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吾家娇女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元宵佳节
    景国是有宵禁的,不过正月十五前后各一日暂时弛禁,准许百姓夜行,称之为“放夜”。坊门不闭,全民可通宵达旦的狂欢。十四这天,安乐郡主很正式的写了个帖子过来,约丫丫小朋友明天一同去逛街观灯。

    丫丫拿着帖子来向她娘请教,“娘,我是不是要回个帖子呀?”

    晏萩瞅着坐在一旁的傅知行,“世子爷,让不让你闺女去?”

    “带上你兄弟他们。”傅知行剥了个蜜桔给晏萩。

    “哦”丫丫笑应了,“娘,该怎么回帖子?”

    “就说你会去,还会带你上你哥和你姐。”晏萩顿了顿,“你问问君儿,可愿跟着去,袭儿就别带她去了,你带着她玩雪,玩得都受寒了。”

    丫丫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出去写回帖。

    第二天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中午,安国公府里就挂起了一盏盏花灯。有巴掌大小的莲花灯、桔灯,也有稍大一点宫灯、走马灯、大圆灯笼、美人灯。园子里还找工匠来,雕了几个冰灯。

    老国公和澄阳大长公主年岁渐长,行动也愈发的缓慢了,晏萩但凡过节,都布置的很热闹,这样他们在家里也能观灯。

    吃过晚饭,丫丫就回房里去梳妆打扮了。年前,晏萩给她做了不少新衣裳,丫丫挑了件杏红绣折枝墨梅的袄子,配上浅碧百褶挑银丝的裙子。

    “腊梅姐姐,给我重梳个头发,我不要梳包包头,你给梳上回我娘给我梳的那个小辫子。”丫丫是个爱美的小姑娘。

    婢女就给她梳好了头发,头上缠着梅花流苏金环,别着朵璀璨的珠花,在辫尾绑着小铃铛花,脖子上戴着长命金锁,在额间贴上大红花钿,耳朵上是小小的鎏金梅花耳钉。

    打扮好后,丫丫在镜子前照来照去,还表扬自己道:“丫丫是美人儿。”

    小美人儿屁颠屁颠跑进暖阁,“爹、娘,丫丫漂不漂亮?”她还转了个圈,铃铛花随着她的动作,叮零零作响。

    “漂亮,倾国倾城。”晏萩搂过女儿,亲亲她的小脸蛋。

    “像你娘一样漂亮。”傅知行把女儿的漂亮归功于妻子。

    在门外正要进来的卓儿,听到这句话,嘴角微抽了一下,他爹夸他妹还得带上他娘。

    “大哥,你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进去。”越儿走过来道。他身后跟着晏袅袅和晏杉,君儿在知道他娘不去后,也不肯去了,那怕越儿一直撺掇说可以扫街猜灯谜,君儿都没答应。

    卓儿看了他一眼,撩开门帘子走了进去。

    “好好看着你姐姐妹妹,别让人冲撞了她们。”傅知行叮嘱了长子一声。

    “谁敢冲撞我和丫丫,我揍他。”晏袅袅一身男装打扮,要不是有耳孔,就活脱脱是俊俏少年郎。

    把孩子们打发了出去,晏萩就牵着傅知行的手,“他们去外面观灯,我们在家里观灯。”

    天色已暗,挂在廊下檐角、庭中树梢上的各色花灯,都点亮了,流光溢彩,熠熠夺目。晏萩还别出心裁的,在假山上挂了数十串小灯笼,还做了小机关,让它们一时亮一时灭,就跟天上的星星似的一闪一闪的。

    “你看像什么?”晏萩笑盈盈问道。

    “疑似银河落九天。”傅知行还是很懂她心思的。

    晏萩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好看吗?”

    “好看。”傅知行低眸看着她,“不及你好看。”

    “我要不好看,怎么能迷到京城第一美男呢。”晏萩调笑了他一句。

    夫妻俩赏了会灯,起风了,寒意倍增,傅知行赶紧把晏萩带回房里去了,洗洗就上床歇息。晏萩身上还没完全干净,夫妻俩只能盖着棉袍,纯睡觉。

    过了上元节,这年就算过了。

    十七日早朝,武太师以病乞骸骨,圣上挽留他继续在任。君臣俩玩了把三请三留后,圣上允许,涕泪曰:“君臣不相负。”

    武太师原本是想等孙儿出来后,才退下来的,可是年前病了一场,又摔一跤,如今走路还得拿拐杖,实在是上了不朝了,才不得不上折。

    圣上对这位老臣也挺够意思的,不仅让他致仕后,继续享受全俸,赏赐黄金千两、白银五千两、良田千亩,还免除了武家子孙的赋税、劳役和兵役,直到武太师去世为止。

    这样的恩宠,让文武百官对武太师羡慕不已,圣上与武太师君臣相得一事,也传为一时佳话。

    晏萩听后,跟傅知行道:“圣上挺看重武太师的呀。”她祖父致仕时,圣上都没免除晏家子孙的赋税、劳役和兵役呢。

    “补偿。”傅知行淡然道。武太师可是贡献出了一个外孙女出来,“劳苦功高”。

    晏萩愣了一下,试探地问道:“鲁王妃?”

    傅知行颔首。

    晏萩蹙眉,“如今武太师退下来了,鲁王妃的依仗就没了,鲁王不会又对鲁王妃下手吧?”

    傅知行勾了下唇角,“不会,还有侯家。”

    武太师致仕后,朝堂没有太大的波动,又不是换了皇帝。鲁王虽不满,却也没法阻止。只是接连一个月,都没进鲁王妃的院子,以前初一十五都会去。

    二月初六傍晚,鲁王的那位郭庶妃为他生了一个儿子,鲁王在损失了一个嫡子后,又多了个庶子。

    初七凌晨,东宫添丁,太子的侍妾也生了一个儿子。母凭子贵,太子给她提了位份,成了庶妃(宝林)。

    晏萩打发人往鲁王府和东宫,各送了一份礼物去。

    傍晚时分,大雨倾盆而下,街面上没有了行人,这时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大人,雨越下越大,是否找个地方避一避?”马夫擦着脸上的雨水问道。

    “时间尚早,那就避一避,等雨小点再回府。”车里的人答道。

    可就在这里,马车突然剧烈一晃,车里的人不悦地道:“把车赶稳点。”

    话音刚落,突然车帘被人撩起,他还没看清,银光一闪,接着他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咚”的一声,他往前一趴,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老大,无一活口。”蒙面黑衣人道。

    “撤。”

    那一群黑衣蒙面人,来时悄无声息,走时无声无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