的最终目标是南坪之地,相信武林盟会在哪里一早就等着魔炎教派,会嵇派自然也要去不可,要找连横派的掌门人,当着武林盟其他掌门人的脸,将会嵇派郭孙雄的罪行公布于众,南坪之地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他们走了半天时间,晚上到了一个小城落脚打尖,宁儿出手十分阔错,加上出来之前,早有准备,租下了一个小客栈,客栈是不大,但是客人都给小二赶走了,剩下的都是陆谦玉的人,这么做,也是为了清静,陆谦玉尽管反对,这样显得未免霸道,赶走的那些客人,保不准心生怨念,人在江湖,时时刻刻都得提防,小人多如牛毛,有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得罪什么人。

    这个客栈的名字叫做洪福,不是很大,前后院,前院是酒馆,后院是住店的地方,一个小小天井,四周都是房间,房间之中,夹着马厩,想要出去,有一个大门,正门对着的是一条林荫小路。

    陆谦玉的房间靠着北边,挨着马厩,这个位置,可不怎么好,房子的隔音有很大问题,墙壁只有薄薄的一层,到了晚上,马儿踏蹄的声音听的是清清楚楚,陆谦玉这几天本来就难以安睡,又选了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让人难以入眠,晚间子夜,其他人都睡熟了,陆谦玉仍然还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思绪漫游,月色正浓,星空安详,马厩里的马儿正在吃草,发出窸窣的声响,忽然间,陆谦玉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十分微弱,可逃不过他的耳朵,这脚步在门口徘徊了两圈,接着就消失了,随后,陆谦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墙外跳了进来,因为马厩里的马发出了一声怪叫,陆谦玉立即起身,穿上了大褂,这段时日,陆谦玉为了防范敌人,早就学会了穿衣服睡觉,舒服不舒服的感觉不出来,总之他晚上是睡不好,穿着衣服,不穿衣服都是一个人样,他抄起了床边的孤寒,来到了门口,把门轻轻卸开了一条罅隙,接着月色看向门外,天井之中,一片安静,马儿又恢复了吃草的声音,其余的门窗关闭严实,不见一个人,陆谦玉还以为是同伴中的某一个人起夜,可这样看来,不是他们,正在这时,陆谦玉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若是以马来比较,这个人的身高,刚刚到马肚子,是个侏儒,可他短小精悍,穿着一身夜行衣,沿着墙壁走动,那是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处于一片阴影之中,若是不加以仔细看,根本看不迟来,居然还有人一个人,正是因为这个人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截树枝上,才引起了陆谦玉的警觉。

    这个人,蹑手蹑脚,轻功不错,落足无声,但在陆谦玉的耳朵里,他的声音已经足够吵醒他一百次了,此时此刻,这个人,正往最右边的一个房间走去,那里住着宁儿,她可能还不知道,有人会这么大胆,陆谦玉不怀疑这个人除了窃贼的身份之外,还有什么身份,他定然是惯犯,对这里如此的轻车熟路,他也不怀疑这个人跟客店有什么关系,陆谦玉见过客店的老板,一个黑瘦黑瘦的老头子,儿子就是小儿,两个人十分的朴实,不见得会干出这种勾当来,所以说,这个人就是一个窃贼。

    陆谦玉见他逼近了宁儿的房间,站在了门口,从口袋里拿出了江湖人惯用的迷香之类的东西,他推开门,立即窜了出去,那人反应过来,手中的家伙事掉在地上,顾不得拾取,掉头就走,但是在陆谦玉的轻功之下,能有几个人可以全身而退的逃走,既然是一个窃贼,陆谦玉不想搞得那么兴师动众,将其他人也唤醒了,所以他没有吭声,伸手往这个人得肩头抓下,这人请工作是不错,他往墙根下走,眼见对方轻功好,动作快,像是一只老鼠似的,他脚下瞪着墙壁,轻轻一纵,便跳到了墙上,陆谦玉旱地拔葱,跟着上墙,手是擒拿的招数,这个人缩了一下肩膀,笑道“嘿,汉子,好功夫,没想到我居然碰到了厉害角色,今日算我倒霉,后会有期。”短小的汉子,轻松避过,跳下了墙去,来道路上,接着就是飞奔,陆谦玉难能让他逃了,紧紧的追了上去,十步之内,追上了这个汉子,手依旧用擒拿,双手齐出,分别抓汉子的后脖颈和后背肩胛骨,汉子哎呦叫了一声,往前猛扑,陆谦玉原本已经扣住了这人的肩胛骨,手指头刚刚碰到,这人就在一次避开了,陆谦玉觉得这人有趣,功夫算是出色,没有下杀手。

    陆谦玉追了几步,与这汉子保持着一段距离,不是说追不上他,这汉子跑得再快,无论如何也避不了陆谦玉的五指山,陆谦玉喊道“这位朋友,深夜到访,有何贵干啊?”

    汉子跑得飞快,呼吸均匀,可见内功也很不赖,两个人很快就离开了小城,来到了郊外,汉子边跑,边说“朋友,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在路上看着诸位,一个个穿着溜光水滑,大富大贵,又有一辆大马车,定非一般人,近些天来,在赌场输了钱,手头有点紧,所以想来打个秋风,却不想,阁下的武功居然如此了得,我不是别人,名字叫做,飞翔老鼠——曹正淳,因为轻功好,长得矮小,所以得名,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没有得手,何必苦苦追我,放我一条生路,日后再相见,我飞翔老鼠定然感谢。”

    陆谦玉笑道“飞翔老鼠,你惹我在先,深夜打搅,若是我没有及时发现,岂不是着了你的道,你可知道,你要下手的房间,里面住着一个闺女,你这么进入了,岂不是坏了她的清白,且不说我不找你报复,就凭你是盗贼这一条,我也不能留你,江湖上的不平事,让我碰见了,就得管一管。”

    曹正淳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阁下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了?”

    陆谦玉道“你跟一个本事比你强好几倍的人谈条件,你觉得,对方能够答应放了你吗,我们现在已经出城了,劝你还是停下,你是知道的,在城内,我是故意收敛,到了外面,要追上你,轻而易举,你逃不掉的。”

    曹正淳突然停下,转身道“阁下说的不错,今日的局面,就算是我三个飞翔老鼠,也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怎么办,随便你好了,我飞翔老鼠,可不是怕死之辈,既然做这个勾当,就不怕给人抓住,我知道,早晚都有这么一天。”

    皎月西沉,看不见这个人的脸,陆谦玉只知道他的身高很低,知道自己的胸口,听声音,是个中年人,陆谦玉道“在此之前,你可干的顺利吧,没想到的事情,那是很多的,其实有很多事情,我也没有想到,但是,好事,坏事,既然坐下了,就要有因果,今天你给我抓住,就是你的因果,论轻功,你是不行,那就亮出兵器来吧。”

    飞翔老鼠哼道“朋友,你可真会开玩笑,轻工我不是你的对手,那是我最拿手的,你带着剑,轻功有这么好,十分少见的好,我从未见过能在轻功上胜的了我的人,所以我知道,比其他的,我也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就不必了。不过,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高手,他是我的朋友,你愿意比,我可以带你去,否则,就算你抓住了我,他也会来找你报仇。”

    陆谦玉笑道“很好,把所有的麻烦事情,都聚在一起解决,这个我喜欢,不浪费时间,你要去哪,前面带路。”

    飞翔老鼠抱抱拳,说道“阁下,尊姓大名,由此胆色,江湖上可不多见,而且有这么年轻,真乃是后生可畏,让我飞翔老鼠十分佩服,倒愿意和你结交一番,哪怕你把我扭送到官服,你这个朋友,我也要交。”

    陆谦玉道“江湖上的事情,与官服有什么关系,你惹到了我的头上,又是盗贼,朋友就免了,我这个人,不是什么人都用来交朋友的,废话少说,带我去吧。”

    飞翔老鼠大笑几声,往前面走去,越走越快,陆谦玉在后面跟着,大概走了半个时辰,已出去了二十余里,来到了一片农田之中,在一望无尽的高粱海之中,有一块瓜地,正是西瓜成熟的季节,到处都是蛐蛐的叫声,飞翔老鼠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发觉陆谦玉还紧紧的跟着他,在那一刻,他心里十分诧异,心道“这人跟了我这么久,脚步不乱,内气平稳,还真是一个高手,也不知道,我那位朋友,能否对付得了他。”

    陆谦玉也佩服这个人,脚力惊人,是个好汉,只可惜他是一个梁上君子,若非如此,陆谦玉倒是乐意与他结交一番,飞翔老鼠进了瓜田,脚踩着西瓜而行,西瓜一个不破,陆谦玉则用微步跟着,转眼之间,夜色阑珊之下,瓜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瓜棚,棚前席地而坐一个人,正在啃着西瓜。

    飞翔老鼠,来到这人身边,俯身说了几句,这人放下了西瓜,从地上拾起一把兵器,细长的,好像是一把剑,但是有些弯曲,又不是像是一把剑,而是一把刀,像是刀又好像是剑的武器,让陆谦玉十分诧异,他还从未见过江湖上有类似的武器,这人从地上弹起来,说了一句话,不知道是陆谦玉听错了,还是这人的口音有问题,陆谦玉居然没有听懂。

    陆谦玉站在三丈之外,向这人抱抱拳,说道“飞翔老鼠,夜闯客栈,竟然了我的妹妹,给我抓个现行,本该擒拿回去教训一番,不过飞翔老鼠说,他还有一个朋友,即便我抓了他,他的朋友也会找我报仇,他说的这个人,就是个阁下吧?”

    飞翔老鼠很客气的说道“这我朋友,你猜的不错,我说的人,就是他,你们两个过过招,若是我这位朋友输了,我飞翔老鼠,任凭发落,如若不然,你就只好从什么地方来,回什么地方去吧,我飞翔老鼠,绝对不是记仇的人,你可以放心,我只求朋友可以放过我。”

    陆谦玉道“这个好说,胜者为王,谁赢了,谁就有话语权,不过我要问问,咱们是比剑呢,还是划拳?”

    飞翔老鼠身边这人,个头中等,比较清瘦,披头散发,他回答着陆谦玉“阁下随身带着剑,一看就是一位剑术高手,我们就来比剑吧。”

    陆谦玉说道“好。”

    话音刚落,那人影子一晃,仓啷一声拔出了剑或者是刀,走的是右路,出剑很快,眨眼之间就到了陆谦玉的跟前,陆谦玉拔剑去找对方的剑,只听砰的一声,双剑相交,结果令陆谦玉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对方的剑会在孤寒的锐利之下,断成两截,可结果,只是两把剑一荡,两个人各退一步,对方的剑,完好无损,反而把陆谦玉震得虎口有些为麻,令陆谦玉更加想不到的是,这一撞,陆谦玉只用了五成力,对方用了一个千斤坠的功夫,双脚死死的扎进了松软的泥土里,还是退了一步,这才停下来,那人的耳朵发出嗡嗡的声响,虎口差点给撕开,这一下,对方明白了陆谦玉的内力在自己之上,而且手里的宝剑非同小可,他手中这把剑,同样是削铁如泥的力气,鲜有败绩,可今天,剑客遇到了他的对手,剑也遇到了他的对手。

    对方一句话不说,双脚拔出,这次走的是左路,连出三剑,全都是竖劈,陆谦玉微微一愣,心道“这人的剑法很是奇怪,怎么都是竖劈,这是用剑,还是用刀,难道是剑用的刀法不成?”

    原来,在剑法之中,以为剑本身的制约,加上这个兵器本身的特点,剑法之中,很少有竖劈这种招数,往往都是刺比较多,剑就是用来刺的,而刀才是用来劈的,陆谦玉连续躲开了三次劈砍,手中的长剑去找对方的手腕,也是连出三剑,这三剑明显要快于对方的三剑,在第二剑的时候,陆谦玉实际上就已经逼得对方不得不收起攻势,转而防守,陆谦玉用剑,专挑对方的空档,打的是对方不得不防,是死门,如果对方不撤招,还想着抢攻,那陆谦玉这三剑,他一个都避不开,而且还不能抢攻到陆谦玉,对方没有见过这样完美的剑法,简直没有漏洞,实际上又全是漏洞,这完全就是村子里的小娃娃都能用出来的剑招,很乱,陆谦玉的剑贴着对方的手腕进攻,对方只好后退,陆谦玉出三剑的时间,对方仅能出一剑,这样一来,那人顷刻之间就落入到了下风。

    一边看着的飞翔老鼠,叹为观止,虽然视野不清楚,他看不到两人出手,因为两人都用的是快剑,可他自从认识了这个朋友之后,也在江湖上遇到过不少剑术大家,这位朋友的一把刀不是刀,剑不是剑的兵器可让他们吃尽了苦头,可是今天,遇到了对方这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的时候,居然给人逼的招架无力,足以说明,这个年轻人的剑法,尤胜其他人,乃是一等一的高手。

    陆谦玉的剑,越出越快,越来越随意,招式是五花八门,对方的剑法,只有横劈,竖劈,遣词,这三种,可就是这三种招数,却拥有无数的组合,横劈之后接刺,刺后又是一个横劈,横劈之后连着横劈,竖劈之后接着是竖劈,他居然用最为简单的招数,拦住了陆谦玉的攻势,陆谦玉在吃惊之余,打量着这个人,越看越觉得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陆谦玉逐步发现了对方的破绽,而他全是破绽,他知道自己全是破绽,可对方就是破解不了它的破绽,因为他的破绽一闪而过,下一个破绽会出现在何处,对方根本来不及思考,也就找不到了,可是对方的破绽却很大,陆谦玉看出来了,对方的剑,走的是上中两个路子,从左右开弓的次数比较多,不能说他的剑不走中路,可能是为了完全避开陆谦玉的锋芒,对方的脚从不离开地面,所有的剑招,都是由手臂发出来的,所以陆谦玉用了一个小聪明,专门攻对方的下盘,迫使对方连连后撤,陆谦玉终于带了一个机会,孤寒直奔中门而去,对方用横劈招架住了,陆谦玉手腕一抖,孤寒往面门一刺,对方一个撤步,陆谦玉的剑往下一拉,对方的脚步跟不上了,眼瞧着一双脚暴露在陆谦玉的剑下,对方大声道“够了。”

    陆谦玉的剑,距离这个人的脚不到一寸,姿态也十分的诡异,身体前倾,以一个常人不能做到的角度,胸脯差点贴在地面上,脚跟也完全离地,可他就是没有摔倒,原来左手撑着地面,听到这人喊了一声,陆谦玉及时住手,从地上弹了起来,说道“阁下,认输了吗?”

    对方点点头,说道“是我输了,阁下的剑法,果然精妙绝伦,在江湖上,很难见到,不过我看阁下的剑法,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知道阁下叫什么名字?”

    陆谦玉收剑,说道“阁下的剑法,我也恍如昨日,不知道在何处遇见过,这么说来,我们可能认识。”

    “我叫松上村雨。”对方说。

    陆谦玉惊讶道“你是松上村雨,你们在这里?”陆谦玉第一次见到松上村雨是在东丘山上,至今刚过去几个月,对这个名字,记忆犹新,而且当时,松上村雨的身份一半是中原人,一半是东洋人,用的是东洋的剑法,在山上引起了不少的议论,陆谦玉对这个混血儿的印象还不错!

    松山村雨微微一愣,说道“阁下认识我?”

    陆谦玉笑道‘东丘山上的一别,多日不见,我是陆谦玉,难道你忘了。’

    松上村雨哈哈大笑,说道“难怪,难怪,你是陆谦玉,你的无剑之道,让我佩服之至,想不到今日你的剑法又精进了,让我望而却步了,你是陆谦玉,恩,你是一个杰出的剑客,我松山村雨认输。”

    飞翔老鼠比谁都高兴,说道“原来两位都是朋友,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早知道,说什么也不敢去偷陆少侠的东西,我这不是不自量力,以卵击石,找死去了吗,哈哈哈。”飞翔老鼠也知道陆谦玉这个人,听过一切消息说陆谦玉十分厉害,知道陆谦玉正在给武林盟追杀,反叛武林盟的事情,可他没有见过,与很多江湖上的闲云野鹤一样,飞翔老鼠,不喜欢管武林上的杂事,对武林盟也不喜欢,但对于陆谦玉这样一个少年高手,他可比较感兴趣,想不到今日就给遇见了。

    松上村雨不是坏人,陆谦玉对他十分客气,说道“村雨兄得东洋剑法,也有独到之处,若不是我在金紧要关头看见了村雨兄的破绽,可别像轻易的取胜。”

    松上村雨哈哈大笑,说道“陆谦玉,你十分谦虚,我的东洋剑法,打不过你的无剑之道,这是事实,我从不会盲目的自信,来,既然来到这里,想必是缘分到达,我们喝上一杯。”

    dongqiu00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