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中州风云记 > 第两百八十二章 红蓝舞姬
    那两名舞姬分别身穿一蓝一红两种颜色的舞裙,那舞裙的样式也是相当地惹火勾魂,腰腹与胸前的大片露在空气里,脚下更是未着鞋袜。

    然而最为不同还是这两名舞姬带着与舞裙相匹配的红色与蓝色面纱,虽然看不清容貌,但从那身段与灵眸便可知,定然是不逊色于长孙忧乐与东方云姬的美人儿。

    不用多说,这两名舞姬定是领舞。

    这一刻的林墨仿若是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手上饮酒吃菜的动作,已经是将那注意力是全部投到了那两名舞姬的身上,相当地全神贯注。

    一旁的慕容贤与呼延于见林墨露出如此状态,脸上齐齐露出了一抹极富深意的笑意,那样子仿佛就像是自己两人的某个计划好似就要成功了一般。

    而慕容贤与呼延于殊不知的是,在他们两人暗自窃喜之时,林墨的嘴角悄悄泛起了一抹写邪魅的弧度,若是常人看见了这抹弧度,定会心惊胆战。

    只是可惜啊,沉浸计划将要得逞的慕容贤与呼延于那是不可能看见了。

    音乐起,各种管弦丝竹之乐器幽幽地传出了悠扬的乐曲,饭厅之中,以那两位穿着打扮截然不同的舞姬为中心,八名舞姬也缓缓舞了起来。

    八名舞姬的舞姿起先很是轻柔温和,可到了一半之时,随着乐曲节奏的加快与愈发紧凑,八名舞姬的舞姿也加快,那身体扭动的幅度也是愈发的大了。

    动作幅度一大,另外六名穿着颇为的舞姬看着还没有什么,可那两名舞姬扭动的身子看着更加地妖媚勾人了,那看得是令人感到一阵的热血沸腾啊!

    慕容贤与呼延于看到林墨的视线都从那两名舞姬的身上移不开了,老脸上那是露出了更加浓厚的笑意,两人暗自对了视线,还举杯对酌了一杯。

    对于慕容贤与呼延于来说,无论林墨的身份如何高贵,手段有多么高明,手中的力量与权势有多么盛,说到底还只是一名热血的青年郎啊!

    就在慕容贤与呼延于为计划成功而暗自对饮美酒庆祝之时,林墨的视线忽而闪出一丝奇异的色彩,那色彩之中隐含着戏谑,也令人发怵的邪魅冷笑。

    说真的,要不是林墨领略过西渝国来的热娜公主那更加惹火诱人的舞姿,已经有一定程度的抵抗能力,林墨或许真就被那两名舞姬的舞姿给迷惑住了。

    之所以林墨现在还将视线全部投在那两名舞姬的身上,林墨就是想将计就计,看看慕容贤与呼延于这两个人老成精的的老狐狸凑在一起,要对自己使个什么手段。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时间过了不知过了多久,随着突然的琴收音止,那八名舞姬也是骤然停止了舞姿,如同定在了原地一般,一动不动。

    此刻的林墨也仿若随着停止的舞姿迷失在了其中,过了好一会儿,林墨才那舞姿回过了神来,然后丝毫不吝惜自己的掌声,为其放肆地鼓起了掌来。

    看着不断地鼓着掌的林墨,慕容贤满脸是笑地明知故问道“林宗主,您看,老朽为您准备的舞如何,舞姬又如何?您看着可还满意?”

    “是啊,林宗主,您可还满意?”呼延于也跟着说道“这八名舞姬可是老朽与慕容兄特意为林宗主您挑选的,那舞也是特意让她们排的。”

    “好啊,相当好啊,晚辈那是相当地满意啊!”林墨很是欢喜地地道,说着那指了指那两名舞姬,激动地道“尤其是那一蓝一红两名舞姬,晚辈是万分地满意啊!”

    面上这样说着,林墨在心里又是暗自到了一句两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啊,我林墨倒是要看看你们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就配合着你们,将戏给唱下去。

    听着林墨赞不绝口的话语,慕容贤与呼延于再度暗自相视了一眼,那一张来脸上那是挂满了笑意“林宗主您满意就好啊,也不枉费我们为您的精心准备了。”

    说着,不待林墨有任何反应,慕容贤又看向那两名舞姬,轻声道“还不赶快过来,林宗主说了对你们俩万分的满意,赶快过来伺候林宗主饮宴,知道了吗?”

    “是!”

    那两名蒙着脸的舞姬应了一声,便向着桌边走来,其余的舞姬则慕容贤的示意下,规规矩矩地退出了饭厅,那些乐姬则缓缓奏起了令人放松的乐音。

    视线一直盯着那两名舞姬向着自己走来,一直看着身着红色舞裙的舞姬走到慕容贤的身边站好,又看到身着蓝色舞裙的舞姬走到呼延于身边站好。

    当接触到慕容贤与呼延于带着几分戏谑的视线时,林墨这才装出一副刚从那惊艳从回过神的样子,脸上那瞬间带起了讪讪的有些感到尴尬的笑意。

    “真是不好意思,让慕容家主、呼延家主看笑话了,晚辈自小喜欢看着舞姬们翩翩起舞,今日看到如此迷人的两名舞姬姑娘,一时失了态,真是不好意思。”

    嘴上虽然很是不好意思的说着,脸上也满是讪讪的笑容,但看着眼前的这种情况,林墨此刻的心里却也是泛起了一丝又一丝的嘀咕。

    这两个人老成精老狐狸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要用美人计中的美人儿的美色来诱惑于我吗?则怎么将那两名舞姬叫他们各自的身边去?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见着林墨用有些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满脸是笑的慕容贤看了一眼那身着红色舞裙的舞姬,介绍道“林宗主,我来为您介绍一下,这是老朽的小女儿,慕容青欢。”

    说着,慕容贤又对身着红色舞裙的舞姬,满脸慈祥笑容地道“青欢,这位便是你仰慕已久的墨宗的林宗主,快见过林宗主。”

    听着慕容贤的介绍,慕容青欢含羞地看了林墨一眼,上前两步,对林墨福身行了一个大礼,眼波似水地道“小女子慕容青欢,见过林宗主!”

    这慕容贤竟然让自己的女儿当了一回舞姬?心中略感震惊的林墨满面是笑地点了点头,正要动手扶起慕容青欢,这时,一旁的呼延于却是说话了。

    只见呼延于看了一眼那身着蓝色舞裙的舞姬,笑道“林宗主,请容许老朽为您介绍一番,这位便老朽的三女儿,呼延明若,明若啊,快去见过林宗主。”

    听到父亲的话,呼延明若也似娇还羞地看了林墨一眼,上前两步,对着林墨恭恭敬敬地福身揖了一礼,娇声道“小女子呼延明若,见过林宗主!”

    再度明白了这身着蓝色舞裙的舞姬的真实身份,林墨再次一惊,不过嘛,心下却也是已经明白了这慕容贤与呼延于两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联合在一起,是要做些什么呢!

    这想要当自己岳父的节奏啊!

    明白了慕容贤邀请自己今晚来府赴宴的真实目的,林墨心念一动,当即决定了随机应变,老老实实中上这美人计一回,不然这慕容府就白来了嘛!

    如此也好让慕容贤与呼延于两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彻底安安心心地与自己合作,进而全面掌控整个申国的权势,为帝都布下的局再埋下一颗棋子。

    打定主意,林墨依次亲手扶起慕容青欢与呼延兰若,满面微笑的地道“青欢小姐,明若小姐,快快请起,我们之间,切不可行如此大礼。”

    说着,林墨又看到慕容青欢与呼延兰若穿得比较凉快,忙对慕容贤,道“慕容家主,快让人拿来两件御寒的斗篷,别让两位小姐受凉了。”

    对于林墨的话,慕容贤自然是不敢有什么耽搁的,当即命婢女拿来两件御寒用的雪衾斗篷,拿来之后,婢女就要动手为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披上,却是被林墨给阻止了。

    “还是让我来为亲手两位小姐披上吧,刚才两位小姐忍着冷意,不辞辛苦地为我跳了那么两断绝美的舞,我也该为为她们做些什么不是。”

    说着,林墨便起身从两名婢女手上结果雪衾斗篷,亲自动手为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系戴好,而又很是彬彬有礼对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道了谢。

    看着林墨很是温柔地为自家系戴雪衾斗篷的画面,慕容贤与呼延于两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脸上笑开了欢,那是频频酒杯对饮,以示自己计划成功的喜悦啊!

    为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系戴好雪衾斗篷,林墨对两女拱手行了一礼,道“青欢小姐,明若小姐,若是不嫌弃,就坐下一同用晚膳吧!”

    说着,也不管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有何反应,林墨便坐回了原位,拿起筷子端起酒杯,就吃了起来,然而慕容青欢与呼延明月却是似有顾虑地看了各自的父亲一眼。

    按照这个世界与这个时代的立即,若是有外人在场的话,女子一般是不能上桌的,除非得到了同意或者是什么大场合,女子才能上桌用饭。

    见自家女儿似有顾虑与犹豫看向自己,慕容贤率先道“青欢,别愣住了,林宗主都发话了,你就快坐下陪林宗主用晚膳吧!”

    呼延于趁势也对呼延明若说道“是啊,明若,你也不用在想那么多了,既然林宗主都发话了,你就安心地坐下陪林宗主用完这顿晚膳吧!”

    “是,父亲!”

    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相互对视了一眼,在各自对自家父亲端庄有礼地行了一礼之后,两女便紧挨着林墨坐下了,慕容青兰居左,呼延明若居右。

    伴随着悠扬的乐音,宴席继续,正吃兴致盎然地吃着呢,林墨的鼻息间忽然嗅到两股淡淡的清香,像是从慕容青欢与呼延明若的身上传来的。

    林墨也没觉得奇怪什么的,毕竟女子身上有股子清香也是正常的,美人香嘛,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耸了耸鼻子后,林墨仿若也就没有再当一回事儿。

    再度吃了不多会儿,林墨却是忽然发现了一处奇怪的事情,那便是这慕容青兰与呼延明若吃饭都还带着那面纱,戏中不由得感到奇怪,当下就追问起了身旁的两位姑娘。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