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五章 白蟒弑鹤 结拜乔峰
    云中鹤没有从窗户逃走,楼下没有传来剧烈的打斗声,云中鹤认为另外三大恶人应该早就都离开了。

    

    毕竟老大可是一流高手,这世间不可能有人无声无息的干掉三大恶人。

    

    听对方的声音那么年轻,从娘胎里练功也不会比自己厉害。

    

    再加上对方自报名号,三代文僧弟子,恐怕是少林的傻和尚经书读多了,想要用佛法感化自己。

    

    虽然觉得对方对自己没有危险,但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个和尚搅了自己的雅兴,那就干掉他。

    

    云中鹤脚尖轻点地面,一个空翻,双脚夹住房梁,整个人倒挂在门上方。

    

    等着傻和尚推开门的一瞬间,一掌打破对方的天灵。

    

    自己可是四大恶人之一,偷袭才是自己的本色。

    

    “吱”

    

    客房的门被虚竹轻轻推开,只不过虚竹没有立马进来,而是先在门口念经。

    

    云中鹤屏住呼吸,内力提前在双掌运蕴,保证一击必杀。

    

    “阿弥陀佛,小僧已经为云施主诵念往生咒,愿施主下一世投胎做个好人,多行善事,莫要再误入魔道。”

    

    说完,虚竹踏步进入房中。

    

    云中鹤轻功本就绝顶,双脚一踢房梁,轻功与重力让速度到达极致,双掌带着破空声打向虚竹的头顶。

    

    虚竹早有准备,狸翻身法发动,身若惊鸿向前滚过云中鹤的进攻。

    

    右手撑地,左腿运起蟒蛇劲,早已成型的先天真气在腿部飞速运转,一记鞭腿扫向云中鹤的脖子。

    

    云中鹤在半空中无法借力,双掌又刚好还差一丝才能接触地面。

    

    “啪”

    

    云中鹤被虚竹的鞭腿踢得在空中旋转数圈,然后趴在地上口吐鲜血,脖子扭曲的不成样子,已经死不瞑目。

    

    没有理会床上裹着被子吓得瑟瑟发抖的青楼女子。

    

    接连的赶路和战斗,虚竹体内的真气也消耗了大半。

    

    段延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虚竹也不敢多待,给掌柜的留了一锭银子作为补偿,便趁着夜色偷偷离开了城镇。

    

    虚竹夜行了上百里,花了一点小钱,在一家猎户家中住宿一晚。

    

    虚竹正在床上使用疗伤法门,左手的一阳指至阳内力被体内真气轻易消灭同化,右手的细胞也在真气刺激下更加具有活性,烧伤的皮肤开始皲裂露出新嫩的皮肤。

    

    “虚竹,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非你如今所能匹敌,你可以回山了。”周凡的声音在虚竹耳边响起。

    

    “师叔祖,虚竹知晓,明日便启程回山。”虚竹听出是周凡的声音,从师叔祖的阴阳经上就能看出师叔祖应该是当世绝顶的高手,只不过年龄太大不便与人交手,才会把这些任务交给自己。

    

    虚竹心里打定注意,回寺以后要多多习练少林武艺,这世间有太多满手血腥的恶人,自己嘴笨,不会感化人,只能送他们去见佛祖,让佛祖感化他们。

    

    第二天一大早,虚竹便悄悄的离开了。

    

    经过了两三天的行程,虚竹的伤势就已经完全好了。

    

    回少林的路基本上走的是直线,遇见山匪强盗,虚竹也会出手剿灭他们。杀过人的就送他们去向佛祖和亡者忏悔,没杀人的就送官府。

    

    四大恶人被虚竹诛杀了三个,度恶僧的名号彻底传遍了江湖。特别是虚竹还报过家门,大家都知道少林三代文僧弟子不但佛法一流,武功也是绝顶。

    

    不过人在江湖,有赞扬就有抹黑。

    

    江湖也有传言,虚竹不受少林待见,不允许学习少林绝技,所以偷学了别派武学。

    

    比如叶二娘身上的烧伤掌印,就不是少林武学所致,岳老三五脏六腑俱碎也不是少林武学。

    

    这个时代,偷学他派武学可是大忌。

    

    崆峒派的掌门就已经启程前往少林讨要说法,毕竟岳老三的伤势和自家的七伤拳的伤势差不多。只不过自家是用拳,虚竹用的掌法。

    

    当然,闷头赶路的虚竹也不知晓这些传言。

    

    虚竹的精神也在惩奸除恶的过程中产生变化。

    

    因为精神变化而导致真气属性产生变化,越来越阳重阴轻。

    

    每当虚竹运功的时候,周凡都能感知到虚竹就像一个小火炉。

    

    对比原著中愚善的虚竹,如今的虚竹当的上杀伐果断。果然一个人的成长环境是会决定一个人的性格。

    

    现在的虚竹真气虽然偏阳性,但是周凡也不想多管,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自己的阴阳经是适合自己的,虚竹已经开始走出自己的路,这是一件好事。

    

    至于叶二娘的事,周凡打算虚竹回寺便告诉他。

    

    事实就是事实,已经发生了就没有什么好瞒的,或许对虚竹有些残忍。只不过对叶二娘来说,起码在临死前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子。

    

    半个月左右,虚竹就已经步入了河南嵩山地界。

    

    刚好虚竹的盘缠也差不多用完了。

    

    要知道少林是不缺钱的。武僧可能还会缺一点,但是文僧每个月都是要分一大笔香火钱的。

    

    特别是虚竹从小到大都没有怎么出山门,攒了这么多年的钱。出门的时候,身上可是带足了盘缠的。

    

    虚竹本就对钱没什么概念,再加上本性善良,看到生活贫苦的百姓,也会施舍一些。

    

    这一点也令虚竹的口碑越来越好,毕竟和尚道士乞丐向来都是收钱的份,没几个还往外吐的。

    

    嵩山下的小镇,旅途劳顿的虚竹准备找一家饭馆吃过午饭再上山。

    

    “下面可是度恶僧虚竹大师,在下丐帮帮主乔峰,也是少林俗家弟子,师承玄苦大师,可否请虚竹大师上来一叙。”

    

    路边饭馆二楼上传来豪迈的声音。

    

    虚竹也听说过丐帮帮主乔峰的大名,听说是个英雄人物,可以结交的好汉。

    

    虚竹来到二楼,只见靠栏杆的位置坐着一位威猛大汉,桌上摆着几碟小菜和一大坛酒。

    

    “大师,请。”

    

    乔峰双手抱拳,虚竹也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然后坐在乔峰对面。

    

    “四大恶人云中鹤祸害良家妇女,多少女子受辱后上吊自杀。乔某在此替那些女子敬大师一碗。”

    

    “南海鳄神岳老三,手上不知沾了多少百姓和英雄好汉的鲜血。乔某替那些百姓和英雄好汉再敬大师一碗。”

    

    “俗话说祸不及家人,更何况是襁褓里的婴儿。这叶二娘残害婴童,可谓人神共愤,毁掉了多少家庭。若是论罪行排名,这叶二娘简直是天下第一大恶人。乔某替那些已故孩子的父母敬大师第三碗。”

    

    乔峰越说越激动,满脸通红,连干三大碗酒水。

    

    周围的客人听到了眼前这位和尚就是除掉三大恶人的度恶僧虚竹,纷纷起身向虚竹敬酒。

    

    虚竹推辞不过,只好以茶代酒回敬。

    

    少倾,在乔峰的维护下,周围的客人才热情退却,回到座位。

    

    “小僧也只是受师叔祖之托,才下山除恶。并且违背了师叔祖的吩咐,这次回山说不定还要被师叔祖责罚。”

    

    “大师做了件大好事,想必有些许瑕疵,玄德师叔也不会过于责罚大师。不知大师做了何事违背了长辈吩咐,莫不是大师真偷学了他派的武功。”乔峰想到江湖上的传言。

    

    “小僧没有偷学别家武功,只不过师叔祖曾吩咐小僧,不可对叶二娘动手。”

    

    “但是当时小僧看见叶二娘杀死了一幼小婴童,一时怒不可遏,忘了师叔祖的吩咐。”

    

    “简直岂有此理,那叶二娘作恶多端,是最该杀的恶人。大师,刚好今日乔某要上山看望授业恩师,顺便陪你一起面见玄德师叔,若是玄德师叔要责罚于你,乔某便替大师说句公道话。”

    

    “阿弥陀佛,虚竹谢过乔施主。”

    

    虚竹一路上也没想明白为何师叔祖告诫自己不要对叶二娘动手。如果当初自己一开始就准备对叶二娘动手,说不定那婴儿也不会死。

    

    正好丐帮乔峰也是非常有名望的,也可以替自己说句公道话。

    

    宿命真的很奇妙,乔峰和虚竹第一次见面就像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

    

    两人相谈甚欢,最后还是像原著一样结为异性兄弟。

    

    现在的乔峰虽然有一定的名望,但是武功还只是二流顶峰。丐帮的绝技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虽说还不错,但是内功只能算中上,内力积蓄做不得巧。

    

    虚竹的内力已经开始转化为真气,只需要慢慢积累,准入先天境界。

    

    两人志趣相投,乔峰心系天下百姓,讲义气。虚竹心里也渴望普渡众生,让百姓脱离苦海。

    

    乔峰当的上一个侠字,虚竹当的上一个佛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