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一千一百二十章 舰岛世界
    马斯卡觉得自己的人品自从经历了{异形:契约}任务世界的临时大战场支援任务之后,就败光了,想要再次从非酋的低谷攀登到欧皇的巅峰,也不晓得要经过怎样的积累。

    就拿眼前这个任务来说吧,竟然是他喵的拓荒任务!

    要不是奖赏足够丰厚,主线任务也不算难,他都怀疑主神打算用这种任务坑死他,以便封口。

    毕竟拓荒一般都是超流轮回者才有资格伸手的世界,他这个机械天王虽然被好事的轮回者标定为a++,可他自己清楚,他的实力其实是虚高,即便有几艘变系战舰撑腰,其实并不能跟第二个加号相符。

    一般来说,a级轮回者的第二个加号所代表的超凡积累,是伪神器、圣器之类能够在关键时刻施展出超越自身最高术技等阶的法术,从而奠定胜局,或逆转局面,或绝地逃生。

    而他的那些n刷副本获得的战舰,可没有这样的功效。

    尤其是经历了{异形:契约}世界之后,他见识了真正的强者的成色,变得虚怀若谷了,越发觉得自己的实力评为a++水分有些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哪怕主神指明这次的拓荒任务所针对的世界超凡上限不算高,他都觉得自己被当高估任用了。

    这不,察觉自家舰队无法进入主物质位面后,愈发的心中发苦。心说:“我的本事,至少有六成都在这些变系舰船及麾下身上,这进入不能是个什么鬼?这里没有科技么?明明有蒸汽朋克好吧?”

    又琢磨:“我的舰船和麾下所代表的技术逼格超标了?不可能啊,别说是神性,连领域之力都没有。我特别留意过这方面的问题,为的就是卡传奇的门槛,靠着这差一线的差异,获得普通超凡的准入资格,从而拥有较高的投入、产出性价比,之前一直万试万灵的,这次就不成了?”

    抱怨的同时,他是一通操作猛如虎,结果直到任务准备时间耗尽,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更别说解决问题。无奈之下,只能是带着小猫三几只,一脸颓丧的进入主物质位面。

    要知道种田流有一个比较致命的短板,那就是初期积累过于漫长。

    可以说,谁能高效的度过这个阶段,谁的种田流就算是登堂入室,只要不犯低级错误,即便是未知世界,想要玩的风生水起,也不是难事。

    赵文睿之前,就是靠意识空间那三个立方的纳米虫,来缩短初期积累。

    后来又靠米兰诺的技术推进,发明了纳米模块化,从而令效率更高。

    然而未等在实践中展示新技术体系的风采,职业生涯就发生了剧变。

    现在不但被主神指使的反复洗地式清剿将体系扫荡了个干净,更重要的是彻底吸收了旧支知识,纳米虫那一套,已然是小儿科了。

    如今赵文睿玩的是邪神细胞流,虽然受限于他自身,没办法展现太高端的技术,但论专业性和灵活性,仍旧远超c凯恩的邪神细胞系列。

    无物不可吞噬,无物不可转化,有机、无机随意切换……都达到这般囊括整个森林的高度了,又怎么会仍旧抱着纳米虫那一颗大树不放呢?

    纳米虫就此成为绝响,赵文睿新的体系,称之为黑血生金技术体系。黑是黑暗的黑,血是血质的血,生是生化的生,金是金属的金。

    由于黑血生金这个生造的概念太生僻,同时也容易暴露核心信息,于是赵文睿干脆以‘邪炼’二字来代替,展开来就是邪神炼金。

    邪神炼金的第一件产品,就是赵文睿的新躯壳。制造的开端,是从激活潜伏在马斯卡变系战舰上的奥扎奇开始的。

    也正是因为奥扎奇的激活,使得马斯卡的变系战舰的逼格徒然升高,结果不被这个新世界的主物质位面法则所容纳,而被排斥在类星界的外围界域中。

    所以无形中,赵文睿又坑了马斯卡一回。

    奥扎奇被法则拒之门外,也算是给赵文睿提了个醒。意识到以他现在邪神的逼格,想要进入许多世界、乃至宇宙都会遇到这类阻拦。

    他又不能像成熟体的旧日支配者那般,本就是入侵搞吞噬的,有硬闯硬开的能力,那么就只能曲线救国,该分身下去就分身下去。

    其实对他而言,分身不分身的,区别也不是很大。漫长的岁月,已经养成了死宅以及唯一人格意识活跃的习惯。

    放分身下去,也是所有之主意识都投入,而本体只留本能意识,进行积累。

    况且他的本体连躯壳都无,就是灵体形态,想攒个合格的神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索性就在相对而言时间流速超快的那个宇宙继续苟着得了。

    所以实际上,他这次复苏,相当于自我意识利用高维中转法,进行超远程投射降临,属于充分展示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的类型。

    奥扎奇汇集后凑了凑,向主物质世界投射了一枚拥有准入资格的邪神干细胞聚集体。

    这聚集体划破长空,直入深海,在某个深度为15000米的海渊中,吸纳黑暗之力,分解海水,为己所用,于3分20秒‘吹’成一具外在大致与原本的赵文睿相似的躯壳。

    然后,赵文睿自我意识下载到这一终端,由此而正式迈出了回归大千的第一步。

    旧日支配者算是比较典型的化繁为简、伟力归于自身。

    但赵文睿却是更习惯被前呼后拥的伺候着,甚至可以说,他到现在都没过够那种万人之上、众生臣服的瘾,在{全面回忆}世界跟联邦总理柯黑根正式会面时、弄出机械军警卫队,跑步随车的戏码,其实就是这方面的**的彰显。

    所以赵文睿跟其他旧支比,绝对够人性化,也够三俗。

    他在深渊中睁开眼后不久,身体一拧,就开始变形为乌贼般的怪物,下半身是众多触手,上半身是梭形,随着触手像是蛙泳蹬腿般的动作,他一蹿一蹿的开始游动,看起来有些逗比,但实际上几秒钟便加速度到50节。

    他一边游向浅海,一边给米兰诺下达命令。

    于是数分钟后,汇聚后的奥扎奇,再次向主物质位面射出一枚邪神干细胞聚合体。

    这个聚合体是属于米兰诺的,同时也是工业技术压缩包,内中包含了旧支化了的工业体系,米兰诺接到的指令是,尽快消化,然后在海洋中开启20版本的第一秩序财富积累。

    他自己在海中游了数个小时后,于这天的傍晚,接近一艘本世界土著所建造的舰岛,而后从某水下入口,登上了这一边长以公里计的庞大人工造物。

    海矛堡,一座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旧舰岛,它早就该回炉重造了,却一直修修补补用到现在,究其原因,无非是一个‘穷’字。

    第37号下水门,它看起来就像个澡塘,有着一圈厚重的金属边沿,半米多高,锈蚀斑驳。

    赵文睿从水中冒头,首先迎接他的是拙劣的空气,鱼腥、汗腥、血腥、还有浓重的煤油燃烧不充分的焦臭味,哪怕空气中富含水分子,都不能将这些气味淡化。

    他忍不住蹙了蹙眉,对切入点的选择多少有些后悔。

    这里显然是属于底层人士的,管道工、清洁工、锅炉工、苦力……而这些职业在这个钢铁与蒸汽的世界,往往跟贫穷、惨淡之类的概念联系到一块儿。

    毕竟这是个仿似人类文明的世界,生产力决定了社会模式,而像舰岛这般人造奇迹,背后不光有鲜血与汗水,还有统治者的皮鞭。哦,或许是钢鞭铁棍,毕竟这是颗水星,陆地面积不足整体的3,实际上就是些大大小小的岛屿。

    不久之后,赵文睿就发现他之前的臆测有些悲观了,这里的生物,或者说类人,并不似他想的那般苦逼悲催,挺直的脊背和毫不压抑的笑声、以及眼中的光亮,都说明了他们心怀希望,昂扬向上,这可不能称之为惨。

    通道连着厅室,房间挨着舱室,仅靠有限的煤油灯照明,这里不缺阴影,所以赵文睿连专门施展隐匿技巧都深了,在阴影中跳跃穿梭,对他而言就像在自己家中活动般充溢着一种一切了然于心的轻松自如。

    然后他盯上了一个收税员。这个仅仅靠着冷漠和傲慢表情,就将自己跟这里的其他人成功的分成两类的小吏,刚刚用一次居高临下式索财行为,结束了一帮渔夫的欢声笑语,一路上行人避散也充分的说明了其不受欢迎的程度。

    更重要的是,这位收税员自己感觉良好,腆胸叠肚、不可一世,还装模作样的时不时用手帕捂下鼻子,很明显就是显摆那块白色的丝绢手帕。这些小动作透露出的人格秉性,让赵文睿可以怀着愉悦的心情对其下手。

    从阴影中探出的触手迅疾而又无声,直接刺入了收税员的头颈结合部,令收税员突然眼睛大睁,然后就不由自主的浑身栗斗。

    手帕飘落,却在落地之前被另一只触手从容捞起,连带着人,‘咻’的一下被拉进了角落的阴暗中。

    然后就传出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过了片刻,收税员从阴影中行出,就像刚撒完尿而一次性损失了比较多的热量从而尿噤般般抖了抖身子,然后抓着脸皮像扯松紧头套般拽了拽,嗯,这下五官彻底周正了。

    取代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以现在的赵文睿只能,甚至可以用邪神细胞拟态出衣衫,真假难辨。

    可他却选择了较为邪恶的人皮衣且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本身就是一种意识被扭曲的体现。

    于细节处漏底的赵文睿,此时尚未彻底化身邪魔,他甚至为自己只对坏蛋下手的有原则而沾沾自喜。

    通过对这名叫做马丁的收税员的榨汁流操作,赵文睿掌握了不少舰岛文明的信息。

    他慢悠悠的踱着步,脑海里像是翻书般阅读着马丁的记忆。

    与此同时,资深轮回者马斯卡,则在另一艘舰岛上仰天咆哮:“我想种田啊啊啊啊!”

    从来就没有什么绝对公平。

    赵文睿登陆的是一座稀少的、仍旧在玩人性流的舰岛,而马斯卡登陆的舰岛也很稀有,但却是凶险的幽灵舰岛,典型的白天一个鬼都没有,夜晚群魔乱舞。

    而马斯卡那边,由于所处位置和自身特性,比赵文睿这边更早的进入夜晚,马斯卡连苟的机会都没有,就不得不开启无双模式,这一通杀。

    他的战力倒是还行,至少对上寻常的舰岛幽灵,可谓虎入羊群。

    问题在于需要宰杀的猪多了也是能累瘫屠夫的,况且也并非每头猪都乖乖就范,总是有跳脱的。

    马斯卡不得不投入他的麾下协助作战,而这些麾下更侧重于生产,都可以视作他的产业工人,这个时候每消耗一点,未来发展就会慢三天两天,甚至一周两周,他肉疼啊!

    赵文睿不疼,他花着收税员以及纳税人的钱,吃的很开心。

    实际上这家提供餐点的酒吧所烹饪的蒸鱼,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手艺,无非是手熟,烹制的火候拿捏的好,另外很取巧的辅以海带熬制的味汤和海藻香料,再加上鱼本身的鲜味,因而比较爽口,却也是早被土著们吃腻了的口味。

    但赵文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用美食了。对食物已经馋到了骨头里,此时此刻自然是伏案大嚼,吃的眉开眼笑。

    “马丁是不是这里出了问题?”吧台前的某酒客抿了口酒,又偷瞥了赵文睿一眼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么说。

    “我看也是,我刚才给他上酒,他居然说了句谢谢。为了这口吃喝,身份一下子放的这么低,这绝对是有病。”端着托盘凑过来的女招待这么说。

    酒保兼老板耷拉着眼皮,一边用白巾细心的擦拭着瓷杯,一边低声警告女招待:“一声谢就惊到你了?非得被他拉着脸收税才觉正常?真是贱命!”

    女招待对老板的呵斥不以为意,耸了耸眉道:“我只是好奇那家伙什么情况下,才会这么有食欲,看的我都馋了。”

    这时就听赵文睿高声道:“再来一条汽锅蒸鱼!”

    相比于蒸鱼,海麦酒就感觉很一般了,只能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赵文睿看来,土著人士马丁的相关认知,并不靠谱。

    这让他愈发确信,马丁的认知信息,主观性较高,不够客观,因此很多信息,需要他亲自验证。

    当然,他自己看到的、同样会带有主观性,不过有米兰诺帮忙,就绝对严谨和客观了。

    而米兰诺想要充分的发挥其作用,首先需要一个足够优秀的载体。

    以前是超级计算机做载体,现在则是专用的邪神之躯。

    因此,在米兰诺那边完全进入角色前,他有段空窗期,可以游山玩水,体验民情。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实在是孤绝了太久,人性中的社会性,都快被磨灭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