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六十五章 净污不合 银针夺命
    苟长老全名苟耀离,中年面貌,披头散发,不过却身穿灰色绸缎锦衣,面部光洁,腰挂六个布袋,乃是丐帮净衣派杭州分舵舵主。

    

    苟长老一副忠厚老实之相,朝着台上的花葵等人抱拳道“诸位朋友,在下乃丐帮净衣派杭州分舵舵主苟耀离。

    

    苟某此次不是来找事的,只是想好好与大家介绍一下丐帮。

    

    我丐帮分为污衣派和净衣派。污衣派不事生产,整日以乞讨与他人救济生活,以至于让大家对我丐帮颇有误解。

    

    而净衣派,则是士农工商皆可加入,不收帮众一丝一毫的银钱。

    

    主要是有难之时,众位帮中兄弟互相扶助,共渡难关,总胜过一人单打独斗。

    

    帮里有兄弟为农者,卖粮之时,有帮中经营米铺的兄弟收购,绝不压价。

    

    为商者,有我丐帮撑腰,无一黑帮敢于收受保护费。

    

    为工者,帮里兄弟也会替你寻找活计。

    

    为士者,我丐帮虽在朝中无太多兄弟,但在地方上也有些许为官的朋友,可于官场中拉你一把。

    

    哪怕是想要做一位江湖豪侠,我丐帮乃中原数一数二的武林门派,只要立下功劳,总舵便会赏赐武功秘籍。

    

    若是功劳极大,甚至连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这等绝世武功都可供其修炼。

    

    诸位兄弟姐妹若有想要加入者,苟某欢迎之至。”

    

    得嘞,这位苟长老是来挖墙脚的。

    

    花葵等人却没有丝毫愤怒,这明教本来就是为了让灾民们有所信仰,避免发生动乱。

    

    若是有人要加入丐帮也是极好,只要不是污衣派这种不事生产,整日游手好闲的蛀虫便可。

    

    若是净衣派早点出现,或许赵茂也不会想要建立教派。

    

    不过如今明教已立,那便要负责到底,至于教众的去留,皆随他们心意。

    

    场面一度安静,不是净衣派不好,而是加入明教可以分到耕地,对于老百姓来说,地就是命根子。

    

    丐帮净衣派众人略微尴尬,苟长老见无人回应,暗叹一声,只好作罢。

    

    毕竟这招人都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不能用武力强掳吧。

    

    随即拱手道“既然诸位无人愿意加入,那苟某便不再打扰,若有人想加入净衣派,可来杭州城内苟记当铺来寻苟某。”

    

    “狗不理,怎么,打不赢我污衣派就开始来招人了啊。”又是一群乞丐来到此处,大致有个两三百人。

    

    只不过相比之下,这些乞丐衣衫褴褛,浑身弥漫着恶臭。

    

    苟耀离眉头皱起,冷哼一声道“张舵主,你又来此做甚,你总共借了我两百四十七两银子什么时候还。”

    

    新来的便是污衣派杭州分舵舵主张芜徳以及其麾下的叫花子。

    

    “呸”

    

    只见张芜徳往地上吐了口水,咧开嘴,露出满口黄牙道“老子又不是不还,你嚷嚷啥。今年生意不好,兄弟们都讨不到几个钱。

    

    诶,就是这些个灾民跑到杭州来,那些有钱人家都把钱施舍给他们了。

    

    抢了咱们的生计,老子这次带兄弟来就是讨个说法的。”

    

    说罢,用力将苟耀离推开。苟耀离本就不通武学,舵主之位全靠捐钱捐物救助帮众所得,一下便被推倒在地。

    

    净衣派弟子赶忙将苟耀离扶起,愤怒的看着污衣派众人。

    

    只不过污衣派整天争勇斗狠,而净衣派都是有自个儿本职工作的。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再加上污衣派人多势众,净衣派众人皆敢怒不敢言。

    

    张芜徳不屑的偏过头,眼睛扫向场中的明教众人。

    

    “咦”

    

    这身段,绝了。

    

    蒙着面纱,看不清长相,只能看见一双清冷如月的眼眸。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让张芜徳更是心痒难耐。

    

    在美人面前,张芜徳虚荣心升起,想要表现的霸气一点。

    

    转过头对着净衣派的帮众,眼神凶狠喝道“还在这里做甚,滚。”

    

    净衣派众人一听,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牙齿咬的咯噔作响,怒视着张芜徳。

    

    污衣派的叫花子齐齐将竹棒对准净衣派弟子,只待长老一声令下,便将其乱棒赶走。

    

    苟耀离拳头紧握,甚是不甘,却也知晓一旦打斗起来,己方绝不是对手。

    

    只得忿忿道“咱们走。”

    

    “吁……”

    

    见净衣派如此没种,污衣派众人心里莫名畅快的同时,发出了鄙夷声。

    

    此刻张芜徳带着自以为迷人的笑容,望向花葵等人,拱手道“张某乃丐帮污衣派杭州分舵舵主,全名张芜徳。

    

    听闻姑娘创立这明教,乃是想要教众之间结团互助。

    

    我丐帮在江湖上可以算是数一数二,人多势众。

    

    你等不如加入我丐帮,受我丐帮庇护,如何。

    

    姑娘你也可以跟随本舵主,待到时候禀明帮主,封你个副舵主之位。”

    

    “做什么副舵主,还不如做我们舵主夫人。”

    

    “对啊,做舵主夫人,连舵主都归你管,比这明教圣女自在多了。”

    

    ……

    

    丐帮弟子纷纷起哄道。张芜徳保持着微笑,目光灼灼的盯着台上的花葵。

    

    花葵等人对这帮要饭的天生不喜。有手有脚偏偏不愿劳作,杭州如此富庶的地方,不说多了,哪怕去天元军参军十年,也足够其后半生生活无忧。

    

    念及此处,花葵清声道“滚。”

    

    场面一度寂静,张芜徳的笑容也凝固在脸上。随即便是自卑和屈辱涌上心头,面目变得狰狞。

    

    污衣派弟子齐齐将竹棒对准明教众人。

    

    明教的教众之前还是流离失所的灾民,一大部分都是老弱妇孺,皆是吓的瑟瑟发抖,不敢言语。

    

    见丐帮众人将这些灾民看住,张芜徳运转轻功,向前奔行十几丈,脚尖一点地面,整个人腾空而起扑向花葵。

    

    打定主意想要将其掳走,带回家好好调教。

    

    南远峰正要出手,只见花葵素手轻抬,手作拈花状,一根冒着寒光的银针捻在拇指和中指之间。

    

    轻轻一弹,银光一闪。

    

    “膨”

    

    张芜徳的尸体重重落在地上,其眉心处渗出一滴滴鲜血,趟落地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