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到达开封 洪锋相遇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

    开封府的城门打开,城门外早已等候多时的百姓商贾自觉依照次序排着队,挨着挨着接受检查后步入城中。

    “做什么的。”

    “大夫。”

    “背着什么。”

    “吃的,还有药。”

    “进去吧。”

    欧阳锋通过检查后,走入这天下第一城。

    脚下是十丈宽的青石板铺就而成的街道,两旁的商铺大多已经开门,有客栈、馆子、牙行、杂货铺、当铺、钱庄等。

    远远眺望,这条街道的尽头便是金碧辉煌的皇宫。

    如此建设,便是为了传讯的使者入城后能以最快的速度达到皇宫。

    行人皆自觉的在道路两旁行走,中间来来往往的是驴车和马车。

    好几个进城的车队,在第四个口子处,往右边转去,那里应该是什么坊市之类的。

    仙经,也就是九阴真经存放在大宋皇宫的传说,是白驼山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但皇宫此刻就在欧阳锋正前方,欧阳锋突然不知道该干嘛了。

    总不能光天化日强闯吧,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欧阳锋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边,心中思量着计策。

    路边永运牙行分铺内,洪七正坐在柜台查着账。

    越翻账本,越是眉头紧皱,“汪二,最近牙行的生意不景气啊。”

    分铺掌柜汪二叹气道“洪舵主,开封宅子的价钱涨了十几年,好多人都买了数套乃至数十套宅院,宁愿空着,就等价高的时候卖个好价钱。

    可是从去年开始,价钱就在不停下跌,大家都想尽快出手。

    可买主都想着降多点再买。

    如此一来,牙行的生意不好做啊。

    那些达官贵人,买得起宅子的,哪个没有地方住。

    没有宅子住的,哪怕降价了,他还是买不起。”

    洪七闻言,点了点头道“你倒是看得通透。”

    随即眼神从街道瞟过,一眼就从人群中发现了欧阳锋。

    “生意来了。”洪七站起身,指着欧阳锋的位置道。

    掌柜汪二顺着目光看过去,不解道“看面相是个西域人,衣服脏兮兮的,如此不修边幅,他能有钱买宅子?”

    洪七耐心说道“来大宋的西域人,不是前来游玩,就是走南闯北的商人。

    这两种,都是有钱人。

    而这位,应该是来游玩的。

    你想想,西域到这里何止千里,哪怕徒步走来,一路的开销又需要多少。

    你再看他的脖子,露出的那一小截红绳。

    依我多年经验,那是吊坠的红绳。

    此人虽衣袍满是灰尘泥土,可衣袍的作料,乃是上等的丝绸。

    他那顶圆满,也是货真价实的貂毛。

    你要知道,许多有钱人家的子弟,就喜欢扮穷,人家那叫什么,叫体验生活。

    再说了,此人一路走来,不扮的穷一点,那不是招惹祸事嘛。”

    “嘶,洪舵主果真是高,汪某佩服,我这就去向那客人推荐推荐咱们的宅子。”汪二不着痕迹的拍了个马屁。

    洪七伸手将汪二拦住,“不必了,反正今日无事,还是让我亲自去,学着点。”

    说罢,脸上露出职业微笑,大步走向人群中的欧阳锋。

    “兄台请留步。”

    身后传来洪七的声音,欧阳锋闻言转过身,看了看,疑惑道“这位兄台可是叫我。”

    “没错,敢问兄台贵姓,是否是第一次来开封。”洪七拱手问道。

    “欧阳锋,第一次来。”欧阳锋倒是言简意赅,不喜废话。

    洪七微微一笑道“在下洪七,锋兄是否对你现在的处境感到迷茫。”

    欧阳锋想了想,对于取九阴真经一事,确实感到有点迷茫,随即点了点头。

    洪七一脸低落道“哎,当年洪某刚来开封府时与锋兄一样,感觉诺大的开封府与自己格格不入,总觉得缺了什么。

    知道后来,洪某才知晓缺的到底是什么。”

    旁边装作行人的汪二心中大呼高明,洪舵主这一招感同身受用的恰到好处,不但拉进与客户之间的距离,更是设置悬念,引起客人的好奇心。

    “缺的是什么。”欧阳锋果然上套,好奇道。

    洪七眼神变得微微深沉,轻声吐出一个字“家。”

    欧阳锋有点搞不懂了,对着洪七回道“在下是有家的,在西辽白驼山庄。”

    “锋兄父母可健在。”

    欧阳锋眼神微微黯淡。

    洪七继续道“父母在,家就在。父母不在,原本的家,也就不算家了。

    锋兄婚配与否。”

    欧阳锋平静的摇了摇头。

    洪七心中暗喜,沉吟道“男子汉大丈夫当要成家立业。

    这成家就是娶妻。

    可要娶妻,总得有个房子吧。

    不然哪家的姑娘愿意下嫁于你。”

    欧阳锋却没什么反应,洪七心道,这家伙难道不喜欢女人。

    随即继续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锋兄想想你将来的儿子……”

    欧阳锋的眼神变得孺慕,更含带着丝丝回忆。

    这个西域人莫不是已经有儿子了吧,负心汉?

    洪七看欧阳锋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只要在开封买宅子,就能拥有开封的户籍,将来锋兄的儿子便可以就读鼎鼎大名的开封全真私塾。

    最重要的是,全真私塾里都是达官贵人的子弟。

    这孩子在什么地方长大,可谓重中之重。

    锋兄,不要让你儿子输在起跑线上。”

    “我……我要买宅子,在哪里买。”欧阳锋鬼使神差的回道。

    “这就问对人了,洪某知晓许多要卖的宅子,锋兄请跟我来。”

    洪七说罢,领着欧阳锋往悦安坊走去。

    “不知锋兄想买个什么价位的宅院。”洪七在一路闲谈中,似乎不经意问道。

    欧阳锋一听,从兜里拿出一个钱袋,将银钱全部倒在手中,开始数。

    “咳咳。”

    洪七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锋兄,这里可是开封,堂堂的大宋国都,这些钱可差得有点远。”

    “可……我只有这些钱。”欧阳锋闻言,停下了数钱,老老实实的回道。

    “没钱没什么关系,锋兄身上可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可以抵押在我这,等锋兄有钱后,赎回去便是。”洪七盯着欧阳锋的脖子,意有所指道。

    “值钱的东西……”欧阳锋一脸茫然,随即顺着洪七的目光,低头看了看,恍然大悟。

    “这个东西一定很值钱,洪兄你看看。”

    赶忙将脖子上佩戴的全真祖师爷玉佩取了下来。

    “这是一位长辈送的,说是东瀛的辟邪玉制作而成,这玉佩不但刻着全真祖师爷,还被什么真人开过光,价值连城。”欧阳锋自顾自的介绍着玉佩。

    却没看见洪七的脸色变得异常尴尬。

    这玉佩,洪七比谁都熟悉。

    材料是自个儿买的,人像是自己刻的,开光是自个儿吹出来的……

    冤孽啊,算了,给他找个最次的宅院,就当是补偿了。

    “锋兄,万万不可,这玉佩既然是长辈赐予,怎能拿出来抵押。”洪七义正言辞道。

    欧阳锋一听,好像是这个理,又想了想,对着洪七说道“洪兄此言有理,此物不能抵押。

    不如这样吧,洪兄把钱给我,玉佩你不拿,这就不算抵押了。

    等我有钱了,再把钱还给你,岂不是两全其美。”

    洪七眼角一阵抽搐,“锋兄,其实洪某也是非常想慷慨解囊帮助锋兄。

    可惜实在是囊中羞涩,力不从心。

    不如这样,咱们换个便宜一点的宅子,先将就着,等锋兄有钱了,再买个大的,如何。”

    “也行。”欧阳锋点了点头,将玉佩重新挂回脖子。

    两人随后来到城郊的一处破旧小院中。

    院中显然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荒草杂生。

    屋子也已朽坏不堪,连门都已经不见了,屋内遍布着蜘蛛网,房顶还有个破洞。

    “锋兄,开封可谓是寸土寸金,你的钱呢,买这个宅院都差得多。

    不过咱俩一见如故,剩下的,洪某给你贴上就行了。”

    洪七边说着,边将掉落在地面的窗户重新按了上去。

    “这会不会太烂了。”

    欧阳锋倒是第一次见这么破的屋子。

    洪七摇了摇头道“锋兄,这里只需要打扫一番,还是很不错滴。

    你要知道,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人不能嫌屋破。

    这不只是一个屋子,这更是锋兄你的家。

    你得让你的家变得更好才对,而不是嫌弃它。”

    “洪兄此言有理,来,这是钱,对了,这些吃的,洪兄也拿去吧。”欧阳锋爽快的将钱袋交给洪七,顺便在背上的箱子里取出用纸包裹的一坨肉食。

    “诶,如此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要,锋兄还是留着自个儿品尝吧。”

    洪七拿过钱袋,顺便将那一坨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推了回去。

    “洪兄果真大气。”欧阳锋衷心的感谢道。

    突然,洪七扶着额头轻声道“嘶,好痛。”

    “洪兄可是头痛,小弟精通医道,让小弟给你看看吧。”欧阳锋热心肠道。

    “不用了,老毛病了,这天一冷,风一吹,我头就痛。

    大夫说,只需要戴顶帽子就好了,刚才出门时,帽子忘家里了。”洪七捂着额头,一副难受的表情。

    “洪兄,这帽子你拿去戴吧,脏是脏了点,可不要嫌弃。”

    洪七立马将帽子抢了过来,戴在头上,“这可是锋兄赠予我的,洪某怎么会嫌弃呢。

    多谢锋兄了,洪某还有些事要办,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见。”

    “洪兄慢走啊。”

    欧阳锋站在门口,目送洪七走远,忽然喃喃道“我刚才说送他帽子了吗?”

    摇了摇头,不再想那么多,捋了捋袖子,开始打扫属于自个儿的……家。

    “这小子,倒是跟大哥一样,没什么心眼。”

    数里之外,一名中年和尚躺在茂密的树枝上,望着在院中开始拔草的欧阳锋,轻声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