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高人相助 叶一生亡
    欧阳锋抬头死死的盯着黑黝黝的枪口,瞳孔近乎缩成一根针。

    真的要死了。

    “砰”

    夜静的吓人,寒风拂过欧阳锋被汗水浸透的衣衫。

    “呼”

    没死。

    欧阳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哪怕武功绝顶,但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还是心有余悸。

    只见刚才嚣张不已的叶一生此前握枪的右手手腕出现了一道孔洞,可以看见里面血肉白骨。

    流焰枪掉落在地,同时地面出现了一个细小的孔洞,以及两枚深嵌于泥土中,被切成两半的铅弹。

    有高手!

    胆裂心惊的叶一生,不敢低头去捡,透支潜力运转轻功,身形化作一抹幻影往外逃去。

    整个开封只有两个地方安全,皇宫和全真太学。

    “狗官休走。”

    伴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洪七面戴阎罗面具从远处奔来。

    在经过欧阳锋和黄药师的旁边时,瞄了眼地面的那把流焰枪,未曾停留,追了上去。

    黄药师点穴将血止住,然后捂着大腿,走到屋顶边,单脚一跃,落至地面,一瘸一瘸的来到趴在地上的欧阳锋面前。

    欧阳锋劫后余生之下,紧绷的心神一松,整个人昏了过去。

    黄药师四处望了望,没有发现人影,对着天空拱手道“多谢前辈相助。”

    然后手指对着一根略微粗壮的柳枝弹出一颗石子,柳枝齐根而断。

    黄药师将柳枝用来做拐杖,背着重伤昏迷的欧阳锋往白驼医馆而去。

    “踏踏踏……”

    叶一生在街道上仓惶逃窜,脚步也失去了往日的轻灵,逐渐沉重凌乱。

    刚才那道无形指力洞穿了手腕的血肉骨骼后,还残留着锋利至极的真气在伤口处,致使叶一生无法止血。

    一路上都是叶一生洒落的血液,连成一道红线,叶一生明显感到身体愈发虚弱,真气也是即将耗尽。

    叶一生虽离皇宫越来越近,但内心却愈发凝重。

    身后之人的轻功并不高明,定然不是那身在暗处的高手。

    但对方明明可以追上身受重伤的自己,却偏偏保持在数丈之外吊着。

    太谨慎了,连拼死一搏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

    再跑一段路,恐怕自己就要遭受一击必杀。

    “阁下,还请放过叶某一马,你要什么叶某都可以答应你,哪怕是叶某以后听命于你都可。”

    叶一生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同样停下脚步的洪七跪了下去,哀求道。

    叶一生见那阎罗面具之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

    当即连连磕头道“钱财、权力、美人、武功,只要阁下想要,叶某上刀山下火海也给你拿来。

    求求你,叶某愿意做阁下的一条狗。”

    忽然,一股强烈的劲风袭来,带着些许龙吟之声击向叶一生的头颅。

    叶一生仿佛并未察觉,依旧低着头。

    猛然,

    叶一生抬起因充血而通红的脸,狰狞的笑着,左掌迎向洪七的掌。

    为了这一掌,叶一生强行透支生命潜力,刹那间的掌力已经可以比拟先天巅峰。

    不要我活,死都要崩掉你一颗牙。

    “膨”

    洪七被震飞出三丈远,一口瘀血从嘴角溢出。

    “是你,洪七!”

    叶一生面如金纸,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洪七。

    洪七谨慎的与叶一生对视着,盏茶时间后,见对方没有动静,才警惕的走了过去。

    一探鼻息,早已气绝身亡。

    洪七伸手在叶一生的胸口轻拍了几下,确定这件内衬里没有藏有什么秘籍之类的东西,这才转身离去。

    寒风鸣鸣地回响在街道中,像是有一个人在扯着嗓子喊叫。

    萧瑟的开封街道上,只留一名身着白色内衬,跪在地上,双手吊垂,瞪大着双眼直视前方的尸体。

    洪七亦是有点内伤,不过身为武林中人,这种伤太过常见,用真气调理,休养几日便可痊愈。

    所以并没有去叶府,也没有去白驼医馆,而是回到分舵之中。

    翌日,天空刚刚破晓,万里晴空,白昼将黑暗缓缓向天边逐。

    运功疗伤了一夜的洪七睁开双眼,伤势已经好了许多。

    从怀中摸出了数本秘籍。

    逍遥游掌法、混天功、铁帚腿法等,均是从叶一生书房中偷取的。

    洪七随意翻阅了几下,找了个地方将秘籍藏了起来,走到窗边,目光深邃的望着东边。

    蓝色的天空开始微微发红,在东边最远的地方,如同臼成千上万只彩色的探照灯,发射出万丈光芒,把洪七脸庞映照的一片血红。

    叶一生的尸体已经被人发现,随后还发现其府中的家丁护卫尽皆被屠杀殆尽,此事轰动整个开封。

    陛下震怒,派大量人手查明真相,甚至邀请全真太学之人帮忙查探。

    白驼医馆内,黄药师正在给昏迷的欧阳锋熬药。

    黄药师虽学医不久,但胜在天资聪颖,又得欧阳锋这种医道圣手相授。

    在医术方面已经可以算是入了门。

    复杂的症状治不了,但外伤还是能治的。

    小小的一间屋子内,左边床上躺着唐彦,右边床上躺着欧阳锋,均是昏迷不醒。

    冯蘅则负责帮行动不便的黄药师打下手。

    “砰砰砰,开门开门。”

    医馆外传来呼喊声。

    黄药师拦住冯蘅,拄着拐杖,来到院门处,亲自开门。

    “大夫,我是唐彦的妻子,我刚才听说我相公受了伤,在这里治病,可不可以让我进去见见相公。”

    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一脸担忧道。

    身旁跟着两名衣着破烂却干净整洁的年轻丐帮弟子。

    其中一人背上还背着一副担架。

    黄药师不动声色的往四周望了望,点了点头,让妇人和丐帮弟子进来。

    “相公。”

    妇人进屋一见躺着昏迷不醒的唐彦,忍不住哭喊道。

    “你相公已无性命之忧,大概明日便能醒来。”黄药师心中知晓对方是来干什么的,一脸平静道。

    妇人四处瞧了瞧,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嫌弃与不信,对着身后两名丐帮弟子吩咐道“你们把老爷抬回去。

    让德药堂的张大夫和丹鼎堂的秦大夫来府上给老爷看看。”

    两人闻言,直接上前将唐彦放在担架上,往外抬去。

    妇人这才一脸微笑的从钱袋中取出两锭银子递给黄药师,“这位大夫,多谢你们这两日照顾我相公,这是诊金和汤药费,还请收下。”

    黄药师面无表情的接过银子,转身就回到药炉旁继续煎药。

    送客之意,不予言表。

    妇人微微一礼,快步离开白驼医馆。

    时至傍晚,一则噩耗传至整个开封丐帮分舵。

    净衣派唐长老因伤重不治,撒手人寰。

    据说洪舵主听闻此消息后,失声痛哭,亲自披麻戴孝送唐长老最后一程。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