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出征东瀛 解题遇袭
    转眼之间,蓝色的天空忽然发红,在东边最远的地方,如同臼成千上万只彩色的探照灯,发射出万丈光芒,把雪白的云彩顿时给染炙了橘红色。

    泉州港口停泊着三艘海船,全船长约十五丈。

    海船以轮击水,用人踏车,进退自如,是如今最高效先进的造船技术。

    陈道生选了今天这个吉日,带领三千覆海军出征东瀛。

    随行的还有一位懂东瀛话之人,名叫宋贵全。他母亲当年便是从东瀛偷渡到大宋,与宋人成亲,生下了他。

    当初花葵要求两年内攻下东瀛,现如今已过了两年之期。

    人马其实很快便已准备好,只不过航行的船只建造实在太慢。

    以至于耽误到现在。

    这个时代出海远航本来是九死一生。

    不过,暗地里周凡一直关注着陈道生,随时通过船只上的全真俗家弟子收集数据。

    不停的推算天气、洋流等。

    航行异常顺利,几乎没有遇见什么大风大浪,大部分时间都还是扬起风帆,顺风而行。

    仅仅花了二十余天,覆海军无惊无险的到达了东瀛。

    “启禀陈总管,末将刚才派人前去打听,只可惜周围并没有人家,实在是未能得到什么情报。”覆海军一名将领抱拳对陈道生说道。

    陈道生想了想,朗声道“先下船到岸边安营扎寨,生火做饭。”

    “遵命。”众将士齐声回道,随后一脸兴奋的下船。

    毕竟在海上待了二十余天,着实枯燥乏味。

    陈道生则转身回到船舱中,从怀里取出通讯木牌,呼叫着周凡。

    “师尊,道生有事请教。”

    “为师已知晓,你们如今身处东瀛长门。

    先不急着完全征服东瀛,毕竟东瀛弱小,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尔等这一次是为了解决大宋国库空虚的问题。

    最主要的便是占领东瀛的石见银山。

    至于开凿银山,提炼金银之事,你自行处置。”

    “多谢师尊指点。”

    陈道生见通讯挂断,而脑海中出现了一副模模糊糊的路线图。

    主要是覆海军的俗家弟子人数虽多,却良莠不齐。

    导致全真教运只有体量,没有质量,收集数据太过模糊。

    所以陈道生脑海中的这副路线图才会这么模糊不堪,不过也不太影响,最多稍微有点偏离,大致方向不会差。

    午后,天上一片云彩也没有。

    太阳一动不动地高悬在头顶,烧灼着青草。一丝风也没有,空气凝滞不动。

    覆海军已整装待发,集结完毕,等候陈道生发号施令。

    目光一扫,陈道生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令道“一千人马留守此处,另外两千人马随本总管出发。”

    大军开拔。

    东瀛此时早已分裂,各地的贵族和一些有实力的寺院住持拥有着大片土地。

    而耕种天皇土地的农民不堪重税,纷纷逃离领地。

    各个领主们便开始在各地纠集政治,军事力量。

    地方的状况为朝廷所忽略,一时间匪盗猖獗,而官吏们却忙于聚敛财物,无暇安邦定国。

    此刻的东瀛,除了平安京建立了城池,其余地方与大宋的乡村差不多。

    许多地区甚至还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

    石见这里,虽然没有立国,却被大内氏族所掌控。

    石见地区的百姓约有一万多人,大内氏所豢养的武士十余个,家兵两百多人。

    两百多人看上去不算什么,但在东瀛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整个石见地区也就与大宋一县之地差不多大,能养得起两百多人马算得上是穷兵黩武了。

    此时的石见银山还未被发掘,所以大内氏并不比周围的氏族强多少。

    一座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土围子一般的泥墙将石见城围了起来。

    泥墙高不过一丈,整个石见城方圆不过几里。

    大宋随便一座县城的城池都要比这一座城来的高大。

    城池中,到处都是一座座的木质房屋。

    只有少数几座砖石垒成的庭院是大内氏以及大内氏豢养的武士的居所。

    一座两进大小的院子,颇有点大宋员外府的味道。

    正厅中,大内氏的家主大内兴房正跪坐着,神色凝重的听着下方一位武士所探听到的情报。

    “那村正三郎我也听说过,确实是个厉害的武士,他果真加入了尼子氏?”

    “没错,村正三郎确实已经加入尼子氏。”

    “藤田你与他相比,谁更胜一筹。”

    “若是之前,属下与他交战大约五五之数,可如今那村正三郎在西明寺不知得了什么机缘,实力大进,属下没有一分把握。”武士沉声道。

    “报,家主,外面,外面来了好多兵。”一名仆人慌乱的冲了进来。

    “慌什么慌,是不是出云的人,能有多少,难不成还能有五百人。”大内兴房冷喝道。

    “恐怕有上千人了,不是出云的人,可能是京都的人吧。”仆人也没去过平安京,但这么多的兵,只能是天皇才有可能拥有。

    “走,出去看看,藤田,你去将人马都召集起来。”说罢,大内兴房领着武士们,动身前往城门口。

    石见城的城门是由两个木栅栏制成,在陈道生等人看来,有一点儿戏。。。。。。

    陈道生看了看,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村子,随即对着身旁的将领吩咐道“叶将军,你带人进村打听打听,附近最大的城池在何处。”

    “末将遵命。”叶威领命道。

    正要进去之时,只见“村子”闹哄哄的走出一群人。

    除了领头的大内兴房以外,其余人都是身着藤甲,手持武士刀。

    紧随而来的是一群“村民”,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手里拿着削了尖的竹竿,木棍。

    “几里叽里呱啦挂啦。”

    宋贵全翻译道“总管大人,他们问我们来石见城是要干嘛。”

    陈道生点了点头,知晓自己高估了东瀛的实力,对着将领吩咐道“今晚就在这休息,只要不反抗的,就不要动手。

    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贵全,告诉他们,臣服或者死。”

    大内兴房等人听了宋贵全的翻译后,一个个都失了胆气,实在是对方人太多,而且装备精良,若是反抗,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再说了,对方这些人来自大宋天朝,输给他们不丢脸。

    各个将手中的兵器丢掉,跪伏于地,以示诚服。

    覆海军将士们将武士们的武器收缴起来,那些“村民”的竹竿之类的,倒是没有管。

    随即在陈道生的安排下,于石见城外安营扎寨。

    而陈道生则领着宋贵全这名翻译,与大内兴房在正厅中交流至半夜。

    “总管大人,他们这里没听说过什么石见银山。”宋全贵翻译道。

    陈道生点了点头,挥手让大内兴房和宋全贵离去,独自一人细细思索。

    师尊神通广大定不会骗自己。

    只能说这些东瀛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座银山。

    明日便让将士们前去寻找银山。

    反正这石见地区也不大,一两天应当能找到。

    想罢,从怀里掏出一本《玄奥数理》,放在桌子上,一手执笔,一手扶额仔细思考。

    这本书可谓是全真弟子公认的最难题库,据师尊所说,只要他能将此书里的题解答出一半,便能晋升宗师。

    如今的陈道生已经解答出了第一题,正在攻克第二道难题。

    只见题目写到

    已知风清扬是一位剑道高手,一刻钟可以刺剑两千七百下,或者是劈砍一千八百下。

    独孤九剑的一套完整练法中,刺剑有三十六下,劈砍有四十五下。

    请问,风清扬一刻钟可以施展出多少次完整的独孤九剑。

    第一道题,陈道生花了半年的时间才解答出来,这一题不知道还需要多久。

    难难难,宗师之路难于上青天。

    清冷的月光洒在石见城中,很安静,人的感知似乎也在这黑暗中变的灵敏起来。

    一名不速之客来到石见城的泥墙外,双脚微蹲,纵身一跃,双手一扒,翻了进来。

    村正三郎这一次是要前来取大内兴房的人头做投名状。

    自从跟随西明寺海河大师修炼出了武士之力后,村正三郎横扫了小半个东瀛,可谓意气风发,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循着月色,往大内氏的庭院摸去。

    夜间的温凉参半的空气象一阵阵微风似地流进屋子里来,不时拂过烛火,惹得烛焰一阵摇曳。

    屋子里,陈道生一动不动的傻坐着,脑海里充满了问号。

    村正三郎走到院子,从门窗上瞧见了陈道生的影子。

    这个时间,还能再正厅里坐着的,定然是那日理万机的大内兴房了。

    虽然是暗杀,但是武士精神不能丢。

    村正三郎走到门口,将武士刀夹在腋下,另一只手轻轻一推,门开了。

    “大内阁下,村正三郎奉命前来取你性命。”

    村正三郎深沉的低着头,微闭双目,感受着微风肆意吹拂刘海。

    有点为自己着迷。

    “不对啊,刺一下需要多久,难不成需要用到传说中的方程式。”陈道生不知何时咬着笔杆,整个人略微有点痴傻。

    见对方没有被自己的帅气震撼住,村正三郎心中微气,邪魅一笑道“大内阁下以为装傻便能逃过一劫么。

    我赶时间,就不给阁下留遗言了。

    让阁下临死前见识一下我最强的绝技。”

    右手摸上武士刀的刀柄,声音突然温柔道“旋风一刀斩。”

    说罢,一个优雅的旋转,在旋转中拔出武士刀,一个弹跳,由上至下,劈向陈道生。

    。。。。。。

    场面一时寂静,只见武士刀被陈道生的毛笔架住。

    最主要的是,毛笔的另一头,正被陈道生用嘴含着的。

    村正三郎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额头和背心开始大量冒汗。

    该怎么办·······

    蓦然,陈道生眼睛一亮,将毛笔吐出,顺手捏住武士刀的刀刃,轻轻一扯。

    村正三郎连刀带人一起被扯到陈道生身前。

    并被其在身上轻轻一点,便浑身无力。

    “你能不能一刻钟刺三十六下,劈砍四十五下。”

    村正三郎并不能听懂陈道生的话,但观其表情,明显是残忍又疯狂的那种人。

    害怕,弱小,无助。

    陈道生突然想起自己不会东瀛话,便用千里传音将宋贵全呼唤了过来。

    “总管大人。”待宋贵全到来。

    陈道生借着翻译对村正三郎说道“你一刻钟能不能刺两千七百下,或者劈砍一千八百下。”

    村正三郎一听,这怎么可能,保持一刻钟两千七百下,海河大师来了也做不到,随即疯狂摇头。

    陈道生微微失落,挥退了宋贵全,就这么死死地盯着村正三郎手中的武士刀。

    眼神一亮。

    他不行,我自个儿来。

    虽然不知道这名刺客为什么要刺杀自己,不能留便是了。

    手指对着村正三郎一点,真气透体而出,贯穿心脏。

    随后拿起武士刀,保持着频率,开始一会刺刀、一会劈砍。

    好好的应用题,被陈道生搞成了实践题。

    。。。。。。

    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了新的一天。

    陈道生一脸失望的将《玄奥数理》收了起来。

    也不管村正三郎的尸体,整理了一下衣冠。

    不一会,大内兴房领着武士们走了进来,一见地上有具尸体。

    看陈道生也没有什么表示,大内兴房也不敢问,便叫一位武士将尸体拖出去。

    “家主,是村正三郎。”拖尸体的武士回来后,便偷偷对着大内兴房耳语道。

    大内兴房心中微微一惊,更是不敢对陈道生有什么小心思了。

    少倾,几名覆海军的将领也走了进来,分批次盘坐下。

    陈道生对着众人朗声道“诸位将军还请带领各自属下,在石见地区寻找银山,谁先寻到,重重有赏。”

    “末将遵命。”将领们尽皆拱手道。

    整个石见地区也不大,山脉也就那么几座,覆海军各人马仅仅探查了一天,便在石见城东边找到了石见银山。

    陈道生安排覆海军兵士看守银山的同时,开始率军攻打周围的氏族,征召农夫开凿银山,冶炼金银。

    待第一批金银出来,由海船运往大宋,也好上奏陛下,加派人手。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