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十八章 阳破生死 掌出白虹
    刚刚有所清醒的乌老大听到童姥的话,又吓得晕了过去。

    

    “阿弥陀佛,此人先前不认识童姥而是把童姥当成了女童,应当是个人贩子,确实可恶,依小僧看,不如关押起来,到时候移送官府。”虚竹毕竟是个和尚,只不要是罪不可赦,也不愿轻易害人。

    

    童姥轻哼一声“这个人是我灵鹫宫麾下附属三十六洞的洞主,人称乌老大,他这是以下犯上。

    

    小和尚,姥姥怎么炮制他都不为过。”

    

    虚竹听后觉得也颇有道理,毕竟这是别人门派内部之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坏了规矩就得受罚,不过这手段有点太残忍了。

    

    不过也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不是,随即解开乌老大的穴道。

    

    因为天寒地冻,乌老大保持一个姿势长期不变,身体已经快要冻僵。

    

    虚竹为其输入九阳真气取暖,乌老大才缓缓醒来。

    

    刚一清醒,乌老大就跪趴在地上,不停地给童姥磕头,嘴里念着“童姥恕罪,童姥恕罪。”

    

    虚竹拉住乌老大手臂,阻止其磕头,向其询问道“童姥准备惩罚你以下犯上之罪,小僧有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你为何要在灵鹫宫掳掠女童,是否有灵鹫宫之人欺辱于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当初可是自愿加入灵鹫宫。”

    

    乌老大不敢言语,颤颤巍巍的看着天山童姥。

    

    童姥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我作甚,回答他!”

    

    乌老大内心挣扎不已,索性心一横“小的因为今年的岁供没有凑足,怕是领不到生死符的解药,今日见童姥时,以为是灵鹫宫新收的女童,想要问出解药在哪。

    

    大师,大师,求求你给我个痛快,我生死符已经离发作不远了,拿不到解药,我宁愿死。”

    

    虽然乌老大答非所问,不过虚竹大致知晓了缘由。

    

    不过用这种控制人的手法预防手下背叛,不管是江湖还是朝廷都不是稀罕事。

    

    虚竹也不逼迫快要吓破胆的乌老大回答,而是回头询问童姥“童姥前辈,乌老大当初是自愿加入,还是被迫加入灵鹫宫。”

    

    童姥哈哈一笑道“小和尚真是个菩萨心肠,想要为这乌老大主持公道。

    

    姥姥也不骗你,是姥姥用生死符逼迫他们加入灵鹫宫的,这生死符乃是通过特殊法门用至阴真气以水凝冰打入其穴道。

    

    哪怕是所谓的解药也只是暂缓发作时间,要想解除,只有姥姥我亲自出手才行。

    

    姥姥我现在武功尽失,就算想解也解不了,更何况姥姥要让他受尽折磨,怎么可能给他解开生死符。

    

    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童姥的话,乌老大彻底丧失了希望,右手高举,一掌打向自己天灵。

    

    虚竹轻轻伸手一握,拿住了乌老大高举的右手,温和道“乌施主莫要如此,小僧自认手上有两手解毒疗伤的功夫,就让小僧试试看能否为施主解了这生死符。”

    

    乌老大死马当作活马医,发颤的身体连连点头“有劳大师,有劳大师。。。”

    

    童姥在一旁轻蔑的摇了摇头,居然有人不自量力想要破解自己的独门生死符。

    

    虚竹掌心贴在乌老大后背,九阳真气缓缓输入其体内,顺着乌老大的经脉流转全身。

    

    当九阳真气弥漫乌老大全身后,虚竹运转摧心劲力,通过九阳真气带动乌老大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以及经脉穴道产生震动。

    

    乌老大整个人就像发烧一样,若不是其承受能力太差,虚竹仅凭高温就能祛除生死符。

    

    现在却只能用震动将生死符激荡出来。虚竹感知中,乌老大的琵琶骨骨髓中,一缕缕阴属性真气冒了出来。

    

    九阳真气立马像闻见了鱼腥味的猫一样,一拥而上,三两下就将其瓦解。

    

    乌老大感觉浑身暖洋洋的,舒了一口气。

    

    虚竹收掌合十道“乌施主,小僧已经拔除了你体内的生死符,你自由了。”

    

    乌老大绝处逢生,大喜道“多谢神僧,多谢神僧,神僧日后有所差遣,乌某万死不辞。”

    

    说罢,只听见“砰砰砰”的磕头声。

    

    “阿弥陀佛,乌施主,小僧与童姥前辈还有要事相商,你自便吧。”

    

    知晓自己在这里会打扰虚竹,乌老大便起身,飞奔着离去。

    

    心里打定主意,以后离灵鹫宫的人远远的,生死符的滋味,自己再也不想回味了。

    

    童姥见自己的独门绝技被破解,也不恼,反而对虚竹饶有兴趣道“小和尚真是令姥姥大开眼界,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不如小和尚还俗,拜入我灵鹫宫门下,以后我这灵鹫宫交给你,你三弟做逍遥派掌门,你做灵鹫宫掌门,同根同源,岂不成就一番佳话。”

    

    虚竹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小僧身为少林弟子,只愿读读佛经,常伴青灯古佛,不会改投他派。”

    

    童姥闻言,听出了虚竹的坚决,只是良才美玉在前,还是不死心的说了句“你若哪天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姥姥。”

    

    “多谢童姥前辈厚爱,晚辈先送前辈回灵鹫宫。”虚竹岔开话题。

    

    天山童姥却不愿回,神情严肃道“姥姥如今只有九岁的功力,需要八十七天时间才能恢复,在这期间不能与人动手,并且每日必须要饮生血才行。

    

    可我有个老对头,我们互相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她必定会趁我虚弱之时想方设法害我性命。”

    

    虚竹闻言,安慰道“童姥前辈莫要担心,你那老对头来了,自有小僧抵挡。”

    

    话音刚落,一道缥缈的声音在虚竹耳边响起。

    

    “师姐,多日不见,你在这里好自在哪。”

    

    虚竹浑身汗毛竖起,只见一道白色人影从远处飘然而至,整个人似有似无,若往若还,全身白色衣衫衬着茫茫白雪,让人瞧不清楚。

    

    三弟的凌波微步,虚竹认出了此人的身法。

    

    天山童姥又是惊恐又是气愤骂道“jan人,你算准了我散气还功之日,摸上缥缈峰来,能安什么好心,还不是想要抽干我一身神功。”

    

    虚竹一听,知晓来者虽是一口一个师姐,但绝对想要伤害童姥,先制服对方再说。

    

    九阳真气爆发,虚竹火力全开,从对方的气势和自己刚才的惊悚感能判断来者定然也是先天绝顶高手。

    

    狸翻身法发动,身子猛然前冲,瞬息来到白色人影处,腰部一扭运转蟒蛇劲带动右腿一个反向横扫,直击其腰部。

    

    第一次面对境界相当的对手,虚竹没有半点留手,哪怕失手杀人,自己自会佛前认罪忏悔。

    

    威势凌冽的鞭腿扫过,没有击中实物的感觉,白色人影缓缓消散,这是大成凌波微步发挥到极致后所形成的残影。

    

    背后恶风袭来,虚竹招式用尽,新力未生,重重得挨了一记白虹掌。

    

    整个人被打的向前踉跄几步,后心剧痛,腹部涌起一股暖流,被虚竹生生咽了回去。

    

    这还多亏虚竹习练易筋锻骨功,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若是同境界挨了这一掌,不死也要半残。

    

    虚竹全身上下运起摧心劲,体内犹如烈日烘炉,伤势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周围的白雪都开始消融。

    

    施展闭气秘诀,身体热量不再散发,减少不必要的消耗。虚竹猛的一踏,地面厚厚的积雪都被震的离地三尺。

    

    紧接着运转飞絮劲,除了第一个大坑,虚竹可以说是踏雪无痕。

    

    蟒蛇劲炮锤,啪。

    

    蟒蛇劲缠手,啪。

    

    蟒蛇劲鞭腿,啪。

    

    蟒蛇劲甩肘,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

    

    虚竹浑身颤抖的退至天山童姥身边。

    

    天山童姥悄声说道“快背我往山下跑。”

    

    虚竹也已经认清了自己不是这白衣女子的对手,背上童姥便往缥缈峰下飞奔。

    

    童姥在虚竹背上对其讲解道“这jan人名叫李秋水,修习的内功是北冥神功,轻功是凌波微步,擅长的武技是白虹掌和小无相功。

    

    凌波微步只是步数玄妙,论速度是追不上你的。

    

    白虹掌的掌力曲直如意,最是难防。

    

    小无相功本身没有威力,只能算是一种运劲法门,学会了就可以模仿天下大部分武学招式。

    

    你之所以打不过她,完全是因为你捉摸不到她的位置,缠斗追不上她。

    

    看你出手可知,你通晓武学大道,不过却半点技巧也无。

    

    姥姥虽不懂得小无相功,但与这jan人交手多次,也领悟到其中一些运劲法门,我今日便传授给你,知己知彼也好,若是她追上我们,你说不定还能抗衡两手再伺机逃脱。

    

    可惜你不愿入我逍遥派,不然姥姥也可将天山折梅手传授于你,唉,可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