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非洲酋长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出手
    (两章合一)

    大家就直接走路过去,曹雄的另一个朋友临时还有点事,要先离开,就表示有什么需要,招呼他一声就行。

    一行人直接到田子坊找了一家最热闹的烧烤店进去。

    刚进店就看到斯塔丽跟几个非洲留学生坐角落里正撸|着串,曹沫也只能假装不认识,他们走到靠近收银台的小桌围挤成一圈坐下来。

    夜里八点多钟要算餐饮业最青黄不接的时候,但店里的客流还颇为可观,剩不了多少空位。其他人点菜,曹沫扮作老实孩子,坐角落给斯塔丽发短信,问她怎么跑这里来吃得烧烤。

    虽然新海大学距离这里不远,但新海大学南北门的餐饮店更是多如牛毛。

    “我上午刚在田子坊租了房子,正想告诉你呢……坐我左手边的就是范洛。”斯塔丽回复道。

    为避免留下蛛丝马迹,斯塔丽肯定不能直接住进118号旧宅里去,她另外在附近租房子住,却是方便联系。而他在国内,斯塔丽平时接触什么人,又或者有没有人在暗中盯着她,他也就更方便就近观察。

    曹沫知道斯塔丽个性很强,没去埋怨斯塔丽,暗暗打量斯培丽同桌那四名留学生来,看他们交谈的样子,范洛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交谈的事情上,其他三个人对斯塔丽多少有些躁动的心思。

    他上午才跟阿巴查通电话,请阿巴查找人调查范洛的背景,暗感他要是跟吉达姆家族没有什么牵扯(其实有牵扯也是极小概率事件,但需要有所预防),还真值得在他身上投入些资源。

    另外三个对斯塔丽有觊觎之心的,曹沫决定统统毙掉。

    斯塔丽差不多是纯正的南欧血统,而不清楚卡奈姆殖民历史的人,绝对想象不出会是来自西非国家卡奈姆的留中学生。

    她的容貌是那么的耀眼,又与其他几名西非留中学生坐在一眼,连陈蓉都忍不住好奇的朝那边打量两眼。

    好在陈蓉上次到卡奈姆里,并没有跟斯塔丽打过照面,没可能认出来。

    成政杰喝酒很节制,陈蓉地位最高,陈华就频频拉着曹雄、曹沫碰杯。

    没等坐下来半个小时,曹沫已经将四瓶啤酒喝下肚。

    肚子涨得难受,曹沫跑去上厕所,走回来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站在他们那一桌前,斜站眼睛正朝他爸冷嘲热讽:

    “曹雄,你现在可厉害了,杀了人坐四年牢就出来,还傍上陈蓉,下半辈子都可以吃软饭了啊!”

    这个人化成灰,曹沫都能认出来——四年前就是他两次闯到家里砸了稀巴烂,第三次过来时被自己捅了十二刀后整件事才算消停;而他的哥哥杨国成就是因为屡次骚扰陈蓉,被他爸气不过在扭打时失手所杀。

    曹沫没想到杨军还有勇气走到他家人面前挑衅。

    曹沫沉默着走到桌前,他拿起来酒瓶子的那一瞬间,直觉感到杨军心里一颤,这更叫他确信杨军不是气不过才上前来挑事,也不像是偶然路过。

    受人挑唆的?

    说实话,除了韩少荣外,曹沫也相信不出谁能让已经被吓破胆的杨军跑过来挑事?

    然而杨军、韩少荣又怎么知道他们此刻在这里的?

    陈华实际上也早就被韩少荣收买了?

    “曹沫,你坐下!”成政杰严厉的盯着曹沫,怕他年少冲动又要惹事,伸手将酒瓶夺过去,转回头看向杨军,沉声问道,“杨军,你想干什么?”

    “成大局长威风了啊,我惹不起你,但是我拉着两个朋友进店吃烧烤,成大局长不会要将我们铐进局子里去吧?”杨军讥笑道。

    “你要是过来吃饭喝酒,就不叽叽歪歪跑过来丢人现眼,被扎了十二刀还不够啊,跑过来装什么孙子?”陈华这也站起来帮腔道。

    曹沫洞悉一切,当然知道陈华这时候站出来,是想火上浇油。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哥被这杀人犯杀死,我这里被捅了十二刀,也不想干什么,但成大局长再威风,总不能将我的嘴都封起来吧!”杨军捋起来夹克衫,露出肚皮上几个狰狞的洞|眼伤疤,激动的说道,“再说,陈华你算什么东西?陈蓉、成政杰哪只眼瞧得起过你,你有脸舔过来?”

    陈华气得额头青筋暴跳,但在他冲出去之前,曹雄先伸手按住他:

    “我们吃我们的,就当他不存在,我四年牢都坐了,还能受不住他几句话?犯不着搭理他。”

    曹沫看了他爸一眼,就见他爸按住假装冲动想将事情挑大的陈华后,又慢悠悠的吃着烧烤,就当杨军不存在似的,心想他爸这四年牢真是没有白坐,内心并没有抓一把羊肉串签子戳出去的冲动劲憋着。

    “你这小碧眼的,什么时候也装孙子,你不会忘了这十二刀是你扎的吧?你不会以为这样就算了?”杨军见曹雄不受激,撑起胆子直接将矛头指向曹沫。

    曹沫倒了杯啤酒,小口抿着,笑着说:“我怎么会忘呢?我扎了你十二刀,最后还无罪释放呢!对了,你要不想算,什么时候再到我家砸一通啊,我打开门欢迎你……你放心,我家也没有别的什么凶器,只有水果刀跟菜刀欢迎你。”

    “够了,曹沫你少说两句。”成政杰拦着不让曹沫跟杨军斗嘴,就怕斗着斗着火气上来大家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现在他们都在场,不怕出什么乱子,但他担心曹沫年轻气盛,什么时候

    单独遇到杨军,受不住激再犯下什么错,那真就是追悔莫及了。

    成政杰拦住曹沫后,正色盯着杨军:“我郑重警告,我成政杰或许是拿你这个赖皮没有什么办法,但你再敢挑衅,扣你一个寻衅滋事,让你进去享受半个月,还是能做到的。”

    “成大局长,你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好啦,我惹不起你们,躲开你们还不行吗?成大局长总不能将我们赶出去,不让我们在这里吃饭吧!”杨军举起手,拉他两个朋友坐到斯塔丽隔壁那张空桌上,骂骂咧咧的喊服务员拿菜单过去。

    曹沫不想搭理杨军这种角色,但知道这种人在韩少荣的唆使下注定会再次纠缠上来,所以也不能光想着躲开。

    “啊!你摸我!”曹沫正低头吮一只生蚝,就听到斯塔丽传来一声尖叫,他抬起头,看到斯塔丽的手已经狠狠朝杨军的左脸颊扇过去……

    …………

    …………

    杨军拉着两个混混朋友,在斯塔丽隔壁那桌坐下来后,曹沫不想给自己添赌,就没有再看那个角落。

    之前斯塔丽坐在烧烤店里,穿着牛仔外套,但这时候她不仅将外面的牛仔外套脱掉了,让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出来,甚至还将里面穿的打底衫在下摆处打了一个小结,将雪白性感的肚皮、腰肉露出一小截。

    这妮子是有意引诱杨军按捺不住伸手,然后抓他一个现行啊!

    斯塔丽那记响亮的耳光,听着人心都打颤,顿时就看到杨军右脸颊浮现五道手指印,但这还没有完。

    杨军厮混大半辈子,总不可能在一个外国小妞面前吃这么大亏,恼羞成怒,伸手就要过来揪斯塔丽的衣领子,以牙还牙,却见斯塔丽从当中分手抓住他的胳膊,身子往前快速闪进一步,一个顶膝就狠狠的将杨军顶得像只大虾似的弯下腰来。

    这个标准的顶膝动作,曹沫怀疑他能不能挡得下来,这妮子不仅能玩枪械,也练过格斗啊!

    这时候曹沫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人高马大、一脸凶悍的巴哈为什么会被斯塔丽给废掉了!

    “敢对外国人耍流氓,你们这些孙子牛逼大了啊,都特么将中国人的脸丢尽了!”

    曹沫憋了一肚子气,看到这场面自然也不能省油,抄起酒瓶先砸过去,然后跳着冲过去,一拳就狠狠的砸在杨军刚抬起头的鼻梁上,打了他一个脸开花,趁着杨军立足未稳,又一脚踹在他左大腿前侧,将他彻底踹倒在地。

    四年前十二刀的恐惧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消除掉,杨军看到曹沫冲上来,腿肚子都打颤了,再不敢试图还手,而连滚带爬的逃避。

    “哗啦”,杨军将身后桌子连同碗碟带倒了一地。

    斯塔丽那一桌还有四名人高马大的留学生,被杨军拉来撑场面的两个混混,愣是没敢上前助战,只敢在旁边叫:“误会误会!”

    “误会你妈!”

    烧烤店里人太多,曹沫逮不住杨军,朝着他那两个混混朋友的脸,“砰砰”就是两拳,连踢带打,专招大腿骨招呼!

    斯塔丽身手比曹沫更敏捷,嘴里大叫着“捉流氓”,鞭腿又快又狠,从脖子梗扫过,差点当场将一家伙踢晕过去,晃悠悠抱住头蹲在那里,任打不敢还手。

    最后还是成政杰怕曹沫下手没有轻重,急跑过来将曹沫揪住,帮杨军三人解了围。

    “这孙子对外国人耍流氓,我见义勇为,成叔叔你还拦我?”曹沫不服气的说道。

    “够了,他得过教训了,你给我老实坐回去,”成政杰拉住曹沫,掏出证件出示斯塔丽问道,“我是青山区警察,请问你受到什么滋扰?”

    成政杰刚才背着杨军他们而坐,并没有看到斯塔丽与杨军起冲突之前的那一幕。

    “我走过去拿纸巾,他伸手摸我!”斯塔丽用已经非常纯正的中文回道,“现在已经给他教训了,我们还要赶着回学校,不想追究了!”

    报警就会留下身份记录,斯塔丽已经帮曹沫出手教训过杨军,自然是拍拍手先离开啊。

    见斯塔丽都无意追究,同时也不是多严重的事,成政杰也难拿住杨军什么把柄,厉声告诉他:

    “这次算你走运,但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你以后再有挑事的举动,再敢滋扰外国友人,我随时拿寻衅滋事将你拘起来——你可以试试看我有没有这个权力!你回去再告诉韩少荣,新海的天,他一只手遮不住!”

    杨军被打得鼻青脸肿,鼻血流得满脸都是,狼狈不堪在两个混混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离开;店老板想挡住他们赔偿店里的损失,还是陈蓉出面今晚的所有损失她来承担。

    斯塔丽当然也不会留下来,随后也与四名留学生离开。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将这孙子拘起来?这孙子太气了,要不是曹雄刚出来,我都他妈冲上去踹他两脚了,”陈华好似心里不解恨,坐在那里气鼓鼓的说道,“还是曹沫血气足啊,不像我们这些老家伙,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怕了,这以后的世界注定是你们的啊!”

    “陈叔叔,你觉得不觉得杨军故意找上门来,有可能是我们当中有一个人通风报信吗?”曹沫一脸天真的看着陈华问道。

    “……”陈华脸讪在那里,尴尬的干笑了两下,结结巴巴的说道,“怎,怎么可能,就是碰巧遇到了……”

    “杨军他们可不像是碰巧来吃烧烤的样子啊!”曹沫拿起酒瓶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盯着陈华,“对了,陈叔

    叔这两年在哪里发财啊,你这根腰带得六七千了吧,是凭你自己本事赚到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说我给杨军通风报信喽?你怎么不说是郭宝锋通风报信喽,”

    陈华将临时有事离开的郭宝锋拉出来当垫背,但看到成政杰、陈蓉甚至曹雄都有些狐疑的盯着他看,更是恼羞成怒,跟曹雄说道,

    “你儿子现在出息了,知道怀疑人了啊!我不留在这里讨人烦了——也许杨军的话没错,你们压根就没有正眼瞧得起我过,但我还是把曹雄你当兄弟的——你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一定会到,今天就不陪你们了!”

    陈华丢下这句话,拿起桌上的手机、皮夹就气鼓鼓的走了。

    “政杰,你还是帮我查一下陈华跟韩少荣有没有联系,”

    起初没有意识到,但在曹沫点破之后,陈蓉也越想越怀疑,让成政杰帮忙查一下陈华,又直接跟曹雄说道,

    “我看你也不要抹不下脸来。你是因为我才落到这个地步的,而韩少荣他又不肯善罢甘休,你不能再将其他人牵扯进来。你要做餐饮、做民宿都可以,我来出资,你负责经营,经营好了,我给你分红,经营不好,我也不会给你分红——你管别人会怎么说?”

    “陈蓉这话我支持。我那几万块钱,还是得继续存着给成希当嫁妆,你别急着坑我。”成政杰说道。

    “做民宿、做短租房比餐饮好,做餐饮太累,做民宿、短租房不那么累人,”佳颖跟没事人似的,这会儿跳起来鼓劲,说道,“我也要当资人,哥将他五十万都给我了!”

    “那是曹沫买房的钱,你跟着瞎掺合什么?”曹雄敲了女儿一记脑壳,说道。

    “要是曹沫没有意见,他那笔钱投进来也没有什么的,”陈蓉看了一眼曹沫说道,“这样你曹家也是出资的,也不用再担心别人说三道四的……曹沫,你觉得呢?”

    “啊,问我意见啊,”曹沫装傻说道,“我觉得吃软饭没有什么啊?我这辈子梦想就是能吃软饭了……”

    “你这小子!”成政杰刚喝一口酒,“噗嗤”喷半桌,气得要拿筷子抽曹沫,“你给你爸留点面子好不好?”

    曹雄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我跟社会脱节了四年,出来后发现新海就变化很大,很多地方都感到有些陌生。至于出来能做什么呢,我其实是有点拿不定主意的——动心思想做餐饮,倒不是完全听陈华怂恿,主要还是觉得投资十几二十万,规模小点,我能吃得住辛苦,就算经营不好,也应该能不怎么亏钱……”

    “陈董投资,那肯定不能十几二十万,但上百万的餐饮投资,也确实不好做,”

    曹沫觉得还是有必要引导一下,插话道,

    “民宿、短租房这个项目其实挺适合的,新海未来在这一块的市场潜力应该不会错。佳颖做的那些中长租,爸你正好也接过去,省得她整天不把心思放学习上。再个,民宿、短租房小有小的做法,十几二十个房间简单装修也能做;投资多了,那就签更多的房源、做精品民宿,流程也不复杂,没有什么太高的技术含量。甚至陈董将资金投进来,你尝试着做感觉有些困难,那资金就先囤着,不要那么快投出去签房源就行了,就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你小子到非洲长见识了啊,说话一套一套的!”成政杰拍着曹沫的脑瓜子说道。

    “爸,你就答应吧,你先撑一年半载,你要是实在干不了,我到时候来接手就是啦!”佳颖摇晃着曹雄的胳膊,打着如意算盘撒娇道。

    “好吧,那我就先接手试试。”曹雄答应下来道。

    “那就这样定,曹沫有五十万,我再拿一百五十万给你先用着,”陈蓉拍板说道,“要是能做起来,我们后续再追加投资……”

    “还是陈董豪气,出手就是不一样,”成政杰没有听出陈蓉的话外音,笑道,“早这样,我就省得傻乎乎跑前跑后联系,还差点被陈华这孙子给蒙了。我觉得这事能成。”

    “要不要让你家杨丽芳也拿钱进来投点?”陈蓉看着成政杰问道。

    “我们家我要能做主就好了——你们鼓捣的事,不要硬拉着我们掺合进去了!”成政杰摇头说道。

    烧烤店经过这么一折腾,大厅里一片凌乱,陈蓉买过单,又将店家的损失给赔了,大家就返回西康街;曹沫假装接到朋友约见面的电话,就留在田子坊。

    “怎么样,刚才帮你解气吧!”斯塔丽从灯光昏暗的角落里跑出来,骄傲的说道。

    “你跟谁学的拳脚,有点样子啊?”曹沫好奇的问道。

    “才有点样子?我可是很认真学过好几年的踢拳,要不我们试一试?”斯塔丽觉得曹沫看轻她了,不满的说道。

    “你住哪里?”早年韩少荣跟陈蓉还没有闹离婚,曹沫也就在韩少荣办的拳馆玩过两年,那时候他才读初中,又能打下多少基础?他心想着好男不跟女斗,就想知道斯塔丽上午在哪里租了房子。

    斯塔丽却突然上前,给他来了一个锁喉。

    曹沫挣扎了几下,发现斯塔丽手臂力量比他想象的强多了,虽然被斯塔丽扣在怀里很舒服,但作为男人总要有自己的尊严,只能举手表示投降。

    “看你刚才还是有两下子的,其实也不怎么样啊!”斯塔丽不屑的说道。

    曹沫摊摊手,表示不跟斯塔丽比这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