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七十章 爱你所爱 忠你所忠
    太阳在黑云里放射的光芒,透过黑云的重围,替黑云镶了一道发光的金边。

    

    军士们收纳营帐,整装待发。

    

    “陛下,该启程了。”一位太监在主帐外在躬身等候。

    

    “陛下?”

    

    见里面无人出声,太监不安的撩开帐帘。

    

    只见“赵茂”背对着盘坐在营帐中,怀中抱着一人。

    

    “准备一份上好的棺木。”花葵不舍得看着怀中“沉睡”的人儿,抚摸着赵茂的“脸”,轻声道。

    

    “是。”

    

    太监对此也不敢问,退了出去,老老实实吩咐下面人准备。

    

    少顷,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制的棺材摆在营帐中。花葵轻轻的将赵茂的遗体放入棺材,对着太监吩咐道“派人将棺木放入皇宫冰窖。”

    

    身后的太监低着头,应声道“老奴遵命。”

    

    装有赵茂遗体的棺材被人抬走,装上马车,往开封驶去。

    

    花葵望着马车的方向,心中回想着与赵茂这十几年的点点滴滴,眼睛微微湿润,但眼神却渐渐坚定。

    

    心中暗道陛下放心,花葵定然会为你报仇,杀了那个刺客,不,灭了整个金国为你陪葬。

    

    你的大宋,我会替你好好守护。爱你所爱,忠你所忠。

    

    花葵虽面无表情,但心中浓烈的哀伤感染着内力,瓶颈自然而然的破开,先天晋升。

    

    身后的太监,莫名其妙感觉鼻子一酸。

    

    雁门关,黑云堆成了一整片,象一块厚铁,渐渐往地面上沉,似乎已经盖到了山丘上,再过一会就得把山脉压扁。

    

    狂风像浩浩荡荡的马队疾弛而来,席卷而去,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金国大军正在拼命攻城,推着云梯架在城墙上,兵士们快速向上攀爬。

    

    守城的宋军用撞车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云梯。大量的镭石滚木往城墙下倾倒,砸死一大片敌人。

    

    志文手持大刀,威风凛凛的站在城墙上,目不斜视,上来一个金兵便是一刀。修炼耐力经脉图,体力远超常人,大刀都换了几把,却丝毫不觉疲惫。

    

    偶尔有金兵用刀砍在志文脖子等未被甲胄保护的部位,只能听到金铁相交的声音,却连一丝印迹也无。

    

    这只不过是金国一次试探性攻城,短短两个时辰便鸣金收兵。

    

    金兵如退潮般离去,只留城墙下堆积着厚厚的尸体。

    

    完颜阿骨打已随大军来到雁门关外的金国营帐中。

    

    “探子来报,宋朝皇帝安然无恙,只不过死了个小将。

    

    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连人都分不清,你这叫谎报军功。”完颜阿骨打气愤着将情报扔到独孤剑脚下。

    

    独孤剑将情报捡起,打开。眉头皱起,自己理应不会认错人,那一剑确确实实点破了宋国皇帝的心脏,难不成是随行的军医将其救了过来。

    

    并且一天就完全愈合,实在是不可思议。当然,更大的可能便是这皇帝狡猾,找了个替身迷惑了自己。

    

    当即转身往外走去,冷漠的声音响起,“今夜必斩宋帝。”

    

    深夜,淡淡的星星仿佛被蒙在一层纱幕后面,隐隐约约。

    

    雁门关府衙中,花葵坐在床边,手握着一柄长剑,剑柄上点缀着玛瑙珠玉,剑鞘两面各浮现一条五爪金龙。

    

    这是大宋皇帝专用的佩剑,乃一代代传下来的,削铁如泥,刃不沾血。

    

    以后自己不能再用银针对敌,以防被人察觉不妥。

    

    屋外的风使劲的摇动着窗户和房门。

    

    “膨”

    

    房门似乎是被大风吹开,刮得烛光摇曳,烛泪淌流,烛光闪烁,忽明忽暗。

    

    蓦然,整个屋子暗了下来。

    

    花葵似乎未有察觉,一寸一寸的将剑刃拔出。

    

    忽然,花葵的身影消失,黑暗中发出一声惊咦。

    

    “乒乒乒乒……”

    

    黑暗中传来利刃相交之声,伴随着四溅的火花。

    

    快快快快

    

    独孤剑只觉得对方虽招式粗鄙,凌乱不堪,毫无章法。

    

    但无论身法还是出招速度都极快无比,自己只能凭本能预判挡招。

    

    房间内的桌椅,盆景等皆在战斗余波中毁坏。

    

    “有刺客!”

    

    两人交手的动静不小,独孤剑见宋国皇帝如此厉害,心生退意。真气鼓动,传递至紫薇软剑上,剑鸣澈澈。

    

    约三尺长的剑气从软剑上延伸而出,劈向花葵。

    

    还是被花葵轻而易举的闪开。

    

    独孤剑将花葵逼退后,转身想要离开。可刚刚转身,内心惊觉,本能用剑格挡。

    

    “叮”

    

    “叮叮叮……”

    

    却是又被追赶上来的花葵缠住,无法脱身。

    

    随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独孤剑的心沉了下来。今日怕是没有什么活路,唯一的生机便是拿下眼前的宋国皇帝,作为人质。

    

    强行让自己静下心来,与花葵继续交手。每一招都感觉惊心动魄,稍有不慎便会被其击杀。

    

    对方没有丝毫套路,可正因为如此,每一招都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若不是自己早已将剑术化作本能,恐怕连对方一击都挡之不住。

    

    下一招,会刺向我的左肩。心中的直觉告知独孤剑。

    

    独孤剑放弃抵挡这一招,拼着受伤的可能,紫薇软剑刺向花葵脖子旁的空处。

    

    “噗”

    

    花葵的利剑刺入其左肩。正值此时,紫薇软剑由直变弯,仿佛一条绳索,要将花葵的脖子缠绕。

    

    眼看花葵将要落入自己手中,独孤剑眼中不由爆发出惊喜。

    

    蓦然,心口微微一疼,紫薇软剑上的真气瞬间闲散。

    

    “叮”

    

    一根银针扎在独孤剑身后衣架,那悬挂着的金色玄铁甲胄上。

    

    独孤剑心脏被花葵的银针洞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此番从刺杀到独孤剑死亡,看似很久,实则只过了十几息。

    

    烛火被花葵重新点亮。

    

    一队护卫冲入房间,见陛下安然无恙,而刺客已经气绝身亡,跪地道“救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花葵一剑将独孤剑的头颅砍下,咬牙道“将其尸体拖出去,剁碎喂狗。”

    

    护卫头领抱拳道“小的遵令。”

    

    说罢,几个护卫便将独孤剑的尸体抬了出去。

    

    护卫头领退下时,轻轻的将房门关上。

    

    “对了,剁碎一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