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桔隐 > 第274章 相见不相认
    晚餐气氛愉悦而短暂,它只是为接下来的重头戏蓄力。

    韩承旭说服韩凤娇退出参赛资格,由叶已姗接替。韩凤娇乐得挽着叶剑锋粗壮的胳膊去领略历经战火硝烟之后安宁的硼城夜景。

    萧雅尘主动表示她的参赛资格自然是由柳含烟顶替。

    晚餐后,杨慕哲让刘可嫣先行歇息,自己则和萧陌尘、韩承旭、柳含烟、叶已姗留在萧陌尘房里,探讨后日比赛事宜。

    几位高颜值高智商的象棋天才围在棋桌旁坐定。

    柳含烟提出:“应该让小雅尘参与拆棋,是否参加对抗赛并不要紧,对抗赛终结了,桔国的竞技之路还没终结。无论于国于家于象棋于雅尘,小雅尘的参与都是必要的!”

    韩承旭抿口香茶,朗声道:“含烟说的没错,咱们的立足点不是要打败强敌,而更应当着眼于完善自我、超越自我。”

    杨慕哲也接话道:“小雅尘是桔国的明天,也是‘笑含队’的明天,‘笑含队’对象棋的研习怎么少得了小天才小雅尘的参与。”

    萧陌尘、叶已姗因与萧雅尘情感特殊,起初碍于立场不好主动提出让萧雅尘参与拆棋,如今见含烟、笑凡、文博提出,这就正中下怀了。

    萧陌尘道:“我去叫她。”

    萧陌尘叩开萧雅尘的门时,碧荷努努嘴:“趴在床上抺眼泪。”

    萧陌尘进到卧房,轻轻拍拍萧雅尘,先前只是无声掉泪的萧雅尘瞬时痛哭出声。

    萧雅尘本是何等脆弱的少女,在情感支柱叶已姗和象棋文化导师柳含烟不知去向,面临国破家亡的危险关头,既要强健体魄,又要提升技能,以稚嫩的双肩幼小的心灵承受常人不能承受之重。好不容易凭一己之力将专业技能提升至一个新高度,可此时的她却不得不面临出局的残酷命运。

    谁不想站在光芒万丈的前台?谁只是想躲在后台为他人的演技喝采?

    萧陌尘似乎能理解妹妹的失落。萧陌尘在床边坐下柔声劝慰道:“倘若可以,二哥哥宁愿自己退居幕后,让妹妹站在比赛的前台。”

    萧雅尘趴在床上边哭边说:“不能参赛是伤心,可雅尘最伤心的是被排斥在最有可能成长的机会之外。”

    萧雅尘的心声表明萧陌尘还是轻看了萧雅尘,他不曾料到萧雅尘更在意的是自我提升,而非自我展示。相比之下,倒是柳含烟、韩承旭等人的话语更能暗合小雅尘的心境。

    萧雅尘继续委屈巴巴地倾诉:“你、笑凡哥哥、含烟姐姐、姗姨是桔国脑力最强的天才棋手,你们的协作,该产生多大的奇迹,单凭我一己之力,得用多少时间多少精力才能追上你们的步伐?”

    国民好兄长萧陌尘用最柔和的语气道:“不用追,因为咱们不能让小雅尘掉队。况且,到底是谁追谁还难说呢。带上《桔隐》和你的记录本,咱们一同成长,姗姨、笑凡哥哥、含烟姐姐、文博哥哥都等着你呢。”

    “真的?”萧雅尘抬起头,泪痕未干便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知为何,那份笑容却化成了一把锥子在萧陌尘心上狠戳了一下,戳得萧陌尘内心生疼。

    萧陌尘禁不住搂紧小雅尘,低声说了句:“二哥哥不好!”

    “二哥哥是世上最好的哥哥吖!”

    萧陌尘的心思小雅尘是无法明白的,她只记得萧陌尘的无所不能和对她无条件的包容。

    “不能让姗姨看见你的眼泪!”萧陌尘替萧雅尘擦尽眼泪,再让碧荷替雅尘收拾一番,才去萧陌尘房里。

    萧雅尘将《桔隐》放入柳含烟的手中:“姐姐不在时,雅尘便自作主张写了一本。感觉还是还给姐姐比较合适。毕竟这是姐姐的私有财产。”

    柳含烟摇摇头道:“既然家父已送给我了,我又分享给你们了,我早已把它视为咱们共有的财产,甚至咱们桔西金区、咱们桔国的共有财产。”

    杨慕哲眉开眼笑了:“这么说,我也能沾它的光了?”

    柳含烟落落大方地将《桔隐》放入杨慕哲手中道:“此处六人就你没看了,这本就送你吧!”

    杨慕哲乐得站起身想去拥抱柳含烟,被萧陌尘一瞪眼又老实坐了回去:“太感谢了,我今晚就能读完!”

    萧陌尘又拿出萧雅尘对《桔隐》的反思记录本,对一众人骄傲地说道:“这满本的记录都是雅尘对《桔隐》的新思考和反思,小雅尘每日都在进步,是咱们落伍了。”

    几人快速摆上棋盘,正要拆棋的行动却因敲门声而终止。

    来人竟是何镇宇。

    萧陌尘条件反射地起身:“何……前辈,有何贵干?”

    何镇宇用世间最慈祥的眼神看向柳含烟,温和地道:“听说这位姑娘有不足之症,何某特备了围棋国的良方和一点补血食材给姑娘,权作萧公子胃药的回礼!”

    萧陌尘闻言大喜,双手接过何镇宇递来的两大纸包:“那就太感谢何前辈了。”

    柳含烟颇感意外,清眸看向何镇宇,轻声问:“含烟与叔叔素昧平生,叔叔如何得知含烟有不足之症?”

    何镇宇被女儿唤作“叔叔”,略感失落,沉默半晌应道:“白日里见姑娘面色苍白,疑心姑娘气血不足,便特意向人打听了姑娘的情况,姑娘可在车轮战时休克?”

    柳含烟点点头,萧陌尘向柳含烟介绍:“这位便是打败陌尘的何镇宇前辈!”

    “何叔叔,失敬了!”

    何镇宇对萧陌尘道:“萧公子,姑娘这病养重于治,你可得护理好了,不能让她受累受饿受困受气,知道么?”

    “陌尘谨记前辈叮嘱!”萧陌尘毕恭毕敬应道。

    何镇宇又对柳含烟道:“看得出,他很在意姑娘,令尊令堂见了,必定很是宽慰。”

    柳含烟看着何镇宇不禁潸然:“看见何叔叔就想起家父,含烟好想他呀,可惜,含烟此生再也见不着家父了!”

    何镇宇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心中波涛起伏,好半晌道不出片语只言。

    何镇宇不经意瞥见杨慕哲手中的《桔隐》,不由震惊:“杨公子手里怎么有无冕之王的神作?何某听高风说过《桔隐》是不外传的!”

    柳含烟正色道:“倘使含烟说得没错的话,谢叔叔,李丹姐姐,魏丽纯姐姐等都用的是《桔中秘法》《桔隐》,《桔中秘法》《桔隐》作为桔国的文化遗产可传给围棋国的人,为何不能传给桔国的人?文化只有让更多人受益,才能彰显它更大的价值。”

    柳含烟此番话说得义正严辞,令人振聋发聩。在场人深受触动。何镇宇慨叹自己的气度与胸襟已远输给了自己的女儿。

    “何某受教了!好好研习吧,不过,贵国有了它,也赢不了敝国!”

    “何前辈何出此言?”韩承旭问道。

    “恕何某直言,《桔隐》可成为成功的助力,也可成为成功的阻力——”何镇宇隐晦地说完,转身离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