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爆裂天神 > 第756章 长白天池,今夜好梦
                      十星烈风之境。

    苇终于真正站到了界限之前。

    嗯,这是今天第二件值得开心的事。

    按照苇先前正式对自己说的话,应该是以击败自己为目标。

    所以,现在这是要和自己发战书了?

    陆泽眼中带着笑意,回复了一句。

    【】现在感觉怎么样?

    过了整整十秒,苇的消息才传回来。

    【苇】不是很好。

    嗯?

    苇的回答颇为出乎意料啊,言语画风和作风如出一辙。

    陆泽的眉头微微皱起,又很快舒展开来,反手打出这样一行字。

    【】还能发信息,就是一件好事。

    ……

    遥远的长白山天池。

    笼罩于此的气旋刚刚散去。

    天地伟力,红雾形成的天然隔绝力场,遮蔽了各方视线。

    一名穿着黑色冲锋衣的青年靠坐在一块覆满白雪的巨石前。

    他呼出的气化作白雾,却被无形之力束成一道道利箭,冲出半米后仿佛撞击到无形的壁垒,重新化作白雾消散于身前。

    隐隐可见一个透明的轮廓闪过。

    青年戴着一顶毛线编织的粉色帽子,帽子侧面绣着三朵樱花和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小女孩是卡通形象,面对樱花正高高跳起,加油打气。

    如果单纯评论这顶帽子。

    真的是非常萌。

    特别当这顶足以萌化所有妹子心灵的帽子戴在面无表情的苇头上时,那种反差萌竟然被完美压制。

    苇,单凭自己冷酷的气场就将这顶粉色的帽子给hd住。

    如果有哪位记者在这时登山,有幸拍下一张侧影照片,恐怕足以冲击年度时尚人物。

    因为那名冷酷的青年手里还撑着一把赤红如血的长刀。

    名刀·赤妖正宗,煞气腾腾,刀尖没入的冰雪边缘,有轻微的血渍蔓延,于雪中映出一朵樱花。

    苇将左手搭在膝盖上,看了一眼那道刚刚发来的信息。

    【还能发信息,就是一件好事。】

    苇冷酷的嘴角忽然咧起。

    虽然真正相处的时间很少,但自己的知音还非他莫属啊。

    “不愧是首领。”

    自言自语了一声,苇右手随意扣向身侧的岩石。

    那里有冻结不知几百年的坚冰。

    这些坚冰在苇的手中,脆弱的如同奶油,瞬间化作一团冰粉。

    苇反手将这一把冰粉覆在肋下。

    青年依旧是那张毫无表情的冷酷脸,可如果有人看到他肋下那拳头大的血洞后,足以惊骇到失声。

    创伤深可见骨。

    可是苇却依然无所谓,刚刚洒下的那一把冰粉覆满伤口,以低温冻结痛感。

    虽然这些疼痛也无所谓。

    只是觉得冰冰凉凉舒服一些。

    他仰头看着天空。

    长白山的天池附近,气温低寒,但视野开阔。

    夜空如幕布,繁星点缀,圆月高悬。

    真的很美。

    等天明的时候一定要带纪子爬上来看看。

    天池旁边的山岩后也很美丽。

    嗯,白天看风景,夜晚看明月。

    不过在看之前,自己一定要把雪里的血迹清理干净。

    值得庆幸的是,死去的那个家伙也很喜欢这片风景,所以到死也没有一滴血溅到天池之中。

    这里依然是一片净土。

    陆泽并没有等待苇发言回复,似乎是知道以苇冰冷的性子能多说半句都极为困难。

    【】在哪里?

    【苇】长白山。

    【】对手是谁?

    【苇】大供奉。

    过了两秒。

    苇又补上一句。

    “高家。”

    连说两句,对方依然没有名字,基本可以断定双方全程没有通报姓名。

    陆泽没再开口,聊天框里一片静默。

    高家,甚至排在穆天野之前的大供奉?

    苇这是杀疯了?

    素未谋面的大供奉,就这么折戟于高山白雪之上。

    别人是不杀无名之辈,苇是专杀无名之辈。

    这个“无名”,既包括记不住姓名的蝼蚁,又包括不给机会通报姓名的有名之辈。

    苇难得连说三句话。

    就在陆泽满脸佩服的看着手环时,苇的下一条信息紧随其后。

    【请首领再与苇一战。】

    嗯,真杀疯了。

    但是对于这样一名钢铁直男,陆泽还真无法拒绝。

    好吧,给绝望者以勇气,给前行者以方向。

    不正是执火者一直在做的事情么。

    既然如此,那就在苇跨过界限之前,再立一座远山丰碑吧。

    他很期待,自己亲手培养的利刃,究竟能够斩破多少黑夜迷雾。

    【可。】

    陆泽一字回复。

    月夜下,身受重创、气息微弱的苇眼睛猛然亮起,眼中似有烈火燃烧。

    这份喜悦甚至足以和斩杀高氏大供奉媲美。

    【苇于天池之外拜谢首领。】

    陆泽的信息再未有延迟,瞬息抵达。

    【两周之后,燕都城外,山海关前。】

    苇【苇,领命。】

    两人之间的对话言简意赅,但是内容却是何等的惊涛骇浪。

    通讯关闭。

    所有的对话加起来也就寥寥数语。

    陆泽没有问苇是否能回到燕都,因为他知道苇一定可以回去。

    正如陆泽相信苇,苇同样不需要告诉陆泽。

    迷雾气旋于四日前现于长白山巅。

    奔袭三千里,斩杀高家大供奉的他,昨日还在燕都西南十渡!

    而赤井纪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心的在前日踏上旅途,期待明天与苇君相遇。

    距离,引开了视线。

    气旋,让一切杀戮变得无声。

    所以,高家不会知道大供奉剑圣晁封已殁的消息,赤井纪子依旧是那个默默无闻在居酒屋帮忙的学生,苇依然在十渡出没。

    这一战,苇借用天时地利,镇杀人和。

    最终展现在陆泽面前的,却只是随意斩杀一名供奉的平淡。

    ……

    ……

    “所谓先知,只是在特定的时间长河下游看到那些巍峨高大的身影。”

    “当长河流向变更时,或许旁人会悲观于再无法重现一切,我却欣喜终有改变。”

    “因为未知才代表着无限,而我,则终于可以看到那天才尽起、星满天河的一幕了。”

    “生而为人,此生最幸。”

    陆泽嘴角噙起笑意,关掉卧室里最后一道光源。

    “法老,晚安。”

    摸了摸那头懵懂小兽的脑袋,陆泽安然入睡。

    今夜,值得好梦。

    ……

    苇。

    明明一入十星便是巅峰,此情此景,却无愧于最惨战王之名。

    他眼中带着昂扬的战意,强撑站起。

    拄着赤妖正宗,踉跄下山。

    纪子的笑容,才是最好的治愈良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