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七十三章 深藏不露 铁厉逃脱
    黄裳面对袭来的高俅,神色分毫不变,轻飘飘的躲开。

    

    “看来提刑司的人都被你支开了,不知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让你袭杀同僚。”飘到一旁的黄裳不急不缓的说道。

    

    见黄裳轻而易举的躲开,高俅有点不敢相信,内力运转,折身再次一拳击来。

    

    高俅能当上太尉,武艺自然也是一流,学得又是军中武功,招招夺人性命。

    

    而黄裳不但观看过周凡的山寨九阴真经,更是结合万寿道藏走出了自己的路。

    

    再加上其本就是大儒,儒家最擅长的便是凝练真意,以至于黄裳早已踏足先天,只差半步便能成就宗师。

    

    又哪里是高俅这种货色能暗杀的了的。

    

    高俅并没有回答,只一个劲的追着黄裳打,心里却越发不安。

    

    见高俅对自己的问话没有反应,黄裳瞬息移至其身后,手指在高俅的脖子微微一点。

    

    高俅眼皮一翻,整个人软倒在地,昏迷不醒。

    

    也不去管躺在地上的高俅,黄裳回到椅子上,就这么坐着,眼神直直的盯着大门。

    

    不一会,或许听到里面没了动静,现任提刑官铁厉与六扇门总捕头陈鹰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一进门便见高堂之上坐着的黄裳,以及身穿黑衣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高俅。

    

    糟了。

    

    两人心中齐齐想到,铁厉面带疑惑道“黄中丞,地上这位是?”

    

    黄裳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悠悠道“铁大人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地上这位便是黄某正在调查的高太尉。

    

    刚才高太尉潜伏到此,对黄某威逼利诱不成,随即想要致黄某于死地,结果被黄某制服。

    

    就是不知这诺大的提刑司,刚刚为何一人都无,莫非是铁大人将人员调开的?”

    

    面对黄裳的疑问,铁厉一脸郑重的看向陈鹰。

    

    “啪”

    

    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陈鹰的脸上,打得其眼冒金星。

    

    铁厉未曾理会一脸懵逼的陈鹰,转身对着黄裳道“都怪铁某御下无方,待会必将其严加审问,给黄中丞一个交代。”

    

    黄裳摇了摇头道“黄某不管是你铁大人也好,还是这位陈大人也好。今天发生的事,定会事无巨细的告知陛下。”

    

    铁厉皱着眉,微眯着眼,一步一步往黄裳面前走去,用一种奇怪的腔调问道“黄中丞非要如此不可?”

    

    “铁大人也想要威胁老夫。”黄裳站了起来,双手背负。

    

    铁厉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和气道“岂敢岂敢,铁某身为提刑官,严纪守法,怎可威胁同僚。

    

    只不过陈鹰跟随铁某多年,若让陛下知晓,他定然讨不了好,铁某有点不忍心啊。

    

    诶,这便是高太尉的罪状是吧,铁某瞧瞧。”说着,便伸手去拿桌上的罪状。

    

    “砰”

    

    两掌相撞,巨大的力道使两人同时后退几步。这也让黄裳知晓,对方应当与自己境界相当。

    

    铁厉也不再掩饰什么,狠声道“老家伙,深藏不露,能接我十成功力的铁砂掌。

    

    不过,我看你这把老骨头还接得住几掌。”

    

    说罢,运转轻功,奔向黄裳,破空声凌冽作响,又是一记功力全开的铁砂掌。

    

    铁砂掌不仅势大力沉,击中目标还会附着火毒。

    

    刚才黄裳之所以能与铁厉平分秋色,正是用蟒蛇劲的发力原理。

    

    而身体长时间通过易筋锻骨功的加强,才能抗住火毒。

    

    黄裳飞絮劲发动,整个人仿佛羽毛一般,被铁砂掌的掌风吹开。

    

    摧心掌周围的空气仿佛产生了褶皱,由侧面打向铁厉的肩膀。

    

    一缕阴冷的劲风将黄裳的胡须微微扬起。

    

    摧心掌半途转道,类似于走了一个弧形,腰部跟着扭转,击向后方。

    

    “咯”

    

    黄裳的摧心掌与陈鹰的鹰爪功碰撞,巨大的震动在碰撞时渗透陈鹰的手指骨,使陈鹰的手指骨尽皆破碎。

    

    十指连心,鹰爪功被废的陈鹰退后几步,咬着牙,左手捂着右手断裂的五根指头,疼得满脸冷汗直淌。

    

    黄裳一招解决掉陈鹰后,继续与铁厉缠斗着。

    

    铁厉十几年前便晋升先天境界,与少林玄寂,丐帮石培元齐名。如今更是达到了先天巅峰,只比黄裳境界差了一丝。

    

    其修炼的铁砂掌也只是中上等的武学,并且铁砂掌还属于硬功。

    

    可以说铁厉能依靠一门铁砂掌便晋升先天,绝对是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

    

    两人交手数十招,皆是不分胜负。见迟迟拿不下黄裳,铁厉心里越发急躁。

    

    暗害同僚可是死罪,若是被陛下知晓,自己便只有亡命天涯了。

    

    渐渐的,铁厉出招开始显得有点凌乱。

    

    “好胆!”

    

    只听门口一声大喝,一无须无眉的光头大汉飞驰而来,对着铁厉便是一记返璞归真的罗汉拳。

    

    铁厉整个身体后仰,一个铁板桥躲过志文的罗汉拳,拳风吹动其额头的头发。

    

    志文拳力用尽,顺势向下一个肘击。铁厉赶紧一个地膛滚,险之又险的避开。

    

    地面的花岗岩石砖被这一肘击的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

    

    此人不逊于我和黄裳。

    

    铁厉思绪回转,知晓今日算是彻底栽了,多年谨小慎微一步一步坐上提刑官的位置。

    

    如今一将踏错,满盘皆输。来不及感叹,运起草上飞轻功,往外奔去。

    

    志文直接追了上去,黄裳则留下来保护现场。

    

    只不过志文只会最粗浅的少林轻功,速度远远跟不上铁厉的草上飞。

    

    按理说少林轻功和草上飞都只是一般的轻功身法。只不过铁厉这么多年慢慢改进了此门身法,使得远超普通轻功。

    

    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最终在行至汴河时,铁厉直接踏水而行,到达了另一边。

    

    汴河十几丈宽,志文也跳不过去,夜间又没有船只可供蹬踏借力,只好作罢。

    

    今夜之事,不论是高俅还是铁厉与陈鹰,皆是错估了黄裳的实力。

    

    有谁能想到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子,武功居然如此精湛。最讽刺的是,这老头还是个整日读书写字的文官。

    

    铁厉至此以后只得隐姓埋名,流落于江湖,最终定居于荆襄一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