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十六章 珍珑棋解 逍遥传承
    虚竹在巨大的反震力下,腾空而起,紧接着飞絮劲使出,轻飘飘的落向地面。

    

    “二哥果然神功盖世,天下无敌,何不杀了这恶贯满盈,为天下武林除害。”段誉走近虚竹身旁说道。

    

    “三弟,这恶贯满盈害过哪些人命,你细细道来,若是罪不可赦,今日我就将其度化。”虚竹还是要搞清楚,以免错杀。

    

    “这恶贯满盈以前曾屠杀别人满门,后来他杀过谁,这小弟就不知道了。”段誉老老实实的说。

    

    “虚竹大师,这恶贯满盈杀得武林人士数不胜数,光我所知金刀门前掌门,铁线拳的几位长老,都是被其用一阳指毙命的。”

    

    “对对对,还有你们少林的俗家弟子,也被其杀害了许多。”

    

    众人纷纷吐露段延庆的恶行。

    

    “阿弥陀佛,段施主可有何辩解。”虚竹走向瘫在地上的段延庆,双手合十,摧心劲在双手运转,等对方说完遗言就好送其去见佛祖。

    

    “哈哈哈,我是灭过那狗官一家满门,我贵为一皇之尊,他们谋逆叛变,害我变得不人不鬼,他们该死。”

    

    “至于那些死在我手下的武林人士,想要踩着我的脑袋提升自己的武林名望,该杀。”

    

    “你动手吧,技不如人,我也了无生趣,此生也没有报仇的机会,只叹这世间不公。”

    

    段延庆也不再反抗,这种情况,自身真气近乎耗尽,被众多武林正道围在这里,没有半点生路。

    

    “阿弥陀佛,段施主就在我身侧疗伤,贫僧保你性命,待你伤好再离去。”虚竹将段延庆扶起,走到一旁。

    

    “你不杀我,不怕我以后出去报仇,再造杀孽么。”段延庆不敢置信。

    

    “阿弥陀佛,我不是段施主你,又凭何劝段施主大度呢,你曾所造的杀孽皆是有其因,并不算滥杀无辜。”

    

    众人都对虚竹的所作所为感到不解,若不是传言里的虚竹亦正亦邪,有对自己动手的可能,众人说不得要恶语相向了。

    

    “虚竹大师果然是有道高僧,不如上前来对弈两手。”苏星河今日见虚竹本领高强,期待的看着虚竹。

    

    “对啊,虚竹大师可是少林年轻一辈第一人,也让大家见识见识少林弟子在棋艺上的本领,看看是否德才兼备。”慕容复见虚竹刚才出了风头,想要让其在众多英雄豪杰面前也丢丢脸。

    

    虚竹虽不会下棋,但也不怯场,下不赢又如何,自己本就不在意这些虚名。

    

    虚竹微微点头,走到棋盘边,拿起白子,这才第一次认真观看棋局。

    

    “完了完了,二哥这一次要英名扫地了,二哥可是完全不会下棋啊。”段誉在一边急得满头大汗。

    

    坐着疗伤的段延庆听闻,心道我段延庆我有仇必报,但是恩情也不会欠别人。

    

    随即对虚竹使用传音入密下平位五六路。

    

    虚竹闻言一顿,看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平位五六路,一子落下。

    

    段延庆暗道这小和尚武功高强,却怎连个棋位都找半天。

    

    苏星河胸有成竹的着了一黑子。

    

    “平位三七路”

    

    “平位四七路”

    

    。。。

    

    。。。

    

    。。。

    

    来来回回双方各下十几手,却是和刚才慕容复所下的棋路一模一样。

    

    众人都觉得虚竹在棋艺上确实是有几分本事,近乎跟慕容公子差不多。

    

    而慕容复心中对虚竹也没了嫉妒,而是觉得英雄所见略同,引为知己。

    

    虚竹听段延庆所指继续下了一子,正是慕容复进入幻境的那一步。

    

    只因之前虚竹没有注意过棋局,而段延庆也来晚了,不知道情况,只是凭本事下到了这一步。

    

    段誉担心虚竹也会进入幻境,时刻准备着六脉神剑。

    

    而虚竹因为完全不懂棋,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不过段延庆在苏星河下了一手黑子后便沉默了,因为无路可走。

    

    虚竹手执白子等了一会,众人皆以为虚竹正在思考,苏星河也不催促。刚才慕容复就是下到此处便无力回天,坠入幻境。

    

    谁知段延庆眉头紧锁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下一路走法,虚竹等得不耐烦,随手就往空处落子。

    

    而这一步,在下棋人眼中,简直就是取死之道。

    

    苏星河大为诧异,但是对方不论实力还是棋艺都有目共睹,此举应当有所深意,只不过凭自己多年的棋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虚竹大师,你杀了自己一块棋子,我再紧逼一步,你又如何应对。”苏星河询问道。

    

    而虚竹面容轻松,只道了两个字“快下。”

    

    苏星河一看虚竹胸有成竹,也就不再询问,专心对弈。

    

    “平位三九路”

    

    “平位二八路”

    

    随着虚竹这一落子,众人都倍感惊异。

    

    只听得鸠摩智、慕容复、段誉等人都“咦”的一声叫了出来。

    

    虚竹抬头起来,只见许多人脸上都有钦佩讶异之色,显然自己这一着大是精妙,又见苏星河脸上神色又是欢喜赞叹,又是焦躁忧虑,两条长长的眉毛不住上下掀动。

    

    虚竹也不在意,准备再下几手就拱手认输,这样差不多就可以保全少林的名声了。

    

    待苏星河应了黑子后,依着段延庆的指示,又下一着白子。

    

    “下去位五六路,食黑棋三子”

    

    鸠摩智、慕容复等不知段延庆在暗中指点,但见虚竹妙着纷呈,接连吃了两小块黑子,忍不住喝采。

    

    鸠摩智喃喃自语“这局棋本来纠缠于得失胜败之中,以致无可破解,虚竹师侄这一着不着意于生死,更不着意于胜败,反而勘破了生死,得到解脱…·…”

    

    他隐隐似有所悟,却又捉摸不定,自知后半生耽于武学,于密宗佛学研究大有欠缺。

    

    慕容复凝视棋局,见白棋已占上风,正在着着进迫,心想“这几步棋我也想得出来。”

    

    “万事起头难,便是刚才那一着自杀的怪棋,无论如何也想不出。”

    

    “这少林度恶僧果然名不虚传,武功棋艺都已是江湖绝顶。”

    

    虚竹这边依照段延庆的指点继续落子,而黑子此时已经围困不住白子,珍珑棋局已经被破。

    

    苏星河不再提子,满脸笑容,拱手道“度恶神僧果然名不虚传,先师布下这珍珑棋局困扰老夫几十年,今日被神僧所破,感激不尽。”

    

    虚竹觉得莫名其妙,以为棋子要下满棋盘才算结束,自己准备下到一半就认输。

    

    没想到才下二十几手,对方就先自己一步认输了。

    

    苏星河走到三间木屋之前,伸手一引“神僧请进。”

    

    虚竹闻言,心中也甚是好奇,木屋无门,只得手掌按住木板,劲力一催,便破出一道门户。

    

    虚竹低头走进木屋,只见屋内漆黑一片,不过虚竹功力深厚,也能看清事物。

    

    只见一苍老衰弱之人,身体被一条黑布吊在房梁之上。

    

    黑暗中,那人静静端详虚竹,良久才叹道“你能破解棋局,聪明才智非同小可,只不过你长相好生丑陋,却是终究不行,唉。”

    

    虚竹疑惑道“小僧自知相貌粗鄙,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我布下珍珑棋局,本想招一位聪明绝顶,相貌俊美的传人,不至于让我逍遥派断了传承。”

    

    “当初我被逆徒丁春秋打落山崖,全身残废,不人不鬼,我那大弟子星河,武学资质太差,我只能另选一传人替我清理门户。”

    

    “只不过本门传人要求聪明绝顶,长相俊美,小和尚你终究是不符要求。”

    

    “罢了罢了,我时日已经不多,小和尚,你过来磕几个头,拜我为师,我将七十年的北冥真气传授给你。”无崖子无奈道。

    

    “小僧是少林弟子,断不可另投他门。武学一道,小僧自认已是江湖绝顶。若是前辈需要传人,小僧介绍我三弟段誉,其人潇洒英俊,聪明绝顶。”虚竹拒绝无崖子后,想要把机缘留给段誉。

    

    “唉,你一进来,我便感知到你的武功修为已经不弱于我,罢了罢了,你将你三弟叫进来,我看看再说。”无崖子叹道。

    

    虚竹施了一佛礼,转身出了木屋,将段誉叫进了木屋,而自己便在木屋外护法。

    

    鸠摩智、慕容复、段延庆等众多武林人士见珍珑棋局已破,自觉无趣,都纷纷离去。

    

    直到傍晚时分,段誉才一副失魂落魄的走出木屋,其右手大拇指上新戴着一枚宝石指环。

    

    苏星河等人一见,立刻跪地高呼“参见掌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