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三十章 力压五僧 情劫惩戒
    

    其余的全真弟子平日都是踏踏实实的教书先生,空有一身内力,却无半点武技在身。

    

    且从来没有与人动过手,一时之间也不知晓如何是好。

    

    王重阳的履霜破冰掌乃是一门遇强则强的掌法,与人交手时间越长,则越发厉害。

    

    交手仅仅一瞬间,宏远大师和心无大师便被打的倒地不起。

    

    这还是王重阳不想在今日见血的缘故,特意留了七成力道。

    

    吐蕃密宗护教法王拓轮图修习的乃是上任明王鸠摩智留下的神功龙象般若功。

    

    已经修习至第七层,全身力大无穷,将重达六十多斤的铁轮舞的虎虎生风。

    

    王重阳一掌打向拓轮图攻来的金轮。

    

    拓轮图见对方与自己硬碰硬,嘴角不由的咧开。

    

    “嘭”

    

    只见拓轮图的铁轮被打的往里凹陷两寸,拓轮图更是被铁轮上传递而来的劲力震得倒地不起,一阵气闷。

    

    “叮”

    

    一声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

    

    原是缘渡的一阳指已至,却是被王重阳一掌将劲力拍散。

    

    “阿弥陀佛。”

    

    止嗔从天而降,趁王重阳对敌之时,施展一指禅朝着王重阳的天灵击去。

    

    这和尚好大的戾气。

    

    王重阳脸上却是没有丝毫慌张,正准备一掌接下对方的一指禅。

    

    “抓到你了。”

    

    只见林朝英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空中,一招天罗地网势捏住止嗔的一指禅。

    

    “嘎嘣”

    

    林朝英运劲一撇,止嗔和尚即将大成的一指禅彻底被废。

    

    整个人摔在地上,额头不停冒着豆大的汗水。

    

    “妖女,你好恶毒的心肠。”

    

    灵兴和尚见师父一指禅被废,赶忙扶着倒地的师父,又不敢上前与林朝英对战,破口大骂道。

    

    此时群雄见带头的少林达摩院首座已经败了,也知晓全真派是个硬茬子,纷纷收手不再进攻。

    

    “哼”

    

    身处东瀛的周凡见灵兴和尚辱骂自己的徒孙,心中微微不喜。

    

    掐指一算,灵兴和尚原轨迹的一生应当是一帆风顺,只是在三十多年后,平顺的因果线绕了个小结,却是无伤大雅。

    

    周凡心念一动,各地的全真弟子体内的仙种默默散发异样的精神频率。

    

    使之在行动上有了些许改变。

    

    可就是这些细小的改变,经过三十多年的放大,将会令灵兴和尚的小结,变成死结,也称为死劫。

    

    全真派中,此刻的群雄尽皆住手。

    

    王重阳面如寒霜,离大典的时辰仅有不到半刻钟。

    

    伸手一引,只见群雄中射出一柄宝剑,落至王重阳手中。

    

    王重阳挥动宝剑,一道道剑气纵横,瞬息之间便将刚才动手的群雄丹田全破。

    

    又是五剑指出,宏远、止嗔、心无的丹田尽皆被破,武功全失。

    

    拓轮图丹田虽然也已被破,可龙象般若功属于炼体功法,武功倒是大半保留,只是龙象般若功再没有晋升的可能。

    

    “王重阳,我少林与全真不死不休。”止嗔数十年的武功被废,双眼通红,愤恨道。

    

    缘渡大师倒是一记少商剑抵消了王重阳的剑气,凝重道“王道长,非要如此不可。”

    

    回答他的,又是一道剑气。

    

    要不是王重阳不想见血,早就数十道剑气劈过去。

    

    缘渡已经没有施展六脉神剑的余力,只得向一旁躲去,堪堪躲过袭来的剑气。

    

    “王师叔,交给我。”

    

    林朝英见对方没有再施展六脉神剑,当即冲了出去。

    

    王重阳见此,扔下宝剑,转身往大殿走去。

    

    “王道长,老衲乃大理天龙寺的僧人,大理与大宋多年交好,老衲要是有什么闪失,恐怕会影响两国邦交。”

    

    缘渡此时在林朝英的美女拳法攻势下,根本无法还手,只得不停的躲闪,朝着王重阳喊道。

    

    可惜,王重阳又怎会理他。

    

    如今大宋的实力,王重阳知之甚深。

    

    大理,根本不敢翻脸。

    

    吐蕃也一样。

    

    林朝英的美女拳法本是草创,随着时间推移,林朝英越打越畅快,拳法越发的精妙。

    

    “嘭”

    

    一记低腰直拳打在缘渡的丹田之上。

    

    缘渡立马像焉了的皮球一般,瘫软倒下。

    

    王重阳此刻已到殿中,算好了时间,点燃三炷香,跪在周凡的神像前。

    

    “师尊在上,弟子王重阳今日在此建立全真派,誓要光大全真道统。”

    

    因为王重阳还没有收徒,也就没有什么派规之类需要宣读,省了许多繁文缛节。

    

    王重阳叩了三叩,便将三炷香插入香炉里。

    

    上香的一瞬间,一缕微弱的精神力从王重阳体内传至神像中。

    

    而远在东瀛的周凡却是突然发现自己多了一个视角。

    

    这神像似乎成了自己的一个分身。

    

    不能说话,不能动弹,却是可以进行视听,以及动用神像里的精神力。

    

    这里的精神力也可称之为香火。

    

    香火也就是信徒上香时传给神像的。

    

    神像相当于一个储存器,储存香火。

    

    自己可以任意取用神像中的香火。

    

    不过周凡还需再研究一番。

    

    毕竟常言道香火有毒。

    

    王重阳将一切事宜做完后,走出大殿。

    

    场中的群雄们以及佛门那几人已经离去,只剩全真弟子以及刚才未动手的门派。

    

    “王掌门,可喜可贺。”

    

    “恭喜王掌门了。”

    

    “恭喜师弟(师兄)开宗立派。”

    

    。。。。。。

    

    众人纷纷祝贺道。

    

    那些个没有走的小门小派见全真派有如此实力,具皆打定主意要抱好大腿。

    

    毕竟全真派驻地就在京兆府管辖之内。

    

    少林那些门派再威风,也管不到这里来。

    

    仪式已过,全真师兄弟们纷纷帮着搬动桌椅,广场上摆着吃食,供前来祝贺的宾客吃喝。

    

    这些吃食都是王重阳专门从京兆府酒楼中请的厨子做的。

    

    直到傍晚,众人才纷纷离去。

    

    此后江湖上便流传王重阳乃是绝顶高手,以一己之力,力压五大佛门高僧。

    

    流言甚至有点夸大其词,隐隐传出王重阳是天下第一高手。

    

    林朝英却是不愿意走,留在了全真派。

    

    翌日清晨,终南山上空的云雾,像给一只巨手突然揭去一样,涌出金光万道,映起半天红霞。

    

    “王师叔,看拳!”

    

    王重阳才刚刚起床,还未穿戴好衣物,林朝英便破门而入,一拳袭来。

    

    身处东瀛的周凡摇了摇头,气道“成何体统,该罚。”

    

    林朝英与王重阳武功当是在伯仲之间,数日切磋都不相上下。

    

    好胜的林朝英又要求王重阳与其论道。

    

    林朝英数理方面比王重阳强。

    

    王重阳身具三教气运,天生对三教经典的理解超乎常人。

    

    这样比来比去,却是怎么都分不出输赢。

    

    林朝英也就在此长居了下来。

    

    此时的全真师兄弟们早已离去。

    

    再加上第三天的时候,马河鱼命人将终南山的地契交至王重阳手中。

    

    全真派方圆数里的农家都已搬走。

    

    诺大的全真派只剩王重阳与林朝英两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