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梦里有个外星文明 > 第10章 学生时代的爱情
    杜邱回到自家小区附近随便找个小饭店吃了午饭,连家都没回,直接开车往张鸣柳的哥哥家赶。

    一个月前和张鸣柳重逢后,杜邱送她来过,所以还记得地址。

    当初恋爱时,虽然知道她有个哥哥在魔都做警察,但两人是校园爱情,也没到见家人的时候,所以并未见过。

    杜邱提前打了电话过去。

    听到杜邱这个时候能赶过来,张鸣柳有些意外,更有些感动。

    张鸣柳的嫂子秦韵听到杜邱要赶过来,不由地说道:“鸣柳,这个杜邱班都不上了,专程赶过来,显然很重视你的事情,说明他心里还有你啊。

    他要学历有学历,要长相有长相,还是本地人,房子肯定也有,你当初怎么就舍得和他分手啊?”

    秦韵是鲁省人,和张上青两人都不是魔都人,为买这套二居室,两家人齐上阵,才付了近半房钱。

    剩下的120万做成20年房贷慢慢还,张上青若不是为了出国的高补贴,也不能申请去做维和警察。

    如今人却没了,房贷落到秦韵一人身上,压力之大可以想见。

    好在这几年魔都房价又几乎翻了一番,当初咬牙买房的决定还是正确的。

    “唉,一言难尽……”张鸣柳有些惆怅地叹息道。

    “一句话说不清,那就多说几句,他过来还要有一会呢,嫂子正好帮你分析分析。”

    张鸣柳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我俩的脾气都太硬,一点小事都能吵翻天,有时候我觉得他哪一点像魔都本地男人啊。”

    “你可别被某些关于魔都男人温柔的传说洗脑了,其实什么地方都有温柔的,也都有暴躁的。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还是相互体谅。”

    “嫂子,其实我已经挺体谅他了,毕竟当初是我追的他,可是有时候他实在太可气了。”张鸣柳有些无奈地说道。

    “既然你们经常吵吵闹闹,那怎么会就分手了,是什么事情闹得无法挽回?”秦韵拉着小姑子的手问道。

    张鸣柳眼中露出回忆的眼神,有些支吾地说道:“也……没啥大事,就是我把他母亲的一张照片不小心毁坏掉了,然后他就发脾气骂我,我那次没再让着他,两人越吵越凶,就分手了。”

    秦韵听了,不由地陷入了沉默。

    “嫂子,我当时真没体会过逝去亲人的滋味,没法感受他对照片的珍惜,现在我知道了,我好后悔……”张鸣柳说着,眼泪掉落下来。

    秦韵眼睛也有些湿润,说道:“是啊,现在你哥留下的任何东西,我都想要珍藏它。

    昨晚我看到满屋子乱七八糟的时候,心都碎了。鸣柳,既然你对杜邱还有感情,那就努力挽回吧。”

    “嗯。”

    这时,单元门应答器的门铃声响起。

    张鸣柳蹭地跳起来,说道:“他到了。”

    然后就冲到门口,按下应答器,扬声器传来杜邱的声音,“我到了,开门啊。”

    “欸,开了吗?”张鸣柳按下开关,口里问着。

    “开了。”

    听到杜邱的回应,张鸣柳把应答器关掉,人却跑进了洗手间,刚刚哭过,妆都花了,得整理整理,不能让杜邱看笑话。

    秦韵看得不禁摇了摇头。

    等到房门敲响,张鸣柳已经整理完了,出来打开大门。

    “你不是说下班再来吗?”张鸣柳问道。

    杜邱换了鞋走进房中,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不用上班了。”

    看到秦韵,杜邱连忙问候道:“秦姐,你好。”

    听到杜邱没随着自己叫秦韵嫂子,张鸣柳脸色顿时黯然了几分。

    不过,她很快就说道:“你怎么突然辞职了?”

    “不是辞职,是公司倒闭关门了,我暂时可以休息一阵了。”杜邱说着话,眼睛已经在四处打量观察了。

    “秦姐,你昨晚应该报警了吧?”

    秦韵点点头,说道:“是啊,警察来得可真快,我电话打出去才不到三分钟吧,人就到了,检查的可仔细了。”

    杜邱一愣,三分钟?

    “秦姐,你确定警察不到三分钟就赶到了?”

    “啊,应该是吧,我也没看时间,当时抱着小语,看着满屋乱象,站在门口也没敢进去,知道要保护现场呢。总之心里感觉他们来得挺快的。”

    杜邱又问,“他们来了几个人?”

    “两个人,都是男警员,年纪都没超过30岁吧,都没穿警服。”

    秦韵仔细回忆着,“哦,过了有二十分钟吧,又来了两个,一男一女,那女的可真漂亮。”

    “没穿警服?给你看证件了吗?”杜邱皱眉道。

    “看啦,是警察。”

    杜邱听完,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在客厅四下观察,又检查了窗户。

    接着把两间卧室、厨房、卫生间都一一检查过去。

    检查主卧时,看到三岁的小语正睡觉后,他轻手轻脚地进去察看了窗户,又打开衣柜门仔细地检查了一番,随后就退出了。

    走回客厅后,问道:“你昨晚从医院回到家时,确切是几点钟?”

    “没注意,不过我打报警电话时,大约是1点20分左右。”秦韵连忙说道。

    “家里丢了什么贵重东西吗?”

    秦韵皱眉道:“挺奇怪的,好像没有什么东西不见。我床头柜里的3000元现金都还在呢。”

    刚说完,秦韵忽然又道:“哦,好像少了一张当初维和警察出征前的合影照片。”

    杜邱愣了一下,又走到房门处,重新打开房门,对着门锁研究了一阵,不由释然地笑了。

    关上房门回到客厅。

    “杜邱,你这四处瞎看一圈,能有什么发现不成?人家警察仔细勘察了现场,都没发现什么。”张鸣柳见杜邱煞有介事的样子,忍不住吐槽道。

    杜邱往沙发上一坐,对着张鸣柳说道:“你懂啥,赶紧帮我倒杯水,渴死了。”

    “你是大老爷啊,你旁边不就是饮水机?自己不会拿杯子倒啊!”张鸣柳没好气地说道。

    秦韵白了张鸣柳一眼,连忙拿了茶几上的杯子,在饮水机接了水,嘴里还问道:“你喝热的还是凉的?”

    “凉的就行,谢谢秦姐。”

    杜邱说着,又看向张鸣柳,感慨一声,“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张鸣柳顿时被噎住,想了想才说道:“你吃过午饭了吗?”

    杜邱奇道:“你终于想起问这个了,难得哦。”

    摆摆手,说道:“放心,我肯定不能饿着自己。”

    张鸣柳听杜邱说话的口气,心里的火就忍不住要往外冒,压了又压,才没好气地说道:“我关心你,不行吗?”

    秦韵看出张鸣柳在生气,将水杯递给杜邱,同时连忙岔开话题说道:“杜邱,你突然打电话说过来,姐都来不及准备,要不然应该请你吃饭的。”

    杜邱喝了半杯水,才说道:“秦姐,不用那么客气。对了,我跟你们说说我观察到的情况。

    据我判断,昨晚进来的小偷是一个人,个子不高,估计不超过165米,他应该有类似万能钥匙的东西。”

    “真的?假的?你怎么看出来的?”张鸣柳惊讶地问道。

    “别以为你多了解我,我懂的东西多了。想当初,我可是差点当了警察。”杜邱撇撇嘴,说道。

    他和张鸣柳相恋不足一年,两人相处之时矛盾重重,激情很快耗尽,终于还是分手,彼此还真谈不上有全方位的了解。

    学生时代的爱情,彼此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一旦发现对方没有预期那么好时,自然就分手了。

    杜邱没多解释自己怎么观察出来的,只是开车出去到附近买来一种新的密码锁,帮秦韵换好。

    又交代晚上注意锁好卫生间的窗户,这样就不用担心有小偷能翻进来了。

    忙完一切,就告辞了。

    张鸣柳虽然心里还有些担心,但也只能目送杜邱离开,她最近肯定要搬过来陪着嫂子和侄女住了。

    杜邱离开后,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开车找到了距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发现自己花了八分钟时间。

    再想想过来时的车流情况,一时有些无法确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