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四十章 威逼得利 途中劫杀
    酒足饭饱之后,赵茂先行离场,在汤府老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华丽的房间里,桌椅都是完美的搭配,茶叶似的花纹刻在桌椅上面。

    

    一桌一椅,一几一凳,摆设得独具匠心,室内的炉鼎中燃着极为名贵的香料。

    

    而花葵便在其旁边的房间里休息。

    

    赵茂洗漱一番后,也不打算睡觉,准备习练新得的三门功法。

    

    “呼”

    

    屋子里黑了下来,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沿的缝隙洒进来,很安静。

    

    人的感知似乎也在这黑暗中变的灵敏起来。

    

    忽然,窗上出现几道鬼鬼祟祟的黑影,一根竹管从窗沿伸了进来,并冒出一阵阵白烟。

    

    赵茂双眼一睁,没想到应天府府尹居然敢冒天大之不违。

    

    旋即屏住呼吸,正要动手将来犯者击杀。

    

    “砰砰砰。”

    

    只见黑影一个个似乎倒下,花葵将门打开,站在门外清声道“殿下,这三个毛贼已经被我打晕,该要如何处置。”

    

    赵茂起身前去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

    

    站在窗前,沉声道“没想到花葵你还有这等身手。本王不管你这一身本事从何而来,你只要记住,你永远是本王的人。

    

    将他们拖到房内,本王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不知为何,花葵心里涌起莫名的羞涩与欢喜,柔声道“花葵晓得。”

    

    昏暗的灯火下,映照出三位黑衣人的面容。两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还有汤府的老管家。

    

    真是天助我也。

    

    “去,将汤府尹叫过来。”

    

    不一会,衣衫不整的汤坚跟在花葵身后进入房间。

    

    一眼便认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三个黑衣人正是自己府上的老管家和其两个儿子。

    

    汤坚后背一凉,冷汗流淌,直接跪在地上解释道“康王殿下,这这这绝对不是下官指使的,下官哪怕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殿下不利。”

    

    赵茂和善道“本王当然相信汤府尹的为人,此事定然是这三人自作主张。”

    

    汤坚一脸喜色,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殿下真是英明神武,断案如神。”

    

    “不过本王毕竟是在汤府受到了惊吓,汤府尹可要好好补偿一下本王。”赵茂打趣道。

    

    汤坚心想原来是要钱,谄笑道“那是自然,下官便将这月的俸禄银钱两百贯赠予殿下。”

    

    赵茂冷笑道“自然可以,但此事还是事关重大,本王还是要如实上奏陛下。”

    

    汤坚心想依陛下对康王的重视,若是陛下知晓此事,不管自己有没有参与,恐怕都要遭受牵连。

    

    急道“陛下日理万机,殿下就不要让其忧心了,下官出一年的俸禄两千四百贯。”

    

    赵茂一拍额头,恍然大悟道“确实因这点小事不该惊动陛下。

    

    那本王便上报提刑司,让其来汤府好好查查还有没有这些人的同党。”

    

    汤坚本就不是什么清官,知道提刑司还有着监察官员的职责。

    

    哪怕平时被其盯上,凭借自己在朝中的人脉也能相安无事。

    

    但是康王上报的事,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压不下来。

    

    看康王的架势,明显是自己给的价码还不够。

    

    当即竖起三根手指,道“三万贯,此事就交给下官,保证给康王查个水落石出。”

    

    赵茂猛然俯下身,离汤坚距离不过一尺。眼神森森的看着其,说道“看来汤府尹这些年赚了不少啊。

    

    十万贯。

    

    若是不答应,明日奏折里就会写道。

    

    本王在应天府尹府中遇刺,侥幸逃脱,汤府尹私下出十万贯银钱封本王口实。

    

    本王再给自己手臂划一道口子。

    

    汤大人!你经得起查么。”

    

    汤坚被赵茂的狮子大开口惊坐在地,自己当官一直如履薄冰,贪墨这么多年,总共也才不到六万贯。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可赵茂却不管那么多,将桌上纸笔扔到汤坚身前,淡漠道“我说,你写。”

    

    汤坚无可奈何,只得提笔。

    

    只听赵茂继续念到“完颜陛下,臣已就任应天府尹,搜刮财帛数千万贯,死士私兵两万余人,只待我大金挥师南下,便里应外合,迎接王师。”

    

    汤坚一听,顿时磕头不已,求饶道“殿下放过下官吧,下官哪怕砸锅卖铁,也会给殿下凑足十万,不,二十万贯银钱。

    

    下官。。。不敢写啊。”

    

    磕了好一会头后,见赵茂不为所动。

    

    汤坚心一狠,执笔在纸上飞快的写好内容,并主动咬破手指,画了押。

    

    将纸张呈于赵茂身前,颤声道“下官以后唯殿下马首是瞻,誓死追随。”

    

    赵茂心叹道是个聪明人。

    

    拍了拍汤坚的肩膀,指着三个黑衣人说道“他们就交给你了。本王乏了,退下吧。”

    

    汤坚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唤来几个家丁,将这三人拖了出去。

    

    汤府后院深处传来微不可闻的惨叫声,院中驯养的猛犬异常兴奋,嘴里不停的哈喇。

    

    第二日一早,赵茂便在汤坚的热情挽留下,离开了应天府。

    

    据汤坚私下交代,那三人只是想迷晕自己,然后偷取仙经,想要修炼成仙。

    

    马车中多了一个大木箱,里面是每张面额十贯的官交子,整整一万张。要知道现在整个大宋流通的官交子总额加起来还不到两百万贯。

    

    赵茂甚至想过每经过一个地方都用栽赃嫁祸敲诈一笔,但很快打消这念头。

    

    万一哪位官员趁自己走后,将此事泄露出去,其他同样遭遇的官员怕是会一起联名上书。

    

    那自己可就万劫不复了。

    

    不过十万贯也仅仅是杯水车薪,要知道大宋每年光军队的花销就高达四五千万贯。

    

    虽说中间有不少官员吃拿卡要,但也可以看出养兵太需要钱。而赵佶刚好卡着赵茂的咽喉,使其根本无法发展。

    

    好一记釜底抽薪。

    

    两日后,马车行驶至淮南东路与淮南西路交界处,距离江宁府仅一日的路程。

    

    在南方无论如何晴快的日子,天上一缕薄薄的纤云飞着,空气中传来浓郁的香气。官道两侧路边全是迤逦的野花,黄粲粲的一径开向天涯。

    

    花葵一直拉着窗帘,目不转睛的看着遍地的野花。

    

    闭目运功的赵茂淡淡说道“他们未必敢动手,不必理会,该来的躲不掉。”

    

    一团乌云飘来,像浸透了墨汁的棉絮,遮住了浓烈的骄阳。

    

    狂风呼起,花海掀起了阵阵波涛,将潜藏其中的不速之客暴露。

    

    “谁!”

    

    随着护卫头领大喝一声,众护卫纷纷拔刀,拱卫着马车。

    

    “暴露了,一起上,夺取绝世武功。”

    

    只见二十余蒙面人抖落覆盖在其身上的野花,手持五花八门的兵器冲向马车。

    

    双方一交手,随行护卫毫无抵抗之力,瞬间倒下三人。

    

    这些护卫都是守护皇城的精锐,可敌方确实一群精通武功的武林人士。

    

    护卫头领马上功夫了得,使的是一杆铁尖红缨枪,舞的虎虎生威,一戳就是一个血洞。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众多武林人士具皆靠近不得,这些人最低都是三流水准,带头几个更是二流高手。

    

    自从雁门关一役后,中原武林凋零,二流基本上就已经是顶尖高手。

    

    这些人看这位护卫头领如此了得,干脆分开行事,仅留五位二流高手与其缠斗。

    

    其余人具皆攻向马车,准备杀掉赵茂夺取仙经。

    

    这些护卫跟随赵茂上任后是不会离开,会一直守护其安全。也就是说,从出发那天起,便是赵茂的人。

    

    只见一道白影从马车中飘出,冲入人群。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花葵虽也是三流武者,但同等境界下,速度堪称绝顶。

    

    敌方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具皆挨了数次攻击。

    

    只不过花葵速度有余,力道不足,无法一击致命。

    

    被打之人只感觉身上疼痛难忍,轻揉两下便可继续作战。

    

    对此,花葵也无可奈何,只能尽量牵制敌手。

    

    可毕竟只有一人,精力有限,无可避免的漏掉两人。

    

    只见两名蒙面人摸到马车另一方,纵身一跃,从马车窗户跳了进去。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