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二十六章 情义两全 恩怨难了
    这边慕容复和群雄都摄于虚竹的气势不敢妄动,场面一阵僵持。

    

    腾过手来的萧峰突然开口向玄慈问道“方丈大师,萧峰有一事相询,还望如实告知。”

    

    虚竹和玄慈的身体都同时僵了一下。

    

    玄慈定了定心神,回道“萧施主但问无妨。”

    

    萧峰拱了拱手道“三十多年前,雁门关外劫杀契丹夫妇的带头大哥是谁。”

    

    玄慈内心挣扎了一会,闭上眼睛回道“阿弥陀佛,当年所谓的带头大哥……正是老衲。

    

    只怪老衲误信他人传言,害得萧施主家破人亡。

    

    老衲,愿承担一切罪责。”

    

    萧峰极力忍耐着,一步一步走上台阶,霸道真气鼓动周身,顿声道“传信之人是谁。”

    

    玄慈摇了摇头,萧峰见杀父杀母仇人就在眼前,准备动手报仇,怒吼一声“说!”

    

    突然一道人影挡在了萧峰前面,正是虚竹。

    

    萧峰心想二弟身为少林弟子,保护方丈乃是职责所在,而自己又必须要为父母报仇。

    

    一时内心纠结不已,左右为难。

    

    但听一声巨响,惊醒了众人,只见虚竹双膝跪地,台阶上的石砖被跪了一处大坑。

    

    众人微微动容,对虚竹印象不好的群雄们具都转变了对虚竹的看法。

    

    虽说虚竹为包庇萧峰与群雄为敌,但萧峰是其大哥,混江湖的就是要讲究一个义字。

    

    而萧峰此时要击杀玄慈报父母之仇,虚竹为了保护玄慈而向萧峰下跪,称得上是忠于少林。

    

    众人都暗赞虚竹是个英雄人物,忠义之士。

    

    不但武功世间绝顶,人品更是天下无双。

    

    萧峰此时心里为难不已,身为大哥也不想因此事与虚竹反目成仇。

    

    却不想只听虚竹说道“此前在聚贤庄虚竹与大哥分别以后,虚竹曾多方打听带头大哥的消息,可却一无所获。

    

    直到见到玄德师叔祖后,小僧询问事情缘由,得知带头大哥就是玄慈方丈,而传信之人是姑苏慕容博。

    

    大哥!虚竹求你不要伤害玄慈方丈,虚竹愿意以命抵命。”

    

    说完,虚竹直接一头到底,重重得磕在地上。

    

    萧峰双眼通红,颤抖着伸手扶起虚竹,声音温和道“二弟莫要如此,你我虽是结义,却更甚亲兄弟。

    

    玄慈方丈毕竟是误信他人谗言才会铸成大错,其幕后之人才是主谋。”

    

    萧峰将虚竹扶起身后,心中的怒火翻腾不息,无处发泄。可玄慈自己不能动,慕容博早在三十年前就死了。

    

    转过身对着一旁看戏的慕容复道“父债子偿,但我萧某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今日你接萧某一掌,不论是死是活此事作罢!”

    

    说罢,火力全开,一记十成功力再加霸道真气加成的亢龙有悔打出。

    

    只见一道金色的龙形真气从萧峰双掌迸发而出,霸道真气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

    

    龙形真气飞过之处,地面石板尽皆炸裂。

    

    慕容复见此招如此威势,自己亦没有半分把握对抗,全力施展斗转星移,但求一线生机。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挡在慕容复身前,同样运转斗转星移,连卸数次力,才将这道龙形真气消磨一空。

    

    只不过在抵挡之时,蒙面人脸上的黑布触碰到了一丝霸道真气,黑布瞬间四分五裂。

    

    苍老的脸,两个颧骨尖尖地突了出来,一副鹰视狼顾之相。

    

    只听群雄里的几位老者以及玄字辈高僧目瞪口呆。随后便听到玄慈一字一字的沉声道“慕!容!博!”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便从半空中如苍鹰一般扑向慕容博。

    

    两人竟开始较量起来,新来的黑衣蒙面人一副不要命的打法,打得慕容博节节败退。

    

    只不过两人武功本就相差无几,想要击败一方,不知要打斗多久。

    

    众人也已看出两人使得武功竟然均是少林七十二绝技。而萧峰虽然面对仇人,但也不愿与人一起围攻,等待着双方斗争结束,自己再亲手为父母报仇。

    

    此刻,段誉将满身鲜血的丁春秋带到逍遥派门人所在,苏星河看见丁春秋这副模样,激动不已,冲上去拳打脚踢。

    

    丁春秋虽是武林高手,不过论硬气或许还不如一个刚出茅庐的雏,嘴里不断的求饶。

    

    段誉在路上便用北冥神功将丁春秋的内力吸的一干二净。化功里的毒素对段誉一点用也无。

    

    见丁春秋奄奄一息,段誉才拉住苏星河,吩咐门人将丁春秋带回聋哑谷。

    

    此时场中激战的两人都发觉奈何不得对方,双双罢手。

    

    新来的蒙面人死死地盯着慕容博,咬牙切齿道“真没想到,居然是你。”

    

    慕容博一脸疑惑道“阁下与我在少林寺一起藏身多年,交手三次,如此作态,莫不是老夫昔年的仇人。”

    

    只见来人将面布拉下,除了苍老以外,竟是和萧峰长的一模一样。

    

    众人一看大惊失色,萧峰来到此人身边,不敢置信道“你难道是。。。”

    

    “不错,我是你爹,萧远山。”萧远山道出了身份,双手扒开了自己胸前的衣物,露出狼首刺青。

    

    萧峰沉默了一会,似乎已经接受了事实,眼神变得坚定。

    

    “孩子,咱们今天上阵父子兵,一起杀了慕容博,为你娘报仇雪恨。”萧远山激动的说道。

    

    萧峰伸手将萧远山推至身后,独自一人施展轻功扑向慕容博。

    

    萧远山心道既然我儿想要单独为母报仇,做父亲的,便随了他的意。

    

    萧峰与慕容博缠斗在一起,降龙十八掌招招全力迸发,慕容博根本不敢硬接,只能不停躲闪。

    

    萧峰随即使出了不常用的一招龙爪手。

    

    降龙十八掌威力无穷,但出招速度一般,若是遇见身法高超之辈,便无计可施。

    

    但这龙爪手却是不一样,爪功本就讲究快,准,狠。出招速度比之降龙十八掌快了一大截。

    

    只见萧峰一下抓住慕容博的左肩,伴随着萧峰一声怒喝,龙爪手将慕容博整个左手臂硬生生拔了下来,且在霸道真气的肆虐下,整个断臂炸成碎块。

    

    慕容博也不大叫,整个人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鲜血哗啦啦的流淌,眼看是活不成了。

    

    “爹!”慕容复扑到慕容博身前,眼里泛着泪花。

    

    慕容博颤抖的张了张嘴,结果没能说出半句话,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慕容复自知打不过萧峰,但是父仇不可不报,打定主意,今日若是有幸活命,定要想尽办法将萧峰碎尸万段。

    

    慕容博死后,萧远山一阵狂笑,不过好似想起了什么,眼神锐利的盯着玄慈。

    

    萧远山知晓萧峰定然不会让自己伤害玄慈,但是杀人有时候不需要亲自动手。

    

    只见萧远山对着玄慈说道“方丈,萧某的血海深仇今日终于得报,便告知方丈一个消息。”

    

    玄慈道了声佛号,意思是请讲。

    

    萧远山瞧了眼虚竹,说道“虚竹是我二十四年前从叶二娘手里偷放到少林的。

    

    哈哈哈,孩儿,我们走。”

    

    萧峰一听萧远山道出的内容,怒不可遏,一把抓住萧远山的衣领道“你是想置我二弟于何种地步。

    

    你有没有听过,养恩大于天,你一出现我就猜到,我养父母乔三槐夫妇定然是你所杀。

    

    你杀那些参与雁门关一事的武林人士可以,但是你不该杀我养父母。

    

    你也不该让我二弟背上弑母的罪名,这对你有何好处。

    

    我萧峰,没有你这个爹,你我就当素未蒙面。”

    

    萧远山麻木道“不错!我是杀了乔氏夫妇,你是契丹人,我不能让你认汉人做父母。

    

    虚竹是叶二娘的儿子这是事实,为父就是想看看玄慈身为方丈会怎么处理虚竹弑母这件事。”

    

    “阿弥陀佛,萧居士的心思,老衲已知晓。

    

    老衲今日才知晓,虚竹是我和二娘的孩子。

    

    老衲罪孽深重,不但犯了清规戒律,还放任二娘作恶多年。

    

    一切的因果就让老衲来承受吧。

    

    老衲身为虚竹的父亲都不怪虚竹杀了二娘,这天下人应该也不会有人指责他。

    

    玄寂师弟,老衲今日便将方丈之位传于你,至于老衲的罪过,便按戒律行事吧。”

    

    玄慈说完后,似乎一下子解脱了。

    

    慈祥的看着虚竹,仿佛要把虚竹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当着群雄的面,为了少林的清誉,玄寂身为前戒律院首座,只得秉公执法。

    

    按玄慈所犯的罪孽,基本上就是个死,无人能救。

    

    若是玄慈大师仅仅是犯了淫戒和杀戒,在场众多武林豪杰定然会为其求情。

    

    哪怕是少林戒律严明,也要尊重武林众人的意愿,说不定对玄慈从轻处罚。

    

    可玄慈竟然纵容叶二娘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

    

    哪怕与玄慈交情深厚之人,也不愿开口替其求情。

    

    至于虚竹弑母一事,更是无人提及,哪怕心里想到此事,也会赞叹其一声大义灭亲。

    

    玄慈脱下袈裟,露出古铜色的上半身,背部满是累累的伤痕,刀枪棍棒的都有。

    

    两名手持戒棍的武僧站立在其两侧。玄慈说道“师弟,用刑吧。”

    

    武僧没有动手而是犹豫的看向玄寂。

    

    玄寂不忍道“动手。”

    

    一棍棍打在玄慈的背脊上,仅片刻后,便打的皮开肉绽,殷红的鲜血四溅而起,染红了周围僧众的衣袍。

    

    虚竹紧紧的闭着双目念经,泪水忍不住从眼皮缝流出。

    

    眼看玄慈已经奄奄一息,可杖责才打了一半。

    

    虚竹睁开双目,大吼一声“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