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谈情说爱 智兴得画
    陈道生毕竟是宗师高手,一路跟随在林朝英身后,林朝英丝毫未觉。

    刻阳初上,终南山上空的云雾变得稀薄,金光万道透过,映起半天红霞。

    到达终南山后,林朝英便去到古墓派。

    毕竟赶路数日,还需梳洗休整一番,第二日再上全真派与王重阳论道。

    而陈道生却对直前往全真派。

    来到全真派道观门口,陈道生微微释放出一点气势,随即收起。

    “无量凡尘,这位道长,大驾光临全真派是有何事。”一名二十余岁的全真道士对着陈道生行了一道礼,询问道。

    “大师兄亲临全真派,重阳万分欣喜。

    钰儿,还不参见你道生师伯。”

    只见全真大殿内飞出一道身影,一路往此处滑翔而来,两地相隔百丈有余,王重阳在中途却不需丝毫借力。

    马钰闻言,立马对着陈道生拜道“马钰参见大师伯。”

    陈道生含笑点了点头。

    此时王重阳也刚好落地,立于陈道生跟前,恭敬道“大师兄。”

    “不必拘礼,师兄此来是静极思动,想要与师弟单独论道一番。”

    陈道生捋了捋胡须,点头道。

    王重阳一听,伸手一引,满脸笑容道“师兄请随我来,咱们便于师尊神像前,坐而论道一番。”

    陈道生摇头道“吾道甚寡,又怎敢在师尊面前班门弄斧,还是随便择一清幽之地吧。”

    王重阳闻言,微微颔首,随即领着陈道生前往三清殿论道。

    两人就着蒲团盘坐,只见陈道生一挥手,“吱”的一声,大门关闭。

    王重阳也不觉得有什么,或许是师兄喜欢清静罢了。

    和煦道“师兄,咱们是先论着三教经义,还是先算几道数理之题。”

    陈道生默默的看着王重阳,忽然问道“师弟,你……懂爱吗?”

    ……

    王重阳感觉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没想到师兄会问自己这个。

    小心翼翼的回道“师兄所说的,可是男女之间的情爱。”

    陈道生点了点头。

    王重阳思索了一会,却发现自己对这方面一窍不通,随即道“重阳乃修道之士,出家之人,这情爱之事,却是不解。”

    陈道生缓缓的摇着头道“师弟,我全真之道,讲究领悟追寻世间真理,谈何出家之说。

    如今天下全真弟子数万余人,成家之人不知凡几。

    我知晓师弟身负华山道门传承,可昔年我曾与华山铁拐道人论道,得幸领略陈抟老祖注解的太极图。

    太极亦是讲究个阴阳互济。

    更何况,男欢女爱,阴阳交合本就是自然之道,这出家之说,岂不是灭绝人性。”

    王重阳闻言,点头道“重阳并不认为男欢女爱有错,这确实是天地大道之一。

    重阳也从不要求门下弟子行嫁娶之事。”

    陈道生闻言,眼睛一亮,原来王重阳并不排斥这事,随即道“师弟你为何不去尝试一下情爱之事。”

    王重阳一听,怔了一下,笑着道“这情爱一事,顺其自然。

    重阳一心求学问道,对着男女之事,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这可就把陈道生难住了,王重阳明说自己对女人不感兴趣,又要顺其自然的自由恋爱。

    朝英已经等不了多久了,要是时间太久,说不定自己就抱不了徒孙了。

    王重阳是师弟,那他们的孩子到底是徒孙还是师侄。

    “师兄,师兄?”王重阳见陈道生似乎在走神,呼唤了几声。

    陈道生回过神,心一狠,面色和悦道“师弟,师兄这有一妙招,可让你红尘炼心,提升道行,你可愿。”

    “师兄,是何妙招。”王重阳总觉得陈道生乖乖的,不由怀疑道。

    “事后你便知晓。”陈道生轻声道。

    随即双目微睁,精光湛射,庞大的精神力涌入没有防备的王重阳脑海。

    准备凭精神力强行改变其记忆,让王重阳以为自己已经与林朝英成了亲。

    “胡闹!”陈道生心海中凭空炸响。

    陈道生只觉眼前天地倒转,突然一下便出现在一木屋前。

    这里的景象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远处山脚下还有一股浓烟升腾。

    这是太和山。

    因为施法被打断,王重阳仅仅感觉自己走了一下神。

    再看盘坐在对面的陈道生,此刻正垂着头,打着呼噜,酣睡了起来。

    王重阳微微一笑,将道袍解下,披在陈道生身上,无声无息的离开大殿。

    “师尊,道生有错,任凭师尊责罚。”陈道生在梦境中,跪在木屋前。

    木门无风自启,周凡盘坐于木屋内,严肃的看着陈道生,沉声道“重阳是你师弟,情爱一事,但凭自愿。

    你怎能随意篡改他人记忆。

    你还施展逆知未来,遮掩自己的行踪,不想让为师阻挠你。”

    “道生一直视朝英为几出,不忍这孩子因情之一字,终日郁郁寡欢,蹉跎大好年华。

    师尊神通广大,还请师尊为朝英牵一姻缘。”陈道生说完,对着周凡连连磕头。

    周凡摇头道“你当为师是那天庭月老,还能左右他人姻缘不可。”

    陈道生也不言语,继续磕着头,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一直磕的架势。

    过了一会,周凡笑了,手指着陈道生道“你这顽徒,七老八十的年纪了,怎也如此作态,还赖上为师了。

    罢了罢了,为师便破例一次,不过此事能不能成,为师也说不准。

    两人能否在一起,全凭缘分。

    为师能赐缘,就是不知这两人有没有分了。”

    陈道生闻言大喜,连忙道“多谢师尊,多谢师尊。”

    “此事你莫要插手。”

    景色再次变化,陈道生一睁眼,只见自己还在全真派三清殿中。

    身上披着王重阳的道袍,而王重阳却已不在。

    想到师尊已经答应了撮合两人,陈道生也不愿在此继续待着,免得林朝英来的时候遇见尴尬。

    “师兄,何不多留几日。”

    “不必了,我还有些事要处理,来全真派只不过是顺路而已。

    对了,不要告诉朝英我来过。”

    ……

    而此刻,身在富士山的周凡运转逆知未来,开始推算,将未来王重阳与林朝英之间的所有可能性通通算了一遍。

    最后选中了其中一条,并通过增添变数,将结果优化。

    冥冥之中的气运变化不断,影响甚广。

    周凡的精神力之庞大,已经不可想象,大宋、西辽、大理均是被波及。

    大理皇宫深处。

    “世子,这里是经居住的院落,可不能乱动里面的东西,要是被陛下知道了,可是会发怒的。”一名太监劝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在这待着,我进去看看。”段智兴不在意道,随即走了进去。

    院中廊前放着藤桌藤椅,离藤桌三尺,是一汪池水。

    池中满飘着雪白的水莲花,玲珑地托在叶子上,像惺忪的星眼。

    段智兴四顾了一下,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直接走到房门前,推门而入。

    房中异常简洁,丝毫没有皇家的奢华。

    反而是两排装的满满的书柜,给房间增添了一股书香气息。

    段智兴从书柜中随手取出一本书,翻了几下,发现是本佛经,便兴趣缺缺的放了回去。

    又是取了几本书,看来看去都是佛道一类的书籍。

    “不是说祖父是武林高手吗,怎么一本武功秘籍都没有。”

    段智兴喃喃道,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突然瞧见这书桌是有抽屉的,只不过抽屉被一金锁锁住了。

    段智兴想了想,说不定武功秘籍就在抽屉里,金锁打不开,干脆把桌子砸了。

    等事发的时候,自己已经练成绝世武功,浪迹江湖去了。

    说干就干,稀薄的内力聚集在掌中,对着桌子便是一掌拍下。

    “膨”

    “世子,怎么了。”

    “没事。”

    段智兴弯下腰,从破碎的木块中取出一副画卷。

    一脸兴奋的将其展开。

    ……

    地面滴落了几滴血。

    只见画卷中是一裸露的女子,美的惊心动魄,特别是对于段智兴这种未经世事的男孩来说,太刺激了。

    以至于段智兴看的入迷,下意识的忽略了上面的文字。

    “世子,该走了。”

    “呼,呼……”

    段智兴喘着粗气,将画卷合上,揣入怀中,往外走去。

    天龙寺中的段誉却是想不到,自己在曾孙心中的光辉形象已经完全坍塌了。

    月亮升上来了,像是刚刚脱水而出的玉轮冰盘,不染纤尘。

    段智兴一个人在被窝里,怎么都睡不着,一闭眼,脑海里就浮现一对……一副画。

    最终实在是按耐不住,蹑手蹑脚的爬起床来,披上外套,将烛火点燃。

    将画卷放在书桌上,缓缓展开。

    哇塞。

    嗯?

    这一次,段智兴却是看到了重点。

    “杀尽逍遥派之人,不是说祖父是逍遥派掌门么。

    这图上的人,莫非是祖父的仇敌。”段智兴嘟囔道,不争气的擦了擦鼻血,“以后我也要交一个这样的仇敌。

    北冥神功,凌波微步,这些便是绝世武功了吧。”

    段智兴想要立马习练两门功法,可惜却看不太懂。

    只因这两门功法中包含了诸多道教术语。

    没有办法,段智兴只得先将功法背诵下来,然后开始研习道经。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