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之天命成凰 > 第320章
    夜寒渊才不管外面的那些纷纷扰扰,帮叶凌月换好了衣物之后,才将叶凌月抱了起来。

    “永平王??”

    百里云岫一脸蒙圈。

    这个病秧子怎么又来了?

    为什么每次来都不能挑个大白天光明正大的来呢?

    难怪雪心这么大的火气!

    “百里师长。”

    夜寒渊抱着叶凌月,微微颔首,算是问好了。

    “恩恩。”

    百里云岫机械的点了点头。

    脸上的笑容假的不能再假的了。

    直到了夜寒渊已经抱着叶凌月出去了,百里云岫这才想起来自己上来是来干什么的了。

    但是,这会儿在辖区找永平王算账么?

    人家永平王本来就是叶凌月的未婚夫,这小两口之间的事情。

    就算是他是叶凌月的师尊,这也不好过问。

    思量了半天,最终无奈的长叹一声,还是下去了。

    常青峰见到了夜寒渊本十分讶异,却也很快便调整好了心态。

    他早就该知道永平王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孩子。

    虽然辰彧已经旁敲侧击的提醒了,但当真见识到了,不免还是心中哑然。

    即便同为男子,他都不得不承认,夜寒渊生的极好。

    剑眉星目,五官深邃,好似生来就是经过造物主刀削斧凿之后所呈现出的最完美的作品一般。

    找不到缺陷的不只是那张脸,还有与生俱来的气质。

    夜寒渊身材欣长却并不瘦削,与萧绎的身上所带有的明显的书生气息不同。

    夜寒渊的身上给人的感觉好似是冬日里的漫天大雪,看似平静而美好,实则蕴藏着无限的杀机。

    危险!

    这是夜寒渊给常青峰的第一直觉。

    当然,这只能说明夜寒渊本身的强悍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这样的男子,与叶凌月简直是天造地设,任谁见了,都会觉得是天作之合。

    不过夜寒渊再好,常青峰心中却无任何嫉妒,也无任何想法。

    只是会单纯的替叶凌月感到高兴。

    倒是常青峰不经意间,瞥见了华钰眼中的那一抹失落之色。

    尽管消失的几块,掩饰的极好……

    华钰,从来都不是余个简单地普通人!

    单论聪明才智,常青峰相信,华钰不在这里的每一个人之下,不然也无法与凌九凛那样的人成为挚友。

    只是聪明人,往往会是伤心人……

    内心为华钰叹了口气,常青峰便继续着自己每一日的事情,做饭带孩子。

    倒是百里云岫和雪心他们却很少能够见到叶凌月了。

    因为夜寒渊随时随地,都将叶凌月带在了身边。

    夜寒渊瞧了几回玉简,那上面却是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这说明,依旧还是没有应世叔的消息。

    虽然明知找到应世叔没有那么容易,心中却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见夜寒渊眸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之色,叶凌月便嚷着让夜寒渊带自己去找琉曦他们。

    之前琉曦总是和萧绎在一起谈天说地的,闲时还喜欢吧叶凌月带在身边。

    叶凌月都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打扰者。

    关键是那二位却不觉得,高的叶凌月每次都很心塞。

    哼,这次绝对不会了。

    “小月,你来了。”

    见叶凌月来了,琉曦笑着和叶凌月打了招呼。

    “琉曦,你们这是在画什么?我也看看。”

    叶凌月见琉曦面上似乎还带着一抹含有羞赧的欣喜之色,顿时对萧绎画的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夜寒渊立即将叶凌月放了下来,叶凌月小跑着过去看了看。

    瞧见那画上正是杏花树下,有一女子正在吹着长笛。

    至于那笛子,可不就是琉曦此刻手中拿着的笛子。

    就算是不知道那画像上的女子长相,也猜得出来画的人是琉曦。

    “五殿下的诗画果真是一绝。”

    这画的意境当真是绝妙,饶是叶凌月见了,也不得不连声赞叹。

    “叶姑娘过誉了。”

    萧绎的情绪并未有过多的变化,只是微微颔首,说一句过奖了。

    叶凌月的注意力在那画上,夜寒渊的注意力却是在萧绎身上。

    没有丝毫灵力,甚至都不会武功。

    面色看着透着一种缺少血色的苍白,一看就是一个身体孱弱,命不久矣之人。

    “星衍之,这便是你在演武大陆的徒儿么?”

    “不过如此!”

    夜寒渊心中不免感叹道。

    面上却是不露痕迹,好似目光一直都在叶凌月的身上,不曾离开。

    “你说好看么?”

    叶凌月阳气娇俏天真的小脸问到了夜寒渊。

    “好看。”

    自家夫人问话,还是要笑着回答的。

    “我听月儿称你五殿下,不知可是演武帝君的五皇子?”夜寒渊抬了抬眼,问到了萧绎。

    萧绎与夜寒渊的目光对上,不免被此人的气度与面容所惊异。

    他本以为他见过了时间不少的美男子,不会对外貌上,再有任何的惊叹。

    没想到,夜寒渊这张脸,竟是生的如此完美,斧凿刀削的好似是造物主亲自下笔勾勒出来的一般。

    “不错,我的确是父君的第五子,不过五皇子只是一个虚名,不必在意。”

    说着,萧绎笑了笑。

    那笑容洒脱真诚,不似掺假。

    倒是让夜寒渊有些刮目相看了。

    一介在普通不过的凡人,竟也有如此气度,实属难得。

    “永平王夜寒渊,公孙世家与我有着外祖父血脉之亲,你母亲亦是出自公孙世家,算起来,你我是表亲。”

    夜寒渊这倒是没说错。

    只不过夜寒渊这个表亲,可大了萧绎不知道多少个辈分。

    “原来是表兄。”

    萧绎微微笑着,拱了拱手,算是见礼了。

    丝毫不曾因为永平王的身份是永夜皇朝的皇室而轻视了半分。

    萧绎的举动倒是让夜寒渊多了两分好感,不再轻视于他。

    “痴长你些许,兄长之名,便担下了。”

    此时的夜寒渊已经撇去了萧绎与星衍之之间的关系。

    而是主动地将萧绎与公孙世家的血脉作为他与萧绎之间关系的考量了。

    若日后萧绎有求,看着公孙世家的面上,夜寒渊也不会坐视不管。

    “兄长客气了,你我算是同为公孙世家一脉,都是本家,无需见外。”

    似是感受到了夜寒渊的不排斥,萧绎的情绪也跟着好了不少。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