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八十五章 蝴蝶效应 华山金蟾
    狂风带着冰冷刺骨的雨星,像在街道寻找什么似的,东一头西一头地乱撞,北边远处一个红闪,像把黑云掀开一块,露出一大片血似的。

    风偶尔一偏,拉着雨水洒向街边避雨的中年男子和苍老佝偻的老人,这画面好不凄惨。

    陈道生一脸愧疚的看了看旁边衣衫已经打湿的周凡,暗恨自己没用,将身上的袍子褪下,想要给周凡穿上“师尊,你冷不冷。”

    周凡对其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望着天空倾泄的雨水,细细感受着运。

    能感受的空间有限,自己相当于是个接受信号的主站,精神力弥漫的空间便是感知范围。

    旁边的陈道生算是个基站,也有一定的感知范围。只不过两人相隔太近,所以他的作用微乎其微。

    全真的教运现如今像是个球,沉浸在一片庞大的海洋内宋朝国运。

    当然,更庞大的人道气运,周凡还无法感知。

    有意识的控制教运在京兆府城内游荡,忽然,一股清幽出尘的教运气息被周凡所感知。

    周凡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一条脏乱的胡同里,头发蓬松,衣衫褴褛的邋遢道人正斜靠在墙角,啃着一条热气腾腾的狗腿,腰间还别着一只两腮鼓鼓的金蟾。

    大雨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快要落到他头顶时,便分流而下,不湿其衣衫分毫。

    “一代道门宗师,莫不是来挖墙脚的。”周凡收回感知,喃喃自语道。声音细不可闻,旁边的陈道生丝毫未觉。

    见此时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百姓。周凡将体内真气转化极阴,透明的冰镜以特殊的角度浮现,一道又一道的从周凡身边延伸到街道尽头,拐弯,直到邋遢道人所在的胡同外。

    “这王老爷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肯定以为老道我是个江湖骗子,居然用这等俗物将我打发出来。”邋遢道人摇着头颠了颠手中的碎银子。

    “要不是老道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相中了个传人,才不愿受这等轻视。

    要是让那几个老东西知道我金蟾道人每天都待在这种地方,怕不是要嘲弄我一番。

    唉。

    好徒儿,你快点长大吧,早些跟师傅回华山修行。”邋遢道人感叹了几句,忿忿的咬了一大口狗腿。

    余光好像看到了什么,蓦然回首,瞧见胡同外站着中年男子和满头花白的老头儿正在街边避雨,可如此大的风雨早已将两人衣衫浸湿。

    再定睛一看,两人却已消失不见,仿佛刚才是自己的幻觉。一想自己修道数十年,普天之下可以说没几个比自己道行高的,怎么会产生幻觉。

    “无量天尊,红尘苦多,这老人家看样子恐怕得有百多岁了,怎能经受住雨淋风吹。”邋遢道人赶紧将手中的狗腿扔掉,起身在身上的道袍上擦了擦,跑出胡同。

    “咦,不见了。”邋遢道人怪叫一声,想了想,刚才定是祖师爷显灵,让自己前去帮助期颐,两人应该就在这京兆府内。

    随即运起轻功,沿着街头巷尾寻找。但京兆府何其之大,哪怕邋遢道人脚力超凡,想要寻找到周凡二人,恐怕没几个时辰是不可能的。

    而另一边,周凡轻抚白须,手掌微微一摆,搅动着身前的气流,将过往的一阵微风打乱。

    微风回旋,与后续而来的风相互撞击缠绕。随着周凡的手掌恰到好处的继续摆动,微风本该大部分吹向右侧岔路,却彻底改变方向,往左侧岔路吹去。

    微风在巷道中穿插,风势愈发强劲,每到一个岔口,却总是好像受冥冥之中的大手摆控,孤注一掷的往其中一条街道涌去。

    邋遢道人此时刚好行到第一条岔路口,正不知往左还是往右,只得随便选了左边道路,正要行去。

    忽然左侧道路一股猛烈的狂风袭来,将邋遢道人吹成爆气状态。

    “无量天尊,祖师爷显灵,不是这边。”邋遢道人头脑还算灵光,旋即选了另一条路。

    就这样,每到一个岔口,便会有狂风提示邋遢道人该走哪条路。

    仅仅一刻钟后,邋遢道人沿着最佳路线,寻到了周凡所在街道,远远便瞧见路边被风吹雨淋的二人。

    迅速整理了一下衣衫,捋了捋头发,来到二人身前。真气外放,形成一堵气墙,为二人将雨水狂风挡在外面。

    施了个道礼“无量天尊,这位老人家不知高寿几何。是否是躲避兵祸,从边境而来。”

    周凡似乎用力睁了睁铁幕般的眼皮,脸上浮现一抹和蔼的笑容,苍老的声音响起“老道也记不具体了,只知双庆有十已过。

    老道与徒弟二人,从太和山而来,是为了传我全真道统。

    只不过行到此处早已身无分文,却是无处落脚。”

    邋遢道人一听,恍然大悟,施礼道“原来是道教前辈,晚辈师承安乐先生,份属华山道门,道号金蟾。

    还未请教前辈与这位师弟怎么称呼。”

    陈道生很快的适应了角色,同样施了一礼,客气道“道兄好,贫道道名陈道生,这位是贫道师尊,乃全真掌教,道号凡尘子。”

    “无量天尊,天下道门是一家,前辈还请随晚辈来,晚辈为前辈寻一遮风避雨之处可好。”金蟾道人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周凡,深怕惹前辈不快。

    “如此甚好,有劳小友了。”

    “前辈请。”

    ……

    “杜大人,快快开门,老道带着道门前辈前来避雨。”金蟾道人用力拍打着杜府府邸大门,哐哐作响。

    “来了来了。”不一会,一位大约四十多岁,身着便衣的男子将大门打开“哎哟,老道长您来啦,快快请进,这两位是?”

    金蟾道人不耐烦道“这位是老道的道门前辈,已过双稀。另一位是前辈的弟子。”

    杜仲一惊,连忙来到周凡身旁,将其手臂扶住,关切道“外面风雨甚大,道长们快快入屋。”

    “邱管家,吩咐下人把炭火烧起,再拿几身干净的衣服。”

    zhutianobi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