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丐帮失颜 佛门来临
    

    “好,姑娘请。”

    

    马河鱼左手背负于身后,右手一伸,示意林朝英出招。

    

    “记住了,败你者,林朝英。”

    

    说罢,林朝英身形一阵虚幻,右手一探,全力施展天罗地网势。

    

    这一招本是林天应传授给林朝英的军中擒拿手。

    

    经过这些年的不断改善,可以算的上江湖绝顶的擒拿招式。

    

    众人只见眼前一花,仿佛万千之妙手探出,抓向马河鱼全身。

    

    马河鱼根本还未看清对方的招式,只觉身体突然僵硬,双膝忍不住跪下。

    

    “嘭”

    

    膝盖触地,双手被缚于身后。

    

    众人见突然之间,马河鱼便跪在地上,双手被林朝英单手擒住,一只绣花鞋还踩踏在马河鱼的背上。

    

    绝世高手。

    

    在场众人具是惊骇不已,普通人哪怕是打娘胎学武也不可能如此厉害。

    

    除非是武学奇才,同时学习了什么绝世武功,才能有此成就。

    

    “实在是不可思议,此女子才多大年纪,打娘胎习武也不可能如此厉害。”

    

    “应当是学了什么绝世武功,才会有如此高的武学造诣。”

    

    “全真派的武学就这么厉害?”

    

    “不一定,听说是开封来的,你们难道忘了,那本武林至高秘籍仙经。”

    

    “没错,十余年前江湖上便传闻仙经乃是一本绝世武功。本帮主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有如此实力,定然是学了仙经。”

    

    此时的马河鱼拼命挣扎,却是如何也挣脱不得。

    

    当着群雄的面,输在一个小姑娘手中,还仅仅只是一招,当真是羞愤不已。

    

    “服不服。”

    

    林朝英在全真太学里无法无天的惯了,这一句话可谓是火上浇油。

    

    堂堂一舵之主,要是说出服字,以后还怎么继任丐帮帮主的职位。

    

    “放开舵主。”

    

    “拿下这小娘皮。”

    

    。。。。。。

    

    跟随马河鱼前来观礼的丐帮人士齐齐拥了上来。

    

    “砰砰砰”

    

    王重阳出手了。

    

    履霜破冰掌仿佛残影般击在丐帮弟子身上,仅仅瞬息之间,丐帮弟子便倒了一地。

    

    王重阳轻叹一声,对着林朝英说道“林师侄,放了马舵主吧。”

    

    林朝英闻言,撇了撇嘴,放开了马河鱼。

    

    “马舵主,此事是全真的过错,还望不要往心里去,赌约之事就当是戏言,莫要当真。”

    

    王重阳赶忙扶起马河鱼,满含歉意道。

    

    马河鱼此刻已经无地自容,直接便往大门走去。

    

    丢下一句“地契数日后便送到。”

    

    “王师叔,我是不是闯祸了。”林朝英对着王重阳嘟囔一声。

    

    王重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实在是师兄的弟子,自己怎么管。

    

    “阿弥陀佛,道门可真是盛气凌人。”

    

    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竟让在场群雄分不清来人的方位。

    

    两息后,六道身影从围墙翻跃而过,在即将落地之时,每个人均是踩在灯柱之上,几步便已到达广场中央。

    

    待六人落地之后,众人才看清他们的面孔。

    

    六人均是光头戒疤,一袭僧袍。

    

    刚才露的那一手不俗的轻功,可谓是下马威。

    

    来者不善。

    

    众人均是想到。

    

    “今日是我全真派开派大典的日子,不知诸位大师来此有何贵干。”王重阳施了一礼道。

    

    毕竟三教经典都是全真弟子的必修课,王重阳对佛门也没有什么排斥感。

    

    “老衲乃少林达摩院首座止嗔,这几位分别是大相国寺宏远大师,清凉寺心无大师,大理天龙寺缘渡大师,吐蕃密宗护教法王拓轮图大师以及老衲的弟子灵兴。

    

    老衲以及诸位大德高僧们,听闻道门又新立一全真派,所以特来祝贺。

    

    未曾想,刚刚要到门口之时,见丐帮马舵主等人从全真派离去,且似乎与人争斗过。

    

    老衲想要询问发生了何事,马舵主亦是不肯言语。

    

    马舵主的为人,老衲也是知晓,待人谦逊,乐善好施,称一声君子也不为过。

    

    莫不是全真派行了仗势欺人之举。”

    

    如今的中原道教大兴,佛门举步维艰,大多佛寺都已闭寺,不问世事。

    

    可全真派立派之事传到了佛门之人的耳中。

    

    这可就不行了。

    

    大宋许多地方都有全真私塾,全真太学的名号更是响亮。

    

    以前还未立派,也没有收集信仰,佛门也不大在意。

    

    可如今要立派,对于佛门来说却是雪上加霜。

    

    道门本就大多隐世修行,哪怕身为国教也没有大肆收受信徒。

    

    这全真派此时立派,且前面还有那么多私塾的铺垫。

    

    佛门难保不担忧。

    

    在佛道之争面前,少林寺便起了个头,邀集了几名大德高僧,共同阻挠全真立派。

    

    “那丐帮马什么的,是因为一招被本姑娘制服,羞愧难当,才会走的。”

    

    林朝英出声道。

    

    六位僧人见一十四五岁的姑娘说她一招制服了马河鱼,具皆不信。

    

    止嗔摇了摇头,望向王重阳,看他怎么说。

    

    反正不管王重阳如何辩解,今天也要想办法搅黄了立派之事。

    

    “确实是因为林师侄的顽劣之举,马舵主才会离去。”王重阳回道。

    

    止嗔一听,对着弟子灵兴使了个眼色。

    

    灵兴会意,大喝道“那边让小僧领会一下姑娘的高招。”

    

    说罢,直接下狠手,小成的一指禅点向林朝英。

    

    众人皆是眉头一皱,佛道之争果然残酷,一上来便下杀手。

    

    林朝英更是感觉到对方的杀气,眉眼一凝,依旧施展天罗地网势。

    

    一把捏住灵兴和尚的手指。

    

    只见灵兴和尚满头大汗,挣脱不得。

    

    见林朝英有撇断对方手指的打算,王重阳大喝一声“师侄住手。”

    

    “他想杀我。”

    

    “住手。”

    

    王重阳黑着脸道。

    

    那灵兴和尚的一身武功明显都在这一指禅上,一旦折断,便是废人武功。

    

    林朝英这性子,再留在这里只会让局面越来越麻烦。

    

    林朝英只得将灵兴放开。

    

    “你要认我这师叔,就去正殿跪着,向祖师爷忏悔。”

    

    林朝英闻言,心中气急,站在那里不动。

    

    童元白与王重阳同时拜入全真,只不过内力刚刚达到一流,且不擅长争斗。

    

    这等局面,也帮不了太大的忙。

    

    见师侄楞在那里,当即走了过去。

    

    “林师侄,我是你童师叔,走吧,师叔带你见见师尊的神像。”

    

    说罢,便拉着林朝英往正殿走去。

    

    远在东瀛的周凡也知晓了此地的情况,感叹了一句熊孩子。

    

    周凡毕竟身为祖师爷,也不好隔代教育徒孙,林朝英让周凡想起了一个著名的神话人物碧霄。

    

    这可不行,若是弟子们都这样嚣张跋扈,会极大的影响教派气运。

    

    掐指一算,原轨迹的情劫已然不在。

    

    若是她还不改正,说不得要让林朝英在情劫中走一遭。

    

    发动隔垣洞见之术呼叫陈道生。

    

    “道生,朝英这孩子,还需好生教导。”

    

    “师尊,弟子也是知晓朝英有点无法无天,只不过是赤子之心罢了。

    

    此行正是要她多历练历练,通晓点人情世故。”

    

    “你莫要插手她的因果。”

    

    “弟子遵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