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老不死 > 第四章 愤然除恶 接二连三
    四大恶人只有大宋的官府在通缉,虚竹来到西夏只有换一种打听方式。

    

    每到一个地方就打听附近有没有女子失贞或者谁家的小孩被偷。

    

    古代毕竟信息闭塞,而且女子失贞可谓家丑不外扬,几乎没有半点消息。

    

    但是从古至今,百姓都对人贩子生痛欲绝,花了几天时间,虚竹便顺着线索来到一座靠近边境的小城。

    

    “造孽呀,今天官府那里又有人告状,说自家还没满月的儿子丢了。”

    

    “这个我知道,是米铺刘老板的小儿子,前面生了四个女儿,求神拜佛这么多年终于生了个儿子,才几天就被人偷了。”

    

    “我估计是找不回来了。”

    

    “为何。”

    

    “他儿子是在家里丢了的,院子里可是有好几条恶犬,丢孩子那晚,狗叫都没听到一声。”

    

    “而且啊,这孩子还是在刘老板媳妇的怀里丢了的。”

    

    “大晚上的,这都能丢,不离十是那些武林人士干的,现在边境打仗,一品堂现在也没精力去管这些武林人士作乱,至于官府也不敢管啊。”

    

    旁边坐在位置上吃面的虚竹从嘈杂的声音中听到这两个路人的闲谈内容。

    

    虚竹基本确定叶二娘就在城中。

    

    将面前的大碗素面赶紧吃完,虚竹将小二叫了过来。

    

    “客官,可是要结账。”小二面带服务微笑,看得出非常专业。

    

    “阿弥陀佛,小僧想问一下,这城里最好的客栈是哪一家。”虚竹将银钱放在桌上。

    

    “客官,最好的客栈这就不好说了,咱们客栈的房间和菜品虽然一般,但是价格是最实惠的,可以说是物美价廉。”小二瞄了一眼柜台掌柜,表现的相当敬业。

    

    “这位施主,还请告知小僧,一般达官贵人去的是哪些客栈。多余的这些钱,就当小僧的一番心意了。”

    

    “哎哟,大师,这问题你是问对人了,达官贵人哪去什么客栈,都是去明月楼消费。”

    

    “这明月楼可是我们这里的特色,环境,菜品都是上等的,还可以唤几个美人陪酒,要是再加点钱,嘿嘿,有些事也是可以的。不过最大的特色就是一个字贵。偏偏那些达官贵人不缺钱,越贵他们越有面子。”

    

    虚竹听完小二侃侃而谈后,告谢一声便起身离去。

    

    四大恶人之一的叶二娘在武林名声赫赫,虽然是恶名。但是名利两字,出了名的就不会太缺钱。

    

    再加上女子一般对住宿卫生都比较挑剔,不像男人那般随意。

    

    虚竹在别人印象中可能像个傻子,但是周凡却知道虚竹只是老实。

    

    寺里的和尚很多时候逗他,他心里本来怀疑,只是信任对方,把那一点怀疑掐灭了而已。

    

    大智若愚,粗中带细大概说的就是虚竹这样的人。

    

    虚竹来到明月楼,没有发生什么小二拦着不让进的桥段。

    

    只不过这里有最低消费,虚竹只好在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大半桌的斋菜。

    

    这顿饭磨磨蹭蹭吃了大半天,直到夜幕即将降临,虚竹的耳中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

    

    楼梯上下来的正是四大恶人,段延庆拄着拐杖一脸生人勿近。

    

    叶二娘抱着婴儿,不断摇晃抖动的哄着。

    

    岳老三满脸凶神恶煞,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

    

    最后一个长相猥琐,走路还在意淫走神的就是云中鹤了。

    

    因为四大恶人都在,特别是段延庆,虚竹没有把握面对四人救下婴儿,只有边装作吃饭边等待着机会。

    

    四人来到大厅,另外三人让段延庆先行入座。

    

    不用四人开口,小二麻利的擦拭座椅,不一会便将好酒好菜摆上。

    

    岳老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周围的客人都不敢与之对视,说话的声音都明显变小了。

    

    只有虚竹正对着他们这一桌,目光也不躲闪,就静静地看着他们。

    

    “那边那个秃驴,你一个人点那么一大桌子菜肯定浪费,要不要爷爷我替你吃。”岳老三这暴脾气看见一个小和尚居然不怕自己,先吓唬吓唬他,要是敢惹到自己,就扭断他的脖子。

    

    “阿弥陀佛。”虚竹施了一礼,也不回话,不管待会要做什么,礼数要做足。

    

    “安静吃饭。”段延庆的发出沉闷的腹语声。

    

    岳老三立马变得老老实实,没办法,实力压制。

    

    段延庆模模糊糊能感知到虚竹实力不弱,虽然自己不怕,但是不必要的麻烦能避免就避免。

    

    刚吃两口饭菜,云中鹤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老大,我吃饱了,我先回房了。”

    

    段延庆点了点头,叶二娘轻蔑的看了云中鹤一眼。

    

    “老四,你现在是生冷不忌了,一个风尘女子,也不怕染病。”

    

    “二娘,这么一座边境小镇,哪有什么好货色,也就这明月楼的货色还能下口。”

    

    云中鹤临走还不忘打包一份饭菜,回到房间。

    

    叶二娘也没怎么吃饭,大部分时间都在哄着小孩。

    

    “小乖乖,娘喂你吃饭你怎么不吃呢,一点也不乖咯,再不吃的话,娘可要生气了。”

    

    叶二娘的眼神从慈祥变得越来越狰狞。

    

    “人多。”段延庆典型的人狠话不多,知道叶二娘将要做什么,提醒一下叶二娘找个无人的地方解决。

    

    叶二娘的神情又变得柔和了。

    

    “小乖乖你一定是饿了,不要哭,很快你就不会饿了。”

    

    说罢,起身离开明月楼。

    

    虚竹见状,把饭钱放在桌上,跟着走了出去。

    

    “麻烦。”

    

    段延庆起身也跟着走了出来。留下一脸懵逼的岳老三。

    

    叶二娘仅仅是个二流高手,但是轻功跟虚竹相差无几。主要是蛇行狸翻主要是更加适合战斗和潜伏前进。

    

    一出门,段延庆便感知不到虚竹的所在,只能感知到叶二娘的气息,吊在叶二娘后面。

    

    虚竹也发现了段延庆,边用轻功跟着叶二娘,边思考如何救下小孩。

    

    叶二娘来到了城外树林里,坐在一棵榕树树枝上,恋恋不舍的抚摸着婴儿的脸蛋。

    

    虚竹害怕叶二娘伤害婴儿又想到不能对叶二娘动手,只能利用蛇行身法,偷偷接近叶二娘,好乘其不意将婴儿夺过来。

    

    但是却被不远处的段延庆给看到了,毕竟潜伏了气息也不代表能隐身。

    

    就在虚竹刚用狸翻的爆发速度快要抢过婴儿的时候,一道至刚至阳的指力打中了虚竹左臂。

    

    “谁”叶二娘一惊,发现了快要接近的虚竹。

    

    左手本能使劲一捏,一声轻响,婴儿的啼哭声骤然而止。

    

    虚竹哪里见过如此丧尽天良的行径,整个人怒火中烧,已经全然不顾师叔祖临行前说不要与叶二娘动手的嘱托。

    

    现在虚竹只想杀掉叶二娘,为这条小生命报仇,佛也挡不住。

    

    看着虚竹接近,叶二娘运起内力,一掌打向虚竹胸口。

    

    虚竹瘫软的左臂运起蟒蛇劲,缠绕并引开叶二娘出掌的手臂。

    

    因为愤怒的原因,右掌的真气产生高频的震动,已经超过摧心掌所需的震动频率。真气与空气的剧烈摩擦产生高温,手掌变得通红。

    

    掌心与叶二娘心口接触的瞬间,高频的震动传递到叶二娘体内。

    

    仅仅一瞬,叶二娘五脏六腑不但破碎,还因为震动产生高温,五脏六腑和掌心接触的地方被烧的焦黑。

    

    周凡在远处也没有出手的想法,这么可怜的婴儿他都没有来得及救,更何况是作恶多端的叶二娘。

    

    叶二娘因为虚竹而作恶无数,也因虚竹而死,这也算是因果报应。

    

    虽然高频的震动能产生高温,使得杀伤力加强,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叶二娘到死都不知道,她已经见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了。

    

    叶二娘和婴儿的尸体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呈抛飞状射向远处地面。

    

    段延庆拐杖向虚竹连点,强大的一阳指内力让四周的温度都变得炙热。

    

    虚竹赶紧连续使用狸翻身法藏身到夜色之中。

    

    这时虚竹左手基本瘫痪,右手的皮肉也烧的焦黑,真气的运行也不通畅。

    

    连忙施展闭气秘诀锁住自身气息,配合蛇行身法远离段延庆。

    

    段延庆哪怕身为一流高手,即便有一定的夜视能力,也立马失去了对虚竹的感应。

    

    但是也不敢轻举妄动,怕被虚竹从暗处偷袭。

    

    殊不知虚竹知道此时不可能拿下段延庆,便从远处绕回城镇,往明月楼去了。

    

    明月楼大厅里,岳老三一个人端着坛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四周的客人也走的差不多,剩下的人都刻意压抑着谈论声。

    

    衣服又脏又破的虚竹从门口走了进来,来到岳老三的面前。

    

    岳老三看见虚竹走到自己面前,因为喝了酒显得异常开心。

    

    “小秃驴,爷爷我最讨厌秃驴了,今天爷爷我心情好,还不走开,不然待会扭断你的脖子。”

    

    “阿弥陀佛,小僧谢过岳施主,小僧此来是度化岳施主的。”

    

    “度化爷爷?你觉得我会听?”岳老三觉得眼前这个和尚脑子比自己还有问题。

    

    “小僧佛法低微,只能送岳施主去见佛祖,让佛祖度化施主。”

    

    说罢,虚竹瘫软的左手甩出,蟒蛇劲发挥到极致,如蛟龙出海,掌心打中岳老三心口。

    

    使出的是催心掌的正常震动频率,一瞬间岳老三五脏六腑变成肉泥。

    

    没有理会往外跑的客人和躲在柜台瑟瑟发抖的掌柜和小二。

    

    虚竹一步一步登上楼梯,楼下的动静肯定瞒不过楼上的云中鹤,也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少林三代文僧弟子虚竹,前来度化云施主脱离苦海,回头是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