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初恋是颗夹心糖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吧唧一口呀
    也是了,一般软软绵绵的小姑娘哪能随随便便说出这种话。

    他家这个姑娘,明明就是披着柔弱白兔外壳的小狐狸!

    陆骁眉梢微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嫌弃我?”

    搞得就跟她刚才没吃似的。

    苏酥眨巴眨巴眼睛,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仰起脑袋,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声音清脆:“不嫌弃!”

    这样的绝世宝藏往哪找,要是连他也嫌弃,苏酥心想,那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了。

    陆骁唇边笑意更深,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面上却是故作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瞧你这腻歪劲儿。”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整天腻腻歪歪的,烦都要烦死他了。

    苏酥真的是太开心了,开心的听见少年这种欠抽的话都罕见的没有生气了,又在他怀里蹭了蹭,小声唧唧地撒娇:“骁哥,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爱情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把原来不相熟的人牵在一起,你侬我侬,这太有意思了,也太浪漫了。

    陆骁就觉得二阳有句话说的太对了。

    像他媳妇儿这种可甜可盐的姑娘,实在是罕见,一亿个人里都挑不出一个的。

    陆骁垂下眼,看着怀里的少女,卷卷唇,低低地笑了,嗓音沙哑:“不对女朋友好,那我该对谁好啊。”

    ……

    这夜的气氛恰到好处,风是暖的,就连呼出的气儿,也是暖的。

    一辈子这么长,遇见了喜欢的又合适的,那就凑在一起好好过吧。

    苏酥直到回了宿舍,心里还是美的。

    这姑娘招人喜欢不假,招人恨也是真的招人恨,整个宿舍,唯一的那条单身狗,怨念的看着苏酥和抱着手机敲得啪啪响的罗晴,她喊了一声,却是没一个人回头看看她。

    此时的路瑶心里只有一句话。

    室友情淡了呗、有新欢了呗、顾不上她了呗,所以爱就跟着消失了呗!

    “你们这两个女人。”路瑶穿着大拖凉鞋,环胸冷笑:“自从有了男朋友后,一个比一个没良心,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说话都听不见吗?!”

    苏酥和罗晴同时回头,互相对视一眼,大声道:“我爱瑶瑶,全世界我最爱瑶瑶!”

    路瑶:“……”这是她听过最不走心的示爱。

    只能说不愧是好室友,就连表个白都如此一致,搞得就跟厂家直销似的,还买一送一呢。

    解决完了私事儿,陆骁就安安生生的跟着女朋友加入了复习之中。

    大一下学期的课程要比上学期难一些,不过对于包揽了金融系第一第二的两个人来说,这完全就不是事儿!

    陆骁跃跃欲试:“酥妹,这次末考我要超越你。”

    正在给他批改卷子的苏酥听见这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现在的卷子是我给你纠正的。”

    “陆同学,有追求是好事,天天做白日梦那是不可取的。”

    陆骁:“……”

    类似这样的事儿还有很多,骁爷每天在被媳妇儿骂和还是被媳妇儿骂的过程中反复横跳,鸡飞狗跳中,终于把下学期的课程吃透了。

    转眼就到了六月份,酷夏,陆骁回到俱乐部带着队友们训练,快到期末的时候,又返回了学校。

    这次头一个找的就是陈老板,旧话重提,两个大老爷们做在一起喝小酒,“哥们儿,行不行,给个准话。”

    陈光看着坐在对面的少年,眉眼挑了挑,笑了:“你这还真看上我了啊。”

    陆骁唇角微抽,脸色黑了:“谁跟你开玩笑。”

    他停顿了几秒,又说:“过不了多久就要亚洲预选赛了,队里的那些苗子太嫩,思来想去,还是你最合适。”

    陈光抬了抬眼,没说话。

    爷爷去世后,他曾一度觉得,就跟是大家说的那样,是他命太硬,亲人才会一个跟着一个的离开,像他这样的人,就该一辈子待在泥潭里。

    所以他才会选择开一家网吧,虽没有什么目标方向,但能浑浑噩噩的过个几十年,那也是赚了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就像是缥缈的浮萍突然生了根,他有了牵挂,生了**,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了。

    陈光的**简单却又不是那么简单,他想要罗晴好,而不是受尽他人指指点点。

    人活在这世上,又哪能做到真正的无欲无求呢。

    陈光沉默了良久,才开了口:“我散漫惯了,不确定能不能适应那样的生活。”

    打电竞可跟开网吧不一样,每天只负责开个机器收个钱。

    陆骁看着他,勾唇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陈老板,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陈光:“……”

    不知是不是酒喝多了还是行不行的原因,陈光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陆骁跟俱乐部那边打了招呼,因为是熟人,签约流程没有那么麻烦,等他结束考试两人就一起回俱乐部,也算是给陈老板个过渡的时间。

    陈老板最近小日子过得有点舒坦,网吧离a大没多远,出了大门走几百米就到了,跟女朋友见面很方便。

    刚在一起的小情侣,正热乎着呢,哪怕是不见面,手机上聊个天都是美的,周五这天,陈光带着女朋友出来吃饭,就顺口就把打职业这事儿给对方说了。

    罗晴刚喝进去的饮料差点没喷出来。

    “你说你要去打职业?”

    陈光夹了一块红烧里脊给她,眉头微挑,“不可以吗?”

    “也不是不可以。”罗晴忙摇了摇头,瞅着他,眼睛里带有些复杂的意味。

    陈光被她瞅的浑身不自在,放下了筷子,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这小丫头片子,瞧不起谁呢。

    陈老板觉得他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羞辱,脸上的表情淡了淡。

    罗晴在心里纠结了好大一会儿,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而又郑重其事地说:“光哥,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受她表情所感染,陈光不自觉的跟着郑重起来。

    “你说。”

    罗晴:“虽然我不想承认我们学校的校霸就是枭神,光哥啊,但我还是想跟你说,你要是去了jd战队,千万不要被那个姓陆的带坏了。”

    那姓陆的太缺心眼了,三天两头惹小室友生气,罗晴害怕陈光会被他污染了。

    陈光:“……”

    陈光实在是想不出,陆骁这小子在学校能坏成啥样儿,才能让他家这个从不在背后议论别人的姑娘告状。

    在家给顾母削苹果的陆骁,猛地打了个喷嚏。

    顾蓝雨皱了皱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陆骁跟前,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忧心忡忡开口:“这脑子没坏啊,是不是感冒了?”

    这儿子真会找事儿,夏天也能感冒。

    陆骁唇角抽了抽,一把挥开了她的手,“没感冒,您儿子这么优秀,保不准是有人在背后骂我。”

    顾蓝雨深有同感,跟着猛地点头,她生的儿子,那哪能不优秀!

    “儿子你说得对。”顾蓝雨坐到他身边,接过他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上次你比赛那事儿我看了,太恶心了,这事儿要是被你爷爷知道了,什么比赛不比赛,那群狗东西,统统都得死!”

    陆骁:“……”

    忘记提了,他外祖父家早年是涉黑的,后来国家严打的厉害,外祖父也有样学样的开了公司,做做公益散散钱什么的,公司也跟着渐渐走上日程,这才有了后来的顾氏集团。

    别看顾蓝雨平日里挺贵妇的,骨子里就是个狂野的女人。

    “妈,谢谢您了,这事儿你可千万要给我保密,尤其是不能让爷爷知道。”

    话刚落,一道浑厚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兔崽子,又闯什么祸了,什么事儿还要瞒着老子?”

    陆骁唇角痉挛似的抽了抽,转过身看去,佯装无事地开口:“没什么,就是觉得您养那鹦鹉太不注重个鸟卫生了,又脏又黑的,我打算让保姆阿姨拿去炖了。”

    陆德南听见这话,气得拐杖都差点飞出去。

    顾蓝雨机警的坐得离儿子远了点,以防公公伤及无辜。

    陆德南用拐杖指着陆骁,两边的胡子跟着颤了颤:“什么叫又脏又黑,老子那鸟是纯种的黑毛,纯种的黑毛鹦鹉!你还指望他变个绿色儿出来?!”

    “小兔崽子,你今天要是敢把鸟给我炖了,明天老子就把你炖了!”

    陆骁被爷爷指着脑袋骂骂咧咧了大半小时,在陆家,连一只破鸟都比他的地位高。

    不过好在住院那事儿瞒了过去,陆骁也就不跟他爷爷一般计较了。

    吃完饭洗过澡,陆骁躺床上跟媳妇儿诉苦,{酥妹,我家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我妈天天奴役我,我爹就是一妻奴,啥也看不见,至于我爷爷,那就更狠了,三天两头拿拐杖打我!}

    陆骁说完,又怕对方觉得他是在忽悠她,就补充了句:{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苏酥洗完澡,听见楼下的动静,怀疑老爹又背着他偷酒喝了,下楼的时候听见手机响,就顺手回了他。

    {这我早就猜到了。}

    {你平时这么欠,一看小时候就没少挨打。}

    陆骁:“……”三重打击。

    ……

    苏酥走到楼下,果然如她所料。

    就见苏睦天坐在饭桌边的椅子上,一口花生米一口小酒,她唇角抽了抽,冷着脸喊了声爹。

    苏睦天听见声音,手一抖,杯子里的酒就跟着洒了出来,他心疼又心虚,情绪交杂在一起,整张老脸都扭曲了,讪笑出声:“酥宝儿。”

    苏酥一把将他手里的酒夺了过去,面色冷冷:“胃不好还总想着喝酒,您这么大人了,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男人在外总要应酬,早年没有发家的时候,苏睦天陪着老板跑业务要喝,等到发家后,矿上有很多事,开采以及每年的硬化指标,都要依仗上头的专家和领导,应酬难免,喝酒也是必不可少的,胃病就这么被折腾了出来。

    苏睦天自知没理,忙摆摆手:“不喝了不喝了,以后都不喝了!”

    苏酥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些,不过还是很难看,嘟囔了句:“您每次都这么说,别不把身体当回事儿。”

    苏睦天出了点头就是点头,酒瘾儿这玩意上来了,很难克制住,不愧是他女儿,每次一偷喝,就准逮住他!!!

    苏酥又说了他两句,怕对方惦记着,干脆抱着酒瓶子回了卧室。

    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爹,真是让人生气又无奈。

    陆骁不知她那边的情况,发了好几条消息媳妇儿都没回,就急了。

    等苏酥躺到床上,翻开手机的时候,她是震惊的。

    陆骁:{就是挨过不少打,肉才能长这么结实}

    陆骁:{媳妇儿,你要不要看?}

    陆骁:{媳妇儿,二阳说a市新开了一家温泉馆,考前我带你去放松放松吧。}

    陆骁:{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

    陆骁:{图片}

    陆骁:{这图值不值媳妇儿给个回复?}

    ……

    口口声声说苏酥腻歪,真正腻歪的人也不知到底是谁。

    这还不算,更过分的是,这男人竟然发了裸·照给她。

    陆骁拍的是上半身,刚洗完澡,水珠顺着脖颈慢慢往下滑——

    少年的身体线条极为流畅,曲线分明,肌肉绷的微紧却又不让人感觉到过分健壮,人鱼线弧度完美,水珠顺着线条滑落到腰际停下,画面定格到这一刻,说不出的……欲。

    这人骚的没边儿了。

    苏酥点开看,整个人都要爆炸了,脸颊红成小番茄,即便如此,眼睛也没从屏幕上移开半寸。

    !!!

    脑海里缓缓浮现出四个大字。

    绝世好腰。

    那边的陆骁,等的都快要睡着了,其实他平时还是很正经一男人来着,随着跟苏酥的相处时间越来越长,两人睡都睡过摸也摸过了,发个不太正经的图片又怎么了?

    骁爷觉得这完全没毛病。

    就在他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手机震了几声。

    陆骁从床边的桌上摸出手机,亮光刺眼,照的他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只见苏酥回复道:{值。}

    媳妇儿:{=给你转账200000000元}

    媳妇儿:{小费,拿去花}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