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漫 > 382 施救
    布尔凯索已经做出了决定。

    与其等待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的唤回李奥瑞克的结果,还是眼前就能拯救的桑娅更实在一些。

    两颗原始的传奇宝石是稀有的东西,拯救了桑娅差不多意味着李奥瑞克只会出现在那些记忆化作的秘境之中了。

    那又怎么办呢?

    等待一个未知的结果,还是拯救眼下的族人。

    再怎么艰难的决定也有做出选择的时候。

    他的选择就是拯救桑娅。

    那种血脉的损伤不算是轻松,但也不会多么的眼中。

    唯一的代价就是李奥瑞克复苏的机会了。

    “如你所愿。但我还是想问一下,。桑娅你想要成为公牛吗?雄鹿可从来都不是多么的热闹。

    尤其是布尔凯索本身也不怎么健谈。”

    蕾蔻笑嘻嘻的说着。

    攥住布尔凯索手腕的那只手臂猛然用力!

    这一次蕾蔻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公牛强壮的四肢和身躯的力量汇聚在了一点,这一次她终于让布尔凯索的手带着匕首转了一点点。

    公牛擅长这种集中力量的战斗方式,虽然不是什么不传之秘,但也的的确确可以用公牛的风格来形容。

    布尔凯索不能多的衰弱,这是所有先租的共识。

    在布尔凯索的意志不可能被改变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制止布尔凯索做出什么对自己有害的事情。

    但也会尽全力让事态维系在一个可控的范畴之中。

    “我不需要!你们离我!远点!”

    桑娅的声音像是喘息的风箱一样了。

    有些艰难的抬起了手,看着布尔凯索手中的那个罐子,她想要拒绝。

    只要布尔凯索喝下这个罐子中的血液,那么释放的力量和两颗传奇宝石的力量都会汇聚在他的身上。

    桑娅不能接受布尔凯索的好意。

    这也是因为她对于布尔凯索成为了不朽之王这件事还没有反应过来。

    毕竟拯救族人向来都是不朽之王的责任之一。

    而现在,活着的纯粹野蛮人真就只有三个而已。

    “看似莽荒的文明还有什么秘密?”

    那个叫做战争的老家伙咬了咬牙说着。

    他不是野蛮人,可不会遵循野蛮人们的一些传统。

    作为高度文明国度的一员,他不是很能理解布尔凯索他们在争论些什么东西。

    刚才追着先祖们的灵魂行动,对于这个身体素质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的老家伙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尤其他还是一个老头子的时候,体能是真的没法和野蛮人相比。

    随着战争的开口,先祖们的注意力又一次的被调动了。

    一双双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盯着他,有几分上课听教的孩子们的感觉。

    布尔凯索没有搭理他,现在救助桑娅才是重要的事情。

    他反手一把攥住了蕾蔻的手臂,然后少带些深意的将手中的瓦罐交给了蕾蔻。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布尔凯索狠狠地瞪了蕾蔻一眼。

    她做的事情有些超标了。

    “你让我将这罐子里边的血和传奇都倒在桑娅的伤口上?”

    蕾蔻挤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从布尔凯索的手中拿走了那个瓦罐。

    布尔凯索不担心蕾蔻毁掉这些东西,毕竟蕾蔻也没有站在其他存在立场上的意义。

    布尔凯索闻言看了一眼蕾蔻。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现在有点都想需要找个人问问。”

    说完话,布尔凯索就将手中的罐子直接扣在了桑娅的身上。

    既然蕾蔻不打算做这件事,那就直接做了再说!

    桑娅会恢复的,这在布尔凯索做出了选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要是命运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那就以敌人的身份站在布尔凯索面前好了。

    反之对于敌人的身份,布尔凯索是不会追问的。

    只要出现敌人,他也不会多在意敌人是什么玩意。

    ……

    此时的神盾局之中却还是一片混乱。

    金并和安德森的战斗此时才刚刚陷入的白热化之中。

    天使的长矛不断地和那柄见鬼的天锤碰撞着,叮叮当当的像是走进了铁匠铺一样。

    而此时能够加入到这场战斗中的人也只有朗姆洛和史蒂夫两个,所以战斗还没有显得多么的混乱。

    得到了绿灯戒指的希尔在一次短暂的碰撞中,就被金并给重重地敲翻在了地上。

    现在正在努力的想要站起来。

    没有人教导的情况下,想要变强实在是意见过于艰难的事情。

    尤其是她得到这份力量的时间还不算长。

    所以战斗这件事还是得稍微注重一下量力而行。

    “天使算是什么东西!”

    金并大声地吼着,同时用锤子将安德森手中的长矛砸在了地上,紧接着就用强壮的身体撞在了安德森的胸膛之上。

    即便这个天使的战甲上正缠绕着圣焰,但也阻止不了一个坚毅果决的家伙追寻胜利的机会。

    金并坚定的让寻常人有些理解不了。

    毕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成为了黑道帝王之后,自律的像是一个007的打工人一样。

    金并很清楚自己的东西都是怎么得来的,所以每时每刻都在努力的变强。

    他这一行,失败只意味着死亡。

    而且实在是没有什么人能够相信和托付的。

    “我管他什么东西,但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可不是个东西!”

    朗姆洛攥着手中的巨锤,像是打桩一样朝着金并圆溜溜的脑袋砸了下去。

    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着,显然现在的他也快要抵达身体的极限了。

    朗姆洛很疲惫,所以想要速战速决。

    在敌人和九头蛇没有关系的请款下,朗姆洛甚至想要去睡觉。

    “天使或许是黑暗中我们能够看到的可以寄托信任的存在,但是阿卡拉特在上!”

    史蒂夫说着圣教军笑话,用手中的盾牌重重地砍在了金并的小腿骨上边。

    这是一个很好机会,金并因为正在做出撞击的缘故,他的一条后退正在史蒂夫的攻击范围之中。

    新生的圣教军还是挺擅长战斗的,至少一些基础的战斗动作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形。

    换了一块盾牌对他的影响没哟想象中的那么巨大,尤其是不久前他已经接受过了卡尔裘的一些指导。

    圣教军盾挺好用的,至少它足够的大。

    用来砍脚趾之类都能更方便的完成,也不需要在冲锋的时候把自己团起来弄的像是一只刺猬一样。

    圣教军盾牌足够的大,抵挡攻击地面积也要更大。

    只是行动的时候显得有些笨重而已。

    “你这样的家伙为什么要来神盾局战斗?图个什么?”

    希尔瘫坐在地上,有些无力地质问着。

    战斗的烈度太高,而她的纯度又太低了些。

    此时能做的只有小声地探寻一下消息,好去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不管怎么看,金并这个黑帮头头都不该冲击神盾局才对。

    即便是被一个天使追杀,他也没有理由向神盾局寻求帮助。

    所以希尔的脑袋差不多都把面粉和水摇匀了。

    “你们什么都不懂!”

    金并吼着,脑袋上都能看到暴起的血管了。

    强壮的手臂上还被圣焰炙烤着,就朝着身后甩了出来。

    砸在史蒂夫的盾牌上的瞬间,发出了骨折的动静。

    史蒂夫被金并用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击退了不短的一段距离,但是他的后退也表明了金并的小腿遭受了更巨大的伤害!

    借此一击的反作用力,金并超前移动了一点,而此时朗姆洛的锤子才落在了金并的后背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在场的人都搞不清楚金并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但这样的状态有些变化了。

    “我有我的人生,但是我的人生可没有被你们厚待过!”

    金并怒吼着,抬起了自己的天锤,用锤头以一个难看的姿势抵在了安德森的咽喉位置上。

    只是钝器锁喉对于安德森几乎没有作用,所以安德森手中的长矛穿过了金并的肩膀!

    勇气对于恐惧从来没有留情的念头,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

    所以金并也用长矛穿过了安德森的侧腰。

    “天使什么都不是,只是维护我们自己而已。”

    安德森的声音从燃烧着圣焰的头盔底下传出,有些冰冷。

    他站直了身子,一脚踹在了金并的下腹部,但除了一个燃烧着的脚印之外再没有什么收获。

    天使为了人类?

    这不怎么现实。

    毕竟大天使都有自己的目的,也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样崇高。

    安德森只是寻求心灵的安定而已,尤其是在这个自己成为了原本心灵寄托的时候。

    找点事做才能不去胡思乱想。

    神盾局的寻常人员已经在疏散了,这栋大楼显得有些过于安静。

    在这一层的休息室之中,奥莉尔和因普锐斯正捧着一杯咖啡喝着。

    “一个疯子?”

    因普锐斯看着金并那失去了理智一样的攻击问着。

    脸上带着笑意。

    他对于安德森的表现挺满意的。

    毕竟无时无刻都充满了勇气的家伙不算多见。

    尤其是安德森身上可没有什么责任。

    “一个聪明人卑微的生存之道,我说了安德森不会胜利的。”

    奥莉尔拿着吸管猛的吸了一口,然后被烫了一下。

    用吸管大口的喝热饮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做法。

    “卑微者的生存之道,可惜他的勇气早就在恶行中被消磨了,不然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因普锐斯看着金并的抗争,带着点赞誉。

    面对着安德森、朗姆洛和史蒂夫的围攻,金并表现得像是一个勇士。

    只是这家伙不符合“高尚”这个前提。

    不然因普锐斯不介意将这个灵魂破格送上天堂去。

    燃烧地狱不会心甘情愿的沉默,这才是正常的事情。

    “他不是。我们两个已经不是大天使了,你猜猜看现在是谁坐在议会的圆桌上边?”

    奥莉尔翻了一下手腕,看了看时间。

    女士带手表的时候,有些女士喜欢将表盘放在手腕的内侧。

    这是奥莉尔在街上学到的东西,说是这样能够塑造出与众不同的神秘感。

    人类是喜欢追寻新鲜感的存在,奥莉尔正在尝试着这些做法。

    毕竟她和因普锐斯相处的岁月太长久了,长久到失去了新鲜的体验。

    奥莉尔否认了金并成为天使的看法,而是对高阶天堂的现状有了些兴趣。

    二选一的问题而已。

    泰瑞尔或者伊瑟瑞尔。

    奥莉尔认为泰瑞尔呆在那里的机会会大一点。

    毕竟正义是个挺有责任心的家伙。

    “我觉得是伊瑟瑞尔,他大概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标。”

    因普锐斯拿起了一根香肠吃着,说话有些含糊。

    “那个蓝色的家伙,我不觉得他能够玩的过伊瑟瑞尔。重组和创造可不是一回事。”

    因普锐斯一边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说着。

    换来的是奥莉尔的一个白眼。

    曼哈顿博士不是无所不能的。

    他制造的东西也从未是未知的玩意。

    那是组成和塑造,但还够不上创造的程度。

    即便他有了更高层面的本质。

    但伊瑟瑞尔很擅长说服别人,他有着极其强大的亲和力和说瞎话的本事。

    这个世界对大天使们的认知并不怎么清晰。

    所以永恒他们才会被利用起来。

    即便会知晓大天使们的本来面目,但那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的事情了。

    “你打算自己回到上边还是送一个你的代言人上去?”

    因普锐斯看了一眼不远处乱七八糟的战斗,撇了撇嘴。

    安德森使用长矛的技术还是有些粗糙,他看着直皱眉。

    但是现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消遣,也不需要他作为救世主之类的存在出现。

    衣卒尔显现了身影的时候,已经收割了超量的信仰,要是这个时候再来一次的话,反倒是有些刻意了。

    没有什么神明会对信徒的愿望全都实现的。

    这种事情就连父母也不会全部做到的。

    他们不是许愿机器,不会有求必应。

    “那个孩子暂时还不能去高阶天堂,这不也是你呆着安德森下来的原因吗?”

    奥莉尔笑了笑。

    高阶天堂上暂时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所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伊瑟瑞尔虽然没有马萨伊尔那样的偏激,但平衡肯定要比智慧更疯狂。

    智慧是会权衡利弊的。

    而平衡才不会去管那么多。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