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明尊 > 第四章武陵坊市
    

    随身带着全部身家,钱晨封闭了这处洞府,里面就只有一炉正在温养的丹药,是他参悟五雷丹时,稍稍试验,所炼制的一炉雷丹。品质不错,依照钱晨炼成的几颗来看,服下之后,丹药便会化为雷罡,震动真气内窍,洗练肉身,萌发生机。

    

    这药性相当的够劲,钱晨服下一颗后,震的全身都麻麻的,走路都有些打跌。

    

    算是一种能纯粹真元法力,祛除内魔,洗练体质的灵丹,钱晨将之命名为内景雷丹,也是他推演出来的一种新丹方。

    

    当然,比起钱晨准备炼制的五雷元丹,这还差的远呢。

    

    那一炉内景雷丹还在温养,钱晨就准备启程了。所以他干脆封闭了那一炉灵丹,留在洞府内,若是不回来了,就留给有缘人吧。

    

    钱晨已经撤去洞府内大部分致命的禁制,只留下困,迷,锁拿的阵法禁制,也有此因。

    

    “自修行以来,我还没有下过散修们最喜闻乐见的副本活动——探索前人的洞府呢!那就只好做一个留下洞府的前人,间接体一下散修的不易了!”

    

    钱晨来到洞府外,唤来那只黑背鼍龙道“老爷我有事出门访友,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也有可能不回来了!反正你也没什么用,做个脚力都不太合格。便留你在此看守洞府三年,若是三年后我还未归来,你便可设法打开禁制,洞府里有我留下的机缘。可怜你辛苦服侍一场,便赐予你罢!”

    

    鼍龙小心翼翼的看着钱晨,闻言只是腹中雷鸣,它难以出声,只能如此回应。

    

    “若是胆敢食人为害,小心我飞剑来诛!”钱晨最后厉声恐吓道。

    

    黑背鼍龙连连点头,不敢有丝毫怠慢。

    

    钱晨见状微微点头道“你鼍龙一族,古称‘呼雷’。腹中能孕育雷声霆光,可见与我留下的丹药有些缘分。你若能得此丹,再苦修数十年,也有凝结妖丹的指望。算是全了我们主仆情谊……当然,你若留不住机缘,被人所杀,丹药也被抢走,那也是你的命数。”

    

    说罢,便放了鼍龙的禁制,自己架起飞云兜,径直往焦埠镇而去。

    

    鼍龙对着钱晨离开的方向,恭敬俯首,等待了近一个时辰后,它才缓缓摆动尾巴,涉入大泽之中。决定就在附近修行,为主人看守洞府。它听闻了钱晨的交代,却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忽雷’。

    

    以后,它便是鼍龙忽雷!

    

    来到了焦埠镇的地面,钱晨也不落下云头,只是抬手发出一道法术,摄了附近的鬼神过来。那日游夜游两个小鬼应声而至,看到钱晨立刻恭敬行礼道“原来是仙长所召,可是要我们传报城隍大人过来?”

    

    钱晨笑道“我哪有那么大架子,只是为了一点小事,就要城隍来见我!”

    

    夜游小鬼道“这面子别人没有,仙长您是有的。城隍大人得您所赐转生圣胎丹,常常说起您恩同再造。您这哪有小事……都是咱们的大事啊!”

    

    日游小鬼谄笑道“城隍大人承仙长的恩德,对仙长昔日所救的那个小童都多有照顾。他得了那甄道人道书遗宝的事情,还是我们帮着掩护,才没有被人知道。仙长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啊!”

    

    钱晨没想到还有这一着,这两个小鬼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马屁功夫,看起来把路越走越宽了。

    

    他不知道崔啖在临走之前,反思自己对前辈的奉承还不够,和吴伯苦学了一段时间,却叫两个在焦埠镇里日夜巡逻的小鬼得了好处,这些天里靠着奉承城隍,日子好过了不少。

    

    得了指点,鬼气都精纯了许多。

    

    钱晨直接问道“你们可知道这附近哪有大的坊市,供修道人采买交换?”

    

    日游鬼思索片刻,组织语言道“启禀仙长,这九真郡偏远荒僻,附近的仙门也都是小宗门教派,昔日仙长惩戒那金川门,已经是附近的比较大的仙门了。虽然在郡府有一处小坊市,但连本地修士都不太爱去。货物稀少,只在各仙门的小圈子里相互交换。”

    

    “要想大的采买,还是得去广陵郡。那里有武陵坊,是南方最大的仙坊之一。比这更大的坊市,就只有每年从海外而来的飞舟海市和国都建康的朝阳宫大市了。

    

    钱晨却突然提起了兴趣,问道“飞舟海市和朝阳宫大市是什么来历,可否细说?”

    

    夜游鬼将他知道的消息娓娓道来“每到甲子年,飞舟海市都会有数百飞舟大船自四海而来,在东海郡外的海面上搭建起一座仙城,是大晋最热闹,也是货物最齐全的大仙市。”

    

    “平日里虽然没那么繁华,却也有许多商家宗派驻留,乃是与海外互通的埠口所在。”

    

    “朝阳宫则是道院所设,大晋贵人世家,宗门子弟,乃至各路散修汇聚的一处坊市,也是大晋最大的仙坊,平日都是由道院管理,比较规范。不像各地的坊市,由当地的仙门世家执掌,有许多龃龉。”

    

    钱晨思量片刻道“我正要去国都建康一行,但武陵坊市也值得一去。还是多谢你们相告!”

    

    说罢,便将妙空所留,在乾坤袋里积灰的两枚丹药送过去。

    

    也不管那两只小鬼如何惶恐,惊喜,便转身离开……

    

    “得快把这些库存清了!这等丹药放在我乾坤袋里,太丢人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炼的呢!”钱晨心里暗想道。

    

    那广陵郡他熟啊!他获得身体便是在广陵城,第一次开炉炼丹,遇到崔啖也是在广陵郡的武康县,往来的道路他都清楚,如今他法力渐高,驾云飞遁过去,也就半日的工夫。

    

    若是纵起剑光,速度还要更快。

    

    钱晨沿着之前来过的路,飞遁数千里后,便依照那日游鬼所言,往郡中一处灵山福地脚下而去。那处灵山便是武陵山,山下的坊市便是武陵仙门所开设,后来渐渐吸引了许多本地世家,仙门,蔚然成南方一市。

    

    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时月,钱晨看着一路上姹紫嫣红,许多桃林粉红一片,也稍稍压下云头,一路欣赏着,缓缓朝坊市而去。

    

    转过两个山头,便看到那一片连绵俊秀的山脉,隐隐青山中露出一座山城的一角。

    

    那山城通体如青玉一般,四角都有亭台楼阁,皆高达数十丈,装饰金玉,极是富贵气象,那城中四面高阙,饰以仙禽灵兽之纹,阙中城门四开,城墙上隐隐有禁法的灵光,不时可见有遁光飞过,出没其间。

    

    只是钱晨飞过的功夫,就有数十道遁光进入城中,要知道能飞遁的修士至少得有通法境界,在中土,已经可以被称为有道之士了!

    

    而坊市之中,不能飞遁的修士,只会更多。

    

    钱晨悠悠驾云而来,比起那些驾驱或是暗淡,或是驳杂遁光的修士更为惹人注意,还未等他落下云头,就有人从高阙中迎出来。那一位迎客的修士,穿着青色道袍,却有暗纹锦织,一身灵光灿灿,看起来有些身份。

    

    他满脸团团堆笑,看上去极是和气,拱手对钱晨道“这位仙友,可是第一次来武陵坊?”

    

    这样的人物最有眼色,看到钱晨所驾的云色正而不邪,便知道这位修士纵然修为不知如何,身家是一定不菲的,而且必然有来头背景。就算不是世家在道院修行的弟子,也应该是出身大仙门的真传。

    

    见钱晨微微点头,并无不虞之色,他才松了一口气。

    

    许多世家仙门的弟子,极是不好说话,所以才有他这个通法修士,作为门迎。

    

    “在下周康,乃是这武陵坊的迎客执事,仙友若不嫌,在下可为武陵坊代为招待。无论是暂寻一处地方住下,还是采买灵药、法器、符箓,在下也皆可指引。”

    

    钱晨想到自己初次以丹药交易时的种种尴尬,便先问道“你们这里交易货物,是个什么规矩?我若以灵丹符箓法器交易,又如何鉴定价格?”

    

    周康当先领路,请钱晨进去,他招来一辆羊车,拉车的黄羊生有玉角,力气极大,脚步的稳妥,却是一种修为低下的异兽。虽然还不如钱晨放养的鳄龙,但能以异兽拉车迎客,可见此地的主人颇有身家。

    

    待到请钱晨上了车,周康才道“用于交易的灵丹灵药法器,本坊都有专人鉴定,若是价格合适,便可换为武陵仙门的信符,此地大多数商家,都肯接受信符交易,就算仙友没有采买到合意的东西。也可以换成更方便的灵符灵丹,或者将先前抵押的东西如数退还。”

    

    那黄羊拉着钱晨来到一处楼阁之下,钱晨注意到,确实有不少修士在其中进出往来,出来的大多拿着一种红色的符箓,应当就是武陵坊的信符了!

    

    有周康带领,钱晨也就不用随从大流,而是转入了旁边一扇门,进入一处比较雅致的小阁之中。这里已经有一位通法境界,白发白须的老修士在等待,修为只比周康更高。看到周康领着钱晨进来,眼睛都不抬一下,只是淡淡道“又有什么贵客,值得你带来我这里。”

    

    “这次可不要拿着一堆学徒就能鉴定的破烂请我过眼了!”他淡淡的瞟了钱晨一眼,冷笑道“最后就换了五百信符,还敢说自己是世家子弟,一副眼睛长在额头上的样子。”

    

    周康陪笑道“霍老……这位道友是驾云的,可不是那些寻常飞遁法器的散修。”

    

    “就算驾驱好法器,也不一定囊中有货……许多世家子弟,风气很差,就连护身法器也没有,都要搞一个云车凤车。这年头,还是看剑光靠谱,毕竟驾驱飞剑需要法力,但凡剑光纯正的,怎么也不会差。”

    

    那老者教训了几句,就等着钱晨拿东西出来。

    

    钱晨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先拿出了妙空所留的那些灵丹,那几个玉瓶摆上去,叫老者眼睛一亮,接过玉瓶掀开瓶口的符塞,嗅探几口。微微点头道“品质不错,是个好物。这一瓶益气丹五枚,我给一千信符。”

    

    又打开一瓶,嗅了嗅,皱眉道“此丹燃烧本源,爆发真气,虽然耗费潜力,损害根基,然而却是救命之物……”

    

    他叹息一声,道“我给五千信符……这个价格偏低了!但武陵仙门终究是正道,这等丹药有些忌讳。”

    

    林林总总算下来,价值约三万信符,那老者眉头终于舒展,对钱晨也罕见的有了笑容。

    

    周康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这此他总算没有看走眼,确实是一个大户啊!

    

    钱晨要了一份信符所能交换的物价单目,翻看了一下,觉得好像还有点不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