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行神话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惟愿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此刻,南宁府城的府衙大堂之外,锦衣侍卫神情冷肃,持刀四下警戒,而沿着绵长而宽敞的街道,一队队披甲军卒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沿途护卫。

    

    粤西巡抚李继勋、南宁知府赵维翰和一些南宁府内的大小官员,微微躬身,态度谦卑,正在迎侯着信王和清河公主一行。

    

    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平稳地停在府衙大堂之外,不大一会儿,从马车上挑帘走下一对儿青年男女。

    

    信王宁检是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八岁、长身玉立的青年,面容俊朗,目似朗星,穿着一身明黄色锦袍,一举一动有着皇家子弟的尊贵气度。

    

    “九哥,这一路奔波,终于到了。”俏生生立着的宫裳少女,微微笑着说道。

    

    “是啊。”信王宁检点了点头,感慨说道“为兄久在金陵,就这一路风光也不虚此行了。”

    

    原来,南疆巫人蠢蠢欲动,周廷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让堪比元神真君修为的宁治,处置仙巫之事,另外一方面则是派人调集大军前往粤西,而信王则是主动请缨,被此代周帝委以勘定边患重任。

    

    清河公主宁溪自小和信王相善,故而随行左右。

    

    信王这次前来,仅仅带着一万兵马,主要是居中协调粤西诸军,督促军务,以防备巫人寇边。

    

    “下官参见信王殿下和公主殿下。”粤西巡抚李继勋越众而出,这是一位中年黑须的官员,拱手朝二人行礼,道“有失远迎,还请殿下恕罪。”

    

    信王伸手虚托,面上笑道“李大人何罪之有?劳李大人和诸位大人在此久候,孤心中委实难安。”

    

    分明做足了贤王架势,李继勋果然大为感动,心中暗道信王贤明名不虚传同时,面上也有了几分亲近之意。

    

    于是在粤西巡抚和南宁府城大小官员的迎接下,信王和清河公主举步进入府衙。

    

    王宅,后院静静矗立着一座高有三层、飞檐勾角的阁楼,碧檐之上还覆着未化尽的残雪,从琉璃风窗之内,依稀有着依依琴音传来,此时据当日阿宝被掳已过去三天,王宅再次恢复往日的平静。

    

    阁楼之内,一方漆木几案之后,阿宝一袭水荷色绿裙,一手支着几案,托着香腮,歪头安静地看着不远处正低头弹琴的少年,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一瞬不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琴音忽而戛然,徐行弹完一曲,轻轻吐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阿宝,感慨道“乐理之道,实在艰深似海。”

    

    “公子学琴不过十余日,就已渐渐登堂入室,这样卓绝天赋,阿宝闻所未闻,若真专心于此,来日必有成就。”阿宝娇软的声音传来,似杨柳春雨,柔润人心。

    

    徐行摇了摇头,不在意道“初窥门径罢了,其实若仅止于技,倒也无妨,但若借此问道,也不知蹉跎多少岁月,方登道途。”

    

    仙道多以五行阴阳、造化时空、生死轮回之类为一生道途,却罕有以乐理之道为毕生追求者,就在于此,终究是隔着一层,哪有采天地之气那样直抵本源?

    

    听到徐行道途之言,阿宝抿了抿樱唇,不知想起什么,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黯然神伤。

    

    徐行看着阿宝情绪低落,轻轻一笑,似是打趣道“怎么沉默了?还一副苦着脸的样子?”

    

    和这少女相处日久,知其虽眼高于顶,傲气藏心,但心性明媚活泼,平时倒也能开几句玩笑。

    

    阿宝似是赌气一样,白了一眼徐行,唇角微微勾起,拿着眼角余光看人,语气幽幽道“徐公子神仙中人,所言所论,都是仙家妙术,阿宝见识浅薄,自然插不上话……”

    

    徐行越听越觉得心中突然浮起一种古怪之感,笑道,“你翻白眼的刻薄样子,倒是有趣的紧。”

    

    不得不说,这少女也不知是不是初见之时,见过自己法力全失的狼狈,对于自己的所谓“神仙”设定,并没有如其父那样的小心翼翼态度,很……难得。

    

    他的心中,甚至有一种和前世女同学轻快谈笑的错觉。

    

    阿宝柳眉微动,似敏锐感受到徐行言笑之中的亲近之意,芳心既是欢喜又是羞涩,嗔道,“我……我哪里刻薄了?”

    

    徐行也不好说你斜眼看人之时,傲气到没边了。

    

    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提起桌角的紫砂壶,慢条斯理地给自己斟上一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清冷的目光平静如水,一举一动之中渐渐有了几分寥落。

    

    阿宝似也感受到这清冷寥落的气度,抬眸问道“公子为何会踏入仙道?”

    

    虽之前说着不许徐行提及仙道之事,但不知为何,阿宝却自己提出来,似乎对于徐行的过去,生出了一些好奇。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徐行放下茶杯,低声诵着,微微一顿,眼眸笑意温和,道“你说我为何会踏入仙道?”

    

    阿宝娇躯微震,目中异彩涟涟,如徐行初来此界抄的唯一一首宋人卢梅坡的诗,此世当然并无苏轼。

    

    当然,此刻徐行只是随口吟诵而出,所谓出口成章,大抵如是。

    

    “公子好志趣。”阿宝双颊微红,也不知道为什么,脸颊就是有些滚烫,渐渐如火烧一样,注视着徐行的一双大眼睛水雾蒙蒙,似见润意。

    

    实话实说,这却是要比什么修仙为了长生不死,容颜不老的说法,逼格要高上许多,因为……老而不死,是为贼!

    

    徐行自嘲一笑,声音渐渐飘渺,喃喃自语道“惟愿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长生不老,纵横一生,或才是他的“俗人”追求,但他并不希望千百年之后,心态渐渐苍老,这才是刚刚难得在妹纸面前吹比的真正原因。

    

    阿宝心神纷乱,一时之间竟然安静下来,也不知想起什么,时而蹙眉,时而唇角微勾,似是陷入了患得患失之中。

    

    徐行慢慢抿着茶,也不再说话。

    

    正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小丫鬟筠儿小跑上楼,上气不接下气,道“小姐,隆安赵知县的赵公子,带着人,上门提亲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